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劍龍先生(15)

作者:杜若  

每一個民族的起源伴隨著神話;每一種文化的開端伴隨著對神的信仰。圖為畫作《悲喜淚》局部。(張昆崙/大紀元)

  人氣: 32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25. 名單的方舟

當中共和江澤民集團活摘器官的暴行在全球曝光後,地球村發起連署簽名反對強摘器官的活動。

在地球村,人們很容易為足球,為大腕兒,為大片兒形成風潮,也似乎這些很容易引起人的共鳴。

一旦涉及到人權,人或許就不太容易形成共鳴,否則就不會有國際衝突,利益紛爭,甚至有宗教戰爭。

這個世界的膚色就像是宇宙世界微縮的版面。安歌就喜歡在這微縮的版面上,再附上幾張圖片。

不再被身體所累的安歌一到週末,就總會心急地跨上相機,奪步而出。到市中心的步行大道上溜幾圈。

不知道的人,以為她是記者,攝影愛好者;知道的人,譬如她的哥哥,就會壞壞的笑他妹妹的心思:盯上光頭了,她拿著相機在追人。

因為每到週末,劍龍先生都會和他的功友們在繁華的市中心,向市民和遊客徵簽反迫害

安歌起初是為了拍攝國外的風情人文。但漸漸的,不知何時,相機裡的光頭出現的頻率越來越高。這個秘密就讓心尖眼尖的哥哥看到了。

自己的妹妹能否追上這個獲得「年度企業家獎」的劍龍先生,就看她上輩子是否拜過佛祖,燒過高香了。

那廂的劍龍先生為了讓更遠處的人們看得清楚,高舉起反迫害徵簽板,吸引過往行人的注意。

這廂的安歌不停地抓拍光頭的精彩瞬間,心中暗暗竊喜:

「有匪君子,如金如錫,如圭如璧。

寬兮綽兮,猗重較兮,善戲謔兮,不為虐兮!」

她把《詩經》中的君子,套在西人身上,竟然全無半點違和。

一次,有幾個黑人問劍龍先生:「為甚麼我們要簽名?」

黑人說著,禮貌且又笑笑的強調一句:我是黑人。那意思是,發生在遙遠中國的迫害事件,那只是黃種人自己的事情:「和我有甚麼關係呢?」

劍龍先生回答道:「其實我和你一樣。」黑人們聽著他的話,有些面面相覷:「你明明是白人,怎麼會和我一樣?」

劍龍先生說:「是,我和你一樣,從一出生就沒有辦法選擇自己的膚色。但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可以選擇自己的心,可以聆聽心底的聲音。不要小看寫在這張紙上的名字。也許,他真的能救下很多人。有甚麼理由,我們要不簽呢?」

當黑人聽到這番話,彷彿整個世界都停止了,一切似乎都靜止在肺腑之言傳遞的時間空際之中。

年輕的黑人聽到這番話,眼睛濕潤了。他們接過徵簽板,一一簽下自己的名字。

有人說,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將無限放在你的手上,會於剎那間看到永恆。那麼從一個名字可以看到甚麼?

安歌以她「隨筆小記」的眼睛,看著匆匆而過的人們,這些徵簽的義工多麼希望眾人能夠停下他們的奔忙和焦慮,在一個短暫的時間空隙,留下一個永遠的名字。

看著相機呈現的眾生百態,讀一讀他們的世界,聽一聽他們心中的聲音。這些站在街頭反迫害的人們像是在撥開一片荊棘叢,為眾人的心靈之園,栽種各色的玫瑰;也像是清理心靈的泥塘,為他們栽下清香的白荷。

有個老闆聽了劍龍先生的話,有些懷疑地說:「中國不是進步了嗎?中共怎麼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旁邊的人指著他補充道:「他是老闆,準備到中國做生意。」

劍龍先生會心一笑,握住對方的手說:「很幸會,我也是老闆。不久前剛獲得『年度企業家獎』!」對方驚喜地看著他,露出同行相惜的神情。

「做生意,我們當然講盈利。靠活摘人體器官賺錢的中共,就像是一個慘無人道的惡魔,和它合作,您認為您能夠賺到多少?是否盈利先不講,只一條活摘器官,敢把人的器官當成商品買賣,就已不是正常人的行為,足以讓投資者望而怯步。因為我們是人。」這個老闆一聽就愣住了。

劍龍先生接著講道:「法律在中共的眼中只是擺設,招商的惠利也只是誘餌。您去投資,沒有任何的法律條文,也沒有哪一個部門能夠為您提供安全保障,供您安全倚靠。這樣的投資,您不認為太過風險嗎?」他們聽到這些話後都非常沉默。

「不要讓您的錢為您哭泣,我相信它們寧願選擇待在家裡,也絕不願和沾滿罪惡的權力待在一起。」他們聽著劍龍先生的話,放開胸懷笑了起來。

這個老闆接過簽名板,仔細地看著其中的內容,接著問道:「簽了名,我們能得到甚麼呢?」

劍龍先生看著他們說:「不僅是救了許多人,你們的名字也將會載入未來。當歷史翻過這一頁,我相信,您一定會為自己正確的選擇而感到非常幸運。」他們聽後又笑起來。

那個老闆一邊簽名,一邊說:「我現在就已經感到非常幸運。」他的朋友也笑著說:「如此幸運的事,我怎麼能被落下呢!」他也跟著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有兩位穿著考究,極有氣質的猶太紳士看到徵簽板,對劍龍先生說:「現在的人們都在想著如何賺錢,即使週末也都不會停止賺錢的念頭。您認為富豪會簽嗎?」

「當然會!」劍龍先生肯定地說。

「請給我一個理由!」紳士挺挺身骨,不帶一絲感情色彩地說道。

「第一,在歐洲土地上,中共沒有辦法把富豪投入監獄,勞教所;第二,您是否記得電影《辛德勒的名單》有一個情節,納粹投降後,辛德勒非常後悔沒有賣掉他的車,因為那樣,他能救出更多的猶太人。而現在的富豪並不需要賣掉車,僅僅只是一個簽名,舉手之勞就能救了很多人。」

這兩位猶太紳士聽完劍龍先生的話,震撼地看著他,乾淨瀟灑地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安歌聽著他們的話,相機瞬間定格了這兩位紳士沒有遺憾離去的背影,影片的鏡頭再次從她的腦中略過。

會計師依薩克-斯特恩和辛德勒一起擬定了一份很長的名單。他說:「這份名單就是生命。而名字周圍的空白處是海灣。」

這句臺詞,很容易讓人聯想到,這份名單就是救人的方舟

納粹投降後,盟軍從集中營解救了被關押的猶太人。影片中,當辛德勒收拾行裝準備離開兵工廠。告別之時,猶太人交給他一封信,上面附著猶太工人的集體簽名,以備他被盟軍逮捕時作辯護。

被拯救的猶太人為表示對他的感謝和尊敬,贈給他一枚金戒指,一個特地為他打造的金戒,上面刻著猶太法典的一句名言:「拯救一個人的生命,就是拯救整個世界。」

辛德勒原本只是想靠著戰爭大發橫財,在他的人生利益鏈上,根本沒有幫助猶太人的計劃。當他逐漸看到,親眼目睹納粹對猶太人的大屠殺真的發生後,在良知的嚮導下,他傾盡所有,用各種方式挽救猶太人。

歷史似乎遠去,也似乎剛剛開始。辛德勒像是人類心靈花園中,那一朵神秘的玫瑰花蕾。而穿梭在大街上,高舉徵簽板的那些義工,卻是世俗的閬苑中,那一朵最聖潔的仙葩。

安歌看著相機定格的鏡像,心中豁然一片洞天:自己是無法追上劍龍先生的,因為他們的心純淨得非常高遠。

儘管無法追上,但心中並沒有遺憾和悲傷。因為他們的高大,在撐起普羅的幸福彼岸。@ (待續)

責任編輯:芬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就這樣,安卿在感激、怨恨、抗拒的交織中,成為山莊主人的朋友。雖談不上義結金蘭,但當你在一籌莫展陷入困頓時,一定會首先想到他。
  • 安歌醒來看著眼前的陌生人。這個光頭,在陽光的照射下,非常的亮眼。只是奇怪,這個光頭的額頭上,兩眉的上方各有一塊突起的頭骨,很像是甚麼?
  • 人的身體就像是千百年難得的松木,如果想把它做成音質出色的樂器,只有把它全部挖空,擴大它的容量,才能產生極美的音色。這就是為甚麼,幾乎所有的樂器,都是中空的,空心的。
  • 安歌想到那位劍龍先生,因為上次的治療,使她明顯地感到身體有些疼痛在減弱。她在中國已經遍嚐治療方法,但只有這次,她在痛苦中,感受到絲絲的安慰。
  • 在中共黨魁江澤民訪問冰島之際,中使館花錢僱了很多華人前去歡迎。安卿已定居國外多年,對中使館的作秀,早已諳熟。他帶著妹妹去開開眼,順便去撐他的鐵友——劍龍先生。
  • 來自中國大陸的遊客,在埃菲爾鐵塔前,對這塊渾然的鐵物,似乎並無幾多興致。反而是不約而同地駐足在法輪功的真相展板前,靜靜地看著,有時又會忽然變得十分踴躍。
  • 安歌的印象中,義大利最負盛名的有比薩斜塔,羅馬競技鬥場,米開朗基羅的畫,龐貝遺址,特萊維噴泉,萬神殿,聖母大教堂,當然還有經典影片《羅馬假日》…… 「每一個景點都可成為一幅永恆經典的油畫。
  • 大審判,作為西方非常重要的文化主題,它以文學藝術的形式流傳了千百年。而他的深刻與洞見,也早已超越了普天之下人類的語言和情感。
  • 夜深人靜時,劍龍先生看著滿天的星斗,又想到小王子近日的表現,漸入佳境。心中感歎到:這顆閃亮的星星,原來是為了讓每個人有一天都能找到屬於自己的星星,才努力的在夜晚閃爍著。這星星意味著甚麼呢?或許,就是愛和責任吧。
  • 當法輪功學員被抓、被毒打、被酷刑折磨、被大量虐殺時,作為一個有血有肉的人,是否就應當對陌生人的痛苦,無動於衷呢?是不是因為他們只是不知道姓誰名誰的陌生人,就可以孤立起來,與我無關呢?所以劍龍決定,工作之餘,盡己所能地告訴人們現在中國發生的迫害事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