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政小說

小說:胡錦濤時代(2)

作者:屠赤龍

一份政變成功後的組閣意向名單在查抄周永康住處時被發現,成為政變主謀江澤民、曾慶紅和羅幹密謀政變的關鍵證據。(大紀元合成圖)

  人氣: 238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胡錦濤得知小張在他家後,非常惱火,立即把她叫到警衛局的辦公室,對小張說:「你不准去我家,這是政治鬥爭,你死我活,叫你不要煉了你就不要煉嘛!」

小張流著淚問:「胡伯伯,晚輩想請求教誨,我不明白的是以下幾點:一、為什麼1999年全國媒體都正面報導法輪功,各級政府都褒獎法輪功,而1999年之後一下子全批判,全懲罰?為什麼所有法輪功書籍和音像資料全沒收燒毀,不讓百姓自己去查閱看真相?為什麼全國都沒有法輪功學員自焚殺人的,只有北京天安門才會自焚?為什麼2001年前沒有自殺自焚,2001年後也沒有自殺自焚,只有那年才有?為什麼全世界都可以煉,而且褒獎,只有中國不行?為什麼全世界沒有自焚自殺的事只有中國有?如果奪權,難道世界各國的人都想到中國來做官?」

胡錦濤一臉鐵黑,一聲不響。這時,令計劃進來報告,說部隊裡郭伯雄副主席帶了幾個軍人求見。

胡錦濤不耐煩地揮揮手:「不見。」不料,郭伯雄已帶人進來,說:「聽說有反革命混進首長辦公區,我們特奉命保衛首長。」

胡錦濤站起來,機械地握了下郭的手,說:「沒有事情,你們走吧。」

郭伯雄說:「我們奉命來帶走人。」說著叫兩個槍的人抓住小張。

小張恐懼而緊張地盯著胡錦濤,求救道:「胡副主席,天地良心,看在我無辜份上,救我一命!」

胡錦濤對郭伯雄說:「我完全贊同江主席對法輪功的態度,」他嗯了一下口水,覺得自己聲音不夠響亮,補充了一句,「同意鎮壓,」他又咽了一下口水,「但是,這個人現在家裡無人,無依無靠的,能否給我做個人情,讓我教訓完她?」

郭伯雄說:「我們要回江辦覆命。」說完,就抓走了小張。

小張被抓走後,胡嚴厲地問令計劃:「江辦怎麼知道她在這兒?」令計劃說:「我也不知道,要不問問郭伯雄?」胡錦濤想了想,擺擺手說:「算了。」

由於江澤民在世界範圍內的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造成了新世紀人類最大的人權災難,慘烈程度史無前例。世界各國的法輪功學員以「反人類罪、酷刑罪和群體滅絕罪」向各國法院、聯合國開始控告江澤民。江澤民害怕了,動用經濟、政治、文化、軍事和外交力量,要求各國以元首豁免權予以免訴。但事後,十六大終於要來了。2001年和2002年之交,由於鄧小平的囑託,在十六大江澤民要移權給胡錦濤。移到掉總書記和國家主席權利以後,沒有元首豁免權了,江澤民更恐慌了。世界各國又興起了控告他的事件,江澤民的利誘暴恐威嚇,偏偏有幾個國家不吃這一套,西班牙、阿根庭法院還是向中南海發出了傳訊和逮捕令。江澤民極度恐懼,為此派出特派員向一些國家的大法學會遊說,說可以以文革模式結束迫害,打死多少法輪功學員,就可以槍斃多少迫害法輪功的警察,甚至可以更多。但是大法學會都不同意,因為那些警察或是被騙或是被權利誘惑或是被利用,懲罰警察,未來的邪惡迫害還會降臨中國,為祖國未來,制止邪惡,江澤民必須作出歷史清算,以示後代。江澤民由此想到權力的重要,特別是軍權,歷史上的黨魁都是通過軍權控制全黨及附到全國:毛澤東因為奪到了槍桿子,才出了政權,鄧小平因為有槍桿子,才可以廢了趙紫陽,那王明、華國鋒、胡耀邦等人,就是因為沒有掌握軍隊才落得淒慘下場。因此,江澤民想到在接下來軍權移交的全會上必須奪權,而且必須勝利。於是有了張萬年的逼宮。

張萬年動用20個軍頭,在十六大會議上提出臨時特別動議,要求江繼任軍委主席,郭伯雄、徐才厚等人立即同意。張萬年於是一個個點名問了一些沒說話的人,劉華清等人只好一個個同意了,最後,張萬年問一言不發的胡錦濤:「錦濤同志對江主席留任軍委主席有何意見啊?」

胡錦濤心裡想到的是「姓江的也太狠一些了吧,居然推翻了政治局已定下的議題,我若不同意,門口那些持槍的軍人立即會把自己帶走,」但他又想到鄧小平的「制衡、唱反調」的話,內心一陣狂風暴雨刮過後,他知道得立即表態,糾結時間一長,會讓人知道他是不情願的。他抬起頭,先是笑了一下,笑得比哭還難看,說:「我個人完全同意郭伯雄同志的提議。」他覺得自己聲音不夠大,於是又及時補充了一下笑,這次笑得比較明朗,態度顯得明確:「希望江主席扶持!」。江澤民故做意外,但內心狂喜,對張滿意地點下頭,當然別人看不出這個細小的動作,只有張心領神會,看著胡錦濤的笑容慢慢僵硬,直至努力地恢復到原來的樣子,張便說:「那會議就到此為止吧。」

胡錦濤回到辦公室,對令計劃說:「以後,關於法輪功鎮壓問題,由江辦負責、實施,各管一攤事,不該我們管的,不插手。」

歷史上,所有迫害正信,必遭天譴,胡錦濤時代繼承了江澤民時期的多災多難的天象。江澤民因為被世界各國起訴,他更是忌恨,從對喬石、李瑞懷、朱鎔基等人的忌恨移到對胡錦濤的忌恨,因為法輪功學員沒有控告胡錦濤。於是,他千方百計要綁架胡錦濤,一定要胡錦濤陪自己綁在歷史的恥辱柱上。他與曾慶紅暗地一邊策劃謀殺胡錦濤,一邊加大力度暗中迫害法輪功學員,以達到讓胡錦濤背黑鍋的目地。

由於江澤民的逆天所為,造成自然環境破壞,天災不斷,2003年,廣東一個人得了一種呼吸道傳染病,死了,很快傳遍了全國,醫學界不知是啥病取名叫非典。後來北京每天越來越多人死去,江澤民興奮極了,認為治死胡錦濤的日子來了。非典可不是洪水,瘟疫不長眼,誰在疫區誰感染,感染不死即廢!於是江澤民立即命令胡錦濤到疫區最嚴重的地方慰問民眾和醫生,而自己帶著家人和親信偷偷跑到九華山、浙江普陀山、四川和山西五臺山,到處找靈驗的廟宇和道觀,求菩薩神仙保估他,饒恕他因殺害中國人包括六四學生和法輪功學員、因誣衊佛法、因貪污、因淫亂而犯下的罪惡,保佑他和他家人不感染,後來又偷跑到上海他的行宮裡躲了起來,每天晚上抄《地藏經》到半夜,不再外出。

胡錦濤當然知道這是江的殺人不用刀的惡毒詭計。他請他的智囊團裡的道家高人給他算卦,看看他去疫區有沒有風險。高人說:「你有歷史使命,不會輕易得病。」於是,胡錦濤便出現在新聞裡慰問醫生的事。江澤民在新聞裡看到後,十分失望,便通曾慶紅,說有沒有辦法乘機讓他神不知鬼不知的消失?然後我們叫上海的陳良宇進中央來,你任總書記,他任總理?

曾慶紅說:「我推薦一個人,是周永康推薦的一個道士,姓曹,身上隨時隨地可以變出蛇來,他的師父是一個修了幾百年的魔法師,道行高深,請求他作法,讓胡得非典死去。」

江澤民高興地說:「那你快去辦來。」

曾慶紅立即通知周永康,請求曹的師傅下山來助江一臂之力。周扛著一箱鈔票請求曹,曹欣然答應。曹到山上時,曹的師傅早已準備好了,他說:「我已知道你的來意,胡錦濤專於江做對,江的秘書中有我們的人,我早就想下山助他一臂之力了,你快去江的上海住所湖邊用石膏塑一個胡錦濤的像,我這就下來。」

曹到上海江的行宮,剛搭好胡的石膏像,他師傅就來了。江澤民、曾慶紅看著他在地上畫了類似太極的圖案,又在胡像的人中穴、太陽穴、百會穴上、命門穴上分別插了一枚針,然後他拿出一把寶劍,開始作法。只見他披頭散髮,一邊圍著胡像手舞足蹈,一邊往胡像身上噴火,口中念念有辭,時不時用寶劍劈向胡的頭頂。

再說胡錦濤正在北京301醫院慰問醫生護士,突然感到頭暈目眩,全身皮膚焦灼般的痛。他便要求回辦公室。他的保健醫生給他做檢查,大吃一驚,儀器數位出現時高時低反常的怪像,便立即要求他進入301醫院進行保養。

胡錦濤頭越來越痛,進入專門病房,只能躺在床上,他的專職醫生、301醫院院長、專家立即被叫到病房,組成會診,但是根據臨床表現,根本不是非典,各項指標不像以往任何一種病情,胡突然指著一個人卻喊另一個字,說些莫名其妙的話,別人聽不懂。專家們覺得有點怪,不知如何下診。查來查去,一時沒了主意。

胡身邊有個高人,他是修了幾百年的地上仙,他閉目入定,知道了原因。便使用神通,打出手掌雷擊毀了曹的道場,削掉了它的功力。一陳狂風暴雨閃電在江澤民的行宮刮過後,只見曹的師傅面色蒼白,有氣無力坐倒在亭子凳子上,他已廢掉了。但是胡錦濤那邊的地上仙也是元氣受傷,被他師父接到天山修養去了。

而胡感到心絞痛,但又呼喊不出,似乎自己性命難保,這樣意識迷糊間,居然睡著了,半夜,做了個夢,夢到一個很像張孟業的人,也叫他同學,來到他身邊說:「法輪功學員要救人,江澤民要毀掉人,你是一個有使命的人,我把你的病治好,希望你能兌現歷史承諾。」說著,那人伸出手在他心臟部位捏了一下,又在他臉上撫了一下。胡頓時感到這些地方像雞蛋清浴過舒服。那人又說:「這是真的,你醒來後面部會有些麻木,過段時間才會痊癒,此為證,記住,神和人民給你的時間是有限的。」

胡醒來,病也好了,胡想起夢中情景歷歷在目,不由得摸了一下臉,果然右臉有點麻木,他不由得坐在床沿,一聲不吭,想了很久。

非典依然橫行,中國民眾都想辦法躲藏,但是街上經常可見到法輪功學員,忙碌在穿梭在城鎮鄉村、醫院隔離區,護理和看顧一些得病的人,苦苦勸善,告訴他們煉法輪功能使人身心健康,抵抗力強,非典之類的病毒上不了身,人們應區別是非善惡好壞,守住道德、擁有正義和良知,千萬不要助紂為虐聽信江澤民,發誓把命獻給反天反地反人類的無神論共黨而被天意淘汰。很多人都聽明白了,身體恢復健康,卻被江澤民利用的壞人在媒體反過來誣衊法輪功學員故意自己感染非典,再到處走動把非典傳給別人,讓別人得去。

不過,漸漸地非典也過去,胡在新聞裡不斷出現,江澤民甚是失望。曾慶紅對他說:「非典一事,胡肯定恨死你了,要不直接……」曾舉起右手做了一個刀劈動作。

江說:「我是想由你來接班,我最放心,倒不是他會對我有什麼威脅,而是他對鎮壓法輪功一直不明確,以後,如果翻案,我們日子都不好過啊!」

「那我們在接下來的軍演中……」曾話說一半,眼睛看著江澤民。

江澤民當然心領神會,說:「你速去安排,只是這事要做得絕對隱蔽。」

因為針對國際形勢,政治局早就定下要在2006年的黃海進行一場海軍綜合演習。江曾合謀後,於是有了黃海軍習演習時炮轟胡錦濤事件。為這事,他們整整精心策劃和準備了十一個月。終於等來了軍演時刻。當時地點在黃海,胡乘軍艦,正觀看高興時,有訓練的軍艦向他開炮,他的船上當即就有五名士被打死。胡錦濤船艦瘋一樣逃離安全區,他坐上直升逃到青島,然後一口氣逃到雲南,打聽到北京還沒亂,他遙控著安排政、軍、警做好準備,才偷偷回北京。

一回北京,他馬上命令由令計劃負責,由衛戍區、北京軍隊、武警、國安、公安等組成的偵破隊,徹查謀殺他一事,並全天候向他彙報。

令計劃立即通知軍委傳喚黃海軍演的負責人——海軍司令張定發進京開會。張定發一到北京就被抓了。令計劃威逼利誘、軟硬兼施地問他:「誰指使開的炮?」張定發就一口咬定是「誤打,願領死罪。」「死罪?沒那麼容易,其實我們早知道了,不就是提拔你的人嘛,他在中南海辦公嘛!」張定發說:「你說的我不知道。」胡錦濤對來彙報的令計劃說:「我不相信撬不開他的鐵嘴銅牙,叫軍委參與訊問,不管什麼措施,但要留活口。」

於是,令計劃叫徐才厚進胡辦商量,兩人商量了一天。徐才厚直接來監室烤問張定發,把張定發吊起來,用燒紅的鐵板烙,用警棍電,每動一下刑罰,伴隨著張定發的慘痛叫聲,一陣青煙滋滋地升起。張定發滿身是血,衣服全破了,露出來的肌肉沒有一處是乾淨的,有的地方骨頭都露出來了,污穢的頭髮上也是血跡。徐才厚壓抑著聲音對他說:「說,就是你命令開的炮,胡一直沒提拔你進軍委,你洩恨,說!」徐才厚一手拿著答錄機,一手拿著紙和筆,在張的面前晃。張定發說:「不是我自己。」然後又昏死去了。

胡對令說:「不說?我們有的是時間,他想通了,讓他慢慢說。」正說著,徐才厚進來報告說:「張定發畏罪自殺了,用繩子吊死在窗杆上。」

胡錦濤其實早就暗暗猜到了背後的主謀,為了報復江澤民,他以年齡到限為由,借助政治局經老委員們力量,逼退了曾慶紅退休,又以反腐敗為名,逮捕了江澤民定下的下一屆總書記接班人——上海的陳良宇。

這還不夠,胡又推出自己的理論以進一步警示江派,同時也告知天下,他已掌權,不聽話的將沒好下場!胡的理論是要求「不折騰、不鬆懈、不動搖!」「建立和諧社會」,顯然有與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唱反調的意味,同時要求全社會學習的還有他的科學發展觀,轟轟烈烈搞了一個月後,胡覺得差不多了,他要到地方去視察社會上到底有多聽他的話。

他來到了黑龍江。望著山清水秀的圖門江兩岸,胡錦濤提出要到庫頁島、瞎子島去看看。陪同的東北駐軍司令說:「那地方不能去。」

胡鐵黑著臉問他:「為什麼?」

軍官說:「那地方是屬於俄羅斯的,沒有我們駐軍!」

胡以為自己耳朵沒聽清,向軍官走進一步,又問:「怎麼是俄羅斯?從東伯利亞到瞎子島一帶不是駐著我軍八百萬兵士,你怎麼說不能去?」

軍官說:「駐軍在2004年前向內地後撤了五百公里,那地方已劃給俄羅斯了。」

胡怔怔立住了,看了軍官一會兒,問:「誰劃給俄羅斯的?誰命令後撤的?我怎麼不知道?」

軍官說:「我們是接到軍委通知,是江主席直接下令的!」

一陣冷風吹來,胡錦濤打了個冷顫,回頭對保鏢和令計劃說:「圖門江有鮮魚嗎?回城裡去吃魚吧,你們餓不餓?」

令計劃忙說:「餓,餓!」

回到城裡,車隊路過市中心最大一家書店,胡錦濤臨時起意,突然對令計劃說:「進書店去察看一下,現在在賣什麼書?」

進得書店來,胡錦濤看到的都是三代表,居然沒有《科學發展觀》、《和諧社會》和《三不理論》,他轉頭問省委書記,省裡有沒有在學習三不理論?省委書記一頭霧水,居然傻傻地回問了一句:「中央什麼時候要求學習的?」

胡沒有心情視察了,直接回中南海。一進辦公室,從來不對令計劃發火的胡錦濤第一次發火:「你什麼時候下發給地方學習三不理論的?跟蹤落實了沒有?」

令計劃說:「一個半月前給了國務院,國務院第二天給了人大,人大過了二十天給了政協,後來一直在政協,我向慶林同志那催了幾次,慶林說還需討論討論。」

胡奇怪地問:「當時決定時不是政治局討論過了嗎?慶林那邊不是早就答覆過提案了嗎?」

令計劃說:「那我現在再去催催。」

胡坐到椅子上,黑著臉,喘著粗氣,低下頭,他從來不抽煙,居然拿起大熊貓,點著了一根,然後說了一句:「不用了!」@

(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高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江澤民豈肯罷手,不謀殺胡錦濤,似乎他睡不著覺,成了心病。
  • 江澤民靠鎮壓學生,被鄧小平看中,取得中共總書記的位置,企圖復辟社會主義專政的計劃經濟,以文革模式大搞個人崇拜,為自己造神。
  • (大紀元記者郭濟林報導)習近平當局對中共軍中的強力反腐,終使得軍隊內部的腐敗亂象向外界露出冰山一角。江澤民掌軍權前後二十多年,在江的縱容和保護下,中共軍隊貪污腐敗的行為已經達到令人瞠目的程度。
  • 江澤民在軍中提拔徐才厚和郭伯雄,以及放任軍隊的貪腐和淫亂的後果,就是使得軍隊被搞得腐敗、混亂不堪。從軍內江澤民親信的晉升和徐才厚家庭對話的幾個細節都可以看出,江需要對二十多年的軍中腐敗負總責。
  • 2002年,當時即將下台的江澤民不想讓胡錦濤上台,也不想讓特別得民心的李瑞環留任。但是,李瑞環真心希望胡錦濤能上台。就採取各種方式對陣江澤民,力保胡錦濤上台。其中包括他不到退休年齡而退休。
  • 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從1989年11月到2004年9月,一直任中共軍委主席,掌控軍權長達近15年。在這段時期,江以腐敗治國,同時為了把控軍權,縱容軍隊腐敗。在胡錦濤掌權時期,其軍權也一直被江澤民集團所操控,腐敗比以前更甚。中共軍隊由此成為「十八大」後腐敗的重災區。
  • (大紀元記者郭濟林報導)2014年3月,徐才厚落馬後,其交代的內容給了郭伯雄致命一擊。據《爭鳴》雜誌同年9月號披露,徐才厚在調查中交待,他曾與郭伯雄訂立過「攻守同盟」。
  • 江澤民「老人干政」曾遭中共媒體持續敲打。近日,大陸媒體重提退休老干的待遇,被認為意有所指。此前港媒披露,在中共內部會議上,胡錦濤給自己兩屆工作僅評50分,並列舉江澤民干政的證據。外界均知,在胡錦濤執政期間,因江澤民干政其權力被架空。
  • 中共退休總書記胡錦濤日前出現在福建武夷山景區,但官方明確要求不刊發相關報導。此前胡錦濤到四川地震災區看望民眾,自己提出是「這是一次私人行程」,要求不要報導。官方及胡錦濤均遵循「習八條」,起到對嗜好出風頭的江澤民的震懾作用。
  • 當今的習近平當局正處於亂局之中,但是公開宣佈抓捕江澤民的條件也完全成熟。中國社會到了一個最為關鍵的時刻,習近平完全可以魄力再大些,公開抓捕江澤民,一舉讓江氏貪腐集團瓦解。如此,習近平可破亂局,可穩民心,可定大局,從而使中國邁入新的轉折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