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不知处(中)

文/王金丁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之三. 宝图再现江湖

燕子河从江川一带绕着山谷行来,到了五里坡打了个转后,再向东北方向的飞石岩宣泄而去,舟船自然要在五里坡靠岸让船客歇息,山路水路商旅在这里转运久了,河岸就形成了码头,打七然爷二十几年前带着松柏岭村民到五里坡落脚后,商贾往来多了,就凑成了市集。

今年的市集像往年一样,从码头河边一路迤逦至街市、村落里,摆摊子的、搭帐棚的、打地铺的挤得满街满谷,红红绿绿的旗旛充塞整个五里坡的天空。

一群孩子从清风客栈前榆树下茶棚边的地铺买了一只纸鸢,师傅给扎好了线,叽叽喳喳的抢着拖着纸鸢跑,孩子抓不稳上了色的纸鸢,随着风向上下乱蹿,小箭子瞧见了,从茶棚里奔过来,抓着孩子的手顺着风跑了一段,纸鸢就来了精神,挺起胸膛荡着几条尾巴就飘了上去,孩子们高兴得把小箭子推到一边,追着纸鸢冲向市集里去,小箭子瞧着纸鸢飞过孩子的头顶后,那个大胡子侠客却浮现在眼前。小箭子缩身一个箭步躲进路旁帐篷里,大胡子侠客背着大刀跨着大步走进市集里去,小箭子轻步跟了过去。

果然小箭子料想的没错,大胡子侠客走到“江东画杰”赵富客的小孙子的画摊前,抱着胸膛停了下来,仔细的看了看摊上挂着的画卷,然后一个飞身站到了赵家小孙子旁,两根指头掐住孩子的后颈,望着正招呼客人的赵家老仆凶悍地说:“我要那幅画。”一时把看画的客人都吓跑了,孩子顿时吓得说不出话来,老仆惊慌的跪求着说:“好说好说,大侠千万不要动手,您要的是哪幅画?”

大胡子侠客瞪着老仆:“废话少说,我要《追泉寻仙图》那张画,快快给我取来。”

老仆乞求着说:“大侠您行行好,这《追泉寻仙图》是我们老爷给子孙留下的遗物,大侠是否另选其他的画。”

大胡子侠客一言不发,就一手拎起孩子,孩子已经吓白了脸,他冷冷地说:“我要的是那张画,慢了我就要这孩子的命。”

“给,给,您不要伤了孩子。”老仆颤抖着手从箱匮里拿出一卷画轴送到大胡子侠客面前。这大胡子侠客瞪着老仆说:“把画打开来我瞧瞧。”老仆急忙把画轴摊开,大胡子侠客看到画里右上角题了“追泉寻仙图”四个字,就一把抢了过去,然后松开了孩子的脖颈,环视了一眼四周后,留下一声“谢了”,转身提起双脚,跃上了画摊后头谷仓的屋顶,引起群众一阵惊呼。小箭子一看苗头不对,也踩着风浪追了上去,双脚飞快的走在屋脊上时,瞧着了身后也有两个人跟了上来,肯定也是为了那张图来的,心里叫着,五里坡要成了武林争逐之地了。

那大胡子功力强脚劲快,在屋脊间飘上飘下,小箭子追了一阵,眼看就要看不见大胡子了,忽然那老和尚的声音从天空传来:“小兄弟,抓紧我的衣襟。”小箭子向上跃升了一个身长,拉住了老和尚的袈裟下䙓,呼呼几声掠过耳际,小箭子已经看到大胡子站在孔庙屋脊,正要落至地上。小箭子喊了声“感谢大师。”就松开老和尚的衣襟,倏忽间老和尚已飘然而去,小箭子望向身后,方才那两个身影正向这里奔来。小箭子拉开脚力,奔向前去,却又不见了大胡子踪影,就姗然从孔庙檐角落下,站在庙前遥望五里坡,村庄市集上正自热闹着。

当天深夜大胡子侠客才回到客栈,小箭子在柜台前望见了却不见大胡子身上带着宝图,小箭子心里正自疑惑,看着大胡子上了二楼,就从后院跟了上去。夜色中小箭子轻步移至大胡子房外,从窗户隙缝往里望去,那张画正被摊在灯盏下,已不见画卷的轴木,显然是被拿掉了。小箭子看到大胡子侠客在灯光下看着画,不停的摇着头,一副思索的样子,或许是找不到神功藏在哪里吧。

忽然从屋顶上飞下一块瓦片,大胡子一挥手,在空中被击碎了,屋上的人喊着:“留下宝图,老爷饶你一命。”接着一股吸力从上面贯下,瞬间桌上的那张图被吸上半空,大胡子侠客不疾不徐左掌击出,已把上面的吸力截断,宝图落了下来,正好掉进他的手里,大胡子侠客一语不发飞出窗外。小箭子看得目瞪口呆,他想,大胡子武功高强,大概为了护图而不愿恋战。他一个飞身上了屋顶,一轮明月高挂远处,三条黑影在月色树影里奔驰着。(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三月的晨雾从五里坡山坳里悄悄泊进七然爷的“清风客栈”时,客栈前“酒”字旗旛高高的飘扬在晨曦里…
  • 有三十年手工制鼓经历的制鼓师傅梁正颖告诉我,一位老和尚打了他的鼓之后说:“这鼓是天上来的。”这话引起我的兴趣,问他有什么涵义,梁正颖轻淡的说:“我想就是打出来的鼓声很细很柔,像仙乐一般,能够传达打鼓者慈悲的心境。”
  • (shown)绵密的枝叶在阳光里迎风招展,红透了的枫叶纷纷飘落地上。记得那老头告诉清云寺在东南方向,正犹豫间,老头已经出现松树林旁…
  • 城顶街,台湾五十年代前后中南部小城镇一条默默无闻的街道,是老台湾社会朴实无邪、唇齿相依的缩影,现在虽然街道仍在,但已不见昔日的烟雨风华。
  • 萧寒天看着赵富客写好了,把毛笔往桌上一丢,从侍女手里接过茶碗,喝了一口茶,看着画说:“就叫《追泉寻仙图》,这画算是完成了,等墨干了明天再来题字吧。”
  • 小憨子抱紧衣襟,一时脚下踢到了石头,怀里的柑橘汹涌散落地上,四处翻滚,阿柱仔也懒得理会,一颗跳得快的柑橘却滚进了他的脚底,正要跳开,可是那柑橘已被他踩出了汁液,身子瞬间滑了十几步。
  • 这江川一带五镇十八庄,任谁都称赞咱们的胡琴好听,真要这胡琴拿去了无妨,我早就想换把琴试试,这几年来总觉得功夫上不去,一直停留在这节骨眼上,过不去这座山倒是满痛苦的,只是这琴跟了我一辈,这样一夕之间丢了,心里也是怪难受的。
  • 牡丹把厨房的事料理就绪,抱着包袱轻声的钻出了张家宅院西角门,瞧见一辆牛车正奋力往上爬坡,倾斜的车轱轳颤危危的嵌住石板隙缝,车上高高堆着收割的稻子遮蔽了金黄的天空,驾车的荣贵伯嘶声吆喝着水牛,水牛嘴里“噌!噌!”的喘着气。
  • 大师茶艺工夫一流,这武夷大红袍进了大师壶里,才显其意境高远,端起茶杯即似闻风声,茶一入喉又像看见高山清泉,及入腹顿觉熨人心脾,中国茶道文化深厚悠远,大师的茶艺想必与修行相辅相成。
  • 砰然一声巨响,大师啊!我终于看见了那一道曙光;亘古繁衍的三千纹路被断然劈开,鸿蒙浑沌中,赫然划破宇宙洪荒的,就是这一道斧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