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小说:叶落归根(40)

一篇“纪实专访”
灵子

《落叶归根》(图/志清)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八)尾声

这些天来,我们安排得很有规律,上午都是在陆伯伯家活动,看师父的讲法录影,按照教功的光碟学功、炼功,座谈体会。

陆伯伯的腿脚逐渐活动自如了,乔舅感到法轮在小腹部位旋转了,唐舅多年的老胃疼病好了,妈妈再也不失眠了。

我读了《转法轮》,又看师父的讲法录影,觉得人生不得其解的问题,全都解开了,好似重新认识了一次世界,大有学法恨晚之感。

每天下午,我们便分头行动去救人。我除了写那个《内参》外,还给陆伯伯写了个请愿书。当然,还是观光考察团的作用大,唐舅他们分别找了市委书记、市长、人大委员长和政法委书记,直接面谈。

考察团又找了青山、清河的县市长,跟他们签了办“老唐人土特产品有限公司”的意向性协定,拟定投资五百万美元,并敦促他们立即解决在押人员的释放问题。

尚官屯和前山庄那边的活动,虽然有些阻碍,但是社会上的反响却很大,因为这个党大面上还讲和谐嘛,只得安抚。所以各路的回答都很好:尽快解决。内应的人回馈的资讯也说:很快就能放人。

观光考察团不能再继续等下去,前几天就买了今天的飞机票。

可是,一早市委秘书长就来到陆伯伯家,说:“下午就全部放人,共计七人,只是前山庄有一个人不在本市关押,与全国各地联络查询,也未找到此人,很抱歉!”

秘书长还一再挽留观光考察团,说:“再多逗留几日,接完了人之后,还有些旅游景点再玩玩,由我来陪同。”

唐舅回答说:“我代表观光考察团,感谢秘书长的盛情!并通过您向市里领导表示感谢!我们的日程不能再延了。不过既定投资,就会再来的。我们也欢迎秘书长本人到美国去游玩!”

秘书长说:“谢谢!市里正开会,恕不能去机场送行了!”

唐舅真诚地说:“后会有期!”

秘书长上了车后,还在招手。这时,尚官屯和前山庄先后来了电话,他们也都收到了接人的通知。可是,观光考察团是十一点半的飞机,就不能再去监狱城了,但仍然都很高兴。那名回不来的大法学员,在大家预料之中,就是被活体摘除器官后焚尸灭迹了,等真相大白时定会清楚的!所以,总的结果还是令人满意的。

在去机场前,乔舅和唐舅把两本《转法轮》留下来,说国外好请到。 

唐舅郑重其事地跟我说:“我们聘定了外甥女,当总经理,暂定月薪三万元,我马上给你打过来二十万美元,你可以找几个懂行的人,搞一个‘可行性研究方案’,工资待遇你定,将来他们可以定在策划部或叫产品开发部。不知大记者意下如何?”

那天唐舅说完这个事,不管是不是笑谈,我真想过能不能还在报社待下去?想做个自然主义者,写点深入人心的东西,根本是不可能的,这些天来深有体验。可是,真要扔了铁饭碗,妈妈是第一个反对的。而今天我看妈妈的态度,她出于对唐舅他们的信任,还有给的高薪,那个脸上不是反对的表情,我的心里也就有了底。

我说:“舅父,姨妈,还有干爸,我原来想写人性的、现实的东西,你们说能行得通吗?这个党过去讲阶级性,现在讲政治性,实质是一样的。就说这次你们来,我都是每天在记录著真实的情况,这篇‘纪实专访’一整理即成。可是,老妈!你说在中国大陆能发表出来吗?”

妈妈感慨地说:“你爸爸是个被冤枉成的右派,那你就够个真正的大右派了!”说得大家都笑了。

我说:“我可不想再当右派了!可又不想扭曲人格,再顺从地干下去,特别是修大法以后,更不能再当‘歌德派’了!就是搞个体都认可了!况且有幸得遇前辈抬爱,恭敬不如从命!”

唐舅哈哈笑着说:“我们爱是爱,可不是随便抬举呀!西方可不讲唯亲而用。应该说我们是伯乐,能识千里马。”他又对妈妈说,“高玉坤女士,你生养了个总经理,你自己还没感觉到吧?”

妈妈担心地说:“我还真没想到,可别把你们的美金给糟蹋了!”

陆伯伯对妈妈说:“他们选得好,晓灵不再违心地干也对!我此生就是太顺从了!这孩子肯定行,你放心吧!”

乔舅说:“不选用修大法的选谁呀?晓灵也真有能力,我们最放心了!”

华姨说:“企业的员工大都是修大法的,肯定会办得更好!通过办企业,也会有利于多救人!”

唐舅说:“只要遵照大法办,诸事会一帆风顺!出发!”

(未完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值得一提的是陆伯伯,竟能站着学功了。学到第三套功法时,他说:“和昨天晚上学法时一样,感到有一股热流从头顶上下来,通透了全身!”
  • 农家饭菜四十多样,一户一样,一样是一颗农家修炼人的心哪!在一个白柳条编的浅子里,装着蘸酱的小白菜、小萝卜菜,还有樱桃萝卜、生菜等,色彩鲜艳而协调。引起了大家的话题。
  • 博士王说:“这里的人心就像炼钢的洪炉,谁来都能熔化了。去年省、市的工作组来俩人,总结这里的经验。开头感到奇怪:你们村的人怎么都这么好?后来明白了。最后,带上《转法轮》这本书走了。”
  • “她娘俩学了法轮大法以后,她眼睛复明了,重见天日;儿子坚强也能走路了,还学会了掌鞋的手艺。那个心情无法形容!她逢人便讲:‘法轮大法好,活了一辈才见到光明!’因为她又捡又收破烂,所以她这真相讲遍了方圆上百里。”
  • 村长说:“老天爷真关照,就是周围都大旱,我们这里也偏得一些雨水,这几年都五谷丰登。求雨那年,本来地都种晚了,到了芒种又强种了好几天,人们怕庄稼不成熟,先啃了很多青苞米,没成想秋后籽粒还挺成实。人心正,天地顺!”
  • 秀莲姐他们都坐在地上,排列地整整齐齐,规规矩矩盘腿打坐。老太君领着这伙人,郑重其事地开会。她先让我把家堂竹子打开,这是放置几十年未动过的尚家老祖宗的家谱图,以前很多人没见过,都觉得开的这个会很特别。
  • “《圣经启示录》说,所有崇拜红色恶龙(即中共)和加入其组织的人,都在右臂打上了兽的印记,将来在众神铲除中共的时候,就成了陪葬品。”
  • 走进屋来,好像个小礼堂。前面是舞台,下面有桌椅。舞台正中还是那样的欢迎横额,旁边挂着两个条幅。左边是:“远隔重洋,心心相连!”;右边是:“转变观念,改地换天!”舞台下面摆放着几盆鲜花。
  • 秋后有一伏,这末伏庄户人称:“秋傻子”,天仍然是很热的。可是立秋之后,却天高气爽了。瓦蓝瓦蓝的天上,飘动着几朵棉团般的白云,白云飘过之后,在更高的天上呈现出几片淡薄的鱼鳞云和马尾云,就像绘画在天幕上的图案,协和而雅致,好似天外还有天。
  • 中外先贤们,都是有智慧的大思想家,他们留下很多传世预言,都经过了历史的反复验证。如明朝国师刘伯温的《推背图》,十六世纪法国预言家诺查丹玛斯的《诸世纪》等预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