《笑泯恩仇》二十、世界性难题

陈沅森
【字号】    
   标签: tags:

到了四毛哥家里,宾伯骏不讲客气,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喊吃饭,有酒有菜,上桌便吃,免去了一些“你尊我敬”酸溜溜的俗套。

饭桌上,谭妈妈问:“宾叔叔,我听说,当年小何、小唐曾经把何辉拜托给你,要你进行辅导,你没答应,是真的吗?”

“是真的。”宾伯骏回答。

“难怪!有一次,我听小唐说,宾伯伯不愿意帮忙咧。言下之意,有点责怪你。”

“她可是‘怪人不知理’。”宾伯骏说,“你们评评理,看我应不应该管何辉:

“第一,我有三个孩子要辅导,每晚学习个把多小时,平均每人只有20来分钟,增加一个,每人便只有一刻钟了,我当然不愿意。

“第二,你们两人辅导一个,小学题目,并不难,自己不努力,每晚打扑克,玩得哈哈大笑,我来跟你们管孩子,有这道理吗?

“第三.何辉当时成绩已相当差,学习习惯不好,辅导起来,格外费劲,偶尔辅导一、两次,可以;长期尽义务,我家里多困难,能不能坚持下去?到时候不能坚持再退,就得罪人了。”

“有道理,有道理,是不应该归你管。”谭妈妈点头说。

“说得不好听,当年如果我去管何辉,就是管他人的‘瓦上霜’,费力不讨好,到时候,自己的‘门前雪’,没有打扫干净。”

林慧说:“作为隔壁邻居,能够提醒提醒,就算不错的了。”

“我多次提醒,他们自己不重视,哪能怪别人呢?”宾伯骏说,“孩子是家庭的纽带,一旦孩子变坏,失去希望,纽带断裂,婚姻就会破裂。——何辉现在到哪里去了?”

林慧回答:“‘二进宫’之后‘三进宫’,还要两年才出来,已经坐十多年牢了。从何辉一家破碎以及刘主任、郭公公的儿孙犯罪来看,把孩子教育好,是每一个家庭头等重要的大事。”

“对啦!这句话,应该打一百个圈。”宾伯骏赞扬道,“人生在世,成家立业,只养不教,是家长失职。《三字经》里‘子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林慧说:“我的同事齐大姐,就是活生生例子。一个独生子,看得像宝贝一样,‘捧在手上怕碰坏了,含在口中怕融化了’,生怕得罪儿子,过分溺爱、骄纵。她丈夫是大学教授,回家查看儿子的作业,做得不好,叫儿子更正、重做,责骂两句,儿子哭了,齐大姐心疼,便横加阻挠,放泼耍赖,搞得家里日夜不宁。那位教授患了严重的‘气管炎’(妻管严),闹了几次,只好放弃不管,一头扎在学校实验室里。孩子有妈妈仗势,更加无法无天,学习成绩一塌糊涂,在外经常打得头破血流,自己挨了打,要爸爸送医院;打了别人,要爸爸出面赔礼道歉,送医药费。发展到这种程度,齐大姐还不让丈夫放手管儿子。初中未读完,荒废几年,没办法,叫儿子学开小车,凑足钱买一部计程车,让他每天跑车,却从来没看见钱回来。有客不载,带着女朋友兜风、旅游,花天酒地,嫖赌逍遥。一天凌晨,劳累过度,开车打瞌睡,车速过快,撞在路边大树上,车辆报废,旅客撞伤,自己排肋骨折断两根。赔偿费、医药费……把家里搞得罄空,还欠十多万元债。到这时,齐大姐才醒悟过来,痛哭流涕,疯疯癫癫,一个小康之家就这样毁了……”

宾伯骏说:“这种养儿不教的例子,非常普遍。关键在于家长重不重视:家长重视,有缺点的孩子,可以教好;家长不重视,本质较好孩子,也可能很快变坏。”

“学好千朝难,学坏一夕功。”谭妈妈感叹道。

宾伯骏说:“是的。教育孩子是一件极难的事,细心、耐心,是必备条件,最重要的是持之以恒,不能两天打鱼,三天晒网。任何社会,都有两股力量作用在孩子身上。一股正面力量,如学校、各种社会团体、报刊杂志、电视电影、少儿网站等各种传媒,从正面入手,教育孩子们学好,培养他们美好的道德、高尚的情操;但社会是个大染缸,存在阴暗面,一些唯利是图的奸商,制造色情、凶杀影视资料……各种犯罪现象,比比皆是;流落社会一些已经变坏、年龄大一点的孩子,从各种渠道拉扯年龄较小的孩子,拼命把他们往坏的方向拉。只要沾上暗流中的某一股,孩子便可能一失足成千古恨。”

“这种例子也有很多。”林慧说,“昨天晚报上登了一篇文章:《一个母亲的呼吁》。这位妈妈有一个乖乖女,长得蛮漂亮;中专毕业后,已在银行工作。平日里,文文静静,中规中矩,早上去上班,晚上下班回家,还在努力读成人高校……一天,被一位已经堕落的初中女同学,偶然拉去某夜总会玩了一通宵,才发现那里有另外一个精彩的‘极乐世界’。夜总会里,‘重金属’乐曲震耳欲聋,低迷变幻的射灯光怪陆离,疯狂的男女青年尽情搂抱蹦跳……啤酒、香烟(含可卡因、海洛因之类的香烟)、摇头丸以及乱七八糟的性刺激,集体淫乱……世界和心灵全部扭曲,人生价值整个儿颠倒,从此乖乖女一去不复返……这位母亲大声疾呼,这种色情夜总会,为什么没人管一管?”

“管?”四毛哥冷笑着说,“谁去管?谁敢管?没那个本事的人,不敢开那样的店;敢开那样店的人,就能摆平管他的单位和人。”

“你说的,”宾伯骏对林慧说,“是一个年龄较大的女孩堕落的例子。大多数孩子变坏的年龄在11——16岁,这是最危险的年龄段。因为这时候,孩子懵懵懂懂,性意刚刚识萌芽,对有关两性问题非常敏感,最容易失控。一般家庭,家长都应该自觉,杜绝黄色影碟和录影带。如果两口子感到好奇,偶尔在家里看一回,要马上退还或处理掉,不能锁在家中的柜子或抽屉里。对于家庭成员来说,‘锁’往往是靠不住的,更何况有时候钥匙忘记在家里。孩子感到好奇,放映这种影碟,赤裸裸的三级动作片……只要看几个镜头,他(她)的心,便如野马脱缰,永远也收不回了。这时,他(她)在课堂听课,在床上睡觉,随时随地,满脑子都在飞舞那些镜头……一旦找到臭味相投的朋友,便一发不可收拾。家庭教育,是个世界性的难题,重在防患于未然。现代科技发展,给人类带来许多利益;但它是一把双刃剑,随时可能伤及自己。电影电视、CD、VCD、DVD、英特网……能带给人们知识、快乐;但这里面隐藏着色情、凶杀……防不胜防。你家里没有黄色影碟,还要防止孩子被拉到同学家去看。有责任心的家长,一定要百倍警惕,千万不能放任自流,千万不能让孩子的耳目受到污染。”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天下午,四毛哥打电话来,问宾伯骏飞机票订好没有?宾伯骏告诉他,已经订好了。四毛哥又问“有没有空闲?”宾伯骏回答“没事,得闲。”四毛哥便开车来接了他,到他家吃晚饭。
  • 现代化高层建筑里的居民,左邻右舍住了些什么样的人?相邻多年,都搞不清楚。今天的青年,已经无法想像在那物资十分匮乏、住房极度紧张的年代,两户人家仅仅间隔着一层薄薄木板墙的滋味了。“一板之隔”的邻居,彼此声息相闻,往来亲密无间,你家吃什么菜,我家喝什么汤,都清清楚楚,毫无“隐私”可言。
  • 俗话说“不怕不长,只怕不养”。——只怕你不生孩子,小孩生出来后,不必担心,他们会很快长大的……艰苦的日子一天天过,不知不觉,宾伯骏的女儿9岁、大儿子6岁、小儿子4岁了。
  • 宾伯骏息交绝游,住地偏僻,家里很少来客。一个星期天,刚吃过晚饭,老同学贺歧山骑着单车来了。
  • 宾伯骏继续说:“连续跳槽,当然是为了涨工资。我们这些人,不像你们国家干部,有劳保福利、公费医疗、住房分配……到时候,国家会给你们涨工资。我们一无所有,没有任何人关心我们,自己不给自己涨工资,谁来管你?我既然能够在向阳五金厂,稳坐模具钳工这把交椅,取得的报酬足以养活家小,又有什么理由担惊受吓,违反国家政策、法令,去搞投机倒把呢?”
  • 宾师傅牢牢记住,“星期二晚上7时,到打击办去谈话”。如果忘记了,到时候没有去,那就罪加一等,再去就得挨骂。
  • 又过了两天,上班时,钟副厂长在楼上向宾师傅招手,宾师傅立即上楼。小钟交一张小纸条给他,是一张油印“通知”,上面填写着:
  • 清晨,妻儿们还在熟睡,宾伯骏轻轻起床,轻轻下楼。他把白色帆布工具袋挂在单车后座上,骑车去上班。时间还早,必须填饱肚皮再进车间。本来,他不走这条偏僻的的东湘路,因为这条马路那端“一家粉店”的米粉细腻、口味好、码子足、油水厚,是本市正宗名牌。于是,他拐点远路,去那里早餐。
  • 春天飞回来的燕子,在屋檐下做窝,被农家视为一件大吉大利的喜事。看它们衔泥做窝,非常有趣。燕子夫妇不辞劳苦地飞来飞去,衔来一小坨、一小坨湿泥巴,用唾液做粘结剂垒窝。只几天工夫,一个椭圆的窝便成形了。铺上茸茸的干草,母燕子伏在窝里生三、四枚蛋,然后缩在窝里孵卵。公燕子飞出去觅食,喂给母燕吃,两燕恩恩爱爱。不到一个月,窝里便热闹起来,三、四只毛茸茸的小燕子脑袋,伸在窝边。看父、母叼著虫子飞回来,便张大嘴巴,吱吱地叫着,讨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