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濤哥侃封神】 第九十六回 子牙發柬擒妲己

作者:石濤
【濤哥侃封神】 第九十六回 子牙發柬擒妲己。(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氣: 84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濤哥侃封神》。

紂王跟諸侯們開了一仗,他把南伯侯給殺了,傷了二十六人。他依然表現出一個王者背後具有天意的那種跟別人不同的一點。但是,滅亡就是滅亡,那「時辰到了」之後,無論他多麼的強悍,身邊沒有正經人了——最後剩兩個人(飛廉這些)。

一開始描述飛廉的時候,那種說法,他就是惡的。到最後,所有人都出賣紂王,連惡人都出賣他。結果真正陪著紂王、信他的是妖精。

最後陪紂王身邊的是妖精,連惡人都出賣他,這是一個很有趣、很有趣的一種概念。惡人,就是利益的。利益者一定是出賣者,這個無容置疑。好人就全走了,所以紂王身邊自然只剩妖精,從而就回扣了當初。

對人而言,女媧是一個主導的神,祂可以決定一切,對吧!那妖精是從女媧這兒來的,最後祂把妖精收回去。而這其中麻煩的原因,卻來自於人對神的污辱、對神的不敬。這種不敬跟侮辱卻跟人的貪慾直接相關。我個人覺得《封神演義》是有這樣的成分在裡頭。

後面大概到第九十七回,故事基本全都完了。後面封神的部分,很多是一些形容的詞,我是覺得沒啥——可能是我沒理解到,我們就走哪兒說哪兒。

第九十六回〈子牙發柬擒妲己〉。

詩曰:
從來巧笑號傾城,狐媚君王浪用情。
嬝娜腰肢催命劍,輕盈體態引魂兵。
雉雞有意能歌月,玉石無心解鼓聲。
斷送殷湯成個事,依然都帶血痕薨。

詩裡面都是形容妖怪本身的。殺人不用刀,讓人丟魂,就是一切都沒了。

雉雞,通常是講野雞。因為三個妖怪裡頭一隻雞嘛!玉石是琵琶。他們斷送了殷湯,而他們作為個體本身來講卻是有血有肉的這麼一個東西。

眾諸侯各分方位 殷紂王漸漸摧殘

話說武王是仁德之君,一時那裡想起「鼓進金止」之意。只見眾將聽得鼓響,各要爭先,鎗刀劍戟,鞭鐧抓鎚,鉤鐮鉞斧,拐子流星,一齊上前,將紂王裹在垓心。

魯仁傑對雷鵾、雷鵬曰:「『主憂臣辱』,吾等正於此時盡忠報國,捨一死以決雌雄,豈得令反臣揚威逞武哉!」

雷鵾曰:「兄言是也!吾等當捨死以報先帝。」

三將縱馬殺進重圍。怎見得紂王大戰天下諸侯!有讚為證。

讚曰:
殺氣迷空鎖地,煙塵障嶺漫山。
擺列諸侯八百,一時地覆天翻。
花腔鼓擂如雷震,御林軍展動旗旛。
眾門人猶如猛虎,殷紂王漸漸摧殘。
這也是天下遭逢殺運,午門外撼動天關。
眾諸侯各分方位,滿空中劍戟如攢。
東伯侯姜文煥施威仗勇。
南伯侯鄂順抖擻如彪。
北伯侯崇應鸞橫拖雪刃。
武王下南宮適似猛虎爭餐。
正東上青旛下,眾諸侯猶如靛染。
正西上白旛下,驍勇將恍若冰岩。
正南上紅旗下,眾門徒渾如火塊。
正北上皂旗下,牙門將恰似烏漫。
這紂王神威天縱,魯仁傑一點心丹。
雷鵾右遮左架,雷鵬左護右攔。
眾諸侯齊動手那分上下。
殷紂王共三員將前後胡戡。
頂上砍,這兵器似颼颼冰塊。
脅下剌,那劍鎗如蟒龍齊翻。
只聽得叮叮噹噹響亮,乒乒乓乓循環。
鞭來打,鐧來敲,斧來劈,劍來剁,
左左右右吸人魂。
勾開鞭,撥去鐧,逼去斧,架開劍,
上上下下心驚顫。
正是那紂王力如三春茂草,越戰越有精神,
眾諸侯怒發,恍似轟雷,喊殺聲聞斗柄。
紂王初時節精神足備,次後來氣力難撐。
為社稷何必貪生?好功名焉能惜命!
存亡只在今朝,死生就此目下。
殷紂王畢竟勇猛,眾諸侯終欠調停。
喝聲:「著!」將官落馬。
叫聲:「中!」翻下鞍鞽。
紂王刀擺似飛龍,砍將傷軍如雪片。

紂王非常厲害!結果(元始天尊)門人都沒上,都是將(凡人)在打。這裡面很多情況都是這樣。

劈諸侯如同兒戲,斬大將鬼哭神驚。
當此時惱了哪吒殿下,那楊戩怒氣衝衝,
大喝道:「殷紂王不要逃走!等我來與你見個雌雄!」

你看!這時候,他們(元始天尊門人)才上。

可憐見:
驚天動地哭聲悲,嚎山泣嶺三軍淚。
英雄為國盡亡軀,血水滔滔紅滿地。
馬撞人死口難開,將劈三軍無躲避。
只殺的:
哀聲小校亂奔馳,破鼓折鎗都拋棄。
多少良才帶血回,無數軍兵拖傷去。
紂王膽顫將心驚。雷鵾、雷鵬無主意。
這是:
君王無道喪家邦,謀臣枉用千條計。
這一陣只殺得:
雪消春水世無雙,風捲殘紅鋪滿地。

話說紂王被眾諸侯圍在垓心,全然不懼,使發了手中刀,一聲響,將南伯侯一刀揮於馬下。

紂王把南伯侯鄂順殺了。

魯仁傑鎗挑林善,惱了哪吒,登開風火輪,大喝曰:「不得猖獗!吾來也!」

旁有楊戩、雷震子、韋護;金、木二吒一齊大叫曰:「今日大會天下諸侯,難道我等不如他們!」齊殺至重圍。

楊戩刀劈了雷鵾。哪吒祭起乾坤圈,把魯仁傑打下鞍鞽,喪了性命。雷震子一棍結果雷鵬。東伯侯姜文煥見哪吒眾人立功,將刀放下,取鞭在手,照紂王打來。

紂王及至看時,鞭已來得太急,閃不及,早已打中後背,幾乎落馬,逃回午門。眾諸侯吶一聲喊,齊追至午門。只見午門緊閉,眾諸侯方回。

子牙鳴金收兵,陞帳坐下。眾諸侯來見子牙。子牙查點大小將官,損了二十六員。又見南伯侯鄂順被紂王所害,姜文煥等著實傷悼。

武王對眾諸侯曰:「今日這場惡戰,大失君臣名分,姜君侯又傷主上一鞭,使孤心下甚是不忍。」

姜文煥曰:「大王言之差矣!紂王殘虐,人神共怒,便殺之於市曹,猶不足盡其辜!大王又何必為彼惜哉!」

話說紂王被姜文煥一鞭打傷後背,敗回午門,至九間殿坐下,低首不言,自己沉吟嘆曰:「悔不聽忠諫之言,果有今日之辱!可惜魯仁傑、雷鵾兄弟皆遭此難!」

旁有中大夫飛廉、惡來奏曰:「今陛下神威天縱,雖於千萬人之中,猶能刀劈數名反臣。只是誤被姜文煥鞭傷陛下龍體,只須保養數日,再來會戰,必定勝其反叛也!古云:吉人天相。勝負乃兵家之常。陛下又何須過慮?」

飛廉、惡來是奸臣。他們還用這些片兒湯話去糊弄紂王!惡臣都是用嘴玩人的——人嘴兩張皮,除了騙人還是騙人。

紂王曰:「忠良已盡,文武蕭條。朕已著傷,何能再舉?又有何顏與彼爭衡哉!」隨卸甲冑入內宮。不表。

且說飛廉謂惡來曰:「兵困午門,內無應兵,外無救援,眼見旦夕必休!吾輩何以居之?倘或兵進皇城:荊山失火,玉石俱焚。可惜百萬家資,竟被他人所有!」

貪官,想的是錢。

惡來笑曰:「長兄此語竟不知時務!凡為丈夫者,當見機而作。眼見紂王做不得事業,退不得天下諸侯,亡在旦夕,我和你乘機棄紂歸周,原不失了自己富貴。況武王仁德,姜子牙英明,他見我等歸周,必不加罪。如此方是上著。」

飛廉曰:「賢弟此言使我如夢中喚醒。只是還有一件:以我愚意,俟他攻破皇城之日,我和你入內庭,將傳國符璽盜出,藏隱於家,待諸侯議定,吾想繼湯者必周,等武王入內庭,吾等方去朝見,獻此國璽玉符。武王必定以我們係忠心為國,欣然不疑,必加以爵祿。此不是一舉兩得?」

惡來又曰:「即後世必以我等為知機,而不失『良禽擇木,賢臣擇主』之智。」

二人言罷大笑,自謂得計。

正是:痴心妄想居周室,斬首西岐謝將臺。

話說飛廉與惡來共議棄紂歸周,不表。

且說紂王入內宮,有妲己、胡喜妹、王貴人三個前來接駕。紂王一見三人,不覺心頭酸楚,語言悲咽,對妲己曰:「朕每以姬發、姜尚小視,不曾著心料理,豈知彼糾合天下諸侯,會兵於此。今日朕親與姜尚會兵,勢孤莫敵。雖然斬了他數員反臣,到被姜文煥這廝鞭傷後背,致魯仁傑陣亡、雷鵾兄弟死節。朕靜坐自思,料此不能久守,亡在旦夕。想成湯傳位二十八世,今一旦有失,朕將何面目見先帝於在天也!

我覺得滿有趣的:「成湯傳位二十八世」,《封神演義》這麼寫,是應對著天象,應對了二十八星宿,就是我們通常說的:「四個七」。

其實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講,「二十八」同樣講一個全方位,一個「時空」的概念。因為「七曜日」是指時間,東、西、南、北是四方位,所以就可以感悟到天地間那一份玄妙!都找不著別個詞去形容。

一般世俗的人他覺得這東西根本沒有用,他也無暇體會這些東西。有些朋友可能也聽不懂這東西幹嘛使?對不對!我聽個故事就聽故事,講那麼多?

其實這份玄妙……如果你能夠感悟到自己的生命跟這上、下(天上、地下)之間的關聯,而那一份感悟只有自己能體會,語言不好描繪。

這裡講「成湯傳位二十八世」,而當時女媧想去教訓紂王的時候,紂王還有二十八年。所以,對應了從成湯最一開始,延續了二十八世,一直到紂王最後二十八年走向衰敗。實際就是作者用這樣的概念在強調「時間是絕對的」。對生命、對人、對朝代都是如此。一代一代,傳到這兒。

朕已追悔無及,只三位美人與朕久處,一旦分離,朕心不忍,為之奈何?

到這份兒上,紂王還這樣。而這三個妖精卻明白它們就是來毀他的。

倘武王兵入內庭,朕豈肯為彼所擄!朕當先期自盡。但朕絕之後,卿等必歸姬發。只朕與卿等一番恩愛,竟如此結局,言之痛心!」道罷,淚如雨下。

紂王想的是:這三個女人會歸了姬發武王。我覺得荒唐、荒謬就在這兒。

人與人之間想法差距太大,出麻煩的人都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想的。武王肯定不會要紂王女人的。但是,紂王卻認為武王會要他的女人,因為他眼睛裡只有女人。所以這就是悲劇,對吧!

無論他的官位多高,無論他爵位多高,無論一個人如何如何,在生命背景之下,你就能看見生命之間的差距。所以可憐的是這個。

三妖聞紂王之言,齊齊跪下,泣對紂王曰:「妾等蒙陛下眷愛,鏤心刻骨,沒世難忘。今不幸遭此離亂,陛下欲捨妾身何往?」

紂王泣曰:「朕恐被姜尚所擄,有辱我萬乘之尊。朕今別你三人,自有去向。」

妲己俯伏紂王膝上,泣曰:「妾聽陛下之言,心如刀割。陛下何遽忍捨妾等而他往耶?」隨扯住紂王袍服,淚流滿面,柔聲嬌語,哭在一處,甚難割捨。

紂王亦無可奈何,遂命左右治酒,與三美人共飲作別。紂王把盞,作詩一首,歌之以勸酒。

詩曰:
憶昔歌舞在鹿臺,孰知姜尚會兵來。
分飛鸞鳳唯今日,再會鴛鴦已隔垓。
烈士盡隨煙焰滅,賢臣方際運弘開。
一杯別酒心如醉,醒後滄桑變幾回。

所以這個淫蕩、淫穢、貪婪,障住了人一切。

三妖劫營無功返 殷紂猶向訴別情

話說紂王作詩畢,遂連飲數杯。妲己又奉一盞為壽。

紂王曰:「此酒甚是難飲,真所謂不能下咽者也!」

妲己曰:「陛下且省愁煩。妾身生長將門,昔日曾學刀馬,頗能廝殺。況妹妹喜妹與王貴人善知道術,皆通戰法。陛下放心,今晚看妾等三人一陣成功,解陛下之憂悶耳!」

紂王聞言大悅:「若是御妻果能破賊,真百世之功,朕又何憂也!」

人被妖怪所迷惑,之後就完全不會說人話,他已經沒有人的思維,完全沒有人的思維了。明白人一看就知道是笑話!但是呢,從另外一點上說,這個妖怪都比奸人強。

你看那個飛廉把紂王的玉璽都給偷跑了!所以有時候這事不好辦!惡人要惡,他即使是個人,比妖還壞。其實紂王在這裡也表現出這個。

那個鹿臺是紂王執意要修的,不是妲己,對吧!主意是妲己出的,是為了害姜子牙,結果最後真正修的可是紂王!所以人呢,這事不好辦!

妲己又奉紂王數盃,乃與喜妹、王貴人結束停當,議定今晚去劫周營。紂王見三人甲冑整齊,心中大喜,只看今晚成功。不表。

且說子牙在營中籌算:「甲子屆期,紂王當滅。」心中大喜,不曾著意,就未曾提防三妖來劫營,故此幾乎失利。

只見將至二更,只聽得半空中風響。怎見得?有賦為證。

賦曰:
冷冷颼颼,驚人清況。
颯颯蕭蕭,沙揚塵障。
透壁穿窗,尋波逐浪。
聚怪藏妖,興魔伏魎。
也會去助虎張威,會去從龍俯仰。
起初時,都是些悠悠蕩蕩淅零聲,
次後來,卻盡是滂滂湃湃呼吼響。
且休言摧殘月裡婆羅,盡道是刮倒人間叢莽。
推開了積霧重雲,吹折了蘭橈畫漿。
蒼松翠竹盡遭殃,朱閣丹樓俱掃蕩。
這一陣風只吹得鬼哭與神驚,八百諸侯俱膽喪。

話說妲己與胡喜妹等三人俱全裝甲冑,甚是停當。妲己用雙刀,胡喜妹用兩口寶劍,王貴人用一口繡鸞刀,俱乘桃花馬,發一聲響,殺入周營。各駕妖風,播土揚塵,飛砂走石,衝進周營內來。

三個妖怪打人是有本事,趁夜而來。我以為從另一個角度講,是因為多年在宮裡吃人所造成的能量。

其實作者一再描繪「人戰勝不了這些妖精」。妖精想弄人是很容易的,他的力量不是人能揣摩的。但是反過來,如果人背後有神的話,妖怪根本無可奈何。

只見周營中軍士,咫尺間不分南北,那辨東西,守營小校盡奔馳,巡邏將士皆束手。真個是:層圍木柵撞得東倒西歪,鐵騎連車衝得七橫八豎。驚動了大小眾將,急報子牙。

子牙忙起身出帳觀看,只見一派妖風怪霧,滾將進來。子牙忙傳令命眾門人齊去,將妖怪獲來!

哪吒聽得,急登風火輪,搖火尖鎗;楊戩縱馬,使三尖刀;雷震子使黃金棍;韋護用降魔杵;李靖搖方天戟;金、木二吒用四口寶劍,齊殺出中軍帳來,迎敵三妖。

只見三妖全身甲胄,橫衝直撞,左右廝殺。

所以姜子牙一點辦法都沒有,只能是修行的人……修行的人具有降妖的概念,一般妖怪遇到修行的人同樣是沒有辦法。

楊戩大呼曰:「好業障!不要猖獗,敢來此自送死也!」

哪吒登輪,奪勇當先,七位門人將三妖圍在垓心。子牙在中軍用五雷正法鎮壓邪氛,把手一放,半空中一聲霹靂,只震得三妖膽顫心寒。

三妖見來的勢頭不好,俱是道術之士,料難取勝,不敢戀戰,借一陣怪風,連人帶馬衝出周營,往午門逃回。

妖術碰上修行人基本上一點辦法都沒有。姜子牙是半人半仙,他自然懂得這些除妖精之道術,這就對映著一物降一物。一層的生命本身在這一層面中的相互剋應。

三妖自二更入周營,只至四更方纔逃回,也傷了些士卒。不表。

且說紂王在午門外看三妃今夜劫營成功,洗目以待。忽見三妃來至,紂王問曰:「三卿劫營,勝負如何?」

妲己曰:「姜子牙俱有準備,故此不能成功,幾乎被他眾門人困於垓心,險不能見陛下也!」

紂王聞言大驚,低首不言,進了午門,上了大殿,紂王不覺淚下曰:「不期天意喪吾,莫可救解。」

妲已亦泣曰:「妾身指望今日成功,平定反臣而安社稷,不料天心不順,力不能支,如之奈何!」

紂王曰:「朕已知天意難回,非人力可解,從今與你三人一別,各自投生,免使彼此牽絆。」把袍袖一擺,逕往摘星樓去了。三妖也慰留不住。後人有詩嘆之。

詩曰:
大廈將傾止一莖,尚思劫寨破周兵。
孰知天意歸真主,猶向三妖訴別情。

驅龍伏虎生來妙 今日三妖怎脫神

話說三妖見紂王自往摘星樓去了,妲己謂二妖曰:「今日紂王此去,必尋自盡,只我等數年來把成湯一個天下送得乾乾淨淨,如今我們卻往那裡去好?」

九頭雉雞精曰:「我等只好迷惑紂王,其他皆不聽也!此時無處可棲,不若還往軒轅墳去,依然自家巢穴,尚可安身,再為之計。」

玉石琵琶精曰:「姐姐之言甚善。」

三妖共議還往舊巢。不表。

且說子牙被三妖劫營,殺至天明,三妖逃遁。子牙收軍,陞帳坐下。眾諸侯上帳參謁。

子牙曰:「一時未曾防此妖孽,被他劫寨,幸得眾門人俱是道術之士,不然幾為所算,失了銳氣。今若不早除,後必為患。」

子牙言罷,命排香案。左右聞命,即將香案施設停當。子牙禱畢,將金錢排下,乃大驚曰:「原來如此!若再遲延,幾被三妖逃去。」

姜子牙算出三個妖精要回到它們的巢穴。如果三個妖精回到它們的巢穴的話,等於回到它們的世界,一旦回去的話,現在的門人根本拿它無可奈何。「各自有歸處」,我以為這裡面是講述這個。

為什麼它跑那兒,就不能除了呢?一定是有另外空間的概念——它進入到軒轅墳的話,人這兒就無法找著它了。

忙傳令,命楊戩領柬帖:「你去把九頭雉雞精拿來。如走了,定按軍法!」

楊戩領令去了。子牙又令雷震子領柬帖:「你去把九尾狐狸精拿來。如若所失,定依軍法!」又令韋護領柬帖:「你去將玉石琵琶精拿來。如違令,定按軍法!」

三個門人領令,出了轅門,議曰:「我三人去拿此三妖,不知從何處下手?那裡去尋他?」

楊戩曰:「三妖此時料紂王已不濟事了,必逕從宮中逃出。吾等借土遁,站在空中等候,看他從何處逃走。吾等務要小心擒獲,不得鹵莽,恐有疏虞不便。」

雷震子曰:「楊師兄言之有理。」

道罷,各架土遁,往空中等候三妖來至。有詩讚之。

詩曰:
一道光華隱法身,修成幻化合天真。
驅龍伏虎生來妙,今日三妖怎脫神。

經歷這樣的過程,楊戩他們也就修成了。

話說妲己與胡喜妹、王貴人在宮中還吃了幾個宮人,方纔起身。一陣風響,三妖起在空中,往前要走,只見楊戩看見風響,隨與雷震子、韋護曰:「孽怪來也!各要小心!」

楊戩拎寶劍大呼曰:「怪物休走!吾來也!」

九頭雉雞精見楊戩仗劍趕來,舉手中劍罵道:「我們姊妹斷送了成湯天下,與你們做功名,你反來害我等?何無天理也!」

楊戩大怒曰:「業畜休得多言,早早受縛!吾奉姜元帥將令,特來擒你!不要走,吃吾一劍!」

雉雞精舉劍來迎。雷震子黃金棍打來,早有九尾狐狸精雙刀架住。韋護降魔杵打來,玉石琵琶精用繡鸞刀敵住。三妖與楊戩等三人戰,未及三五回合,三妖架妖光逃走。楊戩與雷震子、韋護恐有失,緊緊趕來。怎見得?有讚為證。

讚曰:
妖光蕩蕩,冷氣颼颼。
妖光蕩蕩,旭日無光。
冷氣颼颼,乾坤黑暗。
黃河漠漠怪塵飛,黑霧漫漫妖氣慘。
雉雞精、狐狸精、琵琶精往前逃,似電光飛閃。
雷震子與楊戩並韋護緊追隨,如驟雨狂風。
三妖要命,恍如弩箭離弦,那顧東西南北。
三聖爭功,恰似葉落隨風,豈知流行坎止。
雷震性起,追得狐狸有穴難尋。
楊戩心忙,趕得雉雞上天無路。
琵琶性巧欲騰挪,韋護英明驅壓定。
這也是三妖作過罪業多,故遇著三聖玄功能取命。

話說那楊戩追趕九頭雉雞精,往前多時,看看趕上,楊戩取出哮天犬祭在空中,那犬乃仙犬修成靈性,見妖精舞爪張牙,趕上前一口,將雉雞頭咬掉了一個。那妖精也顧不得疼痛,帶血逃災。

楊戩見犬傷了他一頭,依舊走了,心下著忙,急駕土遁緊追。雷震子趕狐狸,韋護追琵琶精,緊緊不捨。只見前面兩首黃旛,空中飄蕩,香煙靄靄,遍地氤氳。不知是誰來了,且聽下回分解。

◇(待續)

(點閱【濤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濤哥侃封神】 第九十六回 子牙發柬擒妲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那麼在《封神演義》裡你怎麼看天、地、人?周朝的確立,是(象徵)「人」;三百六十五個神確立,是(象徵)「地」;廣成子,包括元始天尊他們那一次淨化,是(象徵)「天」。所以在「以人為中心」所知道的層面:天,是到老子這一層——人們知道的三界之外最高的神;地,就是三界之內人們知道的這些天神——作為對應的話,「希臘神話」就類似三界裡面的這些天神。
  • 第九十九回〈姜子牙歸國封神〉,也就是,當周武王繼了王位之後,反過來又要敬天地(是有對應天地的成分)。那這件事情姜子牙來做,也就把天地間的一切都重新歸正。
  • 「人與妖是互為因果存在的」,所以,要想在人中達到真正至善的境界,只能「與神同行」。這是女媧露面(給楊戩「山河社稷圖」)暗含的台詞。
  • 現在這個環境,妖精、鬼魅、獸,人挺難處理,但是,與神同行的人就沒有問題。《封神演義》講述的也是這個故事。在進入「萬仙陣」之後,我就一直跟大家說,後面很多人都死在了妖精手裡。死在人手裡的就一個:張奎。
  • 當女媧把山河社稷圖給了楊戩之後,就證明天下早已經定下來了。女媧在過程中一直沒有出現,一直到最後清理妖精,恢復到人本來的環境的時候,祂就出現了。對應了當初紂王——作為人間的王——來到了女媧廟,侮辱了女媧,人間開始出現敗落。然後,妖精就來了——講了一個循環。
  • 當時女媧給了楊戩「山河社稷圖」,而「山河社稷圖」跟「太極圖」有點類似,當時跟大家解釋了。但是,山河社稷圖收的是妖。因為山河社稷圖是對人而言。皇帝才講社稷,王朝才講社稷,山河是指國土,所以誰拿了山河社稷圖,誰就得天下。這個圖可以收妖精,其實,裡面還有一個暗語:當女媧給楊戩山河社稷圖之後,楊戩把白猿收了,白猿墜入到山河社稷圖之後,就「返本歸元」,成為猴了。
  • 《西遊記》就我個人來講,其實就是唐僧一個個體者修行的過程。他遇到的妖精都跟他個人修行有關,「九九八十一難」就是他個人的修行。他在取經的路上遇到了各種妖怪,是在一個外部和平的環境下。《封神演義》不太一樣。作者簡述了至高的境界(被人知道的神的境界),(如)元始天尊、鴻鈞道人都出現了,從那個境界一直到鬼和妖。
  • 所有妖怪都說姜子牙他們「妖言惑眾」,其實他們自己「是妖怪」。所以,到這關鍵的時候,凡事都是「反」的!反過來,一切出現「反」的時候,那天下就得變了。
  • 黃山
    「鄔文化」出來了,有朋友說是不是巨人族?應該是巨人族。其實在《封神演義》中談到這種異形怪狀的;讓人感覺比較吃驚的或者怎麼樣的,其實是揭示了遠古時期是有這樣的人的。包括楊任,楊任的眼睛裡長了兩隻手,手裡長了兩隻眼睛,在遠古的時候,現在的雲貴地區,就有這樣的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