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流水年华(21)

张兆太
【字号】    
   标签: tags: , , , ,

他站在卡车里,安详地向四周瞭望。忽然,他的胸膛好像被锤子猛击了一下——他看见了两只眼睛,那两只眼睛是他在一千双一万双眼睛里也能立刻辨认出来的。他吃惊地注意到,这两只一向明亮得出奇的大眼睛,现在变得像雾一样模糊不清。啊,她在哭!
姑娘不知从哪儿得到了消息,慌慌张张地赶来了。这半年来,经过党团不断的批评、教育和帮助,姑娘的“政治觉悟”确实提高了,多次向组织表示过自己的决心:坚决站在党和人民的立场上,要和右派分子宋祖康划清界限。在斗争会上,她还奉命上台讲过几句话,揭发右派分子宋祖康的“罪恶”。她十分认真地学习《人民日报》的社论和每一篇发到手里的反右档,终于认识到右派分子反党反社会主义反人民的反动嘴脸。可是,当她得到消息,知道第二类处分的右派分子此刻正在行政楼前面集合,今天就要离开学校去劳改,她又忍不住偷偷地跑过来看看他。她通过学习和党团的启发、帮助,知道右派分子一个个都是青面獠牙、罪大恶极,因为阶级仇恨,或者个人主义严重泛滥,要挖社会主义的墙脚,好让资本主义复辟。可是当她站在地里,看见她的“傻小鬼”一个微笑接着一个微笑,她的认识又动摇了。她做梦也不能叫自己相信:她的傻小鬼——那么聪慧坦率,那么热情忠厚,那么正直善良的一个小鬼,竟然和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分子联系在一起?!他平时走路都不肯无缘无故踩死一只蚂蚁,可是却存心搞“匈牙利事件”,想叫“千百万人头落地”——《人民日报》不是这么写的吗?这半年来,她为他流了多少眼泪!蒙受了多大耻辱!她又恨他又可怜他,而且说实在的,灵魂深处仍然爱着他,因为她觉得他的确是个可爱的人,对她来讲,他比任何人都强都宝贵!
“党是从来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的。”姑娘在心里面说。“我得相信党,相信毛主席。他准是一时糊涂,好打抱不平,受了右派的利用,所以也用右派的腔调跟着说了一些错话。他是无心的,和真正的右派不同。”
于是她恨上章伯钧和罗隆基,认为是这两个家伙坑害了她的亲人。可不是吗?章罗联盟,想篡夺天下——《人民日报》写得清清楚楚。
“他明白过来就好了。”姑娘站在地里,继续想道。“何书记对我说过,只要他认识了自己的错误,就没事了。党对犯错误的青年人是很宽大的。毛主席说了,治病救人,按人民内部矛盾处理。他此刻为什么老是抿著嘴笑啊?都把人愁死了,他却还像没事人似地微笑,这死鬼!你笑什么啊?是的,他会明白过来的。那时他就好好劳动,过不了半年就回来了。宣布处分的时候,不是明明白白地讲过保留学籍的吗?所以,他过不了半年就要回来的。那时他已经改造好了,回到了人民的队伍,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谁也管不着。”
姑娘站在雪地里,竭力安慰自己。可是当她望着他登上了卡车,她知道分别的时候到了,一颗颗的热泪情不自禁地往外涌。
“嘟!——嘟嘟!”
卡车的六个轮子开始在雪地里慢慢地滚动。姑娘的两只脚也跟着动了起来。
“嘟嘟!嘟嘟!”
卡车渐渐地加快了速度。姑娘的步伐也加快了。她心里燃烧着一个热切的愿望。她想追上卡车,和她的“傻小鬼”说句话,只说一句话啊!
“嘟嘟!嘟嘟!”
卡车飞快地向前跑,姑娘也跑得更快了,一边跑一边叫,忽然栽倒在雪地里。密密麻麻的雪絮从天空中降落了下来,降落了下来,沉重地压在她的身上,压在她的身上……

一阵刺鼻的腥臭打断了他的回忆,把他叫回到了现实。母猪闹起了肠胃病,又拉稀又放屁,混着白汁的一大堆稀便就拉在他面前,离他的脚只有三寸远。浑浊的空气充满了恶臭。他站起来,双脚小心翼翼地避开猪屎。他把苫子掀开一小半,然后拿起大扫帚,几下子就把稀屎扫出去了,扫到了积肥坑里。母猪站立了一会儿,望望他,突然向着扫帚冲过来,呼呼地叫。他马上退让到一边站着,手里紧紧捏著扫帚,做好了还击的准备,一旦母猪再来进攻,就用扫帚把它顶回去。母猪呆呆地望着扫帚尖,又抬头看看他,终于放弃了再度进攻的念头。它回到原来躺卧的地方,举起右前肢频频扒地,再用鼻子和嘴拱地。小猪都被它哄赶到一边去了。于是,它两条前肢屈跪,慢慢地趴下来,然后小心地侧转身子,又呼噜呼噜地睡了。小猪也在睡觉,彼此紧紧地挤成一团。
“猪也有它的聪明,知道保护下一代。”他对自己说,一面放下大扫帚,把草苫子重新合盖上。
他理一理砖上的干稻草,重又蹲坐了下来。脑子昏沉沉的,想看书又看不进去。也不敢打瞌睡。枯坐着无聊,他的思路又渐渐地转到了雪上面。
“那年冬天倒是没有下雪。”他想道,摸摸自己的下巴。
是的,那年冬天确实没有下过雪,连小雪花也不曾飘过一回。他回校了。姑娘已经在两年半以前毕业走了。“帮助他搬行李”的那位反右积极分子,留在本系当了助教,现在每次遇见他总是怪不好意思地避开目光。嘿,管这些干什么!回校念书总是好的,他本来已经不敢相信自己再有机会坐在教室里听课。家信一封跟着一封送到了他的手里,母亲千言万语,归并成一句话:要珍惜自己的前途。就连总支书记也对他说:“现在不同以前了。你已经劳动过多年了,改造上有了一定的基础,回来后好好改造,认真学习,再过半年、一年就可以给你摘掉帽子。”有些好心的同学怕他功课跟不上。他自己也有点担心:整整荒废了四年学业,半途插进来能跟上吗?然而不久便证明这种担心是多余的。他在班上虽然属于年龄比较大的几个里面的一个,可是无论智力还是毅力,他都远远超过其他同学。劳役可以夺走他的青春,却不能夺走他的智慧:他来了个满堂红,门门五分。
  但是,刚刚开始有点消散迹像的乌云重又在他头上集结。八届十中全会的公报发表了。伟大的毛主席发出了伟大的号令: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于是,保卫处三天两头找上门来,无缘无故把他训斥一顿。于是,同学们躲着他,不敢和他说话。于是,他的书包和床铺常常被偷偷地检查。于是,晚上上自习必须坐在指定的教室,由指定的同学“陪着”。于是这,于是那,有多少个说不清道不完的“于是”啊!他不能一个人上街。逢到节日,他必须整天坐在寝室里,上厕所也得“请假”。上劳动课的时候,同学们都以民兵的形式整队,他一个人游离在队伍后面,不敢跟得太近——怕混淆了敌我界限;也不敢离得太远——磨磨蹭蹭,你不愿意劳动吗?开会的时候,常常突然有人来通知:“今天的会你不许参加!”或者:“这个报告不让你听!”于是他站起来,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退席。他心里记住母亲的叮嘱,咬著牙忍受着种种凌辱,功课照样门门五分。在“改造”上也不敢放松:每周一份思想汇报,从不间断;一学期写一篇思想总结,比作论文还要认真。此外,他还很注意公益劳动。别人不愿意卖饭,嫌它麻烦,他就每次必到,非等到大家都吃完了才走,走之前还要把食堂打扫得干干净净。有一个冬天的早晨,又该轮到他们班卖饭了。可是外面正在下雪。同学们躺在被窝里,你推我,我推你,谁也不愿意爽爽快快地去。他第一个走到食堂。大师傅刚把馒头和稀饭抬出来,他在卖饭桌前坐了下来,掏出了钢笔。有几个用功的低年级学生稀稀拉拉地来到食堂。他立刻给他们划卡片,又热情地给他们拿馒头,盛稀饭,一个人干着三个人的事。班长忽然神色慌张地跑到了食堂。
  “宋祖康!我来卖吧。”班长一把夺过他手中盛稀饭的勺子。
“好的,我来划卡片。”他又走到卖饭桌前坐了下来,心里感激班长来得及时:一个人干三个人的事,真是忙得他有点团团转。
“老田!你快去划卡片。”班长对刚刚踏进食堂的一个同班调干同学吩咐道。
“你去吃饭吧,我来划。”老田皮笑肉不笑地说。
他收起钢笔,走到盛馒头的箩筐前面:今天轮到他们班卖饭,他怎么能先吃饭呢?他得最后一个吃才对。可是班长又提着勺子走过来对他说:
“宋祖康!你去找把扫帚扫扫地吧。”
他顺从地去向大师傅要了一把扫帚,心里挺纳闷:今天班长有点神经病吧?卖饭的人连一套还没有配齐,却叫我去扫地。地很干净,根本用不着扫。而且,吃饭的时候扫地也不卫生呀!应该等大家吃完了饭再扫才对。他手里拿着扫帚,站在那里发愣。一位有头脑的好心人走过来,羞红著脸对他悄悄地说了几句,他才恍然大悟。原来,昨天下午团员政治学习,讨论当前国际国内的阶级斗争形势。有个外号叫“小麻雀”的女同学,突然在会上提出一个怪耐人寻味的问题:为什么右派分子宋祖康每次总是抢著去卖饭?
“毛主席教导我们:‘阶级敌人是决不会甘心失败的,他们每时每刻都在梦想恢复失去了的天堂。’”“小麻雀”振振有辞地说。“我们必须提高警惕。以后不许他再去卖饭。说不定这个右派分子要下毒手,在饭菜里撒上一把毒药,来毒死我们的阶级弟兄。”
大家心里全明白。于是你看看我,我望望你,沉默了将近五分钟。没有谁敢提出异议。这个提案被一致通过了。“小麻雀”得意地脸笑心也笑:是我第一个提出来的,将来毕业鉴定该说我无产阶级立场坚定,分配我一个好工作吧?政治挂帅嘛,业务差一点不怕它。——“小麻雀”最恨宋祖康门门功课都得五分,因为她自己常常不及格。
  明白了闷葫芦里装的是什么药,他立刻放下扫帚,默默地走出了食堂。这时雪下得更大更密了。灰色的云层蒙住了整个天空。一朵朵的雪絮降落在他的头上和身上,雪絮又飘落到了他正在发烧的脸上……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小猪急迫的尖叫声把他从朦胧的意识中惊醒了。他立刻纵身一跳,还没等到意识完全清醒过来,就已经奔到母猪旁边。母猪大概刚挪动过身子,它的后肢右肘下面压着一头小猪。那小猪为了保卫自己的生命,一面声嘶力竭地呼叫,一面用尽全力挣扎著往外钻。
  • 王博生找到一个机会,在人面前敞开嗓子把吴树文骂了一顿,心里的气已消了一大半,现在见宋祖康掏出一包红枣请客,唾液立时大量地向外分泌,肚子也感到饿了。他是这些人中饭量最大的一个,每月刚过20号,饭票就不够了,因此晚饭从来没敢吃饱过一顿。所以,他对食物特别感兴趣。
  • 他忽然听到有人叫他,吓了一跳,陡地站起来,一边把血诗藏到衣袋里,一边本能地向圈门走去。说话的不是别人,而是王博生:他正站在猪圈外面向里面张望。宋祖康的紧张情绪稍微缓和了些,这才感觉到心脏的跳动比平时加剧了许多。他机械地过去给王博生开圈门,好让他进来。
  • 这是一个遭受过流放、并且至死都在受着迫害的诗人:他在沙皇的刺刀下面勇敢地歌颂自由,热烈地号召人们同情那些为权力的轮子碾碎了的千千万万善良的普通人。也许正是普希金,这颗明亮的北极星,激发了万里迢迢的珠江边上一个少年美好的天性,教会他去热爱真理,鄙弃一切丑恶和不义。
  • 念信人显然颇为得意,不但声音响亮、清晰,而且还带着做作的感情,仿佛在向观众朗读一篇台词。不管爱听不爱听,这声音直往每个人的耳朵里钻,搅乱了宋祖康的沉思默想。他心里很烦躁,霍地坐起来,将信一把夺过来,随手往铺上一扔,一面厉声地说:“你这疯子!快要变成《白夜》里的主人公了!”
  • 打去年冬天以来,他一直对天气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关注。这是一个秘密,谁也不知道。他常常在晚上就寝的时候,一边脱衣服,一边心里担心着明天会不会下雪。啊,上苍!但愿你发点慈悲,可千万,千万不能下雪!
  • “姆妈此刻大概正在厨房里热牛奶。再过半个钟头爹爹就要上班了。他得吃完早点再上班。姆妈给他倒好牛奶(里面打了两个鸡蛋),便开始给他切面包。姆妈切面包的本事真大,一片片切得很薄很薄,再涂上一层黄油,香喷喷的,可好吃哩!不过我更爱吃果子酱。
  • 冬天来到了。这是一九五八年的冬天。辽阔的国土上升起了举世闻名的“三面红旗”,在她们璀璨夺目的光辉照耀下,全国男女老幼几乎都动员起来了:挑灯夜战,砸铁炼钢,挖渠开河。各行各业都在争着放“卫星”。“卫星”一个更比一个大。一时间,只见中国的天空“卫星”满天飞。
  • 〔自由时报编译罗彦杰/综合报导〕如果你以为专程沿陆路从英国伦敦搭巴士到澳洲雪梨是20多岁年轻人的专利,可就大错特错了。一个由38名冒险家组成的巴士旅行团16日启程,向伦敦地标“大笨钟”与“伦敦眼”道别后,将用3个月的时间畅游20国,而且4分之1的团员年纪超过50岁,每人的车资为3750英镑(约25万台币),而且开卖2个月内就售罄。
  • 【大纪元9月16日报导】(中央社记者杨明珠东京十六日专电)日本“读卖新闻”报导,日本海上自卫队横须贺地方总监部今天公布,驱逐舰“初雪”号等三艘舰艇及第二术科学校人员,从八日至十四日为止,有八十七人出现上吐下泻等食物中毒的症状,其中有二十六人已住院治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