獅子與芍藥

作者:恩田陸(日本)譯者:楊明綺
比賽結束了,但故事仍在發生。(fotolia)
  人氣: 109
【字號】    
   標籤: tags: , , ,

這是怎麼回事?

納桑尼爾.西伯格因為衝擊太大,整個人呆住。

為什麼?

腦子裡從剛才就不斷浮現這疑問。

突然察覺自己猛冒汗。

為什麼這裡如此明亮?

納桑尼爾怯怯環顧四周。隨著各獎項一一宣布,掌聲不斷,看見年輕參賽者因為興奮而漲紅的側臉。

對了,還沒結束。

緊張到忘了這裡是舞臺,正在進行頒獎典禮。

人家說,勝負有時靠運氣。

我明白這道理,也知道外在評論有多不可信,畢竟勝負難料,不到最後一刻,根本不曉得結果,這些早已心裡有數。

但是這一次,就這麼一次,即使以後都輸了也沒關係,只求這次能如評論所言。

希望能如大家預期,納桑尼爾·西伯格贏得首獎殊榮。

啊啊~~結果卻是——

第一名從缺,第二名有兩位。

自從方才聽到結果後,他的時間便靜止了。

第一名從缺。

顯然意味著沒有人能拿第一,也沒有人的演奏值得奪冠。

當然,這比賽是出了名的高難度,所以極少有人脫穎而出;畢竟是歷史悠久的鋼琴比賽,所以參賽資格、標準都設定得高到有些不通人情。但能在這比賽拿個第一從缺的第二名,作為音樂家的資歷已經十分足夠。

縱使如此——

第一名從缺。

這是多麼屈辱的事啊!這女的知道嗎?

納桑尼爾以彷彿看到外星人的眼神,看著站在身旁的少女。

年輕東方女子的側臉流露出泰然自若、近乎目中無人的神情。

長長黑髮往後紮成馬尾,端正秀麗的側臉配上長睫毛。

要是沒這傢伙就好了。

納桑尼爾的腦中頻頻浮現這念頭。

以東方人來說,她的個子頗高;但相較於大塊頭的納桑尼爾,仍足足矮了二十公分。

他從剛才就不斷打量身旁的少女。

站姿凜然。

有著比一般東方人深邃的五官,晶亮的黑色大眼瞳令人印象深刻。

比賽中,納桑尼爾拒絕接收無謂的情報。

所以既沒聆賞其他參賽者的演奏,也盡量不聽任何謠言與評論;下了臺之後,總是獨自一人力求專注與心神平靜。

即便如此,謠言還是自然而然傳入耳裡。

有位年輕的日本女參賽者,展現生動、劇力萬鈞的完美演奏,宛如小阿格麗希,就連評審也盛讚、興奮不已,也許她會成為黑馬——比賽結果當然是從名次低的開始宣布。

共有六位得獎者,從第六名開始揭曉,一直宣布到第三名;果然如預期,剩下這位東方少女與納桑尼爾。

興奮與緊張的情緒即將迎向最高潮。司儀為了凝聚全場目光,還刻意停頓幾秒才宣布結果。

第二名,MIEKO SAGA。

響起震耳欲聾的歡呼聲。

他知道少女怔住了。

那瞬間,納桑尼爾心想:「太棒了!」

感覺自己剎時露出開朗的神情。

沒錯,果然如評論所言。就在他非常享受自己贏得勝利的瞬間,傳來這樣的聲音。

以及,同樣是第二名的納桑尼爾·西伯格。

他懷疑自己聽錯。

一時之間,無法理解到底發生什麼事?自己聽見了什麼?

那瞬間的驚人歡呼聲究竟是驚訝、感嘆、還是憤怒?總之,納桑尼爾的時間在一片歡呼聲中靜止了。

究竟過了多久?

納桑尼爾回神,瞧見站在舞臺側翼的工作人員催促他們下臺。

手捧獎盃的他,踩著笨拙的步伐退場。

雖然站在昏暗舞臺側翼的工作人員紛紛鼓掌祝賀,納桑尼爾卻依舊板著臉,無法做出任何回應。

就在這時,走在前面的少女突然停下腳步,轉身面向他。

只見她睜著怒氣熾盛的大眼,抬起頭,瞪著納桑尼爾。

察覺她的憤怒表情,納桑尼爾嚇得停下腳步。

「XXXXX!」

一時之間,沒聽清楚她說什麼。

應該說,聽不懂她那連珠炮似的話語。

少女漲紅著臉,突然用英語喃喃自語:

「啊、是英國人嗎?」

隨即用英語重述一遍。

「你是有什麼不滿嗎?一直用那張充滿恨意的臉瞪著我!還有,你那顆活像連獅子的頭是怎麼回事啊?我說你啊,別用那種惡狠狠的表情瞪人,有什麼不滿就說啊!講清楚啊!」

她那罵人的口音,可是貨真價實的標準英語。

「啊、她剛剛說的是西班牙文嗎?」

納桑尼爾這才察覺。

雖然不懂「連獅子」是什麼,不過好像是在揶揄我這頭茂密頭髮。

納桑尼爾反射性摸著頭。

畢竟天生髮量多,別人要嘲笑也沒辦法。

「大家看到你一出生頭髮就這麼多,都好驚訝喔!」

納桑尼爾不知已經聽父母提過多少回。

突然被人氣勢洶洶的批評,他只能頻頻眨眼,不知如何回應。

一向被認為不擅表達情感的日本人,而且是從給人乖順印象的年輕女子口中迸出如此激烈的言詞,著實讓納桑尼爾驚詫不已;令人意外的是,她的聲音比想像中來得低沉、粗野。

少女滿臉通紅,身子不住顫抖,表情突然扭曲。

她看著手上捧著的獎盃。

「我也……很不甘心啊!」

偌大淚珠滴落在獎盃上:

「什麼第二名……這名次一點用也沒有,這可是最後一次機會。」

少女用低沉嗓音忿忿地說。

只見握著獎盃的她突然俯身「哇」的一聲大哭。

工作人員嚇得衝過來:

「 三枝子!怎麼了?」

還斜睨呆站著的納桑尼爾:

「你對她說了什麼?」

眾人露出責備的眼神。

「呃、那個、我什麼也沒說啊!」

納桑尼爾驚慌得猛搖手:

「她就突然哭了……不要哭了。」

不知所措的他只能拚命勸慰嗚咽啜泣的少女:

「對不起,我的確一直瞪妳,是我不對,真的很抱歉。但我絕對不是在責備妳,只是覺得自己……自己很沒出息。」

無奈少女還是哭個不停,而且越哭越大聲。

我才想哭。

就在納桑尼爾這麼想時,發現自己正在拚命壓抑想哭的衝動。

是啊。我也好想哭。

好不甘心、好沒出息、好丟臉。

他低垂著眼,咬牙隱忍,卻還是壓抑不住。

沒想到連納桑尼爾都哭了。在場的工作人員不禁啞然,面面相覷。

於是眾目睽睽下,年輕男女的哭聲有如二重奏般響遍舞臺側翼。◇(節錄完)

——節錄自《節慶與預感》/圓神出版公司

(〈文苑〉)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位先生和一位女士從唐橋出發,前往黑斯廷斯和伊斯特本之間的薩塞克斯海岸。因為有事待辦,他們決定離開大路,改走一條十分崎嶇的小徑。他們在半是石頭半是沙的漫長上坡路上艱難前進,結果翻了車。
  • 雖然所有人都會覺得委屈,但卻都不得不承認,隨著時間流過,必定會迎來死亡,大家會送上毫無意義的、不算是安慰的安慰。
  • 正面迎戰記憶深處的動盪,得以看見內在最深的自我。即便身處黑暗之中,生命也依然值得體驗。
  • B29轟炸機在日本上空持續盤旋的那個夏天,十四歲的清太帶著四歲的妹妹節子前往親戚家避難。在飢餓和冷淡人情的折磨之中,清太仍盡心照顧日漸衰弱的妹妹。
  • 以二十歲的體格,四十歲的頭腦活下去,活久了就會發現各有各的好處。如今,我開始期待茱莉.蝶兒和伊森.霍克的下一部電影了。或許,我是在以等待另一種人生的心情期待吧。
  • 王子對燕子說:「你告訴了我這麼多異國奇事,但是最奇特的還是眾生的苦難。天下事,再奇也奇不過人間的淒慘事。到我的城裡飛一趟吧!小燕子,再告訴我你都看到了什麼。」
  • 快樂王子變成雕像後,才看到世間所有醜惡與哀苦,因而傾盡一身所有,濟弱扶貧。
  • 每當看到櫻花,就會情不自禁回想。無論經過多少時間,都會情不自禁地想起妳。想起我那像櫻花般的戀人——那就是妳。
  • 他察覺自己從未理解千變萬化的螺貝世界:為什麼是這種網格花紋?為什麼有這些介殼、這些結瘤?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