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林外史(37)

第三十七回 祭先聖南京修禮 送孝子西蜀尋親
吳敬梓
font print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話說虞博士出來會了這幾個人,大家見禮坐下。遲衡山道:「晚生們今日特來,泰伯祠大祭商議主祭之人,公中說,祭的是大聖人,必要個賢者主祭,方為不愧;所以特來公請老先生。」虞博士道:「先生這個議論,我怎麼敢當?只是禮樂大事,自然也願觀光。請問定在幾時?」遲衡山道:「四月初一日。先一日就請老先生到來祠中齋戒一宿,以便行禮。」虞博士應諾了,拿,茶與眾位喫。喫過,眾人辭了出來,一齊到杜少卿河房裏坐下。遲衡山道:「我們司事的人,只怕還不足。」杜少卿道:「恰好敝縣來了一個敝友。」便請出臧荼與眾位相見。一齊作了揖。遲衡山道:「將來大祭也要借先生的光。」臧蓼齋道:「願觀盛典。」說罷,作別去了。

  到三月二十九日,遲衡山約齊杜儀、馬靜、季萑、金東崖、盧華士、辛東之、蘧來旬、余夔、盧德、虞感祁、諸葛佑、景本蕙、郭鐵筆、蕭鼎、儲信、伊昭、季恬逸、金寓劉、宗姬、武書、臧荼,一齊出了南門,隨即莊尚志也到了。眾人看那泰伯祠時,幾十層高坡上去,一座大門,左邊是省牲之所。大門過去,一個大天井。又幾十層高坡上去,三座門。進去一座丹墀。左右兩廊,奉著從祀歷代先賢神位。中間是五間大殿。殿上泰伯神位,面前供桌、香爐、燭臺。殿後又一個丹墀,五間大樓。左右兩傍,一邊三間書房。眾人進了大門,見高懸著金字一匾:「泰伯之祠」。從二門進東角門走,循著東廊一路走過大殿,抬頭看樓上懸著金字一匾:「習禮樓」三個大字。眾人在東邊書房內坐了一會。遲衡山同馬靜、武書、蘧來旬,開了樓門,同上樓去,將樂器搬下樓來;堂上的擺在堂上,堂下的擺在堂下。堂上安了祝版,香案傍樹了麾,堂下樹了庭燎,二門傍擺了盥盆、盥帨。

  金次福、鮑廷璽,兩人領了一班司球的、司琴的、司瑟的、司管的、司鼗鼓的、司祝的、司敔的、司笙的、司鏞的、司蕭的、司編鐘的、司編磬的,和六六三十六個佾舞的孩子,進來見了眾人。遲衡山把籥、翟交與這些孩子。下午時分,虞博士到了。莊紹光、遲衡山、馬純上、杜少卿,迎了進來。喫過了茶,換了公服,四位迎到省牲所去省了牲。眾人都在兩邊書房裏齋宿。

  次日五鼓,把祠門大開了,眾人起來,堂上、堂下、門裏、門外、兩廊,都點了燈燭;庭燎也點起來。遲衡山先請主祭的博士虞老先生,亞獻的徵君莊老先生;請到三獻的,眾人推讓,說道:「不是遲先生,就是杜先生。」遲衡山道:「我兩人要做引贊。馬先生係浙江人,請馬純上先生三獻。」馬二先生再三不敢當。眾人扶住了馬二先生,同二位老先生一處。遲衡山、杜少卿,先引這三位老先生出去,到省牲所拱立。遲衡山、杜少卿回來,請金東崖先生大贊;請武書先生司麾;請臧荼先生司祝;請季萑先生、辛東之先生、余夔先生司尊;請蘧來旬先生、盧德先生、虞感祁先生司玉;請諸葛佑先生、景本蕙先生、郭鐵筆先生司帛;請蕭鼎先生、儲信先生、伊昭先生司稷;請季恬逸先生、金寓劉先生、宗姬先生司饌。請完,命盧華士跟著大贊金東崖先生。將諸位一齊請出二門外。

  當下祭鼓發了三通,金次福、鮑廷璽兩人領著一班司球的、司琴的、司瑟的、司管的、司鼗的、司柷的、司敔的、司笙的、司鏞的、司蕭的、司編鐘的、司編磬的,和六六三十六個佾舞的孩子,都立在堂上堂下。

  金東崖先進來到堂上,盧華士跟著。金東崖站定,贊道:「執事者,各司其事!」這些司樂的都將樂器拿在手裏。金東崖贊:「排班。」司麾的武書,引著司尊的季萑、辛東之、余夔,司玉的蘧來旬、盧德、虞感祁,司帛的諸葛佑,景本蕙、郭鐵筆,入了位,立在丹墀東邊;引司柷的臧荼上殿,立在祝版跟前;引司稷的蕭鼎、儲信、伊昭,司饌的季恬逸、金寓劉、宗姬,入了位,立在丹墀西邊。武書捧了麾,也立在西邊眾人下。金東崖贊:「奏樂。」堂上堂下,樂聲俱起。金東崖贊:「迎神。」遲均、杜儀,各捧香燭,向門外躬身迎接。金東崖贊:「樂止。」堂上堂下,一齊止了。

  金東崖贊:「分獻者,就位。」遲均、杜儀出去引莊徵君、馬純上,進來立在丹墀裏拜位左邊。金東崖贊:「主祭者,就位。」遲均、杜儀,出去引虞博士上來立在丹墀裏拜位中間。遲均、杜儀,一左一右,立在丹墀裏香案傍。遲均贊:「盥洗。」同杜儀引主祭者盥洗了上來。遲均贊:「主祭者,詣香案前。」香案上一個沈香筒,裏邊插著許多紅旗。杜儀抽一枝紅旗在手,上有「奏樂」二字。虞博士走上香案前。遲均贊道:「跪。升香。灌地。拜,興;拜,興;拜,興;拜,興。復位。」杜儀又抽出一枝旗來:「樂止。」金東崖贊:「奏樂神之樂。」金次福領著堂上的樂工,奏起樂來。奏了一會,樂止。

  金東崖贊:「行初獻禮。」盧華士在殿裏抱出一個牌子來,上寫「初獻」二字。遲均、杜儀,引著主祭的虞博士,武書持麾在遲均前走。三人從丹墀東邊走,引司尊的季萑,司玉的蘧來旬,司帛的諸葛佑,一路同走;引著主祭的從上面走。走過西邊,引司稷的蕭鼎,司饌的季恬逸,引著主祭的從西邊下來。在香案前轉過東邊上去。進到大殿,遲均、杜儀,立于香案左右。季萑捧著尊,蘧來旬捧著玉,諸葛佑捧著帛,立在左邊;蕭鼎捧著稷,季恬逸捧著饌,立在右邊。遲均贊:「就位。跪。」虞博士跪于香案前。遲均贊:「獻酒。」季萑跪著遞與虞博士獻上去。遲均贊:「獻玉。」蘧來旬跪著遞與虞博士獻上去。遲均贊:「獻帛。」諸葛佑跪著遞與虞博士獻上去。遲均贊:「獻稷。」蕭鼎跪著遞與虞博士獻上去。遲均贊:「獻饌。」季恬逸跪著遞與虞博士獻上去。獻畢,執事者退了下來。遲均贊:「拜,興;拜,興;拜,興;拜,興。』

  金東崖贊:「一奏至德之章,舞至德之容。」堂上樂細細奏了起來。那三十六個孩子,手持籥、翟,齊上來舞。樂舞已畢。金東崖贊:「階下與祭者,皆跪。讀祝文。」臧荼跪在祝版前,將祝文讀了。金東崖贊:「退班。」遲均贊:「平身。復位。」武書、遲均、杜儀、季萑、蘧來旬、諸葛佑、蕭鼎、季恬逸,引著主祭的虞博士從西邊一路走了下來。虞博士復歸主位,執事的都復了原位。

  金東崖贊:「行亞獻禮。」盧華士又走進殿裏去抱出一個牌子來,上寫「亞獻」二字。遲均、杜儀,引著亞獻的莊徵君到香案前。遲均贊:「盥洗。」同杜儀引著莊徵君盥洗了回來。武書持麾在遲均前走。三人從丹墀東邊走,引司尊的辛東之,司玉的盧德,司帛的景本蕙,一路同走;引著亞獻的從上面走。走過西邊,引司稷的儲信、司饌的金寓劉,引著亞獻的又從西邊下來,在香案前轉過東邊上去。進到大殿,遲均、杜儀,立於香案左右。辛東之捧著尊,盧德捧著玉,景本蕙捧著帛,立在左邊;儲信捧著稷,金寓劉捧著饌,立在右邊。遲均贊:「就位。跪。」莊徵君跪於香案前。遲均贊:「獻酒。」辛東之跪著遞與莊徵君獻上去。遲均贊:「獻玉。」盧德跪著遞與莊徵君獻上去。遲均贊:「獻帛。」景本蕙跪著遞與莊徵君獻上去。遲均贊:「獻稷。」儲信跪著遞與莊徵君獻上去。遲均贊:「獻饌。」金寓劉跪著遞與莊徵君獻上去。各獻畢,執事者退了下來。遲均贊:「拜,興;拜,興;拜,興;拜,興。」

  金東崖贊:「二奏至德之章,舞至德之容。」堂上樂細細奏了起來。那三十六個孩子,手持籥、翟,齊上來舞。樂舞已畢。金東崖贊:「退班。」遲均贊:「平身。復位。」武書、遲均、杜儀、辛東之、盧德、景本蕙、儲信、金寓劉,引著亞獻的莊徵君,從西邊一路走了下來。莊徵君復歸了亞獻位,執事的都復了原位。

  金東崖贊:「行終獻禮。」盧華士又走進殿裏去抱出一個牌子,上寫「終獻」二字。遲均、杜儀,引著終獻的馬二先生到香案前。遲均贊:「盥洗。」同杜儀引著馬二先生盥洗了回來。武書持麾在遲均前走。三人從丹墀東邊走,引司尊的余夔、司玉的虞感祁、司帛的郭鐵筆,一路同走;引著終獻的從上面走。走過西邊,引司稷的伊昭,司饌的宗姬,引著終獻的又從西邊下來,在香案前轉過東邊上去。進到大殿,遲均、杜儀,立於香案左右。余夔捧著尊,虞感祁捧著玉,郭鐵筆捧著帛,立在左邊;伊昭捧著稷,宗姬捧著饌,立在右邊。遲均贊:「就位。跪。」馬二先生跪於香案前。遲均贊:「獻酒。」余夔跪著遞與馬二先生獻上去。遲均贊:「獻玉。」虞感祁跪著遞與馬二先生獻上去。遲均贊:「獻帛。」郭鐵筆跪著遞與馬二先生獻上去。遲均贊:「獻稷。」伊昭跪著遞與馬二先生獻上去。遲均贊:「獻饌。」宗姬跪著遞與馬二先生獻上去。獻畢,執事者退了下來。遲均贊:「拜,興;拜,興;拜,興;拜,興。」

  金東崖贊:「三奏至德之章,舞至德之容。」堂上樂細細奏了起來。那三十六個孩子手持籥、翟,齊上來舞。樂舞已畢。金東崖贊:「退班。」遲均贊:「平身。復位。」武書、遲均、杜儀、余夔、虞感祁、郭鐵筆、伊昭、宗姬,引著終獻的馬二先生從西邊一路走了下來。馬二先生復歸了終獻位,執事的都復了原位。

  金東崖贊:「行侑食之禮。」遲均、杜儀,又從主祭位上引虞博士從東邊上來,香案前跪下。金東崖贊:「奏樂。」堂上堂下,樂聲一齊大作。樂止。遲均贊:「拜,興;拜,興;拜,興;拜,興。平身。」金東崖贊:「退班。」遲均、杜儀,引虞博士從西邊走下去,復了主祭的位。遲均、杜儀,也復了引贊的位。金東崖贊:「撤饌。」杜儀抽出一枝紅旗來,上有「金奏」二字。當下樂聲又一齊大作起來。遲均、杜儀,從主位上引了虞博士,奏著樂,從東邊走上殿去,香案前跪下。遲均贊:「拜,興;拜,興;拜,興;拜,興。平身。」金東崖贊:「退班。」遲均、杜儀,引虞博士從西邊走下去,復了主祭的位。遲均、杜儀,也復了引贊的位。杜儀又抽出一枝紅旗來:「止樂。」金東崖贊:「飲福受胙。」遲均、杜儀,引主祭的虞博士,亞獻的莊徵君,終獻的馬二先生,都跪在香案前,飲了福酒,受了胙肉。金東崖贊:「退班。」三人退下去了。金東崖贊:「焚帛。」司帛的諸葛佑、景本蕙、郭鐵筆,一齊焚了帛。金東崖贊:「禮畢。」眾人撤去了祭器,樂器,換去了公服,齊往後面樓下來。金次福、鮑廷璽,帶著堂上堂下的樂工和佾舞的三十六個孩子,都到後面兩邊書房裏來。

  這一回大祭,主祭的虞博士,亞獻的莊徵君,終獻的馬二先生,共三位。大贊的金東崖,司祝的臧荼;盧華士共三位。引贊的遲均、杜儀,共二位。司麾的武書一位。司尊的季萑、辛東之、余夔,共三位。司玉的蘧來旬、盧德、虞感祁,共三位。司帛的諸葛佑、景本蕙、郭鐵筆,共三位。司稷的蕭鼎、儲信、伊昭,共三位。司饌的季恬逸、金寓劉、宗姬,共三位。金次福、鮑廷璽,二人領著司球的一人,司琴的一人,司瑟的一人,司管的一人,司鼗鼓的一人,司柷的一人,司敔的一人,司笙的一人,司鏞的一人,司蕭的一人,司編鐘的、司編磬的二人;和佾舞的孩子,共是三十六人。──通共七十六人。

  當下廚役開剝了一條牛、四副羊,和祭品的餚饌菜蔬都整治起來,共備了十六席:樓底下擺了八席,二十四位同坐;兩邊書房擺了八席,款待眾人。喫了半日的酒,虞博士上轎先進城去。這裏眾位,也有坐轎的,也有走的;見兩邊百姓,扶老攜幼,挨擠著來看,歡聲雷動。馬二先生笑問:「你們這是為甚麼事?」眾人都道:「我們生長在南京,也有活了七八十歲的,從不曾看見這樣的禮體,聽見這樣的吹打!老年人都說這位主祭的老爺是一位神聖臨凡,所以都爭著出來看。」眾人都歡喜,一齊進城去了。

  又過了幾日,季萑、蕭鼎、辛東之、金寓劉來辭了虞博士,回揚州去了。馬純上同蘧駪夫到河房裏來辭杜少卿,要回浙江。二人走進河房,見杜少卿、臧荼又和一個人坐在那裏。蘧駪夫一見,就嚇了一跳,心裏想道:「這人便是在我婁表叔家弄假人頭的張鐵臂!他如何也在此?」彼此作了揖。張鐵臂見蘧駪夫,也不好意思,臉上出神。喫了茶,說了一會辭別的話,馬純上、蘧駪夫辭了出來。杜少卿送出大門。蓮驗夫問道:「這姓張的,世兄因如何和他相與?」杜少卿道:「他叫做張俊民,他在敝縣天長住。」蘧駪夫笑著把他本來叫做張鐵臂,在浙江做的這些事,略說了幾句,說道:「這人是相與不得的,少卿須要留神。」杜少卿道:「我知道了。」兩人別過自去。杜少卿回河房來問張俊民道:「俊老,你當初曾叫做張鐵臂麼?」張鐵臂紅了臉,道:「是小時有這個名字。」別的事含糊說不出來。杜少卿也不再問了。張鐵臂見人看破了相,也存身不住,過幾日,拉著臧蓼齋回天長去了。蕭金鉉三個人欠了店帳和酒飯錢,不得回去,來尋杜少卿耽帶。杜少卿替他三人賠了幾兩銀子,三人也各回家去了。宗先生要回湖廣去,拿行樂來求杜少卿題。杜少卿當面題罷,送別了去。恰好遇著武書走了來。杜少卿道:「正字兄,許久不見。這些時在那裏?」武書道:「前日監裏六堂合考,小弟又是一等第一。」杜少卿道:「這也有趣的緊。」武書道:「倒不說有趣,內中弄出一件奇事來。」杜少卿道:「甚麼奇事?」武書道:「這一回朝廷奉旨要甄別在監讀書的人,所以六堂合考。那日上頭吩咐下來,解懷脫腳,認真搜檢,就和鄉試場一樣。考的是兩篇《四書》,一篇經文。有個習《春秋》的朋友竟帶了一篇刻的經文進去。他帶了也罷,上去告出恭,就把這經文夾在卷子裏,送上堂去。天幸遇著虞老師值場。大人裏面也有人同虞老師巡視。虞老師揭卷子,看見這文章,忙拿了藏在靴桶裏。巡視的人問是甚麼東西。虞老師說:「不相干。等那人出恭回來,悄悄遞與他:『你拿去寫。但是你方纔上堂不該夾在卷子裏拿上來。幸得是我看見,若是別人看見,怎了?』那人嚇了個臭死。發案考在二等,走來謝虞老師。虞老師推不認得,說:『並沒有這句話。你想是昨日錯認了,並不是我。』那日小弟恰好在那裏謝考,親眼看見。那人去了,我問虞老師:『這事老師怎的不肯認?難道他還是不該來謝的?』虞老師道:『讀書人全要養其廉恥。他沒奈何來謝我,我若再認這話,他就無容身之地了。』小弟卻認不的這位朋友,彼時問他姓名,虞老師也不肯說。先生,你說這一件奇事可是難得?」杜少卿道:「這也是老人家常有的事。」武書道:「還有一件事,更可笑的緊!他家世兄賠嫁來的一個丫頭,他就配了姓嚴的管家了。那奴才看見衙門清淡,沒有錢尋,前日就辭了要去。虞老師從前並不曾要他一個錢,白白把丫頭配了他,他而今要領丫頭出去,要是別人,就要問他要丫頭身價,不知要多少。虞老師聽了這話,說道:『你兩口子出去也好;只是出去,房錢、飯錢都沒有。』又給了他十兩銀子。打發出去,隨即把他薦在一個知縣衙門裏做長隨。你說好笑不好笑?」杜少卿道:「這些做奴才的有甚麼良心!但老人家兩次賞他銀子並不是有心要人說好,所以難得。」當下留武書喫飯。

  武書辭了出去,纔走到利涉橋,遇見一個人,頭戴方巾,身穿舊布直裰,腰繫絲絛,腳下芒鞋,身上掮著行李,花白鬍鬚,憔悴枯槁。那人丟下行李,向武書作揖。武書驚道:「郭先生,自江寧鎮一別,又是三年,一向在那裏奔走?」那人道:「一言難盡!」武書道:「請在茶館裏坐。」當下兩人到茶館裏坐下。那人道:「我一向因尋父親,走遍天下。從前有人說是在江南,所以我到江南。這番是三次了。而今聽見人說不在江南,已到四川山裏削髮為僧去了。我如今就要到四川去。」武書道:「可憐!可憐!但先生此去萬里程途,非同容易。我想西安府裏有一個知縣,姓尤,是我們國子監虞老先生的同年。如今託虞老師寫一封書子去,是先生順路,倘若盤纏缺少,也可以幫助些須。」那人道:「我草野之人,我那裏去見那國子監的官府?」武書道:「不妨。這裏過去幾步就是杜少卿家,先生同我到少卿家坐著,我去討這一封書。」那人道:「杜少卿?可是那天長不應徵辟的豪傑麼?」武書道:「正是。」那人道:「這人我到要會他。」便會了茶錢,同出了茶館,一齊來到杜少卿家。杜少卿出來相見作揖,問:「這位先生尊姓?」武書道:「這位先生姓郭,名力,字鐵山。二十年走遍天下,尋訪父親,有名的郭孝子。」杜少卿聽了這話,從新見禮,奉郭孝子上坐,便問:「太老先生如何數十年不知消息?」郭孝子不好說。武書附耳低言,說:「曾在江西做官,降過寧王,所以逃竄在外。」杜少卿聽罷駭然。因見這般舉動,心裏敬他,說罷留下行李:「先生權在我家住一宿,明日再行。」郭孝子道:「少卿先生豪傑,天下共聞,我也不做客套,竟住一宵罷。」杜少卿進去和娘子說,替郭孝子漿洗衣服,治辦酒肴款待他。出來陪著郭孝子。武書說起要問虞博士要書子的話來。杜少卿道:「這個容易。郭先生在我這裏坐著,我和正字去要書子去。」只因這一番,有分教:用勞用力,不辭虎窟之中;遠水遠山,又入蠶叢之境。畢竟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正說得熱鬧,街上又遇著兩個方巾闊服的人。景蘭江迎著道:「二位也是到胡三先生家拜壽去的?卻還要約那位,向那頭走?」那兩人道:「就是來約長兄。既遇著,一同行罷。」因問:「此位是誰?」景蘭江指著那兩人向匡超人道:「這位是金東崖先生,這位是嚴致中先生。」
  • 話說匡超人睡在樓上,聽見有客來拜,慌忙穿衣起來下樓,見一個人坐在樓下,頭戴吏巾,身穿元緞直裰,腳下蝦蟆頭厚底皂靴,黃鬍子,高顴骨,黃黑面皮,一雙直眼。那人見匡超人下來,便問道:「此位是匡二相公麼?」匡超人道:「賤姓匡。請問尊客貴姓?」
  • 話說匡超人看了款單,登時面如土色,真是「分開兩扇頂門骨,無數涼冰澆下來」。口裏說不出,自心下想道:「這些事,也有兩件是我在裏面的;倘若審了,根究起來,如何了得!」當下同景蘭江別了刑房,回到街上,景蘭江作別去了。匡超人到家,躊躇了一夜,不曾睡覺。
  • 話說牛浦郎在甘露庵裏讀書,老和尚問他姓名,他上前作了一個揖,說道:「老師父,我姓牛,舍下就在這前街上住。因當初在浦口外婆家長的,所以小名就叫做浦郎。不幸父母都去世了,只有個家祖,年紀七十多歲,開個小香蠟店,胡亂度日,每日叫我拿這經摺去討些賒帳。
  • 話說卜老爹睡在床上,親自看見地府勾牌,知道要去世了。即把兩個兒子、媳婦叫到跟前,都吩咐了幾句遺言;又把方纔看見勾批的話說了,道:「快替我穿了送老的衣服,我立刻就要去了!」兩個兒子哭哭啼啼,忙取衣服來穿上。
  • 話說牛玉圃看見牛浦跌在水裏,不成模樣,叫小廝叫轎子先送他回去。牛浦到了下處,惹了一肚子的氣,把嘴骨都著坐在那裏。坐了一會,尋了一雙乾鞋襪換了。道士來問可曾喫飯,又不好說是沒有,只得說喫了,足足的饑了半天。牛玉圃在萬家喫酒,直到更把天纔回來,上樓又把牛浦數說了一頓。牛浦不敢回言,彼此住下。
  • 話說牛浦招贅在安東黃姓人家,黃家把門面一帶三四間屋都與他住。他就把門口貼了一個帖,上寫道:「牛布衣代做詩文」。那日早上,正在家裏閒坐,只聽得有人敲門,開門讓了進來,原來是蕪湖縣的一個舊鄰居。這人叫做石老鼠,是個有名的無賴,而今卻也老了。
  • 話說鮑文卿到城北去尋人,覓孩子學戲。走到鼓樓坡上,他纔上坡,遇著一個人下坡。鮑文卿看那人時,頭戴破氈帽,身穿一件破黑紬直裰,腳下一雙爛紅鞋,花白鬍鬚,約有六十多歲光景;手裏拿著一張破琴,琴上貼著一條白紙,紙上寫著四個字道:「修補樂器」。
  • 話說向知府聽見摘印官來,忙將刑名、錢穀相公都請到跟前,說道:「諸位先生將房裏各樣稿案查點查點,務必要查細些,不可移漏了事。」說罷,開了宅門,匆匆出去了。出去會見那二府,拿出一張牌票來看了,附耳低言了幾句,二府上轎去了,差官還在外侯著。向太守進來,親戚和鮑文卿一齊都迎著問。
  • 話說沈大腳問定了王太太的話,回家向丈夫說了。次日,歸姑爺來討信,沈天孚如此這般告訴他說:「我家堂客過去,著實講了一番,這堂客已是千肯萬肯。但我說明了他家是沒有公婆的,不要叫鮑老太自己來下插定。到明日,拿四樣首飾來,仍舊叫我家堂客送與他,擇個日子就抬人便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