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共秘史(23)

第十章 抗美援朝三年仗异国他乡百万尸
螺山居士
  人气: 18
【字号】    
   标签: tags: , ,

一九五一年八月十八日,联合国军以七个师在东线发起进攻。经过一个月的激战,北韩军队从八十公里的防线败退约八公里。九月二十九日至十月二十二日,联合国军在长二百五十公里的战线上发动“秋季攻势”,把战线前推了几公里。在进行“秋季攻势”的同时,美军每天出动成千架次飞机对北韩后方交通枢纽“铁三角”实行密集轰炸,封锁毛共军队的后方补给路线,实施“绞杀战”,使毛共军队濒临绝境。一九五一年十一月末至一九五二年九月,双方按兵不动,处于休战状态。毛共军队利用战场平静之机,修建大量坑道工事,志作持久战。一九五二年九月十八日至十月三十一日,毛共六个军与北韩两个军发动“秋季反击战”,未有战果,只好鸣金收兵。十月十四日至十一月二十五日,联合国军发动“金化攻势”。毛共称此战为“上甘岭战役”。毛共军队失去上甘岭地区地面阵地后,窜入坑道。美军用大炮轰击坑道口,用火焰喷射器射火焰进坑道,或用推土机推土封闭坑道口。无数的毛共士兵被烧死或生埋在坑道里。后来战事处于胶着状态。双方都注重谈判,谋求停战。

停战谈判从一九五一年七月开始。在长达两年的谈判中,毛共和北韩施展各种手段。第一次谈判地点在北韩。联合国军代表打着白旗到会。毛共及北韩的工作人员哄堂大笑:“他们打着白旗来投降啦!”毛共及北韩的代表早早进入会场坐在谈判桌旁几张高椅上。故意留下几条矮凳给联合国军的代表。那些白人虽然高大,但是坐在矮凳就仅得头部露在桌面上。联合国军的代表提出抗议:“谈判是平等的,你们不能用卑鄙无耻的做法侮辱我们!”第一次谈判在双方的怒骂声中结束。后来打打谈谈,谈谈打打。到一九五三年夏季,毛共对谈判最棘手的战俘问题作了让步:同意让战俘自主决定归宿。七月二十七日,交战双方在板门店签署停战协定。随后美方把战俘交给瑞士、瑞典、印度、波兰、捷克斯洛伐克等五国组成的“遣返委员会”。毛共即刻派出大批人员对不愿遣返的战俘进行恫吓:“如果你们不回归祖国,祖国人民就会对你们的家属实行严厉的惩罚!”有一百三十七名毛共士兵被吓得脚骨发软改变主意,“愿意”回到毛共的羽翼底下度余生。有二万多毛共战俘不惧怕恫吓,毅然投奔中华民国政府治下的台湾省去了。

朝鲜战争,毛共军队有三十七万人阵亡,七十二万人负伤,二万多人被俘。当然这是毛共大大缩小了的数字。北韩军队有十三万人被俘,伤亡也十分惨重。美军阵亡三万三千六百二十九人,负伤的有十万三千二百八十四人,被俘或失踪五千一百七十八人。记得一九五一年初,亦即李奇微将军发动“撕裂者行动”攻势之前一两个月,美国共和党议员公开指责执政的民主党杜鲁门政府在朝鲜屠杀中国人和朝鲜人。说这样一场力量悬殊,双方伤亡人数悬殊的战争不能算是战争,而是屠杀。可是毛共却把这场从北纬三十八度线开始又在北纬三十八度线结束的战争喋喋不休地吹嘘为“胜利”。真是自欺欺人。

朝鲜战争使毛共欠苏联的武器债款约十三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五十八亿元。还债高峰期是一九五九至一九六四年。一九六零年代初毛共与苏联关系恶化。毛共搞的什么“三面红旗”又倒了。大陆经济彻底崩溃。毛共就趁机找借口,说经济困局是因苏联逼债造成的。其实这一时期平均每年还苏联债款约为十亿人民币,相当大陆财政支出的四十分之一,不及同一时期毛共打肿脸充胖子的援外费用多。根本就不是造成经济崩溃的主因。造成中国大陆经济崩溃的原因是毛共的倒行逆施和腐败无能。

朝鲜战争使毛共伪政权孤立在世界大家庭之外,加入联合国的时间推迟了二十多年。

毛共于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宣布建立伪中华人民共和国,直至是年年底,只得到十个国家的承认。这十个国家除苏联之外,其余的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北韩、波兰、外蒙古、东德、阿尔巴尼亚等九国均系苏共扶植的傀儡政权。一九五零年一月至六月上旬,与毛共建交的有北越、印度、印尼、瑞典、丹麦、缅甸等六国。三年朝鲜战争期间与毛共建交的仅有瑞士、芬兰、巴基斯坦等三个国家。从一九五四年起至一九五九年十月一日将近六年时间,只有挪威、南斯拉夫等十三个国家与毛共建交。毛共伪庆十周年时,只有与它建交的三十二个国家发来礼节性的电文。占世界总数三分之二还要多的国家视毛共是伪政权,不予理睬。那个情境使毛共政权无地自容。直到一九六九年毛共伪庆二十周年时,与它建交的国家总共也不过四十四个(本来有五十一个,其中扎伊尔、布隆迪、达荷美、中非、加纳、突尼斯、印尼等七国已先后断交)。毛共伪政权仍然未获世界大多数国家的承认,仍然被拒于联合国组织的大门之外。这是毛共出兵朝鲜导致外交上的失败。

朝鲜战争后,美国带头对毛共伪政权实行经济封锁,造成中国大陆的经济、文化科技与世界各国不能同步发展,远远落后了。中国大陆固然不敢望欧美之项背,就是同近邻的南韩、台湾、香港、新加坡相比,也自觉汗颜。这是朝鲜战争给毛共伪政权留下的“后遗症”。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九五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第二次战役刚结束,毛共军队已经弹尽粮绝。但是毛共被开战两个月的“胜利”冲昏了头脑,严令军队攻过三十八度线。毛共军队通过金日成政权向北韩农民借粮三万吨。毛共与北韩组成三十多万联军,以毛共六个军从西线发起主攻,以北韩三个军在东线作辅攻。
  • 美国是美利坚合众国的简称,一七七六年七月四日宣布脱离英国独立。美国独立后实行民主制度。历届政府都励精图治,使得国运日隆,疆宇日辟。十九世纪后期成为世界第一强国。无论是文化科技、经济成就还是军事力量,都称雄全球。美国历届政府对中国都执行友好政策。
  • 洪薇:今天是我们《时事经纬》节目的第100集,这个节目是在原来的《九评热线》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在此我们向关心这个节目的听众朋友们表示感谢。 横河:今天是第100集,我想和听众们介绍一下这个节目的由来。原来这是《希望之声》一个地方的落地台。2004年11月19号,《九评共产党》发表以后,我们当地很多华人提出了很多关于《九评共产党》里面内容的问题。为了和听众交流,我们就在休士顿的《希望之声》落地台开辟了一个《九评热线》节目,让听众都可以打电话进来,目的是和听众、和当地的华人社区共同探讨和《九评共产党》有关的问题,这样建立一个和听众交流的平台。
  • 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上旬,毛泽东登上去苏联的专列。这是他生平第一次走出国门。毛要实行“一边倒”的政策,投入苏联的怀抱乞求庇护。专列从北京开出。随行人员一大群,前呼后拥,够威风的了。专列快到天津时,司机急忙刹车。出事了!不知是那一位好汉在铁轨上放了一包炸药。
  • 毛共充分利用了国民党政治组织松散,军队派系林立的弱点,从内部去瓦解国民党。毛泽东有一次在延安党校演说:“袁世凯对他的部属说过:‘诸君知拔木之有术乎?即拔,不起;必须左右摇撼,使其根基松动,然后拔之,起矣。’老袁就是用‘左右摇撼’之术打败国民党的。我们现在不妨也用此法去推翻国民党。”
  • 朱德是四川仪陇人,比毛泽东大七岁,比周恩来大十二岁。他本是蔡锷手下的一位师长。中共成立不久,朱德就亲自去见陈独秀,请求加入共产党,被陈独秀严词拒绝。后来他出洋留学,在德国柏林遇见周恩来。周恩来想从内部瓦解国民党,就介绍朱德参加了共产党。
  • 一九三七年到一九四五年,日军的铁蹄践踏了中国半璧河山,屠杀了数以百万计的无辜人民。国民党将士前扑后继地抵抗侵略军,用鲜血书写了一页页可歌可泣的抗战史。南京保卫战,台儿庄大捷,徐州突围,武汉会战,万家岭大捷,个个战役都振奋了中华儿女的斗志,激励了全国的人心。
  • 一九三七年,美国女记者史沫特莱到延安采访。为了方便她的工作,毛共选派精通英文的中国姑娘吴广惠做她的翻译。毛泽东、史沫特莱和吴广惠经常在美国医生马海德的住处幽会。马海德见毛泽东来了,有时拉史沫特莱走开,让毛与吴广惠相会;有时马海德又扯吴离开,让毛同史沫特莱密谈。
  • 其实,彭述之和向警予姘居之前,彭已是有妇之夫。彭的老婆陈碧兰是他从罗亦农的怀抱里抢来的。
    陈碧兰本是黄日葵之妻。她因与黄不睦,便到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在莫斯科引来三个男人向她求爱。一个是黄国佐,一个是李鹤龄,还有一个就是罗亦农。结果被罗亦农抢到“绣球”。罗亦农偕陈碧兰回国后,已经势殊事异,今不如昔了。
  • 共产党把共产主义当作宗教,把马克思当作教主。共产党肆无忌惮地向传统道德挑战,鼓励世人放纵性爱。共产党的首领大多都是淫乱的色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