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外線和在烈日下工作的人

李家同
【字號】    
   標籤: tags:

我家門口正在興建一座大樓,週末在家,可以看到幾十位工人在烈日下工作,相當多的工人打了赤膊,我常常想,他們聽到了廣播沒有?後來我想通了,他們即使聽到了,也無法可施,總不能整個夏天不出來工作。

這幾天,天氣總算涼了下來,前些日子,每天好像都有大太陽,早上開車上班,都會聽到電台的廣播警告聽眾紫外線強烈,請大家外出時要小心,不要被太陽光曬到。電視台的廣告中也是一再地推出各種防曬油,告訴那些白皮膚的小姐少爺們如何繼續保養自己的皮膚。

可是就在我聽廣播的時候,我也可以看到拓寬高速公路的工人們,一大早他們就已經開始做工了,這時紫外線還不太嚴重,可是到了中午十二點,他仍在戶外工作,他們能夠接受電台廣播的建議,少出門,小心太陽中的強烈紫外線嗎?

我家門口正在興建一座大樓,週末在家,可以看到幾十位工人在烈日下工作,相當多的工人打了赤膊,我常常想,他們聽到了廣播沒有?後來我想通了,他們即使聽到了,也無法可施,總不能整個夏天不出來工作。

問題不在於勞工朋友們聽到廣播沒有,問題在於:在我們警告紫外線強烈的時候,有沒有想到在烈日下工作的人?不僅建築工人和築路工人必須在烈日下工作,農夫搬運工人也是如此,而數以萬計的阿兵哥,更是如此。

我最近在南部的一個軍事基地參觀,看到的全是黑得不能再黑的官兵。這又是一批遭受紫外線傷害的同胞。如果紫外線的確如此地對人體有害,我們就應該立法來保護勞工,使他們不能在烈日下工作,或者要他們常接受檢查,看看他們有沒有受到外外線的傷害。

我們必須要提高警惕,我們這個社會應該鼓勵大家「辛勤工作」,也不應鼓勵大家「不勞而獲」。最近發現暑假中有不少的「兒童理財營」,教小孩如何理財,如何投資在基金上,將來可以變成大富翁。小孩子們從小就發現,只要我有錢,即使我不工作,也會更加有錢。當然啦,最近的股災,使得投資股票的人心灰意懶,我擔心的是,將來有一種兒童放空營,專門教小孩子如何融券,如何放空,人家越倒楣,你越高興。

最近各大學都強調勞作制度,這是好的現象。我知道證嚴法師如果一天不勞動,就一天不吃飯,這才是一種值得我們提倡的美德。我們一定要提醒我們的下一代,到目前為止,我們仍需要大批在烈日下勞動的人,使我們可以有公路,有大樓,有美麗的花園和足夠的食物。我們應該感激他們,不要忘記了他們的存在,更應該替他們謀求福利。

天主教彌撒中,當神父準備酒和餅的時候,他對天主說:「將人類勞苦的果實呈獻給你」,我一直認為這是很美而有深遠意義的祈禱文,畢竟耶穌基督是一位木匠,祂曾經在烈日下工作過。@

(臺灣大紀元e報)(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做義工永遠是替這些陌生人服務,絕大多數的時候,我們連對方的名字也弄不清楚,對方更弄不清楚我們是誰。
  • 這是一個真實故事
  • 他的工作日誌上寫得一清二楚。人是有自由意志的。行善或行惡,都是人自己的事,你如立志做好人,就可以成為好人,你如冷酷無情,實在不該怪別人。
  • 那些可愛的瓷娃娃到那裡去了?我不敢問,因為答案一定是很尷尬的。
  • 在英文,「約翰陶士」代表無名氏的意思,至於他的住址和電話,他一概都不填,我們問他,他就是不肯回答。
  • 登上觀海樓望向大海,前面一片遼闊的綠黃水田綿延至西邊堤岸,緊緊接著天際,近處水田旁,一排木麻黃在風中搖曳。忽然發現,田裡有幾個白點跳動,從身邊的望遠鏡裡看得就清楚了,幾隻環頸鴴站在田裡
  • 這裏靜得出奇,偶爾的深夜,捨不得放棄那猶如遙遠星辰般的靈感,披衣起床,遙望窗外燈火注視下的村鎮
  • 在這個暮春初夏的時節裡,天地人間迎來了通透而明淨的五月。春風冷暖交替,春雲積聚數日,終於下了一場雨。
  • 古樹成了古戰場。楚河漢界的搏殺,日復一日地在它的身上發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