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泪的忏悔 愤怒的控诉

陈沅森:一个原中共线人的忏悔 (6)

——现身说法揭露中共以“反革命罪”屠杀千万同胞的秘辛
陈沅森
【字号】    
   标签: tags: , , ,

(8) 第二桩“反革命”案件

破案后,我心情复杂,愁眉不展,常常半夜三更被噩梦惊醒,心惊肉跳,不得安宁!脑子里像打仗一样翻滚,矛盾重重,左冲右突,总是出现一些针锋相对的提示:

为社会主义事业作了贡献,应该感到光荣、高兴! V 别捏著鼻子哄自己,不过是出卖朋友,出卖灵魂!

党和政府挽救了你,应该听党的话,跟政府走。V W君对共产党、毛泽东的分析,是客观正确、符合事实的。

不能被“反动言论”迷惑了,绝对不能同流合污。V 朋友们都抓起来了,自己却去赴宴领赏,这是人干的事吗?

L 公安说“这么多!”,真理似乎在多数人一边。V 不要让思想成为脱缰野马,那是非常危险的……

首长请吃饭后不久,接到通知,X月X日下午2时到毛家桥XX号二楼XX号房间谈话。——心想,公安事真多,又是什么事找我呢?猜不透。猜不透就不去想,管它三七二十一,浑浑噩噩,届时去了便会知道。

通知就是命令,只能准时到达。毛家桥在南郊火葬场下面,到了那里,看到大门口挂的牌子是“郊区公安分局”。上楼后找到房号,轻轻敲门,一位30岁左右、衣着整洁、眉英目俊的年轻公安便衣,开门热情接待。面对面握手时,我发现他目光诚挚,微笑亲切。

室内只有他一人。他客气地请我坐下,泡了两杯香片浓茶,递给我一杯,然后坐下来与我促膝谈心。

首先进行表扬:“听市局同志介绍,这次破案有功。背叛剥削阶级家庭,表现不错。”但他随即说明,“我们这些隐蔽战线的工作人员,功劳再大,也只能当无名英雄。”

他自我介绍:姓刘名正文,是郊区公安分局政保股的。他说:“今后你直接与我联系,有什么困难直接找我。”他让我记下他的电话号码和通信地址。

至此,我明白了:原来与我联系的公安都是市局的,我住郊区所属岳麓地区,现在把“隶属关系”转到郊区来,便于继续控制、利用。——难怪刘公安笑眯眯的,原来笑里藏着……

见我比较拘谨,刘公安说:“我只比你大几岁,我们就像兄弟一样,友谊与合作是长期的。”

第一桩案件破获后,我曾天真幼稚地想,可以结束这种不正常的生活了。但随后知道“不可能”,请吃饭、发奖金,都是先兆,今天谜底终于揭开,要长期为公安服务。——怎么办?没有办法,暂时只能服从。

刘公安继续说:“我们要为社会主义事业一直干到老,干到退休,到那时回忆我们今天见面,就会感到骄傲和光荣。”刘公安与众公安不同,深谋远虑,喜欢从长计议。我心想,你是国家干部,到时候可以享受退休;我这个可怜的代课教师,到哪里去退休?——刚想到这里,刘公安好像猜透了我的心思,说:

“关于你的工作,我们研究后,安排在岳麓印刷厂。你的字写得漂亮,暂时去刻钢板,[注12]拿计件工资。我问了一下,那个车间去年人均月工资60多元,比我这个小干部高多了,你的意见怎样?”

岳麓印刷厂是区属企业,没有一定关系还进不了,代课已经代烦了,不去咋办?安排了不服从,行吗?

我只能点点头,表示同意。

刘公安将一张“岳麓区工业办劳动人事调配单”递给我,一边说:“这是临时安排,今后还有考虑。你自己看中了哪个单位,只要不是党、团员的机要职务,跟我说一声,都可以安排。国营的也行,工资级别、转正等问题,我们说了算!”

口气真大,给我吃的“定心丸”,也很“甜”。我想,他不是吹牛,完全可以办得到。但被公安捆得越紧,自己的自由度就越小,就得一辈子为他们服务。——他姑妄言之,我只能姑妄听之。

后来得知,这位单线联系的新顶头上司,是郊区公安分局政保股副股长。

就这样,我成了岳麓印刷厂(简称“岳印”)刻钢板的工人,住车间楼上集体职工房。

上班不到半个月,就遇到了一位“反革命”。

那是个周末晚上,几名职工在下象棋,我路过时“技痒”,观战一阵,见水准低劣正想走开,一位瘦高个青年进厂来,职工纷纷说“陈亚陆来了,我们不是对手,不下了”,便一哄而散(实际是躲避肺结核病人)。这青年见我站在一旁微笑,便挑战说:“来,我俩战一盘。”我谦虚地说:“恐怕不是你的对手。”他寻觅棋友心切,大喇喇地说:“来,来,来,不要怕,输了不过一盘棋嘛。”——颇有一点《水浒传》里“林冲棒打洪教头”中那位洪教头的架势。

我慢吞吞地就座,不敢轻敌,抖出浑身解数,一连大败他三盘。他满脸尴尬,一边讪讪地说“厉害,厉害”,一边出门回家去了。

陈亚陆读高中时因肺结核休学,几年来一直没痊愈,现在是个刻钢板的个体户,住在贴隔壁。一位青工说:“他常常吹嘘,岳麓印刷厂没对手,你来了,跟我们出了一口气。”

高考落榜后我流览过两本棋谱,水准稍高于一般民间棋手,但仅仅是“程咬金的三板斧”,本事并不过硬。

陈亚陆棋瘾很大,过两天看见我,邀到他家夜战,我心不在焉,三战二负。于是,他松了一口气,摇摇头说:“那天你连赢三盘,吓我一跳,今天看来,水准也不过如此。”

两人相对大笑。

由于命运、年龄、文化、棋艺旗鼓相当,一来二往,就混熟了。

一天晚上在他家下完棋,他突然问我:

“世界上,做什么生意最赚钱?”

“不知道。”我从来没有想过做生意的事,便照实回答。

“按照秦始皇生父的说法,”陈亚陆说,“生意不同,赚钱的数量级便不同;选中了某种生意,赚的钱就会成倍增长。”

“书生意气,纸上谈兵。”我当然知道秦始皇的生父是谁,不以为然地说。

“做粮食生意能赚多少呢?”陈亚陆全然不顾我的反感,像是自言自语。

“可赚十倍。”我应声而答。

“做珠宝生意能赚多少呢?”陈亚陆又问。

“可赚百倍。”

话音刚落,两人抚掌大笑,原来这是战国末年吕不韦故事中的对话。[注13]笑毕,陈亚陆说:

“我想做国家生意。”

当时象棋还摆在桌上,我便随口答道:

“那我就做你的马前卒吧。”

陈亚陆听了,非常高兴,正色道:

“好,一言为定!这是一本万利、无本万利的大事。”

我见他“来真格的”,担心他误入歧途,便隐晦地劝道:“吕不韦不是没付本钱,最后付出了最大的本钱啊!”

“不怕,”陈亚陆说,“不成功,便成仁。自古以来就是这么回事。”

接着,便对现实大肆鞭挞……

陈亚陆已经明说,他想“做国家生意” ——搞“反革命”组织。一个“痨病壳子”,哪有身体担当那样的重任?但他不自量力,使我陷入两难境地——向刘股长汇报还是不汇报呢?

真应了L公安的话,“反革命”“这么多!”出门走错了路,碰的都是“反革命”。

那时,我已知道自己处于严密的监控之中,如果不汇报,万一密报先到刘股长那里,就糟了;如果汇报,又一桩“反革命”案件浮出水面,不知要连累多少人!

压了两天,犹豫不决,很是焦急。第三天,我去二楼排字车间找一个铅字,C老师傅对我说:“你天天晚上在陈亚陆家下棋,他有严重的肺结核,知道不?”(我父是老肺病,一直没有传染给我,所以我不怕)我很奇怪,便问:“你怎么知道我天天晚上在他家下棋?”C老师傅指指排字架后面的窗户说:“你去那里看看。”我走到排字架旁一看,傻了眼:窗户对窗户,一条小排水沟,把两栋房子隔开,从这里俯视,陈亚陆家的书桌(下棋处)一览无遗。上周C老师傅晚上加班,在排字架间走来走去,看得一清二楚。

暗地里,我大吃一惊。可以肯定,C老师傅不是监视者,如果他是监视者,就不会告诉我。但真正的监视者看到了,甚至窃听了陈亚陆与我的谈话,不向刘股长汇报,怎么行呢?

我吓得魂不附体,当晚在陈亚陆家下完棋,赶紧写好汇报材料投入邮筒,只是把事情发生的时间推迟了三天。

(9)严密的监控

共产党对所有的人都不信任,包括他们的“自己人”。对我这种“敌人营垒中”投降过来的人,不但要检测汇报材料的真实性,更要鉴别我“反水”是真是假,因此,我料定,公安会对我进行监控。

早在攻破第一座“碉堡”时,他们就使用“美人计”,进行侦测。

那时,我在杜家塘小学代课,住学校,在家里吃饭。家很近,从农民的橘园里抄近路,五分钟可达。

一天中午我拎着竹壳热水瓶回家午餐,老远就看见橘园里有个女人的身影在躲躲闪闪。走近了,女人回转身来,满脸尴尬地问道:

“请问,朱老师家在哪里?”——啊,原来是个有几分姿色的年轻姑娘。

“哪位朱老师?”我怕弄错,反问她。

“朱XX,”她回答,“我是她的学生N,来看望老师。”

“哦,她是我妈妈,就在前面,不知她是否回家,你跟我走吧。”那时侯,母亲在较远的银盆小学教书,回家的次数较少。

我把N带回家,母亲正巧回来了。师生相见,说了些嘘寒问暖的话。请N一同吃饭,她以“吃过了”为由坚辞,我们吃完饭,她就告辞了。

她一走,母亲便唠叨:“不知N嫁人没有?也不知她是否看得上我们这样的家庭?”

我赶忙制止说:“妈,您对人家一点都不了解,少些非分之想吧!”

实际上,我是告诫自己不要有非分之想。那时,我已24岁,正是东张西望寻寻觅觅的年龄。但理智告诉我:即使N未嫁,如果出身“不好”,她要借助性别这张王牌,嫁个出身好的,改变成分;如果出身“好”,我这只“癞蛤蟆”,就“休想吃天鹅肉”了。

由于有思想准备,此后N频繁来学校,我对她不即不离,故没有“故事”发生。

N是个蹩脚的演员,接触不久,便发牢骚,小骂共产党,对我的境遇十分同情,三番五次煞有介事地感叹“这么有才华,不让进大学,真可惜了!”说完,总是用期待的眼光看着我,希望我接续几句。而我,总是笑而不答。——实际上,从她谈吐的水准可以看出,她根本不知道我有没有“才华”。

一般在我晚上备课、批阅作业时,N悄然而来,坐半个小时至一个小时离去。校园外要经过一段人迹稀少的支路,我只好送她一程。青年男女在清风明月下漫步,同行却异梦,丝毫没有罗曼蒂克的感觉。

回味第一次见面她埋伏在橘园里,要确定我母亲已回家,要在暗中指认我并等到我回家午餐的时刻,要教会愚笨的N见到我不红脸,应对自如……也难为了那位幕后指挥者。后来,母亲了解到她已婚,便更厌弃她了。

我之所以不撵N,是要看看这句戏如何落幕。(待续)

[注12] 当年大学讲义由教师编写之后,再油印。刻字工人用铁笔、钢板将教材刻写在蜡纸上,油印出来,装订成册。岳麓山下大专院校林立,讲义需求量大,刻钢板成为当年当地的一种职业。电脑一出,这个行业就消亡了。

[注13] 战国末年,商人吕不韦从不同生意的赚头不一样发现,做“国家生意”赚得最大。于是,他用阴谋诡计使自己的儿子继承了秦国的皇位(即秦始皇),自己当了秦国的宰相。后因秦始皇怀疑他,便服毒自杀了(付出了最大的本钱)。“做粮食生意”“可赚十倍”,“做珠宝生意”“可赚百倍”,是故事中的对话。(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原来,W姑娘把Z君和我,定为这个组织的重点发展对象。她家住原新安巷45号一栋老式木结构两层楼房的楼上,距离Z君工作的印刷厂很近。某天在她家聚会,便特地邀请Z君参加,介绍与那几位青年认识。几个幼稚、莽撞、对“群众专政”天罗地网毫不知情的年轻人,全然不顾一板之隔的邻居是否在偷听,便大发议论,大放厥词,抨击时政。
  • 1963年,我在长沙市河西岳麓区杜家塘小学当代课教师,教六年级语文。6月的一个星期六下午放学后,我正在整理学生的作业本,彭校长(兼党支部书记)走到教室门口说:“小陈老师,有位同志找,你到小办公室去。”
  • 主持人:我们都知道很多人认同独裁国家是非常恐怖的,因为它的任何一个决定就可能带来很巨大的灾难。在共产国家之中互相残杀的事情也是非常常见的,翻开每一个共产国家历史都能看到一个杀戮的历史、一个屠杀的历史,尤其对自己的人民和它们的兄弟、伙伴和同盟,当时苏联和中国共产党史实一会儿你们可以介绍一下。
  • “六四屠杀”十七周年纪念日后一周,饱受担忧之苦的袁伟静终于获得了有关丈夫的音信。6月11日,共警递交袁伟静刑事拘留陈光诚的通知,此通知居然谎称警方于2006年6月10日才带走陈光诚。事实上,陈光诚已被共警非法绑架了九十多天!我也从四月份开始在大纪元上以个人名义代陈光诚妻子呼吁了七次!与新华网强加于陈光诚的十大罪名不同,此通知指控一个遭软禁的盲人“故意毁坏财物”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事实一再验证中共上上下下的无耻超出任何人的想像力!
  • 毛泽东是“不断革命者”,在执政期间掀起的“运动”重重叠叠,一个紧接着一个。除上面例举的建政初期的几场血腥运动之外,比较著名的还有:“抗美援朝”、“农业合作化”、“反右”、“人民公社”、“大跃进”、“庐山会议反党集团”、“文化大革命”……每一场运动都随着毛泽东的喜怒哀乐、嬉笑怒骂而起起落落,每一句口号化成的行动都“劳民伤财伤人死人”,使生产力倒退。
  • 】(大纪元记者邱晨温哥华报导)7月15日,温哥华法轮功团体举行集会游行,呼吁加拿大政府与民众立即采取行动,制止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代表47万员工的卑诗省医生总工会主席出席集会发表演讲。加拿大三大政党的国会议员致信表示支持。当地华人社团退党服务中心呼吁大陆民众退出这个从未停止屠杀人民的恶党。
  • “革命”是一个充满暴力和血腥的可怕辞汇,自清末以来,在长期稀里糊涂的流传下,变成了一个“笼罩着五彩光环的褒义词”,人们从不考究它的原始意义,只知道“革命”光荣,“不革命”可耻,“反革命”有罪。于是,人们纷纷参加以“革命”为名义的队伍;于是,“革命队伍”壮大起来。
  • 【作者按】这里叙述的是真人真事,涉及无须隐讳者和已故人士,均用真名实姓;须隐讳者和未亡人,多用拼音字母或姓氏代替。
  • 前不久,江泽民等六位中国官员在西班牙高级法院被提起诉讼,罪名是“反人类罪”和“西藏屠杀”。国际新闻社(IPS)就此事采访了著名藏人政治犯阿德泰鹏仓和阿旺桑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