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峽工程36計(三十二)

王維洛博士
  人氣: 17
【字號】    
   標籤: tags: , ,

11 趁火打劫:戴晴入獄,殃及反派

「趁火打劫」,為兵法三十六計之第五計。原文:「敵之害大,就勢取利,剛決柔也。」

反對派發聲

一九八八年十一月底,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工作即將結束,論證領導小組原則通過了十四個論證小組的報告,長江水利委員會將在此基礎上撰寫工程可行性報告,計劃於一九八九年春季,
上報國務院審批。

一九八九年一月二十三日,一些政協委員、學者、記者和編輯決定:趕在國務院審議決定之前,讓反對派的聲音發出去。因而以李銳、周培源、孫越崎為首,陸欽侃、侯學煜等科技人員為中堅的三峽大壩工程反對派,再加上戴晴女士引領的一大批記者,皆同認為:有必要在上報國務院審批之前,讓全國人民聽到三峽大壩工程反對派的意見。同時,在貴州人民出版社編輯許醫農女士的幫助下,獲得了出版書籍的書號。

一九八九年二月二十八日,由戴晴主編的《長江,長江──三峽工程論爭》一書出版了註。其速度之快,在中國出版史上實屬罕見。《長江,長江》一書收錄了以下文章:

──李銳答戴晴問:〈三峽工程21世紀再定〉;
──周培源、林華同錢鋼談:〈「我們很關心,我們不放心〉;
──孫越崎答張愛平問:〈對不同意見應平等對待允許爭論〉;
──喬培新答李新喜問: 〈三峽工程總投資概算打的埋伏太大〉;
──彭德同方向明、李偉中談:〈斬斷了「黃金水道」還能再挖一條長江嗎?〉;
──王興讓答陳鷹問:〈三峽工程移民和淹沒土地將是生產力的大破壞〉;
──陸欽侃答陳可雄問:「三峽工程防洪效益有限」〉;
──候學煜答朱劍虹問:〈三峽工程引起的生態環境破壞貽害無窮〉;
──羅西北同吳錦才談:〈追求發電效益並非是合理的選擇〉;
──陳明紹答剛建問:〈治理長江應先支後幹〉;
──田方、林發棠同張勝發談:〈國際輿論反對三峽工程上馬〉;
──楊浪:〈高壩:懸頂之劍〉;
──千家駒:〈三峽工程緩建、資金用於教育〉;
──茅於軾:〈水庫退役後的狀況和後果為何不見論證〉;
──吳稼祥:〈當前的經濟和體制條件難以支撐三峽工程〉;
──姜洪:〈我們現在尚無能力開發長江資源〉;
──景軍:〈三峽工程應有社會學家、人類學家參與論證〉;
──戴晴:〈後記〉。

博大出版社授權(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苦肉計」,為兵法三十六計之第三十四計,敗戰計其中之一。原文為:「人不自害,受害必真;假真真假,間以得行。童蒙之吉,順以巽也。」
  • 推遲蓄水,就會影響發電,也會影響對下游流量的補給。這個方法在目標不改的情況下,無法接受。剩下的只有工程整治一條措施,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有錢便往下投就是了,淤多少,挖多少,反正這筆錢,不會算到三峽工程的投資上去。
  • 一九八四年,李鵬擔任中共中央和國務院三峽工程籌備領導小組組長,把實現老一輩無產階級領導人「高峽出平湖」的夢想,作為歷史賦予的重任。
  • 根據中共中央的決定,三峽工程做了三個不同蓄水方案比較,海拔二百米、海拔一百九十五米和海拔一百九十米。比較的結果是:一百九十五米方案的防洪和發電效益都不能滿足要求,而經濟效益也不如二百米方案。一百九十米方案則比一百九十五米方案還要差。
  • 「三峽水庫在壩址處的蓄水位多高,三峽水庫庫尾處的水位也多高」這個理論,完全是「無中生有」,既沒有先人的經驗證明,也沒有現代科學理論的支持。
  • 三峽水庫長六百餘公里,水力坡降平均值不可能為零,所以,三峽水庫庫尾處重慶的水位,就必然要比三峽大壩處的水位高,兩處的水位絕不可能是像李鵬所說的那樣是一般高低。
  • 而二○○三年六月以來,三峽水庫蓄水的實踐,恰恰證明:高峽出平湖,根本是無中生有。
  • 為了支援三峽工程統一領導建設,李鵬在三峽工程籌備領導小組第一次會議上,就提出建立三峽省,為此,必須先行組建一個籌備組。
  • 一九八八年,全國政協再次組織三峽考察團,這次參加的全國政協委員有一百二十八人,團長是政協副主席周培源。
  • 按照西方決策理論,三峽工程可行性研究是工程技術問題,而三峽工程決策是政治決策;科學家和工程技術人員通過工程可行性研究報告,為政治家的決策做工程技術準備,而政治家則是出自政治考慮,權衡各方面利弊,做出最後的決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