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字之五(中)

神傳漢字看人生運道(十三)庖丁解牛

作者:陳彥玲

倉頡像。(素惠/大紀元)

      人氣: 637
【字號】    
   標籤: tags: , ,

《莊子 內篇 養生主》用了三百餘字描述庖丁解牛的神乎其技,這個故事至今流傳,莊子提點的諸多智慧非常值得現代人在忙忙碌碌又汲汲營營的世界中,細細思量與對照。

《養生主》篇的原文如後:「庖丁為文惠君解牛,手之所觸,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砉(音豁,皮骨相離的聲音)然嚮然,奏刀騞(音豁,刀解物的聲音)然,莫不中音。合於《桑林》之舞,乃中《經首》之會。文惠君曰:『譆!善哉!技蓋至此乎?』庖丁釋刀對曰:『臣之所好者道也,進乎技矣。始臣之解牛之時,所見無非牛者。三年之後,未嘗見全牛也。方今之時,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視,官知止而神欲行。依乎天理,批大郤(音意同隙),導大窾(音款,縫隙、孔穴之意),因其固然。技經肯綮(音慶,乃筋肉結處之意)之未嘗,而況大軱(音股,乃大骨之意)乎!良庖歲更刀,割也;族庖月更刀,折也。今臣之刀十九年矣,所解數千牛矣,而刀刃若新發於硎(音刑,磨刀石也)。彼節者有間,而刀刃者無厚,以無厚入有間,恢恢乎其於遊刃必有餘地矣,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發於硎。雖然,每至於族,吾見其難為,怵然為戒,視為止,行為遲。動刀甚微,謋(音豁,骨與肉急速分離的聲音)。然已解,如土委地。提刀而立,為之四顧,為之躊躇滿志,善刀而藏之。』文惠君曰:『善哉!吾聞庖丁之言,得養生焉。』」

這段故事至今仍讓世人稱乎神奇,箇中有大學問。一問:「庖者有幾種層次?」二問:「《桑林》與《經首》為何?」三問:「如何達此境界?」四問:「與養生何干?」莊子筆下的庖丁說庖者有一個月就換一把砍壞的廚刀的,也有一年才換一把廚刀的,這已經算是良庖,而他殺牛已數千,歷經一十九年而廚刀仍新,遊刃於肉骨之間還是綽綽有餘。至於後續的幾問,且待下回分曉了!@*

點閱【神傳漢字看人生運道】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報應錄》與《列仙全傳》等古籍中都提到仙人子安,偶過辛氏開設的酒館,仙人非以神貌示人,而顯落魄形象於店家主人面前。店主不以貌取人的供給好酒給子安,並不待索取自奉之。如此日復一日,竟至數年,毫無吝意。
  • 上篇說到集律詩大成的唐代,不論是否是七言詩,皆字數雖不多,但留傳的許多詩作都很精練的記載了豐富奇妙的神傳事蹟。例如;赫赫名聲的黃鶴樓,不獨讓唐朝崔顥留下傳頌千古的《黃鶴樓》,詩仙李白也有《登敬亭山南望懷古,贈竇主簿》的詩作傳世,不同的詩人雖然有著不同的寫作風格,但都提及仙人蹤跡。
  • 「七言律詩藏智慧,天下絕景黃鶴樓,仙人升天遠塵囂,後人求道萬宗薈。」據傳詩仙李白登黃鶴樓時看到崔顥的詩,嘆曰:「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顥題詩在上頭。」宋人嚴羽的《滄浪詩話》也曾提到:「唐人七律,當以崔顥黃鶴樓為第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