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风风雨雨 (3)

陈建国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三.三水劳教所入所队目击赖志军被迫害致死

3月28日,我和周洁兰被公安局决定劳动教养一年和二年。下午送三水劳教所。

下午,到三水劳教所,同进三水所入所的还有东莞送来的赖志军,年龄约四十岁,是东莞市凤岗镇人,是原凤岗镇人大主任,期限是一年(1999年9月至2000年9月),在看守所已经呆了半年。当时东莞市市长都亲自找过他,劝他放弃法轮功,他也不肯,才送到三水来。3月29日赖志军因炼功被恶警电,罚跑步。从早上开始绝食。他问我为什么不敢炼功,看到我怕,就叫我不要怕,怕的是业力。下午,来了个梅州的徐永生。

3月30日,早,我也起来炼功,被值班叫到干警值班室,在门口我见赖志军在蹲著,显然他比我早。恶警见我没有蹲下,上来踢我两脚,骂我见到干部不蹲下。原来我还不知道干警找劳教问话要蹲下的规矩。我蹲下来,他就讲他的道理,我说“真、善、忍”才是道理,他就上来打了我两个巴掌。他可能以为我顶嘴,拿电棒来电我,电了几分钟,叫我出去跑步。我就绕着操场跑,从那时大概三点多跑到早上六点多,累不过来,有时跑慢了,值班就要催跑快点。在我跑步的时候,我又看见恶警断断续续用电棍电赖志军。我一直跑到六点多,叫到干警值班室,那个恶警问我听到他的话没有,我没有吭声,他问我是不是耳聋,我也没吭声。他就拿电棒来电我,我受不了只好呻吟,他不断的问我听到没有,专电耳朵,我在地上滚来滚去。后来又进来一个恶警,他就踩着我的头,不让我动,那个恶警就拿着电棒电我。后来我受不了,只好说听到了。他们才放我回去。回去后,我后悔自己说了,这点痛苦都忍受不了。只好采取绝食的方式,徐永生也开始绝食。

中午,我又看到恶警在球场上电赖志军。下午,来了个顺德的贾国栋。

3月31日,早,赖志军继续炼功,被叫到下面用电棒电,那电棒“啪啪”的响个不停,我们听了都很难过,打报告叫恶警不要电他。恶警说他要炼功,电他是罪有应得,叫我们不要炼功,如果有一样和赖志军对待。后来,徐永生,贾国栋走出去炼功,同样被他们带出去,被电被打被折磨。徐永生回来时被剥光衣服,只穿一条内裤回来,双手带着手烤。那天是那个带戴眼镜的医生电赖志军。

下午,我们准备分到其他中队。所部派医生下来叫我们喝糖水。我和徐永生在他们威逼下最终喝了糖水。只有赖志军坚贞不屈,他说给他炼功他就喝,不给炼功就不喝,如果没有法轮功他的生命就没有意义了,最后那些医生就插胃管灌他喝。四月份初,他在被电、被打、绝食的迫害下离开了人世。。他的事与感动了目睹此经过的陈干事,他也认为赖志军了不起。我记得的干警有陈瑞雄,戴眼镜的医生,大队长范某。@*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叫陈建国,今年三十岁。1995年12月底,我在广州华南理工大学读成人大专时,无意中我看到了一张海报,从12月底到1月初在食品学院举办一期法轮功录影免费学习班,我当时很兴奋,心想一定要去参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