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情意悠悠——古詩詞中的江水意象

作者:高天韻

南宋馬遠 水圖 長江萬頃。(公有領域)

  人氣: 102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自然的濤聲,迴蕩在古典詩詞裡,帶來久遠的壯美與省思。悠悠流水,託付了多少深情厚意,交織著暫短與永恆。古代文人讚美與敬畏自然,敏銳地觀察山川草木的萬千動態,從中深刻地感知時間、體悟生命。

懷古與遷逝之感

江潮一片,緩緩地湧動,寧靜而玄妙。初唐張若虛的《春江花月夜》,展現了特定時空下的江水和月光。詩中寫道:

「江天一色無纖塵,皎皎空中孤月輪。
江畔何人初見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無窮已,江月年年望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見長江送流水。」

皓月當空,水天相接。時光永無窮盡,人事世代更替,唯有江月依舊。作者暗問:江邊上,何人最先見到月光?江月從何時起照亮人間?宇宙的奧祕、永恆,與江水和月光溶為一體。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念奴嬌‧赤壁懷古》攜江浪而來,氣勢雄渾,意象豐富,情感起伏。此詞融匯激昂、沉鬱,留下千古絕唱。

江水奔騰,激發懷古追思。蘇軾首先鋪陳江邊之恢宏景觀,繼而遙想三國豪傑之英姿,最後回到現實,發出韶華不再、際遇坎坷的嘆息:「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人生如夢,一尊還酹江月。」風流人物、傳奇軼事都隨浪而逝,人生飄忽,亦幻亦真。

南宋 馬遠 水圖 雲生蒼海。(公有領域)

杜甫的筆下,長江亦是深不可測。其《登高》一首備受推崇,明代學者胡應麟在《詩藪》中評此詩「沉深莫測,而精光萬丈,力量萬鈞」,「自當為古今七言律第一」。

登高

風急天高猿嘯哀,渚清沙白鳥飛迴。
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
萬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獨登台。
艱難苦恨繁霜鬢,潦倒新停濁酒杯。

重陽之日,詩人登台於長江之濱,望秋葉紛落,起無盡懷思:「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工整的對仗描繪立體的動態畫像,秋日肅殺躍然紙上。杜甫老病感傷,季節更添悲涼,而長江依然奔流不息。自然的無限反襯人生的有涯,詩人滿腔感慨,冷峻、淒涼中仍見激越之意。

四百多年後,辛棄疾登上鎮江的北固亭,眺望中原。「千古興亡多少事?悠悠。不盡長江滾滾流。」(《南鄉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懷》)詞人化用杜甫的名句,抒發渴望收復失地的愛國情志。原句中的「來」字變作「流」,與「悠悠」合韻,意味深長。

「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辛幼安在《菩薩蠻‧書江西造口壁》中寫道:群山遮擋了我的視線,但是擋不住向東而去的江水。對於此句,後人有昂揚和悲觀兩種解讀,也有評析認為,詞人雖然面對現實的無奈,但仍然抱有希望,遂以江水言志。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明代楊慎的《臨江仙》,經典至極。長江東去、夕陽依舊、青山常在,而英雄已然隱沒在歷史的浪潮中。興亡盛衰,世事代謝,盡為此滾滾「江水」所沖洗、收納。古今萬事,皆付笑談。隱士的瀟灑超然,比較蘇軾的「驚濤拍岸」,似更勝一籌。

清周鯤仿古山水 倣許道寧澄湖泛月。(公有領域)

思念‧離別‧憂愁

宋‧李之儀《卜算子》

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
此水幾時休?此恨何時已?只願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

詞人以女子之口託言,融相思、離恨於江水,構思巧妙。讀者彷彿看到,佳人凝神佇立江邊,愁懷難解。此詞音韻宛轉,朗朗之聲似水波流動,一起一伏,盡顯深情。

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

故人西辭黃鶴樓,
煙花三月下揚州。
孤帆遠影碧空盡,
唯見長江天際流

李白的送別詩,意象華麗,豪放灑脫。春色絢爛,孤帆漸遠,友人將要去到繁華的揚州。「唯見」二字凸顯依依別情,江水蘊含深厚的友誼,流向天際。全詩明快流暢,語停意未盡。詩仙的氣度,無人能及。

金陵酒肆留別

 風吹柳花滿店香,吳姬壓酒勸客嚐。
金陵子弟來相送,欲行不行各盡觴。
請君試問東流水,別意與之誰短長?

暮春江南,花香、酒香飄滿了酒店。歡聲笑語間,友人舉杯為李白送行。詩人說:請你們問一問那東流的江水,離別之意與它相比,誰短誰長?

這一首留別詩,恣意暢快,運用了擬人、對比、反問的手法,生動地表現了青年才俊的深厚友情,清新喜人。

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時了

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南唐後主的春水情愁,乃詞界絕唱。李煜的詞風明淨率真,無論富貴還是悲苦,皆可揮就華章。其被俘後,詞作的主題由奢華安逸轉為家國之恨,詞境淒涼悲壯,感人至深。

「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以滔滔江水比擬愁情,將濃重哀傷推向極致,筆力空前絕後。王國維評曰:「李重光之詞,神秀也。」

隨歲月奔湧

古典詩詞多融情於景。內在的心意與外在的物象結合,由此拓展了文字表達的範圍,使得抽象的感情具體化、形象化,從而增強了作品的表現力和感染力。

江水意象的妙用,反映出古代文人的時間意識、歷史認知、生命態度及其對自然的鍾情與探索。豪邁、壯闊、悲嘆、思念、離愁,都傾注於脈脈清流,且隨歲月奔湧。唯有漢字及漢語的獨特與非凡,方能成就如此開闊、深沉、靈動的意境。@*#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聚焦盛唐詩壇,以「驚風雨」、「泣鬼神」的筆觸放射出萬丈光焰的李白也留下了幾多愁绪、愤懑和忧思。不過,在李白笔下,縱使是愁,也揮灑得率真靈動,卓爾不群。
  • 仙菊遇重陽,「吾家滿山種秋色,黃金為地香為國。」不慕榮利、忘懷得失的靖節先生陶淵明與菊共鳴:「懷此貞秀姿,卓為霜下傑」……秋天不能沒有菊花,沒有菊花的秋天不僅失色,而是失了正色;九月九日不能不道菊花,重陽無菊就無味了。
  • 每年黃曆的九月九日是中國的傳統節日——重陽節,又稱重九節、曬秋節、登高節等。重陽節的歷史由來已久,慶祝的活動也多彩浪漫,包括登高望遠、飲酒賞菊、遍插茱萸等…
  • 相傳遠古的三皇,神農氏取法宇宙萬物之理製作的了最早的琴。這琴可以與神溝通、引導萬物和諧。在周朝時期,音樂教育被認為是貴族必修的「六藝」,任何一位貴族子第都要能彈奏。琴並非宣洩情感,而是用來純淨情感,清除邪念。
  • 一千多年前的山水詩篇,描摹了豐富、優美的原始物象,也同時記載了天理的脈動。物我交融,閒適無爭,文人才子們盡情的溶入空靈、沉醉於自然,去體悟蒼穹的浩渺、造化之神秀以及生命的真諦。
  • 唐代是中國歷史上輝煌燦爛的時代,是世界上聞名的天朝大國。盛唐時期指的是貞觀之治到開元盛世這段時間,這個時期政治清明,經濟繁榮,文化開明,社會生活、文學藝術等各個方面所呈現出來的繁盛景象,被後世稱為「盛唐氣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