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五義(231)

第一一八回 合歡樓叔嫂被殺 郭家營宗德廢命(下)
石玉昆
【字號】    
   標籤: tags: ,

  不多時,轎子搭出。雙錘將告辭,大吹大擂,轎子直奔郭家營。送親的累累行行,也就跟下來了,其實都是暗藏兵器。來到自己的門首,雙錘將下馬,進了自己院中,轎子搭將進來,請崔德成拜堂。有從人說:「二爺不拜堂,吩咐新人先入喜房。」蔣爺一聽,這下對了勁了,有有工夫的時候了,更好了。甘媽媽把轎簾打開,仗著蓋著蓋頭,穿著大紅的衣服,甘媽媽攙著他,為的是當著他那個刀,怕人家瞧見,直奔喜房。送親的俱在棚裡落坐,擺上酒席,大吃大喝。酒過三巡,就豁拳行令,都是智爺、蔣爺的主意。智爺裝著鄉下人,仍像前套上盜冠的時節,學了一口的河間府話,滑拳淨叫「滿堂紅」。有陪座的客問:「他怎麼淨叫『滿堂紅』?」回答:「你老連『滿堂紅』都不知道嗎?少刻間,拿著個蠟往席棚上一觸,火一起來,就是『滿堂紅』。」那人說:「別說這個喪氣話。」智爺說:「可有個瞧頭。」那人說:「可別叫本家聽見哪。」智爺說:「聽見怕什麼?我這就點了,衝著喜房。怎麼還不點哪?我這就點哪!」行情的親友以為他醉了,也不理他。那邊蔣爺也嚷上了,說:「點哪!是時候了,點罷!」

  喜房裡頭就打姑娘進了屋子,媽媽把裡間屋簾一放,拉了條板凳迎著門一坐,憑爺是誰也不准進去。姑娘自己把蓋頭揭了,拉出刀來,綁了綁蓮足,蹬了蹬弓鞋,自己擰絹帕把烏雲攏住,把耳環子摘將下來,把刀在旁邊一放。就聽婆子和甘媽媽分爭,說:「我奉我們大爺的命,讓我們伺候新人,你這麼橫攔著不教我們見,是怎麼件事?」甘媽媽說:「我們姑娘怕生人,讓他定定神,然後再見也不晚。你們還能見不著?」婆子說:「我先進去張羅張羅茶水去。」甘媽媽說:「要你進去,你一個人進去,換替著進去倒可。」婆子說:「我給姑娘張羅茶去。」甘媽媽就把板凳一撤,簾子一啟,那人進去,嚷道:「哎喲,了……」這個「了」字未說完,就聽見「噗哧」,又跟著「噗嗵」一聲,甘媽媽就知道結果了一個性命。外頭的婆子也有聽著吁異的,也要進去瞧去。甘媽媽問:「姑娘,得了沒有?」蘭娘兒說:「得了。」這個婆子將要進喜房,甘媽媽一抬腿,踹了婆子一腳,婆子就整個的爬在喜房裡頭去了。蘭娘兒手中刀往下一落,又死了一個。本家婆子的伙伴就急了,說:「這位老太太,你是怎麼了?怎麼把我們伙伴踢一個大跟斗?」甘媽媽說:「我告訴你,這還是好的哪。」婆子說:「不好便當怎麼樣?」甘媽媽抄起板凳來,衝著那個婆子「叭」就是一板凳,「哎喲」,「噗嗵」摔倒在地,紋絲不動。新人躥將出來,手拿著一把刀,把門口一堵,誰也不用打算出去。甘媽媽脫了長大衣服。原來的時候,腰內就別上了兩把錘。本來任什麼本事也不會。蘭娘兒這本事,都是甘茂教的。甘媽媽雖上了年紀,就仗著有笨力氣,拿錘衝著婆子「叭」一下,腦漿迸流。對著裡外一亂,這麼一嚷,屋中的頃刻間盡都殺死。

  外邊人一亂,送親的甩了長大衣服,拉兵刃,把桌子一反,「嘩喇嘩喇」,碗盞傢伙摔成粉碎,拿起燈來往席棚上一觸。蔣爺就嚷:「姑娘快出來,別叫火截的裡頭。」

  這幾個陪客也有死了的,也有爬下的。廚役端著一盤子菜,衝著他們頭兒的腦袋就倒了去了,燙的頭兒直嚷嚷,說:「讓你拿去救火,你怎麼跟我腦袋上倒呢?」還是頭兒明白,端起一盆子油,往火上就澆,「烘」的一聲,廚師傅全都是焦頭爛面。姑娘出喜房,東西兩個院子都嚷成了一處。這西院裡是廚房、喜房、席棚,可巧雙錘將在東院裡、聽見西院裡亂嚷,出來一看,烈燄飛騰,聽見人說:「連新人帶送親的亂殺人哪!」郭宗德才知道中了他們計了,趕著拿錘往西院就跑。沒有到西院就撞上了,撞上就交手。頭一個過雲雕朋玉,刀往下一剁,單錘往上一迎,就聽見「鏜啷」的一聲,就把那口刀磕飛,跟著那柄錘就下來了。朋玉仗著手快,早預備下了,「叭」就是一鏢。雙錘將拿那柄錘往下一壓,「鏜啷」一響,那只鏢磕落在地,騰出工夫來,也就躲開了。緊跟著就是蘭娘到,甘媽媽在後頭,沈中元緊跟著甘媽媽。雙錘將大吼了一聲:「好丫頭!你們定的好詭計!別走,今天務必要你的性命!」沈中元就知道蘭娘兒不是他的對手,沈中元躥過去就是一刀。雙錘將一掛,沈中元如何吃那個苦子,始終沒有讓他把刀振飛了。

  五六個彎,已然火就大了。沈中元無心動手,甘媽媽、蘭娘兒已然出去了。這邊是智爺躥上來一刀,蔣爺也躥上來了,火是直撲,行情的這些人死了無數了,又沒有兵器,又是害怕,就有迷昏的了,紮得火堂裡去的;也有出去找不著門,又回來的。總而言之,遭劫好躲,在數的難逃。蔣爺說:「老沈,出撥扯活火,都看看快烤得慌了。」

  忽見迎面上來一人,雙錘將上下一打量,三十來歲,一身的縞素,面白如玉,五官清秀,手中二刃雙鋒寶劍。郭宗德用錘一指,說:「好小輩!你們都是那裡來的這些強人?」丁二爺哈哈一笑:「我們倒是強人?你清平世界搶人家的姑娘。別走,受我一劍!」雙錘將那裡瞧得起丁二爺?身量又不高,長相又不惡,兵器又不沈,見他那口劍又保二爺並沒告訴他名姓,就往前一躥,雙錘將單錘已然舉起來了,對著丁二爺頂門往下就砸。丁二爺往旁邊一閃身子,用劍一找他的錘把,就聽見「嗆嗵嗆」一聲,是把錘柄削折;「嗵」一聲,是錘頭落地。雙錘將就成了單錘將了,嚇的抹頭就跑。不敢往西,有火,東院火也起來,一直撲奔正北,迎面上聽見說:「無量佛!」這一遇見老道,生死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有一宗物件就能要他性命。什麼東西這麼要緊?也要看看虛實。就見打箱子裡頭拿出來是極微小的東西,見崔德成接過去在燈光之下一瞅,如同珍寶一般
  • 朱家莊,北俠等分頭踩道,到了雙錘將家門首,好惡霸,懸燈結綵,聽裡面刀勺亂響。瞧看明白,幾位使了個眼色,歸奔朱家莊來。到朱家門口,進了朱文家庭房
  • 智爺說:「老翁你先請起,有話咱們大家計議。」老頭將要起來,忽然闖進幾個人來。智爺一拍巴掌,說:「咳!我的膀臂來了。」又把溫員外嚇了一跳。
  • 賴頭鼋搶人這個事傳揚遍了,這朱德剛打南鄉回來,也是帶著一名從人。他是武夫,好走路。正遇見有人講論呢,可巧讓他遇上了,過去一打聽,人家說明天瞧搶人的,就讓朱德聽見了。
  • 朱文慌慌張張,手中拿定打馬藤鞭,打外邊跑將進來。從人趕著給大爺跪下磕頭,說:「大爺從那裡來?」大爺也不理論那些從人,過來先給溫員外行了個禮。
  • 溫員外那個意見,就打算給大爺、二爺送信為是。正說話間,甘媽媽從後面過來,也是皺眉皺眼,甘媽媽也添了煩了。員外說:「甘媽媽請坐。」甘媽媽說:「員外請坐。」
  • 溫員外出來開門,一看就是一怔,知道雙錘將是一惡霸,素無來往,到門必沒有好事。只可滿臉陪笑,一躬到地。
  • 正說話間,一宗咤事,就見那船忽悠忽悠直奔東山邊而來,把大眾嚇了一跳。怎麼這船自己走起來了呢?大人問:「什麼緣故?」蔣爺知道底下有人,轉身躥入水中,才把胡列、鄧彪叫將出來。
  • 蔣爺同著那人剛一拐山環,就瞧見山半腰內一個人躥將下來,躥在大人船上。蔣爺一嚷:「刺客!」盧爺撒腿往前就跑。
  • 一拐這個山環,就看見大人的船隻了,正是那些個嘍兵打船上摘軟硬拘鉤呢。蔣爺說:「不好!有了刺客了!」忽見打西山頭上「嗖」躥下一個人來,回手拉兵器,準是要行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