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的學問:平水韻

編輯整理/清源
  人氣: 39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9月17日訊】「韻」是構成詩歌音樂美的一個必不可少的因素。古人寫詩、填詞都離不開它,我們今天在欣賞和創作舊體詩詞時也同樣需要掌握有關它的知識。我們知道,世間萬物都是在「時間」和「空間」的範圍內不斷運動的,語言也不例外,它的運動造成了同一時代的方音差別和同一地點的古今音差別。古時科舉以詩賦取仕,如果考生所操方音各不相同,那麼他們寫出來的詩賦韻腳當然也各不相同,這無疑地給考官閱卷帶來了很大的麻煩。為了建立一個全國統一的寫詩用韻標準,唐朝以後出現了一系列官方刊定的以「審音」為主要任務的字典,即所謂「官韻」。

上古音韻,即先秦兩漢音韻,以《詩經》的音韻為代表,然這種音韻距後世遙遠,早已無人用。中古音韻,是唐、宋詩人的用韻標準。中古的韻書,現在能見到或考知並有大影響的,始於隋陸法言的《切韻》。這部韻書總匯古今南北,分韻比較細,共有一百九十四部,聲調是平、上、去、入4種。稍後,《切韻》由唐人孫愐修訂,成為《唐韻》,韻略有增加,是一百九十五部,聲調相同,由於其中規定某些韻可以通用,所以如何按照可以通用的韻部算實際上只有一百一十二個韻。宋真宗時,修《大宋重修廣韻》,簡稱《廣韻》。《廣韻》依平、上、去、入四聲,將韻部份為二百零六個,是今天能夠看得到最早的韻書。《廣韻》中如果合併可以通用的韻部,實際上只剩一百零八個韻。

《廣韻》把韻書的分部擴充到了極致,對研究音韻是很有好處的,但是因其韻部份得繁細,收入了較多冷僻字及多不用的古字,對作詩卻沒有甚麼用處。於是,直接參與編纂《廣韻》的邱雍等人又編著《韻略》,只取廣韻中的重要字作韻目,以備當時科舉考試之用。至宋仁宗景祐年間,又詔刊修《韻略》,改稱《禮部韻略》。

其實《切韻》、《唐韻》、《廣韻》、《禮部韻略》、《集韻》是一脈相承的。《廣韻》是在《切韻》、《唐韻》的基礎上增廣。《禮部韻略》是《廣韻》的簡單本,《集韻》是《廣韻》的增繁本,他們和《廣韻》一樣分二百零六個韻部。

以上所說的韻書對於後人而言,只有研究音韻學的價值。後世真正用於詩韻的是《平水韻
》。之所以在這裡說明《平水韻》之前的韻書編撰過程,是為了讓大家瞭解《平水韻》的歷史傳承。

金哀宗年間,王文郁編《平水新刊韻略》(1227),分一百零六韻,據說此書當時作為金代科舉之用。其後,南宋理宗淳祐十二年(1252)劉淵編《壬子新刊禮部韻略》,共一百零七韻。現代的考證認為,劉淵《壬子新刊韻略》是王氏書的翻修,兩書的區別在於上聲「拯」、「迥」兩部的合併與否。到了元初的陰時夫定「平水韻」,著《韻府群玉》,合併了上聲的「拯」、「迥」兩部,成為一百零六個韻部,是今日所稱的《詩韻》也就是《平水韻》。明代文人則沿用一百零六韻。

其實關於《平水韻》名稱的出處以及最初版本來歷的說法很多。但是,現在的考證已經基本確認《平水韻》最早的版本是金王文郁的《平水新刊韻略》,隨後劉淵翻修,到宋末元初的陰時夫確定為一百零六個韻部,成為後世通行的《平水韻》。

劉淵和王文郁確實都和平水有關係,一般認為劉淵是平水人,而王文郁則是金朝的平水書籍(書籍為金代官名)。平水是地名,今山西臨汾。

《平水韻》實際上是把《廣韻》系統韻書所允許通用的韻部合併,同時再把「迥」、「拯」兩部也合併,就成了一百零六個韻部。現在通行的平水韻依平、上、去、入四聲,將韻部份為一百零六個,分別為平聲(上、下)各十五韻,上聲二十九韻,去聲三十韻,入聲十七韻。比如「東」「同」、「弓」、「空」、「彤」等字排在第一韻,就為它們起一個名字叫「一東」;「元」、「繁」、「言」、「魂」、「門」等字排在第十三韻,就叫「十三元」,等等。

平水韻的出現,一方面被作詩的文人們奉為圭臬,另一方面後世跟出的多種詩韻,大都依此而編寫,其中最為著名的為清康熙年間張玉書等人奉旨編撰的《佩文韻府》。康熙皇帝的書齋名「佩文」,《佩文韻府》一名由此而來。《佩文韻府》據平水韻一百零六韻目分韻,計有一百零六卷,而《佩文韻府》是清人科舉的用韻標準,實際上也就是延續了《平水韻》的標準。

從隋陸法言《切韻》到平水韻,時間超過600年,不要說實際語音,就是韻書的書面語音也不是毫無變化的。有變化而可以用平水韻以一概多,是因為平水韻,對其前而言,有適應力,具體說,唐宋人寫詩詞,基本上是依照這個系統;對其後而言,有約束力,具體說,金元以來直到現時人寫詩詞,必須依照這個系統。因此,無論是讀還是作,通曉平水韻就可以通行無阻。

《平水韻》的價值不僅僅在於韻部份類較前人簡單讓學者易於掌握。《平水韻》不但基本保存了中古音韻,也就是唐、宋詩人用韻的標準,而且因為被後世作為詩詞用韻的標準,所以也就是相當於為後世打通了直接接觸唐詩宋詞這個文學寶庫的路徑。如果不是《平水韻》的溝通,那麼後人學習、欣賞以及研究唐詩宋詞必然會遇到很大的困難(《詩經》便是先例),而唐詩宋詞的文學價值是眾所周知的。

因此,《平水韻》不但為金元之後的中國人提供了詩韻標準,同時也對中華文化的傳承有著非凡的意義。@(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韻書,是把漢字按照字音分韻編排的一種書。這種書主要是為分辨、規定文字的正確讀音而作,同時它有字義的解釋和字體的記載,也能起辭書、字典的作用。
  • 《易經》是中國古代一部神秘的著作,因為流行在周朝,所以叫《周易》。《易經》被儒家尊為群經之首,從其編排體例及文字內容看,似乎是上古人類占卜用的書。傳說秦始皇焚書坑儒之時,李斯偷偷將《易經》列入醫術占卜之書而得以倖免。
  • 中國大陸社會存在著一種奇特的現象,那就是幾乎人人都明白XX黨邪惡,但是絕大部分人卻以各種各樣的借口默認XX黨政權的合法性甚至其中部分人還會為XX黨的暴行叫好,「六四應該殺」,「要是我也會鎮壓法輪功」。然而,理智清醒的人都知道,既然知道一個東西不好,卻又「認同」它甚至為之辯護,如果這種事情發生在極少數人身上那麼還可以理解,但是作為一個十多億人口的國家普遍存在的現象就有些怪異了。
  • 華夏文化是神傳文化,瑰寶無數,其中漢字堪稱寶中之寶。漢字不但是華夏文明承傳的載體,歷史上無數的文人騷客更是用漢字創作了無量的絢麗詩篇,就是書寫漢字也形成了一門藝術。
  • 許慎(約公元58年—約147年),字叔重,東漢汝南召陵(現河南郾城縣)人,在當時有「五經無雙許叔重」之稱。他是漢代有名的經學、文字學、語言學學者,是中國文字學的開拓者。許慎於公元100年(東漢和帝永元十一年)著《說文解字》,是中國首部字典。許慎另著有《五經異義》、《淮南鴻烈解詁》等書,已失傳。
  • 中華文化就像夏日夜空中的銀河一樣璀璨奪目。然而,在文化的承傳之中總是有很多缺憾,讓後人難以理解甚至曲解前人的本意。雖然說文化在這個時代是這個樣子也是合理的,但是我想正本清源也未嘗不可。在本文中將說明兩個具有代表性的曲解。
  • 這裡說的「小學」,可不是「小學生」一詞裡面的那個「小學」。這裡所說的「小學」是對古代語言文字學的傳統稱謂,包括音韻學(釋音)、文字學(釋形)、訓詁學(釋義)三種學問。
  • 在戰國時期,晉國盜賊橫行,全國上下無不為之苦惱。這時有叫郤雍的,他說自己能識別盜賊的相貌,而且只需要觀察盜賊的眉目之間的神色,就可以對盜賊的情況瞭如指掌。晉國的國君聽說以後,馬上就把他叫來,讓他去識別盜賊。結果他對盜賊的識別果真個個準確,協助抓捕了成百上千的盜賊。
  • 「清源專案」實施以來,雷厲取締賭博電玩,大高雄地區部分電玩業者最近改成「會員制」,只接熟客,甚至還改為隔日匯款至賭客指定帳戶或網路銀行轉帳;市警局行政科專勤組長呂玉川昨說:「取締難度增高」﹗
  • 這篇文章根據自己對詩歌這一文體的體驗、感受和理解,強調了「無韻不成詩」這一原則的重要性和合理性,希望其他的詩歌作者或讀者也都來暢所欲言的與大家分享自己的看法和認識,共同活躍和提高正見網上詩歌創作的氣氛和水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