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落的芬芳:白斩鸡

文、图/徐正毅
【字号】    
   标签: tags:

母亲的娘家在三峡,是间有着竹丛围绕的三合院,外公住在正厅,而三位舅舅住在两侧。

农历正月初六是三峡清水祖师庙祭辰,三位舅舅忙着拿手的餐饮绝活,让我们享受一顿丰盛的午餐,其中最让我始终难忘的味道是,白斩鸡沾上自家酿造酱油的味道。不同的是,大舅家中的白斩鸡切得很大块,自家酿造的酱油偏咸但充满豆香。二舅家的白斩鸡皮很脆,肉很嫩,大概是阉鸡吧?酱油有些甜味。

三舅家的白斩鸡个头儿较小,精瘦有着鸡肉的香,沾上自制咸甜适中充满豆香的酱油,是我最喜欢吃的白斩鸡。至今已过数十寒暑,我寻寻觅觅地寻遍四处尚无法再尝到那么好吃的白斩鸡。

舅舅们忠厚老实,而婶婶皆为勤奋的农妇,儿女又多,日子过得很辛苦,为了我们一年一度的拜访,竭尽所能的招待我们。如今三峡的三合院和田地在都市重划后,变成建地因而致富。

有回读到一篇名家介绍卖白斩鸡的农庄餐厅,全家特别前去用餐,当车在停车场停妥,看到一箩箩的鸡挤在笼子里,在烈日下曝晒,心中十分不忍。在餐桌上拿起酱油闻了一闻,知其是化学速成的酱油,一餐下来勉强吃了块沾著化学速成酱油的白斩鸡,真是食不下咽。

这家餐厅的主人也粗心了些,他应善待这些鸡只,虽然它们将被宰杀成为食物了。在烈日曝晒的鸡一定十分烦躁,肌肉充满乳酸,这样带酸的白斩鸡能吃吗?◇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蔺草晒干之后,经过农家妇女巧手编织,可以做成草席、草帽,在日据时代是外销欧美、日本的台湾特产之一,因为当时销售编织草席、草帽的商人来自大甲,因此大家都称之为大甲席
  • 神仙谷地处偏远,游客不多,这儿的居民大多是原住民。在停车场旁,有对年轻原住民夫妻摆着小摊,卖著煮蛋和石板烤肉,另外一位年岁较大的原住民妇女,摆着一堆当地采收的高丽菜。
  • 女儿在大学就读化学系时,打算选修经济学,问我的意见,我跟她说学理工科,若有人文、财经的知识,对将来有助益,女儿因此选修经济学。
  • 大约一年前,到王功渔港,是乘高铁到乌日搭计程车前往,我邀计程车司机一同吃鲜蚵汤和现磨、现做、现炸的蚵嗲。
  • 巷口转角正在装潢,听说要开法国餐厅,而对街的咖啡厅也将改装成西班牙餐厅,家的附近除了卖法国菜、西班牙菜,还有日本料理、韩国料理、泰国料理、越南料理、意大利料理、印度料理,甚至还有希腊菜、土耳其和俄国菜。
  • 两个星期前,到过角板山停车场前由年轻人筹备中的豆花店,不知开张了没有?曾答应他们开张时会前往光顾,因此上午就出发前往角板山。
  • 我有两位母亲,一位是家母,一位是岳母,家母生于民国6年卒于民国60年,岳母生于16年卒于民国98年。
  • 台七线又称为北部横贯公路,从三民到宜兰约100多公里,风景秀丽,是台湾最美的山路之一,但是沿途多九弯十八拐,过了下午起雾或阴雨时,能见度不佳,从角板山到宜兰这一段路来往车辆不多。
  • 台湾南端是狭长的恒春半岛,半岛西边是台湾海峡,东岸面临太平洋。从东港南下,左转四重溪沿着山路,我们一行人到东海岸的旭海。

  • 一碗什锦面,是我在求学阶段,考试表现好的时候,父母给我的奖励。当时那家面店,店面一半是由店家的儿子卖猪肉,另一半则是一家小小的面店,一大碗汤面内容是当时少见的几片猪肝、猪肚、花枝和肉片,还有两尾虾子。一碗面常常是由家中几个小孩共同分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