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濤哥侃封神】 第八十四回 子牙兵取臨潼關

作者:石濤
山巒,山峰,高山(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氣: 86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我們上回談到「九曜」「七曜」,就是通天教主擺萬仙陣,先擺了太極、兩儀、四象這三陣,(守陣的)一個是青獅,一個是白象,還有一個是犼,後來,他們被三位菩薩都收走了。之後,龜靈聖母出來,結果被蚊子給吸乾了血,吸成一個空殼。

其實那裡面有個隱喻,我想半天,後來想起來。那就是回歸它原始的東西。

當初倉頡造字,給人間留下文字,是在這個王八殼上刻的。所以,那蚊子來吸掉了他龜靈聖母所有的血,又回給他一個龜殼。其實是回到它「最原始」。裡頭有這個含義。

當初,也不是在活龜上刻字,是在死的龜殼上刻字。倉頡實際是神呢!給人傳下字的時候,這個龜殼等於是得了靈氣了——應該是這麼個故事——生命之間的連帶關係是這麼來的。

龜靈聖母之後,出來「二十八個道人」(全是動物),按照金、木、水、火、土、日、月這麼排下來的。四七二十八,四個人一組,四個人一組,出來七組。等到最後,作者又說:「通天教主把九曜二十八宿調將出來……」不說「七曜」。我們通常是講「七曜」,但他裡頭沒解釋為什麼講九曜?

九曜確實有。七曜是金、木、水、火、土、日、月。九曜呢,主要是加上了月亮與太陽運行軌跡(黃道)上相對的地球位置(交點),一個是上點,一個是下點。我也描繪不好,但我多少能理解。

就是:太陽在運行的時候也有一個軌道,對不對!那月亮圍繞地球轉的時候跟黃道有一個交結,在某個時間點上,能夠碰上——一個「上交點」、一個「下交點」——這是他講的另外兩個「曜」。

我們跟大家介紹過那個十四歲的印度男孩去年預言了這一次大瘟疫,他還預言九月份會出事;真正厲害是在十二月份。他預言了這些。他應該是按九曜(推算)。(編注:古印度占星術中統稱九個天體為九曜。)

如果他用的是九曜的話,裡面可能包含著佛家的含義。(編注:梵曆所稱的九星包括七曜星及羅睺、計都兩星。印度天文學將黃道和白道降交點叫「羅曜」,升交點叫「計都」。因日蝕和月蝕現象發生在黃、白二道交點附近,故又把「羅曜」當作食(蝕)神。)

我說不好,但是我能理解為什麼人們通常說的日偏蝕、月偏蝕對人類會有影響,其實是跟這個東西有關。

(編注:日全蝕是月球運行到太陽和地球之間,並擋住了全部太陽的現象,或擋住部分太陽而成日偏蝕、日環蝕。日食的時間都發生在黃曆初一前、後的朔月時期。)

第八十四回〈子牙兵取臨潼關〉。

接下來的內容就比較多了。這裡就開始講這些妖怪。

詩曰:
幽魂旛下夜猿啼,壯士紛紛急鼓鼙。
黑霧瀰漫人魄散,妖氛籠罩將星低。

三百六十五個神,叫「將星」。

只知戰勝歌刁斗,不認奸邪悔噬臍。
屈死英雄遭血刃,至今城下草萋萋。

挺慘的!萬仙陣上全是妖,全是鬼。

萬仙陣上施玄妙 都向其中了劫麈

話說通天教主率領眾仙至陣前。

老子曰:「今日與你決定雌雄!萬仙遭難,正應你反覆不定之罪。」

通天教主怒曰:「你四人看我今番怎生作用!」遂催開奎牛,執劍砍來。

老子笑曰:「料你今日作用也只如此!知你難免此厄也!」催開青牛,舉起扁拐,急架忙迎。

元始天尊對左右門人曰:「今日你等俱滿此戒,須當齊入陣中,以會截教萬仙,不得錯過。」

眾門人聽得此言,不覺歡笑,吶一聲喊,齊殺入萬仙陣中。

其實就是:斬妖除魔!

這些門人跟隨著自己的師父在他們所經歷的境界中,進行一次大淨化。而淨化的一切是為了人、為了周朝。反襯過來,這是在講述人的珍貴。

封神演義》中沒有直說「人的珍貴」,都望著神仙,可是就連老子、元始天尊、準提道人他們都是為了人、為了周朝的更替——周武王多有福份哪!往那兒一待,神仙們圍著他轉。都是因為要結束掉商朝,推出周朝。這沒有誰對、誰錯,只是個「相互對應的過程」。

這種相互對應,站在人的角度講,就是「來體會人的珍貴」。人都羨慕神仙,其實有機會托生成人(托生成人的那個神仙)可能被其他的神仙羨慕得不知如何是好!這都是保不齊的事——我能理解的就這麼多啦!

正是:萬仙陣上施玄妙,都向其中了劫麈。

「了劫麈」:了去紅塵之劫難。當萬仙(截教)那一面都清了的時候,那人中的劫難就結束了。

文殊廣法天尊騎獅子;普賢真人騎白象;慈航道人騎金毛犼,三位大士各現出化身,衝將進去。

當文殊、普賢、慈航祂們騎上坐騎之後,書裡就管他們叫「大士」。我以為,祂們就開始向佛家轉了。

提醒大家:在太極、兩儀、四象陣上,那些動物都被「收走了」,到了破二十八星宿陣時,他們(二十八道人及萬仙)都被「滅了」,所以處理的背景是不同的。其實影響到今天。

靈寶大法師仗劍而來;太乙真人持寶銼進陣;懼留孫、黃龍真人、雲中子、燃燈道人齊往萬仙陣來。後面又有姜子牙同哪吒等眾門人亦大呼曰:「吾等今日破萬仙陣,以見真偽也!」

話未了時,只見陸壓道人從空中飛來,撞入萬仙陣內,也來助戰。

看這場大戰,正是:萬劫總歸此地,神仙殺運方完。

只見:
老子坐青牛,往來跳躍。
通天教主縱奎牛,猛勇來攻。
三大士催開了青獅、象、犼。
金靈聖母使寶劍飛騰。
靈寶大法師面如火熱。
無當聖母怒氣沖空。
太乙真人動了心中三昧。
毘蘆仙亦顯神通。
道德真君來完殺戒。
雲中子寶劍如虹。
懼留孫把綑仙繩祭起。
金箍仙用飛劍來攻。
陣中玉磬錚錚響,臺下金鐘朗朗鳴。
四處起團團煙霧,八方長颯颯狂風。
人人會三除五遁,個個曉倒海移峰。
劍對劍,紅光燦燦。兵迎寶,瑞氣溶溶。
平地下,鳴雷震動。半空中,霹靂交轟。
這壁廂,三教聖人行正道。
那璧廂,通天教主涉邪宗。
這四位教主也動了嗔痴煩惱。
那通天教主竟犯了反覆無終。
正克邪,始終還正。邪逆正,到底成凶。
急嚷嚷,天翻地覆。鬧炒炒,華岳山崩。
姜子牙,奉天征討。眾門人,各要立功。
楊戩刀猶如閃電。李靖戟一似飛龍。
金吒躍開腳步。木吒寶劍齊衝。
韋護祭起降魔寶杵,哪吒登開輪,各自稱雄。
雷震子二翅半空施勇。楊任手持五火扇搧風。
又來了四仙家,祭起那誅、戮、陷、絕四口寶劍,這般兵器難當其鋒,咫尺間斬了二十八宿,頃刻時九曜俱空。

萬仙陣擺出了二十八星宿(七曜在其中),瞬間被毀掉。四把寶劍飛起來就全給毀掉了,因為那四把寶劍其實來自「二十八星宿之外」,不在其內。

通天教主精神減半。金靈聖母口內喁喁。
毘盧仙已無主意。無當聖母戰戰兢兢。
一時間又來了西方教主把乾坤袋舉在空中。
有緣的須當早進,無緣的任你縱橫。
霎時間雲愁霧慘,一會家地暗難窮。
從今驚破通天膽,一事無成有愧容。

話說老子與元始衝入萬仙陣內,將通天教主裹住。金靈聖母被三大士圍在當中,只見三大士面分藍、紅、白,或現三首六臂,或現八首十臂,或現五首八臂,渾身上下俱有金燈、白蓮、寶珠、瓔珞、華光護持。

這是講「三大士」正,彰顯祂們生命的本質。

金靈聖母用玉如意招架三大士多時,不覺把頂上金冠落在塵埃,將頭髮散了,這聖母披髮大戰,正戰之間,遇著燃燈道人祭起定海珠打來,正中頂門。可憐!

正是:封神正位為星首,北闕香湮萬載存。

北斗七星之母是金靈聖母?可能是。

燃燈將定海珠把金靈聖母打死。廣成子祭起誅仙劍;赤精子祭起戮仙劍;道行天尊祭起陷仙劍;玉鼎真人祭起絕仙劍,數道黑氣沖空,將萬仙陣罩住,凡封神臺上有名者,就如砍瓜切菜一般,俱遭殺戮。

子牙祭打神鞭,任意施為。萬仙陣中又被楊任用五火扇搧起烈火,千丈黑煙迷空,可憐萬仙遭難,其實難堪!哪吒現三首八臂,往來衝突。玉虛一干門下,如獅子搖頭,狻猊舞勢,只殺得山崩地塌。

通天教主見萬仙受此屠戮,心中大怒,急呼曰:「長耳定光仙!快取六魂旛來!」

定光仙因見接引道人白蓮裹體,舍利現光,又見十二代弟子玄都門人俱有瓔珞、金燈、光華罩體,知道他們出身清正,截教畢竟差訛,他將六魂旛收起,輕輕的走出萬仙陣,逕往蘆蓬下隱匿。

正是:根深原是西方客,躲在蘆蓬獻寶旛。

話說通天教主大呼:「定光仙快取旛來!」連叫數聲。連定光仙也不見了。教主已知他去了,大怒欲待,無心戀戰,又見萬仙受此等狼狽,欲待上前,又有四位教主阻住,欲要退後,又恐教下門人笑話,只得勉強相持,又被老子打了一拐。

通天教主著了急,祭起紫電鎚來打老子。

老子笑曰:「此物怎能近我!」只見頂上現出玲瓏寶塔,此鎚焉能下來。

通天教主正出神,不防元始天尊又一如意,打中通天教主肩窩,幾乎落下奎牛。通天教主大怒,奮勇爭戰。

只見二十八宿星官已殺得看看殆盡,止有丘引見勢不好,借土遁就走,被陸壓看見,唯恐追不及,急縱至空中,將葫蘆揭開,放出一道白光,上有一物飛出,陸壓打一躬,命:「寶貝轉身。」可憐丘引頭已落地。陸壓收了寶貝,復至陣中助戰。

陸壓的寶貝跟他的修煉有關。遊神散仙總是有一些很特別的東西,是別人不具備的。

且說接引道人在萬仙陣內將乾坤袋打開,盡收那三千紅氣之客。有緣往極樂之鄉者,俱收入此袋內。

接引道人在萬仙陣中收走了「三千紅氣之客」。三千,應該有個說法。

「三千烏鴉兵」「三千鐵嘴鷹」,一切都是按照三千。道家、佛家都按照三千的說法。接引道人當初就看到了三千紅氣之客,代表了三千個生命跟佛家有緣。可能與三千大千世界的說法類似,如果是這樣的話,就講述了完整的一個境界是三千。

三千大千世界,就是一個層面有三千大千世界,在另一個層面也是有三千大千世界。所以盡收了那三千紅氣之客,就是收走了整個一個境界。可能是這麼理解吧!

因為我們看到騎著金睛獸的都是什麼三千烏鴉兵,也就是說:「組成某種氛圍的環境需要三千。」痘神擺陣的時候也是三千。

準提同孔雀明王在陣中現二十四頭,十八隻手,執定瓔珞、傘蓋、花貫、魚腸、金弓、銀戟、白鉞、旛幢、加持神杵、寶銼、銀瓶等物來戰通天教主。

通天教主看見準提頓起三昧真火,大罵曰:「好潑道!焉敢欺吾太甚!又來攪吾此陣也!」縱奎牛衝來,仗劍直取。準提將七寶玅樹架開。

正是:西方極樂無窮法,俱是蓮花一化身。

且說通天教主用劍砍來,準提將七寶玅樹一刷,把通天教主手中劍打得粉碎。通天教主把奎牛一拎,跳出陣去了。

準提道人收了法身,老子與元始也不趕他。群仙共破了萬仙陣,鳴動金鐘,擊響玉磬,俱回蘆蓬上來。

老子與元始見長耳定光仙,問曰:「你是截教門人定光仙,為何躲在此處?」

定光仙拜伏在地,曰:「師伯在上,弟子有罪,敢稟明師伯:吾師煉有六魂旛,欲害二位師伯並西方教主、武王、子牙,使弟子執定聽用。弟子因見師伯道正理明,吾師未免偏聽逆理,造此業障,弟子不忍使用,故收匿藏身於此處。今師伯下問,弟子不得不以實告。」

元始曰:「奇哉!你身居截教,心向正宗,自是有根器之人。」隨命跟上蘆蓬。

定光仙,他給人一個明示:既使是跟了邪的,在關鍵的時刻、最後一刻還能救了自己。但自己得幫自己。

四位教主坐下,共論今日邪正方分。

老子問定光仙曰:「你可取六魂旛來。」

定光仙將旛呈上。

西方教主曰:「此旛可摘去周武、姜尚名諱。將旛展開,以見我等根行如何。」

準提隨將六魂旛摘去「武王」「姜尚」名諱,命定光仙展布。

定光仙依命,將旛連展數展。只見四位教主頂上各現奇珍:元始現慶雲;老子現塔;西方二位教主現舍利子,保護其身。

定光仙見了,棄旛倒身下拜,言曰:「似此吾師妄動嗔念,陷無萬生靈也!」

四位教主展示了他們的境界。

通天教主用了「六魂旛」,用了最絕命的東西(代表通天教主本身的法力)想害掉四位教主本尊,就像姜子牙「被拜」。是一樣的。我們看到,第一個用這辦法的,是衝著姜子牙。第二個是毀了趙公明。第三個,用在了四位教主身上。

四位教主因有自身的法力能破掉這邪的東西(六魂幡),但姜子牙一點辦法都沒有,是藉助了師兄幫忙。趙公明則是被射死了。

通天教主跟四位教主是同一境界的。這就展現出「邪不壓正」最關鍵的地方。

西方教主曰:「吾有一偈,你且聽著。
偈曰:
極樂之鄉客,西方玅術神。
蓮花為父母,九品立吾身。
池邊分八德,常臨七寶園。
波羅花開後,遍地長金珍。
談講三乘法,舍利腹中存。
有緣生此地,久後幸沙門。」

西方教主曰:「定光仙與吾教有緣。」

元始曰:「他今日至此,也是棄邪歸正念頭,理當皈依道兄。」

定光仙遂拜了接引、準提二位教主。

子牙在蓬下與哪吒等曰:「今日萬仙陣中許多道者遭殃,無辜受戮,其實痛心。」

門人之內,個個歡喜。不表。

十二代弟子運逢殺劫 鴻鈞釋愆尤

且說通天教主被四位教主破了萬仙陣,內中有成神者,有歸西方教主者,有逃去者,有無辜受戮者。

內中有成神的,其實就是去了封神臺。有歸西方教主的,是被乾坤袋收走了。有逃出去的、有無辜受戮者,那無辜被殺的,是指當時通天教主把所有的神仙都弄過去當他弟子了。

彼時無當聖母見陣勢難支,先自去了。申公豹也走了。毘盧仙已歸西方教主,後成為毘盧佛,此是千年後纔見佛光。

當日,通天教主領著二三百名散仙,走在一座山下,少憩片時,自思:「定光仙可恨!將六魂旛竊去,使吾大功不能成。今番失利,再有何顏掌碧遊宮大教!左右一不做,二不休,如今回宮,再立地水火風,換個世界罷!」

通天教主他本身是修成的。他說:「再立『地水火風』,換個世界罷!」實際就是他要重新傳其它教派。因為碧遊宮的截教他沒臉往下走了,要「換個世界」。

左右眾仙各各贊襄。通天教主見左右四個切己門徒俱喪,切齒深恨。

通天教主有四個大門徒,(有說是)金靈聖母、多寶道人、無當聖母、龜靈聖母,不算是。其實是最早說的那四個:龜靈聖母、那隻象(靈牙仙)、那隻獅子(虯首仙)、那隻犼(金光仙)。那是他四個大徒弟。

「不若往紫霄宮見吾老師,先稟過了他,然後再行此事。」

通天教主他還能想到自己的師父!?我想有這個想法本身,甭管是不是「惡人先告狀」,起碼他還知道自己有師父。

正與眾散仙商議,忽見正南上祥雲萬道,瑞氣千條,異香襲襲,見一道者,手執竹杖而來,作偈曰:
「高臥九重雲,蒲團了道真。
天地玄黃外,吾當掌教尊。
盤古生太極,兩儀四象循。
一道傳三友,二教闡截分。
玄門都領秀,一氣化鴻鈞。」

不在「九重」之中,在其外(能知道生命的真諦)。蒲團是指打坐,是指祂(鴻鈞道人)修行了。人們知道的天、地,一切,祂都不在其中。但都在祂掌控中。

盤古生太極、兩儀到四象,就是循環的。

一道傳「三友」:老子、元始天尊、通天教主。祂們都有各自的獨到之處。

「一氣化鴻鈞」:一切又回歸到祂鴻鈞這兒。

話說鴻鈞道人來至,通天教主知是師尊來了,慌忙上前迎接,倒身下拜,曰:「弟子願老師聖壽無疆!不知老師駕臨,未曾遠接,望乞恕罪。」

鴻鈞道人曰:「你為何設此一陣,塗炭無限生靈,這是何說?」

鴻鈞道人質問他通天教主,但是呢,連元始天尊都知道有這麼一個萬仙陣……所以,我覺得生命中的無奈就在其中。從這樣的無奈中,我能夠體會出為什麼要修到無、修到空。凡是有目的、有想法、有念頭就出麻煩。

在一個萬念俱在、誘惑充滿人的環境中修掉自己的念頭,沒有念頭,那才是最厲害的。當然,說「修掉自己的念頭」,其實是師父幫你處理。

反過來,一個人的根基,就是人的來處,是最致命的。即使像通天教主,你不用講他的來處了,他都難以化開這樣的貪、嗔、痴。因為他化不開那個貪、嗔、痴,所以他必然設此一陣,他要解他的心頭之恨。而他設此一陣,必然傷及生命,也就是他的罪惡。

通天教主曰:「啟老師:二位師兄欺滅吾教,縱門人毀罵弟子,又殺戮弟子門下,全不念同堂手足,一味欺凌,分明是欺老師一般。望老師慈悲!」

你看,通天教主他這人太歹毒,人家說你,他一定把老師掛上。他跟鴻鈞道人說:「你的門下罵我的門下都是長毛的。他罵我,不就等於罵你。」這就是人心最歹毒的地方。

往往你可以看到,在中共體制之下被教育的人都是這麼說。辯證唯物論都是這麼講的。

鴻鈞道人曰:「你這等欺心!分明是你自已作業,致生殺伐,該這些生靈遭此劫運!

它們都是動物,不該有人身,所以就遭此劫運。本來就是你(通天教主)帶來、招來的,是因為你的這一份欺心之作,你的為人態度太差。

其實是相互對應的。如果沒有為人差,也不會有這些生靈被你籠絡在門下。

你不自責,尚去責人,情殊可恨!當日三教共僉封神榜,你何得盡忘之也!名利乃凡夫俗子之所爭,嗔怒乃兒女子之所事,縱是未斬三屍之仙,未赴蟠桃之客,也要脫此苦惱。

鴻鈞道人指出通天教主的問題:「在你的所作所為中,有著名利之所爭。」

「……你的發怒(嗔怒),你內心過不去,那是兒女情長之所為,被情魔所左右。」

其實,是因貪而出現痴。通天教主他根本沒有修成,沒有修出去。「還沒有刨掉愛、恨、情、仇的人,沒有資格去蟠桃會。」這些還在三界內的神仙——很低的神仙,都要脫此苦惱,不能有這些東西。

豈意你三人乃是混元大羅金仙,歷萬劫不磨之體,為三教元首,為因小事,生此嗔痴,作此邪慾。

「那你通天教主都已在三界之外,是這麼大的大羅仙,一個不壞之體,永遠無生、無死,是個永恆之體,你怎麼會招上這麻煩?就是你應妒嫉而生,然後作此邪惡慾望之事,因這種小事情,你怎麼能這麼做?」

反過來,我以為這就是所謂「在劫難逃」,大劫難之因由。

鴻鈞道人指責通天教主生命品質卑劣,其實也就講出了這一次劫難之根源。也正是通天教主生命卑劣之所在,他才會有上萬個這種徒弟,他才可以做出這麼邪惡之事。所以這是一種相生相剋,相互依託的含意。這件事情呢,因他而生,是因為他必生此事,必遭此事。

他二人原無此意,都是你作此過惡,他不得不應耳!

明確點出他通天教主的責任:「你幹的,不應,也得應;應,也得應。」

雖是劫數使然,也都是你約束不嚴你的門徒生事,你的不是居多。我若不來,彼此報復,何日是了?我特來大發慈悲,與你等解釋冤愆,各掌教宗,毋得生事。」

「這是劫數,所以你們之間的衝突是必然的,但是呢,發生這種劫數,卻是你造成的。」鴻鈞道人已經知道通天教主還要報復。「這事兒,就由我作師父的出面,你們全解了,誰也不能再提這事。」

隨吩咐左右散仙:「你等各歸洞府,自養天真,以俟超脫。」眾仙叩首而散。

這裡說的「自養天真」其實就完了,因為(從此之後)他們沒有師父,他們也修不了!所以他們走到哪兒算到哪兒——該死,死;該活,活。就那樣了。剩下的也算有個「生機」,但也等於什麼都沒有了。截教就全散了。

鴻鈞道人命通天教主先至蘆蓬通報。通天教主不敢有違師命,只得先往蘆蓬下來,心中自思:「如何好見他們?」不得已,靦面而行。

他通天教主現在還放不下這面子。他那麼大的大羅仙都放不下面兒!

你就想,生命內在的「修心、斷欲、去執著」……只有感嘆……

那樣的大神仙——在歷史中留下文化的人都如此!那在今天能有幾人超脫?有幾人真正從中理解到?這是個不容易的事!

話說哪吒同韋護等俱在蘆蓬下議論萬仙陣中那些光景,忽見通天教主先行,後面跟著一個老道人扶笻而行,只見祥雲繚繞,瑞氣盤旋,冉冉而來,將至蓬下,眾門人與哪吒等各各驚疑未定。只見通天教主將近蓬下,大呼曰:「哪吒可報與老子、元始,快來接老爺聖駕!」

鴻鈞道人等於是哪吒的祖師爺。

哪吒忙上蓬來報。

話說老子在蓬上與西方教主正講眾弟子劫數之厄,今已圓滿,猛抬頭見祥光瑞靄,騰躍而來,老子已知老師來至,忙起身謂元始,曰:「師尊來至!」急率眾弟子下蓬。

只見哪吒來報:「通天教主跟一老道人而來,呼老爺接駕,不知何故?」

老子曰:「吾已知之。此是我等老師,想是來此與我等解釋冤愆耳!」遂相率下蓬迎接,在道旁俯伏,曰:「不知老師大駕下臨,弟子有失遠迎,望乞恕罪!」

鴻鈞道人曰:「只因十二代弟子運逢殺劫,致你兩教參商。吾特來與你等解釋愆尤,各安宗教,毋得自相背逆。」

老子與元始聲諾,曰:「願聞師命。」

遂至蓬上,與西方教主相見。鴻鈞道人稱讚西方極樂世界:「真是福地。」

西方教主應曰:「不敢!」

教主請鴻鈞道人拜見,鴻鈞曰:「吾與道友無有拘束。這三個是吾門下,當得如此。」

接引道人與準提道人打稽首,坐下,後面是老子、元始,過來拜見畢,又是十二代弟子併眾門人俱來拜見畢,俱分兩邊侍立。通天教主也在一旁站立。

從輩分上說,接引道人跟準提道人多少差了鴻鈞道人一輩,祂們當然要尊重鴻鈞道人。但祂們不是本教派的人,所以鴻鈞道人才提到:「吾與道友無有拘束。」「那三個是我門下,他們就得這樣,你們就沒必要這樣。」

祂們就「打稽首坐下」。祂們敢坐下,但老子祂們就不敢坐下,只能站在邊上。

鴻鈞道人曰:「你三個過來。」

滿有趣的:鴻鈞道人當著眾門人、哪吒他們(徒孫輩),還當著西方教主(那是外人)的面……所以就說:那至尊的生命要有這份承受力。

老子、元始、通天三個走近前面。道人問曰:「當時只因周家國運將興,湯數當盡,神仙逢此殺運,故命你三個共立封神榜,以觀眾仙根行淺深,或仙、或神,各成其品。

你看,這是講述了當初立「封神榜」是為什麼,是因此而來。所以當人間「改朝換代」的時候,影響到人所知道的至高的神仙。

其實民間對鴻鈞道人知道的甚少。人們能夠知道的就是通天教主、老子、元始天尊。頂頭了。

其實他講述「人間出現了大變數,同樣又是神仙界的大清洗。」——按其根行的深、淺重新定位——有些不應該是人的,就把他們清理掉。「或仙、或神,各成其品。」

想一想,托生成「人」,這是人多麼大的福分,才有了「萬劫不復」的機遇;「在劫難逃」的劫數!這兩句話放在一起,一個「生」、一個「滅」。

那在今天呢?當真正遭遇到共產黨的時候,這對所有人都是「巨大的時機」——在人們可能知道,也可能不知道的環境中出現了跟《封神演義》一樣的故事——也是眾仙下凡,對吧!

眾仙下凡來到人間,捏著鼻子來到紅塵中,不管願意不願意,但走了這麼一遭,就像犯了殺戒一樣,有些根基深,有些淺,都「以人的身體在這個環境中遭遇著大清洗」。你是否具有足夠的善念?是否具有足夠的正念?是否具有真正辨別的能力?

其實也不是辨別的能力,我覺得是有沒有能力遏制住自己的貪慾、慾望?忍受自己的慾望!

不意通天弟子輕信門徒,致生事端,雖是劫數難逃,終是你不守清淨,自背盟言,不能善為眾仙解脫,以致俱遭屠戮,罪誠在你,非是我為師的有偏向,這是公論。」

師父給下了定論:「劫數難逃,終是你不守清淨,自背盟言,不能善為眾仙解脫。」其實,這句話很關鍵。關鍵在哪兒呢?

如果通天教主守住清淨的話,其實「能為眾仙解脫」。但是挺難的,因為他自己就在其中。如果他自己有那麼清淨的話,他就不會招這麼多徒弟來。這難言因果,只是讓人們看到這過程中那一份生命的根本。

接引與準提齊曰:「老師之言不差。」

鴻鈞曰:「今日我與你講明,從此解釋。大徒弟,你須讓過他罷,俱各歸仙闕,毋得戕害生靈。況眾弟子厄滿,姜尚大功垂成,再毋多言。從此各修宗教。」

這鴻鈞道人就下規矩了:「大徒弟(老子),你饒過他吧!各自回去,不能再出事了,也不能再出來了。」

「況眾弟子厄滿」,就是說:「他們劫數已過,沒事了,姜子牙伐紂這件事完成了,再勿多言了。」所以,最後沒有人再說話了,他們一別,誰也沒有再講什麼了。因為他們祖師爺講了話:「再勿多言。從此你們自己把自己照顧好。」

鴻鈞吩咐三人過來跪下。三位教主齊至面前,雙膝跪下。道人袖內取出一個葫蘆,倒出三粒丹來,每一位賜與他一粒:「你們吞入腹中,吾自有話說。」

三位教主俱皆依師命,各吞一粒。

鴻鈞道人曰:「此丹非是祛病長生之物,你聽我道來。」

詩曰:
此丹煉就有玄功,因你三人各自攻。
若是先將念頭改,腹中丹發即時薨。

此丹是活的,不是藥。丹是一對一跟你們對應的,就是說:「你是誰,丹對應著,因為丹是活的。」你們三個誰先動念頭,這個丹立刻發作,毀了你們。所以是反的。這個東西就像「孫悟空的金箍咒」(當然,這樣比喻有點不尊重)。

老子跟元始天尊都吃了一個丹,這是讓他們三個了怨,同時做師尊的拿出了祂的規矩。

我以為裡面同樣有著「被迫」的涵義。三個人都進入了紅塵之中,紅塵中這麼高的神仙都很難自我約束,所以必須有外力的威脅在其中。這話聽起來都不太尊重。

這個丹本身就是威脅,而同時又在指責通天教主有嗔怒的做法,反過來又影響到老子跟元始天尊。

這個東西(怨念)對神、對人的傷害性是無盡的,是超越我們人所想像的,會留下根。所以反過來,鴻鈞道人留下一個丹,以威攝的法力讓他們不敢動此念頭。

因為丹是活物,當他們吞進去的時候也就消除了他們三個人心中尚存的嗔、痴之念,是消掉念頭的,所以「此丹煉就有玄功」。因你們三個人都是個體,那個丹進入你們身體是對應你們自己的。

「若是先將念頭改,腹中丹發即時薨!」

我以為這裡面有一層意思:當這個丹吞下去後,已經把他們根本的念頭去掉了。表面上是威脅,實際上是慈悲。但是身在其中很難想到:「沒事了,師父已經把我們的念頭去了。」

當他本人出了念頭,「念頭就存在了」。

元始天尊、老子跟通天教主在他們師父的眼裡依然充滿了嗔、痴之念。就像老子說的:「紅塵不能待,辦完事就走。」但是,鴻鈞教主看,老子他完全有著紅塵之意——這些全落在念頭上,不是身體上。

在低的境界中,當三仙姑還拿著金蛟剪的時候,那是落在身體上,她們犯了貪、慾,有慾望,表現在混元斗跟金蛟剪上。這兩樣寶貝力量巨大,不如二十四顆定海珠來得純淨。三仙姑拿著金蛟剪跟混元斗不能修出三界,但是趙公明拿著二十四顆定海珠,可以出三界。這是我能夠理解的。

這一層生命對下一層生命就是至尊的。所以每一層生命見下一層生命都可以看出麻煩(沒有任何廢話)。而這完全取決於人的理解力、悟性和生命的來源。

鴻鈞道人作罷詩,三位教主叩首拜謝老師慈悲!

這時,已經有人能解其意了,其實是三個丹化掉了他們(老子、元始、通天)身體裡的東西。所以,在鴻鈞道人的眼裡,他們的身體同樣是不純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

鴻鈞道人起身作辭西方教主,命通天三弟子:「你隨我去。」通天教主不敢違命。

只見接引道人與準提俱起身同老子、元始率眾門人同送至蓬下。鴻鈞別過西方二位教主,老子與眾門人等又拜伏道旁,俟鴻鈞發駕。

鴻鈞吩咐:「你等去罷。」

眾人起立拱候。只見鴻鈞與通天教主駕祥雲冉冉而去。

人間再也不知道通天教主是誰,通天教主也沒有回到人間。截教從此消失,一切恩怨了然。

反過來,當神界這件事情辦完了,在人間,周朝一定興起,商朝一定完結,遇到什麼問題,神仙都不能再出手了。

西方教主也作辭回西方去了。

老子、元始與子牙曰:「今日我等與十二代弟子俱回洞府,候你封過神,從新再修身命,方是真仙。」

正是:從修頂上三花現,返本還元又是仙

這裡說的意思是指姜子牙在封神過後,把周朝立起之後,又「從新再修身命,方是真仙。」這是老子講的。

姜子牙後面再修,可以修到三花聚頂嗎?沒聽說過。

險處又逢險處過 前程不必問如何

子牙與元始、眾仙下得蘆蓬,姜子牙伏於道旁,拜求掌教師尊,曰:「弟子姜尚蒙師尊指示得進於此地,不知後會諸侯一事如何?」

老子曰:「我有一詩,你謹記有驗。」

詩曰:
險處又逢險處過,前程不必問如何。
諸侯八百看看會,只待封神奏凱歌。

哈!什麼都沒告訴他,什麼都告訴了!「你肯定成了!」其實是這個意思。

姜子牙去問老子的時候還害怕呢!他覺得成不了。再遇見麻煩怎麼辦?

會有麻煩,但麻煩自然就過。不必問前程。姜子牙問了,其實是不信。他見過鴻鈞道人了,他都不信,非得問過,好做準備,這就是人心太重。

所以「不動念」是關鍵,「想辦法」,都是人(念)。

老子道罷,與元始各回玉京去了。廣成子與十二代仙人俱來作別,曰:「子牙,吾等與你此一別,再不能會面也!」

子牙心下甚是不忍分離,在蓬下戀戀不捨。子牙作詩以送之。

詩曰:
東進臨潼會萬仙,依依回首甚相憐。
從今別後何年會?安得相逢訴舊緣!

這一聽就是兒女情長!

話說群仙作別而去,唯有陸壓握子牙之手,曰:「我等此去,會面已難,前途雖有凶險之處,俱有解釋之人,只還有幾件難處之事,非此寶不可,我將此葫蘆之寶送你,以為後用。」

子牙感謝不已。陸壓隨將飛刀付與,也自作別而去。

話分兩頭,單表元始駕回玉虛。申公豹,只因破了萬仙陣,希圖逃竄他山,豈知他惡貫滿盈,跨虎而遁。只見白鶴童子看見申公豹在前面,似飛雲掣電一般奔走,白鶴童子忙啟元始天尊,曰:「前面是申公豹逃竄。」

元始曰:「他曾發一誓。命黃巾力士將我的三寶玉如意把他拏在麒麟崖伺候。」

童子接了如意,遞與力士。力士趕上前,大呼曰:「申公豹不要走!奉天尊法旨拏你去麒鱗崖聽候!」祭起如意,平空把申公豹拏了往麒麟崖來。

且說元始天尊駕至崖前,落下九龍沉香輦,只見黃巾力士將申公豹拏來,放在天尊面前。

元始曰:「你曾發下誓盟,去塞北海眼,今日你也無辭。」

申公豹低首無話。元始命黃巾力士:「將我的蒲團捲起他來,拏去塞了北海眼。」

力士領命,將申公豹塞在北海眼裡。有詩為證。

詩曰:
堪笑闡教申公豹,要保成湯滅武王。
今日誰知身塞海,不知紅日幾滄桑

話說黃巾力士將申公豹塞了北海,回元始法旨,不表。

當初元始天尊讓懼留孫抓了申公豹,然後讓他發了個誓,當時是元始天尊故意這麼做的:讓他發個誓,然後他違背了誓約就廢了他。但是,正是因為有了申公豹,所以才把這件事情最終做成。

申公豹的出現,探測了這些神也好、仙也好的根行深與淺;他們的念頭正與邪。凡是被他遊說的;凡是被他說動的,其實都是命該如此的大劫數。所以元始天尊才用自己的蒲團把申公豹塞到北海眼,我覺得是這麼個概念,生命就是如此吧!

且說子牙領眾門徒回潼關來見武王,武王曰:「相父今日回來,兵士俱齊,可速進兵,早會諸侯,孤之幸也!」

子牙傳令,起兵往臨潼關來。只八十里,早已來至關下,安下行營。

關鍵的,前面都有了。後面,就這些人打仗。

且說臨潼關守將歐陽淳聞報,與副將卞金龍、桂天祿、公孫鐸共議曰:「今姜尚兵來,止得一關,焉能阻當周兵?」

眾將言曰:「主將明日與周兵見一陣,如勝則以勝而退周兵,如不勝,然後堅守,修表往朝歌去告急,俟援兵協守,此為上策。」

歐陽淳曰:「將軍之言是也!」

次日,子牙陞帳,傳下令去:「誰去取臨潼關?走一遭。」

旁有黃飛虎曰:「末將願往。」子牙許之。

飛虎領本部人馬,一聲砲響,至關下搦戰。報馬報入帥府:「啟主帥:有周將搦戰。」

歐陽淳曰:「誰去走一遭?」

只見先行官卞金龍領令出關來。見黃飛虎,大呼曰:「來將何名?」

飛虎曰:「吾乃武成王黃飛虎是也!」

卞金龍大罵:「反賊!不思報國,反助叛逆!吾乃臨潼關先行卞金龍是也!」

黃飛虎大怒,縱馬搖鎗,飛來直取。卞金龍手中斧急架忙迎。牛馬相交,鎗斧並舉。戰未三十合,黃飛虎賣個破綻,吼一聲,將卞金龍刺下馬來,梟了首級,掌鼓回營,來見姜元帥。

子牙大喜,上了黃將軍功績。不表。

且說報馬報入帥府,歐陽淳大驚,只見卞金龍家將報入本府,卞金龍妻子胥氏聽說,放聲大哭,驚動後園長子卞吉。卞吉問左右:「太太為何啼哭?」

左右把家主陣亡事說了一遍。卞吉怒髮沖冠,隨換了披掛,來見母親,曰:「母親不須啼哭,俟兒為父親報仇。」胥氏只是啼哭,也不管卞吉的事。

卞吉上馬,至帥府前。左右報入殿庭:「啟元帥:卞先行長子聽令。」

歐陽淳命:「令來。」

卞吉上殿,行禮畢,含淚啟曰:「末將父死何人之手?」

歐陽淳曰:「尊翁不幸被反賊黃飛虎鎗挑下馬,喪了性命。」

卞吉曰:「今日天晚,明日拏仇人,為父洩恨。」

卞吉回至家中,令家將扛抬一個紅櫃,隨領軍出關。

卞吉率領軍士至關外,豎立一根大旛桿,將紅櫃打開,拎出一首旛,掛將起來,懸於空中,有四五丈高。

估計開始出妖怪了。

好利害旛!怎見得?有詩為證。

詩曰:
萬骨攢成世罕知,開天闢地最為奇。
周王不是多洪福,百萬雄師此處危。

「萬骨」是講人的骨頭,就是陰曹地府,鬼出來了。

話說當日卞吉將旛桿豎起,一馬逕至周營轅門前搦戰。

哨馬報人中軍:「啟元帥:關內有將請戰。」

子牙問:「誰人出馬?」

只見南宮適領命出營。見一員小將,生的面貌兇惡,手持方天畫戟,大呼曰:「來者何人?」

南宮適笑曰:「似你這等黃口孺子,定然不認得,吾是西岐大將南宮適。」

卞吉曰:「且饒你一死!回去,只叫黃飛虎出來!他殺吾父,吾與他有不共戴天之仇。我不拏你這將生替死之輩。」

南宮適聽罷大怒,縱馬舞刀,直取卞吉。卞吉手中戟急架忙迎。二馬相交,刀戟並舉。二將大戰,正是:棋逢對手,將遇作家。

卞吉與南宮適戰有二三十合,卞吉撥馬便走。南宮適隨後趕來。卞吉先往旛下過去,南宮適不知詳細,也往旛下來,只見馬到旛前,早已連人帶馬跌倒,南宮適不省人事,被左右守旛軍士將南宮適繩纏索綁,拏出旛來。南宮適方睜開二目,乃知墮入他左道之術。

卞吉進關來見歐陽淳,把拏了南宮適的話說了一遍。

歐陽淳命左右:「推來。」

至殿前,南宮適站立不跪。歐陽淳罵曰:「反國逆賊!今已被擒,尚敢抗禮!」

命:「速斬首號令!」

旁有公孫鐸曰:「主將在上:目今奸佞當道,言我等守關將士俱是架言征戰,冒破錢糧,賄買功績,凡有邊報,一概不准,尚將齎本人役斬了。依末將愚見,不若將南宮適監候,俟捉獲渠魁,解往朝歌,以塞奸佞之口,庶知邊關非冒破之名。不知主將意下若何?」

歐陽淳曰:「將軍之言正合吾意。」遂將南宮適送在監中。不表。

且說子牙聞報,南宮適被擒,心中大驚,悶坐軍中。

次日,卞吉又來搦戰,坐名要黃飛虎。飛虎帶黃明、周紀出營來,見卞吉飛馬過來大呼曰:「來將何人?」

黃飛虎曰:「吾乃武成王黃飛虎是也!」

卞吉聞言大怒,罵曰:「反國逆賊!擅殺吾父,不共戴天之仇,今日拿你碎屍萬段,以洩吾恨!」展戟來刺。

黃飛虎急撥鎗來迎。戰有三十回合,卞吉詐敗,逕往旛下去了。黃飛虎不知,也趕至旛下,亦如南宮適一樣被擒。黃明大怒,搖斧趕來,欲救黃飛虎,不知至旛下,也跌翻在地,也被擒了。

卞吉連擒二將,進關來報功,欲將黃飛虎斬首,以報父仇。歐陽淳曰:「小將軍雖要報父之仇,理宜斬首,只他是起禍渠魁,正當獻上朝廷正法,一則以洩尊翁之恨,一則以顯小將軍之功,恩、怨兩伸,豈不為美?且將他監侯。」

卞吉不得已,只得含淚而退。

話說周紀見黃明又失利,不敢向前,只得敗進營來見子牙。子牙聞黃飛虎被擒,大驚!問周紀曰:「他如何擒去?」

周紀曰:「他於關外立有一旛,俱是人骨頭穿成,高有數丈。他先自敗走,逕從旛下過去。若是趕他的,只至旛下,便身連馬倒了。黃明去救武成王,也被擒去。」

子牙大驚:「此又是左道之術!待吾明日親自臨陣,便知端的。」

次日,子牙與眾將門人出營來,看見此旛懸於空中,有千條黑氣,萬道寒煙。哪吒等仔細定睛,看那白骨上俱有硃砂符印,對子牙曰:「師叔可曾見上面符印麼?」

子牙曰:「吾已見了。此正是左道之術。你等今後交戰,只不往他旛下過便了。」

只見報馬報入關內,歐陽淳也親自出關來會子牙。歐陽淳不往旛下過,往旁邊走來。子牙看見歐陽淳轉將出來,對門人曰:「你看主將也不從此處過。」眾將皆點頭會意。

子牙迎上前來,問曰:「來將莫非守關主將麼?」

歐陽淳曰:「然也!」

子牙曰:「將軍何不知天命耶?五關止此一城,尚欲抗拒天兵哉?」

歐陽淳大怒:「匹夫敢出大言!」回顧卞吉曰:「與吾拿此叛賊!」

卞吉催開馬,搖手中戟,飛奔過來。

旁有雷震子,大呼曰:「賊將慢來,有吾在此!」展開二翅,舉棍打來。

卞吉見雷震子兇悍,知是異人,未及數合,就往旛下敗走。

雷震子自忖:「此旛既是妖術,不若先打碎此旛,再殺卞吉未遲。」

雷震子把二翅飛起,望旛上一棍打來。不知此旛周園有一股妖氣迷住,撞著他就自昏迷,雷震子一棍打來,竟被妖氣沖著,便翻下地來,不省人事。兩邊守旛家將,把雷震子綑綁起來。

這壁廂,韋護大怒,急祭起降魔杵來打此旛。此杵雖能鎮壓邪魔外道之人,不知打不得此旛。只見那杵竟落旛下。

正是:休言韋護降魔杵,怎敵幽魂百骨旛。

死人是不能碰的,那個陰邪、妖邪之力,人根本受不了,但是神不在意、不管。中間隔著人(這一層)。想想,人怕鬼也正常。西方人有西方人的說法,西方人活人、死人敢在一起,東方人絕對不會的。「敬鬼神」我覺得有道理。如果去拜鬼的話,就像習近平去拜毛澤東,第二天在大閱兵的時候,招鬼上身!

那東西是有邪氣的。邪氣需要「人正」治。

話說韋護見此杵竟落於旛下,不覺大驚。眾門人俱彼此看住。只見卞吉復至軍前,大呼曰:「姜尚可早早下騎歸降,免汝一死!」

哪吒聽得,大怒!登開風火輪,現出三首八臂,大喝曰:「匹夫慢來!」搖火尖鎗飛來直取。

卞吉見哪吒如此形狀,先自吃了一驚。未及兩合,被哪吒一乾坤圈把卞吉幾乎打下馬來,回身敗進關去了。

子牙後有李靖,催馬搖戟來戰。歐陽淳旁有桂天祿,舞手中刀抵住了李靖,未及數合,被李靖一戟刺於馬下。歐陽淳大怒,搖手中斧來戰李靖。

子牙命左右擂鼓助戰。只見陣後衝出辛甲、辛免四賢;毛公遂、周公旦、召公奭無數周將,把歐陽淳圍在當中,又有周紀、龍環、吳謙三將也來助戰,把歐陽淳殺得只有招架之功,更無還兵之力。

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待續)

(點閱【濤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濤哥侃封神】 第八十四回 子牙兵取臨潼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老話講「妖不勝德」,在《西遊記》中,作者對一些小妖出場的描述也很真實生動且耐人思量。
  • 不一時,將出酒肴,無非魚肉之類。二人對酌。朱恩問道:「大哥有幾位令郎?」施復答道:「只有一個,剛才二歲,不知賢弟有幾個?」朱恩道:「止有一個女兒,也才二歲。」便教渾家抱出來,與施復觀看。朱恩又道:「大哥,我與你兄弟之間,再結個兒女親家何如?」施復道:「如此最好,但恐家寒攀陪不起。」朱恩道:「大哥何出此言!」兩下聯了姻事,愈加親熱。杯來盞去,直飲至更餘方止。
  • 這首詩引著兩個古人陰騭的故事。第一句說:「還帶曾消縱理紋。」乃唐朝晉公裴度之事。那裴度未遇時,一貧如洗,功名蹭蹬,就一風鑒,以決行藏。那相士說:「足下功名事,且不必問。更有句話,如不見怪,方敢直言。」裴度道:「小生因在迷途,故求指示,豈敢見怪!」相士道:「足下螣蛇縱理紋入口,數年之間,必致餓死溝渠。」連相錢俱不肯受。裴度是個知命君子,也不在其意。
  • 話休煩絮。一日張孝基有事來到陳留郡中,借個寓所住下。偶同家人到各處游玩。末後來至市上,只見個有病乞丐,坐在一人家檐下。那人家驅逐他起身。張孝基心中不忍,教家人朱信舍與他幾個錢鈔。那朱信原是過家老僕,極會鑒貌辨色,隨機應變,是個伶俐人兒。當下取錢遞與這乞丐,把眼觀看,吃了一驚,急忙趕來,對張孝基說道:「官人向來尋訪小官人下落。適來丐者,面貌好生廝像。」張孝基便定了腳,分付道:「你再去細看。若果是他,必然認得你。且莫說我是你家女婿,太公產業都歸於我。只說家已破散,我乃是你新主人,看他如何對答,然後你便引他來相見,我自有處。」
  • 說這漢末時,許昌有一巨富之家,其人姓過名善,真個田連阡陌、牛馬成群,莊房屋舍,幾十餘處,童僕廝養,不計其數。他雖然是個富翁,一生省儉做家,從沒有穿一件新鮮衣服、吃一味可口東西;也不曉得花朝月夕,同個朋友到勝景處游玩一番;也不曾四時八節,備個筵席,會一會親族,請一請鄉黨。終日縮在家中,皺著兩個眉頭,吃這碗枯茶淡飯。一把匙鑰,緊緊掛在身邊,絲毫東西,都要親手出放。房中桌上,更無別物,單單一個算盤、幾本賬簿。身子恰像生鐵鑄就、熟銅打成,長生不死一般,日夜思算,得一望十,得十望百,堆積上去,分文不舍得妄費。正是:世無百歲人,枉作千年調。
  • 這八句詩,奉勸世人公道存心,天理用事,莫要貪圖利己,謀害他人。常言道:「使心用心,反害其身。」你不存天理,皇天自然不佑。昔有一人,姓韋名德,乃福建泉州人氏,自幼隨著大親,在紹興府開個傾銀鋪兒。那老兒做人公道,利心頗輕,為此主顧甚多,生意盡好。不幾年,攢上好些家私。韋德年長,娶了鄰近單裁縫的女兒為媳。那單氏到有八九分顏色,本地大戶,情願出百十貫錢討他做偏房,單裁縫不肯,因見韋家父子本分,手頭活動,況又鄰居,一夫一婦,遂就了這頭親事。
  • 話說宋朝汴梁有個王從事,同了夫人到臨安調官,賃一民房。居住數日,嫌他窄小不便。王公自到大街坊上尋得一所宅子,寬敞潔淨,甚是像意。當把房錢賃下了。歸來與夫人說:「房子甚是好住,我明日先搬了東西去,臨完,我雇轎來接你。」
  • 話說浙江嘉興府長水塘地方有一富翁,姓金,名鐘,家財萬貫,世代都稱員外。性至慳吝,平生常有五恨,那五恨:一恨天,二恨地,三恨自家,四恨爹娘,五恨皇帝。
  • 話說殺人償命,是人世間最大的事,非同小可。所以是真難假,是假難真。真的時節,縱然有錢可以通神,目下脫逃憲網,到底天理不容,無心之中自然敗露;假的時節,縱然嚴刑拷掠,誣伏莫伸,到底有個辯白的日子。假饒誤出誤入,那有罪的老死牖下,無罪的卻命絕於囹圄、刀鋸之間,難道頭頂上這個老翁是沒有眼睛的麼?
  • 且說徐言弟兄等阿寄轉身後,都笑道:「可笑那三娘子好沒見識,有銀子做生意,卻不與你我商量,倒聽阿寄這老奴才的說話。我想他生長已來,何曾做慣生意?哄騙孤孀婦人的東西,自去快活。這本錢可不白白送落。」徐召道:「便是當初闔家時,卻不把出來營運,如今才分得,即教阿寄做客經商。我想三娘子又沒甚妝奩,這銀兩定然是老官兒存日,三兄弟克剝下的,今日方才出豁。總之,三娘子瞞著你我做事,若說他不該如此,反道我們妒忌了。且待阿寄折本回來,那時去笑他!」正是: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