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小说:叶落归根(17)

一篇“纪实专访”
灵子

《落叶归根》(图/志清)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乔舅央求说:“小师父,我是诚心来拜佛的,以为大陆能有真正的修行之地,可是很失望啊!能不能再介绍点那个导游词以外的?请教,请教!”说着单手立掌,表示求教。

唐舅也和缓地说:“小师父,我们观光考察团是民间私访,看得出你是个有文化素养的真僧尼,讲一讲寺庙的历史,修行的逸事等。这一百元算是辛苦费,请笑纳。”

净明的脸唰一下红了,躲闪著根本就不收这小费。她忙说:“我有待遇,不能再收!不是,……”她又觉得失言,补充说,“我是说,我也是后来的,原来在戒坛寺。”

华姨和善地说:“戒坛寺好啊!我们师父在那里写过《转法轮(卷二)》。”

净明点点头,华姨接着问,“那你怎么到这里来的?工资是怎么开的?不必怕,相信我们,都是有信仰的人。”

乔舅说:“出家人不打诳语。”

净明说:“看得出,你们都是好人。我出生在青阳,大学毕业就在戒坛寺出家了,二零零一年青阳市出面,说为了扩大改革开放,硬把我要回来的,还有一半多不是出家人,是‘内招’进来的,都开资。”

华姨对我说:“在大陆像这个‘内招’,还有对法轮功迫害的‘内紧外松’,‘内’这个、‘内’那个,都是怕老百姓知道的,暗地里偷偷地、见不得天日地搞鬼事。”

我点点头。

华姨对净明说:“你这儿开资,有处级的,像住持;有科级的,你可能就是?”

净明也点点头,又说:“不过,更多的情况我就不知道了。……”

乔舅问:“你这儿有没有年长的,在寺院待的时间长的出家人?”

净明回答:“有一个,圆真师伯,原来护院,后来种菜了。现在,……”她只跟华姨耳语了一句什么。

乔舅忙说:“有劳小师父,带我们去一下好吗?”

华姨也渴望地看着她,净明说:“好吧!在后山下不远。”

大家正考虑陆伯伯怎么办的时候,小丰已把他背了起来。这小子还很知事理,我只是交待过这是私访、嘴要严,可是他倒很有悟性:不能再让抬滑竿的来了。

往下走一小段弯曲的山路,便看到了一畦畦梯田,生长著各种蔬菜。在一幢绿树环抱的小房前,是一小块空地。走到近前才看到一个老和尚正在盘腿打坐,大家都放轻了脚步,很怕影响了坐禅入定的出家人。

小明明兴奋地说:“姥姥,是发正念,大莲花掌!”

这位老僧人,显然已经听到来人说的话了,慢慢站起身来,真是鹤发童颜,不,不是头发,是须眉皆白,光头顶上受戒的九点印记清晰可见。乔舅在前单手立掌,华姨在后双手合十,老僧人也祥和地双手合十。我明白了净明跟华姨的耳语是:“现在他也修炼法轮功了。”

在相互见礼后,乔舅说明了来意。老僧人听了,又环视了一眼我们这些陌生人,在思考着什么,不轻易地开口。

乔舅又谦恭地恳求说:“我想在大陆寻找修佛的清净去处,恳请老师父指教。”

华姨双手合十著说:“就是讲清一些真相。我们都是一起来的,我保证:都能做到修口。”

(未完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敬香的人,有的可能认为今天佛不在了,也就放弃了排队,撤出了。很快轮到乔舅了,他正想施舍,华姨上前拦挡了他。于是,他只是上了香。
  • 唐舅拿过报纸一看:“呵!我们都上了头版了,这么大照片!这大记者可了不得!”接着又念道,“《海外考察团在青阳》这还是专栏呢!其中有两篇文章:《故土救灾济贫》、《投资考察求真》……
  • 阳市背靠着青龙山,像似青龙山的一个港湾,从市里到静泉寺的路途也很近。今天出发的时间较早,小丰也记不清来过多少次了,新车熟路开得顺畅,说话就到青龙山的主峰下了。
  • 二舅妈抚摸着她的头和华姨肩并肩地头前走了,亲密地唠着什么。我感到她们之间的谈话,有那样的一种真挚、亲切地感觉。
  • “老山爷”说:“三十年的时间哪,这个党把老百姓紧箍得太穷苦了,再不改活不下去了!得让人吃上饭哪!咋个改法呀?让我说,就是我那个‘拉马退社’!要早都‘退社’,早就好了!
  • “老山爷”说:“反正共产党它不让人过安生日子,八九年用坦克车轧学生,九九年整法轮功。老百姓有病,炼炼法轮功好了,还处处做好人,有啥不好啊?!
  • 土改时,他家有六十亩地,还不到海子家的一半,都划成了地主成分。他家这些地都是祖祖辈辈,用血汗积攒下来的,平分土地分就分呗!可是土改工作队说:不行,还得分车马农具和房产。他们亲自出马,把老俩口从住屋撵到瓜窝棚。
  • 唐舅对陆伯伯说:“这是村前的小清河,河水长流不息,清澈见底。是我们儿时摸鱼、捞虾,洗澡、扎猛子的地方。”
  • 清晨,淅沥沥地下了一阵小雨。待我们出发的时候,已经放晴了,只是湛蓝的天上,还有几小块灰雾状的浮云,正快速地被驱向天边。小雨洗涤了灰尘,田野里的空气更显得清新。
  • 小明明环顾了一下,看看大家拍手赞成,便童声童气地报幕,“下一个节目是独唱,歌曲的名字叫:《慈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