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江月:荷兰三韵之二 窗里的世界

江月
【字号】    
   标签: tags:

运河笔直地伸向前方,沿河的路却拐了个弯。一座小桥跨过运河,把我引到一个小镇。在欧洲,最吸引我的不是都市,而是游人罕至的小镇。小镇狭窄的石铺街巷留住了时间,也留住了欧洲的文化底蕴。

才进小镇,小街两边的住房立刻吸引了我的眼睛。先是一座掩在树林后的豪宅,门外有座大铁门,铁门后是长长的车道,门上还有族徽,想必是昔日某贵族的庄园。接着,街边出现一行寻常人家的房舍。房子不高,大多数是平房,也有两层的小楼,门前通常有个小小的花园,花园里种著各种花木,虽是晚秋时节,花木却不见枯黄。房屋颜色不同,式样各异,有几座是典型的荷兰农舍,大大的斜屋顶上铺着草皮,据说屋顶上的草皮能使房子里冬暖夏凉。住在屋顶下的房间里,不知是否能闻到青草的芳香?一座楼房前,有条水渠流过,门前的草坪上站着野鸭,车道上居然站着一只白天鹅,天鹅的长脖子弯曲著,脑袋埋在翅膀下面,正在呼呼大睡呢!荷兰民居也如北欧民居,很注重色彩和式样的不同特色,每座房子的色彩和式样各不相同,但彼此相互配合,一排民房排列在一起,背后是平坦的田野,辽阔的天空,无需添彩加色,房屋与周遭的环境配合,自成一道风景。

偶然一回头,我看见了路边人家的窗子。这些房子有个共同的特点,房子的前门并不高大,窗子却很宽大;而且,大玻璃窗的窗帘全部拉开,整个客厅,甚至餐厅,就这样暴露在路人的眼中,任人一览无余。我大大吃了一惊。这景象与我习惯的美国式家庭恰恰相反。在美国,人人嘴上挂着“隐私权”这个词,虽然老美从来不肯放过名人的隐私,对自己的隐私可是捂得严严实实的。通常美国家庭只有在围墙或是树丛后,才会敞开客厅的窗户。

我对那些宽大的窗子产生了强烈的兴趣,不由放慢脚步,扭转头,朝一个个窗口看进去。这家人显然是书香之家,客厅里,大书柜占据了整整一面墙,沙发围成一圈,角桌上放着一只古色古香的地球仪,整间客厅令人联想到文学沙龙。这家的主人是作家、学者、还是“为知识而知识”,以求知为业余爱好?想来“主雅客不俗”,来客该也是满腹经纶之辈吧。

书香之家的隔壁是座玲珑的小房子。房小,窗口却不小。客厅的正中放着一张小圆桌,圆桌上的玻璃花瓶里,怒放着白色百合花。一位白发老妇坐在靠墙的沙发上,低头织着什么。我看着她时,她也抬头看着窗外的我,老妇的脸上绽出微笑,我也朝着老妇微笑。 

在一个窗前,我驻足良久。这间客厅像个幼儿园,里面到处是五颜六色的玩具,小汽车趴在地上,小小的金发洋娃娃坐在窗台上,沙发上躺着小狗小猫小熊,后窗口的地毯上还有一座红蓝黄三色的大型玩具。看着那些熟悉的色彩和形状,我的心中涌出一股柔柔的暖意。这些玩具的小主人,该是一对可爱的金发娃娃吧。

“幼儿园”的邻居必是航海爱好者。客厅的窗子上,绘了一只大帆船,从船帆旁边可以看见后窗上的肖像画。客厅的家具简单但颇有品味,从客厅的布置可以看出,这家人挺有艺术修养的。

有家人的窗口非常可爱。大门在正中,门的左边是客厅,右边是一间大小与客厅相仿的餐厅。一左一右两个大窗的窗帘都拉开了,主人仿佛在邀请路人参观他们的家居。餐厅与客厅的风格截然不同。客厅是现代布置,餐厅却是乡村风味。餐厅的墙是未加装饰的红砖墙,墙上挂着木框的风景画,正中放着一张粗笨的本色木餐桌,桌边放着高背木椅。虽然未到晚餐时间,餐桌却已经布置好了。长餐桌上铺着粗糙的亚麻桌布,上面是漂亮的碟子、餐巾、酒杯、刀叉一应俱全,缺少的只是人。一只黑白猫坐在主人位的碟子旁边,歪著头看着桌子,好像是在审查晚餐桌的布置。我掏出相机,猫转头看了我一眼,不紧不慢地起身,跳下桌子。今晚,这个家庭是否有喜庆?是生日宴会,还是有客自远方来?

每家的窗子都干净明亮,每间客厅都有独特的风格,显示出主人的品味。这些客厅并不大,但是舒适实用。主人并不在意旁人的眼光,也不在意外人的评论。中国人讲究“财不漏白”,如果不是要刻意显示,总是不愿意把自家的经济状况暴露在外人的眼里。荷兰小镇的人们不是故意炫耀,也不想刻意掩盖,从这些窗口中,旁人很容易推断出主人的经济状况。敞开的窗口流露出坦荡和自信,并不想吹嘘,也无须遮掩,他们只是这样生活着,一天一天过着平静而自然的日子。

一个窗口就像一个画框,从窗里往外看,看到的是一幅风景画,画中有蓝天白云绿树,或许还有静静流过的运河,河上的野鸭天鹅,以及路上来往的行人车辆,站在窗外的我,此时也是风景画的一部分。从窗外往里看,看到的是一幅温柔恬静的家居图,一桌一椅,桌子上的灯,窗台上的花,都在画中,无言地叙述著一个家庭的悲欢。窗里窗外有一种和谐的美,美景揉和在日常生活里,成了寻常人生的一部分,那美因此十分自然,毫无雕琢取巧之态。生活在如此和谐美好的环境中,小镇的人们有福了。

离开小镇时,天已经黑了。我又一次从这些窗前走过,黑暗中, 一个个窗口淌出晕黄的灯光。沐浴着人间灯火,窗前的花草也带着俗世的暖意。

佛家说“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荷兰小镇人家的窗口,每一个窗口就是一个世界。这个世界里有许多的故事,主人慷慨地与我分享了他们的故事,我真的非常感激。虽然这并非他们的本意,他们只是一向如此坦荡自然地生活着罢了。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午后的阳光明亮柔和,天空蔚蓝,空气湿润。我在一串自行车的铃声中穿过小街,走向街边的运河。河边的草地,即使在初冬依然鲜绿油亮,长长的柳条垂在水上,风吹来,柳条轻荡,在静静的水上荡出一个个圆圈。对面的房屋把影子投在河里,窗台上的花,房前的树,全都倒置在水面上,轻风把影子摇得弯弯曲曲,宛若一行行乐谱,藏着岁月的歌。树影花影上面,悠闲地浮着几只野鸭。一艘驳船驶过,带来两行浪纹,野鸭随着浪纹升起落下。
  • 荷兰人说:“上帝创造了世界,荷兰人创造了荷兰。”的确如此。上帝创造了一片低地,这片土地有25%位于海平面之下,最低处低于海平面近6米。上帝把这片低地交给了荷兰人,他们在这片土地上创造了一个美丽的国家。荷兰很美。她的美是整齐有序的人工美,牧场,风车,运河,农舍,田野,全都经过仔细适当的安排,像一幅幅精心绘制的风景图片。纵横交错的运河把这些图片串起来,拼成一幅色彩绚丽的水国风情画。
  • 〔特派自由时报记者罗惠龄╱荷兰哈连报导〕台湾队在本届世界杯最后一役开轰,王胜伟、罗国辉及廖英杰相继敲出在本届的首发全垒打,攻下四分,不过第九局下无功而返,以四比五输球。台湾队结束本届世界杯赛事,战绩三胜五败。
  • 〔特派自由时报记者罗惠龄╱荷兰欧米乐报导〕台湾队在本届世界杯,剩下最关键的两场战役,只要赢球就能晋级,不过昨天面对尼加拉瓜,先发投手郑锜鸿在第一局就无法守住尼队强悍火力,狂失五分,种下败因,最后以四比十一输球,八强梦碎。
  • 【大纪元9月12日报导】(中央社海牙十二日法新电)荷兰中央统计局今天说,荷兰人饮用啤酒数量越来越少,但是消耗越来越多红酒。
  • 在荷兰参加第三十六届世界杯棒球锦标赛的中华队,今晚将于分组预赛迎战尼加拉瓜,中华队必须全力求胜,并在明天击败美国,才有晋级八强的一线希望。
  • 欧洲第二大石油公司|荷兰皇家壳牌公司今天警告说,受到卡崔娜飓风冲击,该公司位在美国墨西哥湾的炼油厂每天二十九万桶的石油产量停摆,预估到今年底仍无法恢复正常营运,最多仅能达到飓风前百分之六十的产量,预料可能增加市场油价上涨的压力。
  • 〔特派自由时报记者罗惠龄╱荷兰恩荷芬报导〕台湾队今天将对上实力不弱的澳洲队,这场比赛也被教练团设定一定要赢,预定由旅日投手姜建铭先发
  • 〔特派自由时报记者罗惠龄╱荷兰恩荷芬报导〕台湾队昨天面对○胜四败的哥伦比亚,火力遭对方投手封锁,整场虽敲出比哥队还多的六支安打,但未把握得分机会,只拿两分,最后以二比三输球,吃下三连败。
  • 比利时空军一架F-16战斗机,坠毁在荷兰北部外海,荷兰媒体报导,目前战机中的飞行员,生死不明,荷兰已经派出搜救小组,在失事地点附近搜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