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說:末任書記(13)

作者:伍指
(Getty Images)
  人氣: 561
【字號】    
   標籤: tags: ,

十三 、三斧頭砍向習

首先,收拾阿三。因為習的打虎全是靠阿三打的。通過海外的特務及豢養的媒體,放消息說阿三有野心要取代習進平,想奪李克強手中的總理大印。與此同時,在大陸官媒上無休無止地讚美習進平。

習當然是不相信的,派人去中紀委普通員工中去打聽,中紀委裡江派用重金收買並被許以高官的員工說:「阿三在開會時確實提出習最多幹滿一任,中紀委以後要擔大任。」

習身邊的人還在習耳邊吹風:最大的貪污犯是江澤民與曾慶紅,打下它們,必然涉及平反法輪功的事,那跟器官移植沾邊的老傢伙都得出事,要不出事都不出事;公開制裁江澤民,黨一定垮台,江澤民控權23年,制裁江澤民,如何評價黨的這23年?江的左膀右臂們都進了監獄,可以結束阿三領導的中紀委班子;5年來阿三領導的中紀委,打虎逾百隻,權力聲望極大,有損「核心」權威,民望極高;如果中南海有風吹草動,對君構成威脅的事要不得,歷史教訓太多。

在裡外官員和退休大佬的作用下,阿三被踢出十九屆政治局常委會。

江派還是感意外,大大地鬆了一口氣,然後欣喜若狂,它們對愚蠢、自毀未來的習進平評價空前!

被拿掉實權的阿三對習既擔憂也失望,開始對習的做法提出批評。習在「十九大」研討班上強調:「全黨必須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牢固樹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黨可以自我淨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

對此,阿三曾不止一次地對訪客表示,中共自我監督、自我淨化的做法,相當於一個人給自己開刀動手術,屬於世界性難題,是不可能的。

習開始警惕阿三,並疏遠和厭惡阿三。這樣,它們近六十年的友誼開始走向結束。

再次,以曾慶紅為首的江派與習進平談判:習的打虎不涉及退休的國級領導,永保曾慶紅、羅干、張德江、江澤民等人的安全,而江派的人支持習進平改組國家機構,支持習進平為國家機構的核心人物,修改黨章和《憲法》,把習核心思想寫入黨章和《憲法》,同時支持習進平無限期擔任國家主席。

江派的陰毒在於判斷社會各界肯定會厭惡習的極權。民主倒退也好,文明削落也好,極權專制也罷,各種社會問題出來,反對習的力量必集中在一起,習的威望會不斷下降,就有機會名正言順地讓習下課。這種讓習搞極權的體制既讓習放鬆警惕、被架於爐上還渾然不知,又能借刀殺人,江派是穩贏的。江澤民的計謀不可謂不高明。

果然,修憲、無限期國家主席任命制發布,激起社會一片罵聲,民心對政治制度倒退一片失望之聲。

江派還嫌不夠,在2019年10月1日中共國七十慶日,決定支持習進平進行共黨有史以來最大的一次閱兵。飛機大炮坦克裝甲……鮮花煙火人群歡呼……習進平在政治局常委的建議下,登城樓之前特意去毛墳前祭拜,看著天安門廣場上的盛大儀仗隊和車容、整齊而寵大的軍隊形,習進平不由得心花怒放。

環球只有這邊風景最好,世界就在黨腳下。習進平坐著閱兵車,猶如全世界都歸他統治,心情舒暢,聽著三軍齊喊「習主席萬歲」、「習主席好」,習進平真有一種「地球之王」的感覺,似乎世界由他而太平。他邀請江澤民、胡錦濤等退休大佬一起迫不及待地登上城樓,看著軍隊方陣抬著「緊密團結在以習主席為中心的黨中央周圍」、「高舉習進平思想偉大旗幟」的牌子走過來,習進平心想:「有權力真好。」他真有一種獲得至高無上的權力的感覺,似乎自己能對一切隨心所欲,任何力量都奈何不了他,只得趴在他腳下顫抖。

閱兵後當天回家,習家的客廳裡,習的老婆彭正在向「高僧」訴苦,習越來越不顧家了,越來越專斷蠻橫,越來越忘恩負義,拋棄為他坐穩權力而出生入死的老朋友。見習進來,彭就說:「你怎麼去拜毛屍,引鬼上身,你閱兵時後面那輛空車成了幽靈車,晦氣透頂。」

習生氣地說:「你怎麼敢說三道四,羞辱我?」

彭說:「你沒發現你變了嗎?不再是過去的你了,你在文革時差點被毛打死,你忘了,你忘了初心。」

習說:「我以前對你太好了,不要以為我現在年紀大了,不知道再休妻。」

彭說:「你中了江澤民的詭計了。」

習說:「你污辱老領導、老書記,不怕殺頭?」

彭就哭著跑進房間裡去了。

高僧說:「哎呀,習主席啊,現在你是地球皇帝啊,至高無上,威風得不得了,我呢也用不上,你身邊啊,已經有很多人幫你出謀劃策了。我也要走了,去找法輪大法修煉去了。」

習說:「你一定要離開,我也不強留你。」

高僧斜眼看他說:「江派人抓住我要活摘我器官,習主席肯對我手下留情否?」

習說:「你留個讓我下台階的藉口就好。不然,就怕以後我也會來抓你。」

高僧徹底失望,一笑,說著「好自為之」的話就走了。

那時,為確保北京閱兵萬無一失,全國大量抓捕共黨認為的異己分子關押,搞得全民怨聲載道,人人憤恨當局為表面光華不顧民生的極端自私的行為。這也是江澤民想要看到的。人民對習進平越恨,習下台就會到人民更多支持。

但權力不斷集中的習,越來越多的人歸附於他,都背棄江派而投靠他。這讓江派看到要他下台的難度會越來越大,於是,江派的人提出,習可以無限期任國家主席,但黨書記的接班人要提早考察,江推薦的總書記是趙樂天、總理是江綿恆,卻被習一口否決,因為習早有為自己未來的打算,哪怕他年紀老了,也要找個自己人,他推薦的是陳厚敏。這讓江派的人感到:習是知道趙屬於江派的人,而習與江是不能相容的。軟的不行,江鋌而走險,冒天大膽,準備第二套方案,那就是,必須讓習滾,活著滾不行,只有死著滾。

江掌控的媒體開始從中美貿易上做文章,給協議談判搗亂,激發美國的憤怒,同時引導民憤,讓美國提高關稅,讓國內經濟崩潰,讓習負責。

「以牙還牙,堅決與美國戰到底。」「絕對否定先前的不公平協議。」「貿易協議就是新的辛丑條約,誰簽誰是賣國賊。」

海外江派媒體:「習的任期並不一定會超過中共規定的兩屆」;「中共高層連同習進平本人已對下一屆接班人進行了內定。」「決策權太過集中」「『中央集權』太過『頂層設計』是當前一切問題的根源」。《習進平是內奸!中國到了緊要關頭》,稱習進平是「反民族、反人民、反革命政策」「習進平的政策圖窮匕見」「中國到了緊要的革命關頭」等。文章並呼籲「儘快組織起來」,用「你死我活的革命行動」「喚醒人民」。

江派的詭計馬上被習派識破,習派在控制的媒體內立即反擊:「對中央的決策陽奉陰違、是典型的『兩面人、兩面派』;大搞特權活動;培植個人勢力,搞團團伙伙,肆無忌憚聚錢斂財,大搞權錢交易,都是黑社會保護傘」。

同時,習又開始依靠陳厚敏打虎,繼續打掉了很多經濟領域江派的人,坐牢的有幾百。

王滬寧一看,風頭不對,為掩蓋自身不暴露,他在媒體上大叫:「以習思想為指導,堅決擁護習核心」;「一切服從人民領袖習主席」。

中央書記處則要帶頭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在加強和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上作表率」,「自覺維護習進平核心,強化「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形成改革者上,不改革者下的用人導向」。「誰給中央捅婁子,誰把手榴彈向後扔,誰就是我們的敵人。」

習深深感到,在中美貿易、經濟建設、外交等問題上,嫌不妥協的和嫌不夠強硬的都是同一派人。更左的、更右的都是反對派。有些人在前面挖個坑、後面挖個坑,就等著他跳。無論如何做,自己都會被「架在火上烤」,在黨內和黨外都會受指責,甚至被審判。中國出現的任何問題,「屎盆子」和責任都會扣在自己的頭上。正如曾慶紅所說:「周永康同志相信黑暗很快會過去,他一定會看到太陽出來的日子。」十八大之後中國問題都會被毛左們羅列為習進平錯誤處理周永康帶來的結果,有人還呼籲周永康仍作為同志隨時會出山「收拾舊山河」。這幫人很容易找到現行執政中的「過失」、「罪證」,進行「反攻倒算」,這是習進平的心結,若待他日遭審判,還不如現在就反擊。習進平把遼寧的一支軍隊調到北京,又分成兩派,一派安排在靠新華門旁邊的一棟兩層樓的建築裡,裝扮成大約千名中央警衛局的人員。如果有事的話,他們可以在1、2分鐘內出現在中南海保護習;另有一派安置在首都機場附近的2萬人,編入衛戍師,隨時供習調用,這支衛戍師半小時內可以從機場抵達中南海。

然後,他連夜召開深改組會議,強調「改革是一場革命,改的是體制機制,動的是既得利益,不真刀真槍干是不行的」「反腐是一場生死鬥爭,任何人都不得阻止,誰反對軍改,就是反對軍隊進步,誰就下台」。

「我手中有一份『能上能下』的絕密名單,幹部要能上能下。」接著,習以「搞團團伙伙,拉幫結夥、搞山頭活動」的罪名拿下了江派軍中特務頭子、空軍一號人物——田修思和武警司令員王建平等200多人。

同時,習擴充了自己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等五六個國家機構,快速奪取軍權,形成自己的班底。

同時,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審議通過《問責條例》,瞄準了江澤民。

那天晚上,江澤民正在看宋英夢的MTV,突然心一陣狂跳,頭暈腦脹,感到兩腿發酸,渾身無力,便被人扶到內間休息。它一躺到床上,看到眼前一團黑霧,兩個吐舌瞪眼的小鬼拉著鐵鏈,一拐一拐來到它面前,青面獠牙的套住它的七魂元神,押到了一個陰森森的地方,一扇門上寫著「幽冥世界」,進門,裡間的屋檐下寫著「審判殿」三個字。面向殿的正中間主位為主審判王,穿著黑袍紅邊,衣袖上繡金雲紋,官服上繡銀色浪紋的官袍,頭帶三層金雕玉翅、金雕虎豹怒威冠,中間印有金色「王」字。身後有張圖畫,畫著日月、天地上都有神形象的生命,而在最底層有許多人的手在揮舞求救的畫面,兩邊掛一副對聯。上聯:天地無情,善惡自受。下聯:乾坤有序,因果無漏。平台左右兩邊各站三米高左右的鬼將及二米高左右的陰兵各站三列每列八位共計四十八位,面惡恐怖、黑眼深邃見不到底,眼中一點泛紅光,能夠透視並定住罪魂的一切惡行,使之無所遁逃。

罪魂要走到鬼將站的地方。江澤民走上審判平台上三個熔漿大階梯,腳爛熔斷,他痛苦地爬上平台。

判官問道:「你槍殺學生、淫亂貪污,敗壞道德天綱,有何冤屈?」

江澤民說:「共產黨極權,我不槍殺學生,能穩住權力嗎?共產黨官哪個不為自己?我不搞淫亂貪污,能籠得住八千萬黨官黨員的心思?共產黨叫我這樣做,我身不由己。為什麼這麼多共產黨官你不去問,偏問我一個?」

判官又問:「人家修煉法輪功的人只想自己提高道德,不但不奪你權,還給社會穩定帶來好處,你為什麼要『打死他們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江澤民說:「我是中共老大,煉法輪功的人太多,都聽法輪功的,誰聽我的?我如何施展權威?如何抖威風?」

判官又說:「全世界所有法輪功學員被迫害過的刑罰,都要集中起來,在你身上過八十一遍,這是地獄的法則。」

江澤民嚇癱在地,求道:「我改過,我立即去宣布停止迫害,把迫害過法輪功的警察都槍斃,補償對法輪功學員造成的損失,求求大神放我回去,我不再搞迫害了,讓共產黨官員都煉法輪功。」

判官說:「已來不及了,你已回不去了。唉,你迫害死了這麼多煉功人,使眾多中國百姓家破人亡,共黨面臨解體,你又要受永罪永罰,誰是贏家?對誰有好處?」

說完,兩小鬼把江澤民直接押入地獄,穿越幽冥空間。看到兩邊有很多受刑的人:暴雷、赤電、冥火、風刀、蝕雨……江澤民被帶到陡峭的山峰前,山上密密麻麻布滿了銳利無比的尖刀,它被鬼使從峰頂推下山谷。軀體在墜落翻滾的過程中會被地上的尖刀利刃不斷反覆刺穿,軀體瞬間血肉模糊,痛徹及骨。然後滾到山間的化水池。這化水池是紅硝酸一樣,肉被浸到就腐爛。它吃驚地見到毛魔頭在水池裡,只是下身已被化掉了。毛魔頭一片光禿,見到江澤民罵道:「你終於來了,本指望你給我減輕痛苦。」

這時,兩個鬼差上來,抓起毛的上半身,可憐毛下半身只是垂掛些爛肉。江看到毛的上半身被豬頭人身的鬼使扒皮抽筋,鬼使再把血肉模糊的毛的上半身軀體架到烈火上熾烤,直到每一寸肌肉都被烤焦,毛撕心裂肺地哀嚎,聲音如無數把刀刺向江的耳膜。毛被烤糊燒焦了之後,鬼使再用利刃把軀體上殘餘的爛肉刮掉,刮至見骨方才停手,每一輪的酷刑結束之後,鬼卒再用法術咒訣使被浸泡在粘稠藥水中陰鬼罪靈殘破的軀體慢慢恢復正常。恢復的過程也是極其痛苦的,待罪靈軀體完全復原後再重複施刑,直至消滅。

鬼差對江說:「凡是在陽間迫害過真正佛教徒的,這樣的刑罰日夜不停。凡是在陽間時警察迫害過法輪功學員的所有刑罰種類,你都要嘗受一遍,這只是其中一種。」江早嚇得兩腿發軟、大小便失禁。說著,鬼差就把江推到了化水池,只聽滋滋幾聲響,一股白煙升起。

然後,江澤民的骨頭又被小鬼撈起,被推入毒蛇池裡。這些毒蛇花花綠綠、大小不一,有的一個頭上叉開,有兩個頭,有的兩端各有一個頭,有的頭上戴了王冠。分搶吃江澤民的骨頭。

不料,江澤民是蛤蟆精,這蛤蟆是巨毒的,這些毒蛇吃了後,也都毒死了。地獄餓鬼們被放出來,撿那些死蛇,剖腹刮皮,洗洗晾乾,當麵條吃。

江澤民還沒死盡的魂被帶到一個洞窟,那兒滾紅的鐵板升著紅火,只見一個德國人被烙在燒紅的鐵板上烤。只見它像鱷魚一樣被翻來翻去燙,一被摁下去,就升起一股青煙,它痛苦的嚎叫聲非常悽慘,響徹獄室四周,只是傳不出這個獄間。江澤民看出來了,這人是馬克思。它嚇得兩股顫顫、大小便失禁,他又看到達爾文在被割舌頭。兩個小鬼把達爾文的嘴撬開,舌頭一截截割,血流滿地。奇怪的是割一截之後讓它休息,過一會兒舌頭長出新的一塊,而長的過程好像也很痛苦,因為看到它在吼、在流淚,長出後又被割。又看到了油鍋。一隻很大的油鍋架在兩根鐵柱間,沸滾的油冒著青煙。江澤民正嚇得要死的時候,小鬼把燒紅的鐵板烙在江澤民的臉上。江澤民嚇得大叫一聲,驚醒了。原來是一場夢。

江澤民能醒過來,其實那時的它已不再是原來的它了。江澤民的魂到地獄後,它的肉身便空了。它的肉身被灌進了很多爛鬼。它醒過來,其實,是那些爛鬼充滿它身體,控制了它的大腦。

北京是一座繁華、富貴,又絞雜著淫穢、墮落的城市,這座城市布滿了邪惡的能量,正邪大戰時,天氣總會颳起沙塵暴,共產邪教黨把環境變作陰霾籠罩大地,從陰界把黑色能量灌到江澤民身體內,這使它「死去活來」,往往它全身痙攣、口吐白沫、氣息絕斷、醫生嚇得不知所措時,突然它又坐起來,一切如常,其實就是鬼充滿了它身體。

而在美國,這時候,總統通過了針對中國的人權保護法案,所有中共的迫害中國人的官員,包括迫害法輪功學員、新疆人、基督教徒的人和他們的親戚全部禁止入美,這些人員在美國的財產將全部被沒收。英法加拿大等國立即跟進。

這給江派的人打擊太大,一是歐美堵住了他們未來逃向自由國家的路,二是他貪污一生的財產,留在國外的,很可能沒有了。

海外的法輪功學員開始整理中國各地主要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官員名單,遞交給了美國,美國政府開始公示禁止和取消那些官員入美的簽證。

活過來的江澤民首先想到的是絕對不能失去權力,他一定要讓自己的力量掌權,有權就有安全感,習不讓它的人上位,它決定對習實施暗殺。(待續)

點閱【末任書記】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江澤民深深感到,法輪功學員對它的「威脅」超過中共歷史上任何一個黨魁感受到的壓力,它常半夜被惡夢驚醒,渾身冒冷汗,總感到有一天,自己會死無葬身之地,一旦中國人都知道了天安自焚等假新聞和迫害的殘酷,自己十八輩祖墳都可能被百姓掘掉鞭屍。因此,它絕對不能失去權力。
  • 習進平與北京通氣後,連夜回到北京,從機場的車隊回到中南海,已是凌晨1點多了。他決定先回家,早上就去見胡溫。習進平遣散了無關人員,只帶保鏢和祕書回家。不料,車開到紫竹公園茶樓下,突然看到一股火光,隨之一聲槍響。他的車遇襲了。子彈打在車殼上濺起火光。司機敏捷地把車開到茶樓下,保鏢還擊,祕書護住習進平。茶室裡的人聽到槍聲全出來了。那個開槍的人在黑夜中逃了。
  • 江澤民的奪權五大方面如五座大山壓向習進平,習進平與阿三、高僧商量,順滕摸瓜,抓了周永康,提出「依法治國」的口號,他帶著中央常委,舉著拳頭對憲法發誓「依法治國」,並要求全國各省市縣學習和落實依法治國治省治市治縣的精神和措施,效仿發誓。
  • 「什麼依法治國?」曾慶紅把王滬寧叫到江澤民家裡。「到底是黨大還是法大?」「依法治國,那鎮壓法輪功怎麼辦?」「權在法律中的地位如何擺放?」曾慶紅連珠炮地對江綿恆說。
  • 江澤民迫不及待地開門見山說:「十七大來,我們這些老同志也有責任,說的多,做的少,遷都通州也好,遷都雄安也好,一帶一路也好,中國製造也好,經濟調控也好,朝鮮核武也好,台灣和美國選舉也好,哪件事做成功了?現在冒出香港問題,怎麼向社會交待?」
  • 江澤民令兒子江綿恆把江派的核心幾個人物叫到曾慶紅家裡開會。決定趁習進平在301醫院做體檢時,讓自己安排在那的醫生給習打毒針。「這個已經落後了,現在有最新的科技——聲波震腦,用聲波器遠遠向他發射,這種微波人耳聽不到,經年累月的,就能神不知鬼不覺地破壞他的腦子的神經系統。」駐北京的一個武警頭子說。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