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玄武城

苏凰
【字号】    
   标签: tags:

那是在离甲申年还有一千多天的一个傍晚。我正在一家破庙里赏花,花是牡丹,颤巍巍的躲在一处破墙下面,还有几只蟋蟀的鸣叫。我低下头,往土里挖地蚕,也亲近著牡丹的芬芳,庙里种的苦瓜也长得奇形怪状,我想难怪住持叫苦瓜和尚。苦瓜和尚很穷,但却信仰坚定,累月在野外打坐,说的是采日月精华。可我不只一次发现他在阅读《肉蒲团》。

金光一闪 景色全变

我刚一睡下,眼前突然金光一闪,有道灵符似的东西落入我的百会。我正惊讶,两个青衣小童出现在门口,嘤声嘤气的,有些非男非女的对我说:府君大人,吾王有请,然后转身作恭迎状。我不由自主的起来,像梦一样的跟她们去了,来到外面,我奇怪看到的不是我在白天熟悉的景致,月亮却有点苍白,树影斑驳,我住的破庙不见了,只是一个山洞,而这两个青衣小童十分美丽,其中一个嘴唇微微的上翘,有点欢迎人去亲吻的姿态,当然这是不行的,这只是说模样。

两个青衣小童,把我领上两匹白马拉的香车,因为里面的豪华,我不习惯,感觉自己成了不知所谓的一个美妇人,而她们各自走路。我推开车幔外望,她们也没有走路,只是从容的在飞,脚下踩着一朵花,居然不是莲花。

前面的景色变了,出现了众多与我一样的人,但他们坐在各种动物身上,譬如为麒麟、野狴、甚至白鹪之类,有的是青凤。有些像是道士,有些像是官员,因为衣服是绯衣,看见我们,他们没有任何的表情。似乎在其中,我多看了一个头上有莲花的玉女几眼,因为我发觉是她先看我的,她手里拿有一根长长的东西,我左看右看,不知道是什么。

大约有一个时辰,我们来到一个城墙下,城上有个匾,写着“玄武城”几个大字。城门站着两队青面獠牙红头发的夜叉。每个夜叉的背后写着它们的介绍:例如夜叉甲,写着南海巡界水宫将丁,蛤蟆出身,善于唬人;又例如夜叉乙,写着北海御前童男供奉,螃蟹出身,一贯横行。我正仔细的看着每个夜叉的介绍,那两个青衣小童已经办好了进城的手续,果然后面还有许多等待进城的人呢。

进城之后,城内也是与我知道的城市没有大的区别,也是人来人往的,也有老有少,街面倒是整齐,不过一点也不吵闹,地上也干净,两个青衣小童也不飞了,变成了纯粹的走路。由于我坐的车子香艳我猜想那些人一定认为我是妇人。所以在进城的时候,有几个夜叉不怀好意。我是男人,我能了解它们的心理。

进入王府 挨五色棒

两个青衣小童最后把我带到一个王府,要求我下车,我心想我只是一个书生,一般也没有得罪过什么贵人,也没有交往过什么贵人,今天所遇无非神仙,某非我宿世的什么人来找我了?赐我灵丹妙药让我脱去凡胎,或者是有什么桃花好运之类的,有什么贵人要招我为女婿?这可正是太好了,以后再也不需要与苦瓜和尚天天吃苦瓜了,在这里每天肯定是龙肝凤肺的了,还有佳人相伴,嘻嘻,我转运了,而且两个青衣小童不是唤我为府君大人吗?

我很高兴的与两个青衣小童走到一个房间,那两个青衣小童突然却不见了。房内走出几个汉子,却不容分说的把我绑了,硬按在一张胡床上,拎起两个五色棒,重重的向我的屁股打来,打的我泪如雨下,哭天喊地,约有三百下之后,我几乎昏了过去。这时有个声音说“够了”,于是那几个汉子才停了下来,停下之后,我马上像什么疼的感觉也没有,就如没有人打过我一样。刚才那个声音说,府君大人,我们只是例行公事,请不要见怪,玉帝吩咐我们要办的事情,小的不敢违背,这次幸好是在您家兄府内办事,如果是在上头,府君大人恐怕还要多遭几棒子呢!我受到惊吓,对他的话也弄不明白。

我被领到大厅,这些人变的都很恭敬了,大厅里早有一个人等在那里,龙首王服,一见了立即把我抱住说,王弟辛苦了,刚才一定受苦了吧?这也是没有办法呀,你不要怨老哥哥,我还为你开脱了不少,只是老母亲担心。我对于眼前这位称我为王弟的人,感到很亲切,但自己却还有点穷措大的惶恐,不知何方神圣?

母亲仙寿 须快活些

就我还在努力的回忆,一队小儿与十来几个姹女众星捧月似的捧出一位老夫人,老夫人一见了我就将我搂入怀内,悲切的哭道,我儿受罪了,我的儿啦,其实我当时被那些姹女身上的香气所陶醉,忽然经老夫人的这么一哭,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也奇怪她道我为“儿”,于是装做三分悲蹙的样子应景。老夫人抚摸着我的头发,回头对龙首王服的那位王者说,“他这次回来了:可不要委屈他,要好生招待,也不要着急放他回去,上面责备下来有老身去应付。”龙首王服的王者忙说:“请母亲止悲,明天是母亲的仙寿,须快活一些。”接着向那些众姹女们示意。众姹女明白,缓缓搀著老夫人回去,老夫人一边走一边落泪一边再回头看我。

龙首王服的王者,也就是我所谓的王兄安排我到南厢房休息,又有两个青衣小童伺候我,不过不是来时的那两个,长的要老些。我正在吃茶,外面门被一个女子打开了,大家叫她喜公主,原来是我的妹妹。喜公主,脸团团的,有些胖或者更确切的形容她应该是“肥”,不错,她是有些儿“肥”。她倒是很热情,叽叽喳喳,为我说东说西,不过也好,我知道了我的秘密。我是北俱芦洲的北岳府君,也是龙族,自然是龙了,要么龙母怎么说是她的儿子,因为好色,偷看王母的几个玉女洗澡,被二郎神的哮天犬告发,玉帝很生气,贬我下凡间当三百年的谪仙人,每到一百年还要挨回打,现在是第二百个年头,又挨回打;但龙母为我喊冤,因为我是火龙,一疲倦了就喜欢藏在水里睡觉,一睡下去就会变成无色透明的琉璃体,不可能去看玉女洗澡的,我那时应该是睡着了,玉帝听了龙母的申诉,马上命令水德星君还有日游神做观察,看我是不是真的睡着后会变成无色透明的琉璃体,谁知我被玉帝大骂后有些紧张,无论如何也睡不着。

第二天早上,龙母让喜公主送来一些吃的,因为我爱吃窝窝头,所以也就是窝窝头,我吃得很饱。喜公主却说不要吃这么多,因为中午有神仙宴,有许多许多的好吃的。她说许多许多的时候,她一边比画,一边的口水就在流,我想这正是她“肥”的原因。

众多仙人前来拜寿

就近中午,外头已经很热闹了。众多前来拜寿的各路仙人依次前来道贺,左右各有两个老青衣唱喏,来一个唱一个:太阳真君,送日月小灵宫一座;五气龙神,送南极救龙草一根;藐姑山美人,送天一玄玉一支等等。听说有一通天野狐者送来降龙木,结果我王兄大怒,呵来诸力士将之乱棒打出。龙母接受众家道贺之后,大摆宴席,山珍海味堆聚成山,无量天厨仙供皆阵列在前,彼此觥筹交错,极尽宾主之欢。其中有个古灵精怪,自云“桃山小太岁”,非要让我坐在一起,我也没法推辞,于是就坐了。我望见喜公主一个人大事饕餮,吃的红光满面,喜笑颜开,还不断的给周围的人说笑。桃山小太岁是天上太乙天尊的一个坐骑,他与二郎神的哮天犬也算是朋友,我不断的给桃山小太岁劝酒,终于让他醉了,在醉意中他说当年哮天犬去告发我,主要还是因为哮天犬的妒忌。

搭话头儿跌了一跤

喜公主,也就是我的龙妹,拉着我去向龙母上寿。龙母变的高兴,王兄为她献上了一套编练的教坊小儿杂剧。几百个小儿咿咿呀呀的走出场来,先后按《口号》、《勾合曲》、《勾小儿队》、《队名》、《问小儿队》、《队名》、《小儿致语》、《勾杂剧》、《放小儿队》、《勾女童队》、《队名》、《问女童队》、《女童致语》、《勾杂剧》、《放女童队》等次序演戏,最后在和乐中“相将好去”。此时红霜绿树映带左右,天色微绛。

我瞧见了在城外的那位头上有莲花的玉女,她冷冷的,也不说话,只喝着花犀里的玉露,看见我在看她,她更冷冷的。喜公主嚷着要放蓬莱焰火,于是霎那之间,升起七色的火焰。那位头上有莲花的玉女终于有了一点笑容,我认为她很美丽,凭著八分酒力想前去搭个话头儿,不料被桃山小太岁拉了一下,跌了一跤。

梦中所见早在画中

我“哎呀”的一声,又感到有人打了我一下,我才发现我还在做梦呢,但眼前全是那位头上有莲花的玉女的玉色的霓影。苦瓜和尚问道,刚才在哎呀什么?我不好回答。他做了一盘清炒的苦瓜,端在桌子上说,起来,起来,吃饭了,这是今儿头荐儿的苦瓜,很新鲜的呢。我也感到饥饿,坐了起来吃了几口饭,苦瓜的确很新鲜。

吃完后,我收拾了一下,正要去上茅厕,苦瓜和尚忙说等会要我去临画,我含糊的应了。过了一会儿,我看见他拿出一张大画,他说是向张员外借的,我一看不打紧,却倒抽了一口凉气,因为画的不全是我梦中的内容么?唉!神耶?龙耶?世欤?梦欤?幻兮?真兮?岂为人间凡夫所知? @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冰心无所为
    静居碧中霞
    如何此翡翠
    生就月光华
  • 本来真不再想写什么文章,因为最近所发生的一些事情,让我认为继续这样的写下去,没有什么大的意义,不会对现代中国有大的帮助,但也许是积习难改,当我再一次次的目睹中共统治下的新的种种恶心,不由又让我生起无比的愤怒,再次去外面打开电脑写点东西,希望能对中国的呐喊尽到最后的一点责任。
  • 昔有颜鲁公
    自曰逢患难
    忽遇大光明
    今我亦如此
    悲欣两交集
    我本为竖子
    江南一布衣
    生既无大名
    死后也籍籍
  • 天地清明中共亡,
    拚死祗为求猖狂。
    十穹神众破末劫,
    虹光如柱譬金刚。
  • 我之翻译此文因其映射中共的统治技术,凡欲对中共做深入了解者不可不察。
  • 七月的刺槐花球正葳蕤,
    下面躺着一位略有忧郁的少年,
    我走过去向他招呼,
    他却给我讲了一段有关于自由骑士的故事,
    那是黑暗年代的一位骑士,
    他怒马奔腾写完了一生的传奇。
  • 当幸福来敲门》在教堂中的大合唱,这首歌的名字叫《Lord don’t move that mountain 》
  • 在秋日的一个傍晚
    我散步在乡间的稻田
    前面有个孤独的拿着镰刀的老人
    他裹着黑袍
    几乎看不清双眼
    我以为是个农夫
    也惊讶他的装扮
    我准备向他问候
    乌鸦也鼓噪在暮天
  • 司马南是中共邪教党员,但向来不为中共所重视,但此人工于钻营,投中共之好,专抡党棍以弹压天下,帮中共发现“敌人”——今日一敌人,明日一敌人,藉以吸引中共当局注意。司马南由此摇身而为中共之“先知先觉”,堂然挺入五百万的豪宅,尸位于中共清华伪学府,无奈天性所赋,邪不能充正,犬不能装人,惟露大暴牙左右怒呲,竭力发挥其升斗小才拚命固宠,可惜的是江郎才尽已今是而昨非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