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觀止】宋 王安石:遊褒禪山記

王安石
font print 人氣: 168
【字號】    
   標籤: tags: ,


褒禪山亦謂之華山,唐浮圖慧褒始舍於其址,而卒葬之,以故其後名之曰褒禪。今所謂慧空禪院者,褒之廬冢也。距其院東五里,所謂華陽洞者,以其在華山之陽名之也。距洞百餘步,有碑仆道,其文漫滅,獨其為文猶可識,曰:花山。今言「華」,如「華實」之「華」者,蓋音謬也。其下平曠,有泉側出,而記遊者甚眾,所謂前洞也。由山以上五六里,有穴窈然,入之甚寒,問其深,則雖好遊者不能窮也,謂之後洞。

余與四人擁火以入。入之愈深,其進愈難,而其見愈奇。有怠而欲出者,曰:「不出,火且盡。」遂與之俱出。

蓋余所至,比好遊者尚不能十一,然視其左右,來而記之者已少。蓋其又深,則其至又加少矣。方是時,予之力尚足以入,火尚足以明也。既其出,則或咎其欲出者,而予亦悔其隨之,而不得極夫遊之樂也。

於是予有嘆焉!古人之觀於天地、山川、草木、蟲魚、鳥獸,往往有得,以其求思之深而無不在也。夫夷以近,則遊者眾;險以遠,則至者少。而世之奇偉瑰怪非常之觀,常在於險遠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有志矣,不隨以止也,然力不足者,亦不能至也。有志與力,而又不隨以怠,至於幽暗昏惑,而無物以相之,亦不能至也。然力足以至焉而不至,於人為可譏,而在己為有悔。盡吾志也,而不能至者,可以無悔矣。其孰能譏之乎?此予之所得也!

予於仆碑,又以悲夫古書之不存。後世之謬其傳而莫能名者,何可勝道也哉?此所以學者不可以不深思而慎取之也。

四人者:廬陵蕭君圭君玉,長樂王回深父,余弟安國平父、安上純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褒禪山:因僧慧褒而得名,原名北山,又名華山,在安徽含山縣北。
浮圖:梵語「佛陀」之異譯。僧人也。
慧褒:唐高僧之法號。
慧空禪院:即慧空寺。禪院,禪宗之寺院。
廬冢:屋舍和墳墓。
仆道:橫倒在路上。
漫滅:因風雨浸漬而磨滅。
花山:即華山。
窈然:深遠的樣子。
擁火:持火把。
咎:歸罪。
夷:平坦。
相:輔導。
廬陵:今江西吉安縣。
蕭君圭君玉:蕭君圭,字君玉,生平不詳。
長榮:今福建長樂縣。
王回深父:王回,字深父,王安石之友,卒於宋英宗治平二年,臨川集有王深甫墓誌銘,祭王深甫文。父與「甫」字適用。
安國平父安上純父:皆王安石之弟 王安石兄弟七人,安石排名第三,安國第四,安上最小。

作者簡介

王安石(1021年—1086年),字介甫,號半山,封荊國公。江西臨川人,北宋政治家、思想家,也是著名文學家,為唐宋八大家之一。

王安石生於撫州 (今屬江西),出身官宦之家,於宋仁宗慶曆二年(1042年)考中進士第四名。嘉佑三年(1058年),向宋仁宗上萬言書針砭時弊、要求改革。宋神宗時任參知政事,推出了青苗法、農田水利法和募役法等新法。後升宰相。由於新法中關於土地改革影響到地主與相關的官僚,變法遭到他們的強烈抵制,在民間由於改革推行難度大,反而對一般民眾的生活產生不利影響,又遭到知識分子的敵視,曾兩度被罷免職務。宋神宗死後,原反對派司馬光任宰相,幾乎廢除了所有法案。變法失敗後,退居江寧(今江蘇南京)。

對於文學的主張,王安石任認為文章在於濟世,內容要正確、真實,至於辭藻的華美,尚在其次。著有臨川集、周官新義。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事有必至,理有固然。惟天下之靜者,乃能見微而知著。月暈而風,礎潤而雨,人人知之。人事之推移,理勢之相因,其疏闊而難知,變化而不可測者,孰與天地陰陽之事。而賢者有不知,其故何也?好惡亂其中,而利害奪其外也。
  • 方山子,光、黃間隱人也。少時慕朱家、郭解(音:謝)為人,閭里之俠皆宗之。稍壯,折節讀書,欲以此馳騁當世,然終不遇。晚乃遯(音:遁)於光黃間,曰歧亭。庵居蔬食,不與世相聞;棄車馬,毀冠服,徒步往來山中,人莫識也。見其所著帽,方聳而高,曰:「此豈古方山冠之遺像乎?」因謂之方山子。
  • 漢用陳平計,間(音:見)楚君臣,項羽疑范增與漢有私,稍奪其權。增大怒曰:「天下事大定矣,君王自為之,願賜骸骨,歸卒伍。」未至彭城,疽(音:居)發背死。
  • 江出西陵,始得平地,其流奔放肆大;南合沅、湘,北合漢、沔(音:免),其勢益張;至於赤壁之下,波流浸灌,與海相若。清河張君夢得謫居齊安,即其廬之西南為亭,以覽觀江流之勝,而余兄子瞻名之曰「快哉」。
  • 趙郡蘇軾,余之同年友也。自蜀以書至京師遺(音:位)余,稱蜀之士,曰黎生安生者。既而黎生攜其文數十萬言,安生攜其文亦數千言,辱以顧余。讀其文,誠閎壯雋偉,善反復馳騁,窮盡事理;而其材力之放縱,若不可極者也。二生固可謂魁奇特起之士,而蘇君固可謂善知人者也。
  • 無法想像,沒有芭蕉的東方庭院,也無法想像,沒有芭蕉的古典文學。沒有那一簇簇葉面舒張,深碧漫展的芭蕉葉,開在白粉牆邊,湖石畔,生在三月的薰風裡,長夏的庭院中。古老的文學,沒有那一襲輕碧濃綠的芭蕉,千年來,那夜夜夜夜的雨,竟落向何處呢?那夜雨裡,那孤獨的,冤屈的,寂寞的,抑鬱的,在人世間受遍磨難的孤苦靈魂,又與誰共鳴?
  • 《帝鑑圖說》插圖《望陵毀觀》,描繪唐太宗體從魏徵勸諫,拆毀了台觀。(公有領域)
    唐太宗嘗言:「至如隋煬帝暴虐,臣下鉗口,卒令不聞其過,遂至滅亡,虞世基等尋亦誅死」。如果有這樣的一個暴政,不僅「防民之口」,官員們還肉麻的為暴政歌「功」頌「德」,這樣的政權又能維持多久呢?
  • 一座燕子樓,引來文人墨客無限懷念。而樓主是大唐的一名歌妓,名叫關盼盼。白居易、蘇軾、文天祥等人吟詠燕子樓,必會提起那位忠貞的美人。
  • 作者:唐蓮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