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唤诗集】诗简

杨唤

(clipart.com)

    人气: 163
【字号】    
   标签: tags:

很久了,我没有写诗,
这不是因为被寂寞尘封了弦琴,
也不是被忧郁麻痹了知觉,
而是像热恋着一个美丽多情的少女,
我正幸福地热恋着
这风景画一样美丽的,
美丽的童话一样美丽的岛。

可是啊,我更有无尽的憎恨和怀念,
此刻,我知道亚热带的暖流
正和来袭的西伯利亚的寒流搏战,
坐在落雨的窗前,我仿佛听见了
海那边正涌卷著的死亡的风暴,
沸腾著的无助的哭泣和呼唤,
我仿佛看见了
那无数的流血的绞架,
镇压着不安的城市和田园……

来呀,握手,集合,
唱歌,用我门所有的声音,
赞美这成熟著自由和幸福的果园,
工作,举起我们手臂的森林,
招引那像白羽的鸽子般地
正向我们飞旋而来的明天……

在我们的母亲的土地受难的时候,
在我们钢铁的队伍就要出发之前。

【关于作者】

杨唤(1930 ~ 1954),本名杨森,出生于中国辽宁省兴城县。就读初级农业职校畜牧科时开始写作。十七岁(1947)时经天津赴青岛,在《青报》任职校对,后升任副刊编辑。1948年由青岛文艺社出版第一本诗集。因烽火蔓延,《青报》解散,南下厦门投身军旅。

1949年随部队来台。任陆军上士文书,负责标语、海报等设计,开始以金马、杨唤、白郁为笔名写现代诗。1954年3月7日,为赶赴一场劳军电影“安徒生传”,跌倒于台北市西门町的平交道上,遭火车辗毙,得年25岁。

杨唤死后,友人及出版社为之整理遗作,陆续出版有《风景》、《杨唤诗集》、《杨唤诗简集》、《杨唤书简》、《水果们的晚会》、《夏夜》等书。

杨唤的诗包括抒情诗及儿童诗两大类。由于英年早逝,故留下的作品并不多。其中儿童诗仅有二十首,但篇篇脍炙人口。杨唤的童年并不愉快,但他喜欢文学、喜欢诗、喜欢儿童、喜欢小动物,也因这些因缘际会造就了他的儿童诗。杨唤既是台湾儿童诗的先驱者之一,也是最显著的典范。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是忙碌的。
    我是忙碌的。
  • 树的爱情是忠实的,
    她不能离开泥土和乡村;
    云的生活是懒散的,
    只知道悠闲的散步,愉快的旅行。
  • 雨呀,密密地落着像森林,
    我呀,匆匆地走着像猎人。

    雨,不疲倦地落着,
    我,不休息地走着。

  • 密集著的是甘蔗的队伍。
    成熟著的是稻的弹粒。
    沉默著的是像地雷般的凤梨。
    香蕉姑娘害羞的怀孕著幸福。
    椰树少女热烈的拥吻自由。
    这里的土地呀,在酗著阳光的火酒……
  • 听见了吗?混浊的音乐溶解了,
    又在不透明的黄昏的杯盏里沉淀著,
    有一群小精灵们舞蹈于流浪者的破帽檐上,
    因纵情的戏谑而在吃吃地窃笑。
  • 你父亲制的鞋子不能征服荆棘的路,
    你母亲的手也没有洗净人们的肮脏;
    而你点起来的灯啊,
    将永远地,永远地亮在这苦难的世界上。
  • 你有画笔,
    为什么不描绘下一幅天蓝色的生活?
    你有竖琴,
    为什么不谱一曲健康响亮的歌?
  • 从浴室里轻轻地走出来
    用梳子理着丝丝长发
    也梳着那丝丝如发的记忆
    那少女的明朗的微笑
    又在我眼前花般地绽开了
    一如她在亮蓝的昨日才别我远去
  • 诗人说:风是滚动在天河里的流水;
    我想:那么这扇子该是一架水车。
    在这流水的日子里,
    在这苦旱的日子里,
    它,忙碌地工作著,
    把那滚滚的流水引向我……
  • 是谁投我于这无边的恶梦?
    是谁试炼我这昏眩的痛苦?
    像被盛进女巫的黑色的魔袋,
    像迷失于丛林苍莽的峡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