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叢談:學貴得正 慎始除邪

作者:莊敬

梅花盛開。(盧勇/大紀元)

  人氣: 306
【字號】    
   標籤: tags: , , ,

明人何良俊撰寫的《四友齋叢說》,是一部比較有名的筆記,全書三十八卷,分經、 史、詩、文、書、畫等十六類,又雜引舊聞,附續史一類,內容廣博。在這部書卷第二六中,曾記載了下面一則故事:

四川新都人楊升庵講:唐朝長安城大都市中,有兩條街,街東的康崑崙(人名)自以為彈琵琶的技藝,沒有誰能趕得上他。他哪裡知道,街西卻請來了一個僧人段善本,正在悄俏地同他比賽。而段善本的琵琶技藝,遠遠超過了康崑崙。康崑崙演奏新翻《綠腰調》,而那個段善本僧人,卻裝扮成女郎,也演奏同一曲調(《綠腰調》); 不同的是裝扮成女郎的僧人,還另有絕招,在新翻《綠腰調》彈奏將終未終之時,突然改變音程。轉入另一樂曲《楓香調》,堪稱妙絕入神。這就不能不令康崑崙為之驚 駭,以為對方所彈的曲子,來自天上,聞所未聞!因而甘拜下風,立即請求段善本收他作徒弟,以便深探技藝。段善本對康崑崙的演奏評價是:「本領何雜?兼帶邪 聲!」。要他「不近樂器十數年」,把過去學的東西統統忘掉,然後才答應教授,讓他從頭學起。

康崑崙驚曰:「段師,神人也!」願拜受教。後果窮段師之藝。

今天看來,不論學甚麼東西,本領雜一點,如果是兼采諸家之長,不模擬因襲一個流派,志在創新,那是應該提倡的。但康崑崙的演奏,「兼帶邪聲」,那就完全屬於另外的問題了。僧人要康崑崙停止十數年不彈琵琶,雖不免過分,然而堅持「學慎始習」這一原則,則無疑是正確的。所以古人在談到寫作時,強調必須從「詩、書、禮 、樂、易、春秋」這六種儒家經典中,吸取營養。作為道學家的朱熹,他特別告誡人們說:倘若舊習不革除,胸中存在渣穢,那麼六經的「芳潤」,就無法進入心中,詩文也就不可能寫得好。

《四友齋叢說》中,還講述了一個笑話:據說有一位要想學詩、但走過一段彎路的青年,向孫世基請教。這位孫先生告訴他;「君欲學詩,必須先服巴豆、雷丸,瀉下盡胸中程文、策套,然後以《楚辭》、《文選》為溫粥補之,始可語詩也。」

當然,服巴豆、雷丸等瀉藥,除掉胸中的程文、策套,是個比喻。它啟示我們,在學習寫作的開始,取法乎上,向優秀的、有定評的、典範的文章學習,不僅要學習語言文字,還要特別注意學習做人原則、思想方法,以真念、正行,開拓智能。這才是真諦所在。

其實,上面談的道理,早在六朝時代,劉勰就分析過了。他說:「夫才有天資,學慎始習。斲梓染絲,功在初化;器成綵定,難可翻移。故童子彫琢,必先雅制。」(斲梓,語本《尚書.梓材》;染絲,語本《墨子.所染》:梓因斲而成器,絲因染而成色,一成莫變,故云「功在初化」)這裡用以比喻學慎始習,取法乎上。

至於甚麼樣的作品,才可以用為初學寫作者的典範,這問題是值得研究的。杜甫〈戲為六絕句〉中,有云:

未及前賢更勿疑,
遞相祖述復先誰?
別裁偽體親風雅,
轉益多師是汝師。

詩的第一二兩句是說,因襲成風、無疑地不能跨越前人,這是問題的癥結所在。後兩句指出:學習寫作的正確途徑,應該別裁偽體,去偽存真,裁去模擬因襲沒有生命力的作品;無所不師而無定師,最後歸依於風、雅(指《詩經》中的優秀作品)。

在大陸,對於現代從事文藝寫作的青年來說,就是要清除中共黨文化的邪惡毒素、黨八股的歪風和影響,必先閱讀《九評共產黨》和《解體黨文化》,才能健步邁向文藝創作的康莊大道。@*#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有一位評論家曾經指出:「言簡意賅的語言,能夠使人牢牢緊記;冗長的文字,卻很難在記憶中長存。所以,我們一定「不要把時間、才力和勞動,浪費在空洞、多餘的語言上。」
  • 文學藝術家「揮纖毫之筆,則萬類由心;展方寸之能,而千里在掌。有像由之以立,無形因之以生。妙將入神,靈則通聖。」(楊慎《畫品》語)若能如此,以形傳神,形神兼備,便可能成為優秀的文藝作品!
  • 有了線索,恰如攬韁在手,縱駿馬風蹄,而馳騁萬里自如。因此,一個作者,在收集占有了大量材料之後,就必須殫精竭思,運用大力,找到拘攏材料的一條線索。
  • 跌頓的實質是:延宕進展,詳化過程,繪寫入微,曲盡情態。
  • (Fotolia)
    寫詩和繪畫有一個重要訣竅,就是:觀察仔細,想像具體;移情入物,形神兼備。
  • 清代著名畫家、詩人鄭板橋,平生畫竹甚多,題畫竹的詩也不少,約有百首以上。他的每一首題畫竹詩幾乎都有獨特的立意與構思,有不同的表現方法。真是千姿百態,各有韻致。
  • 朱自清在當年講學時,曾經說過:「作詩之法,貴在避開方圓而說方圓。」這句話形象生動地闡明了一條作詩的重要原則。
  • 〈天問〉是戰國時代著名詩人屈原的作品。全篇由一百七十多個問句所組成。詩中對自然現象、神話傳說、歷史人物等方面,都提出疑問,表現出詩人對許多現象的不解和勇於探索的精神。
  • 漢武帝思念李夫人,恍惚中看到她那娉婷玉姿,隱約可見,卻又不甚分明;呼之不應,接之不近。愈發增添了他的渴念之情,因感而作歌曰:「是耶,非耶?立而望之,偏何姍姍其來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