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样庆生多样情

戴振浩

(clipart.com)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时尚所趋,“庆生”似乎已成了全民运动了。反正只要是遇到“生日”,不管年龄大小,不论家庭贫富,不拘任何形式,总是不能遗忘的要被关注一番。

年轻人遇到生日时,总会纠集一些好友,搞花样,飙创意地疯狂庆生,要说是懂得“珍惜生命意义”或“感恩父母生我”者不多,大多想的可能是自己越来越可以脱离种种束缚,可以自我主张的比重越来越高的成分较大。年少不更事,认为有挥霍不完的青春,只是为了要达到“年轻不要留白”的说法,不明究理的就追寻着五颜六色的缤纷洒脱,以为那就是脱俗不羁,以为那就是对“不平凡”下了新的注脚。

中年人过生日,因为正值事业起步、忙碌打拼的阶段,同时也是对下养儿育女、对上侍奉长者的“蜡烛两头烧”繁重时期,各项杂事缠身,家庭经济负担较重,所以“庆生”常常只是为了因应子女的刻意要求而举办,所以也就较不拘形式,不限场面的容易被简化,或甚至偶尔还被遗忘。当然此时所有的作为,因为早已一切要自主负责,所以没有年轻人面临“转大人”的雀跃,而且才是人生岁月的中站,也没有像老人慨叹岁月不多的危机感,所以怎么庆生都是一份自由自在与无拘无束。

年长者过生日时,因为年纪大,辈分高,所以常常是亲友集结、子孙群聚的大张旗鼓一下,满桌鸡鸭鱼肉不缺,蛋糕寿面一应齐全,又是唱和生日歌,又是许愿祝福的热闹非凡。老友之间珍惜相聚机会渐少,会谈时总是不胜唏嘘;子孙亲人平日各分西东,借此相聚欢叙倒也一片和乐融融。待终场宾客尽欢,老友慢慢散去,子女各自返家时,枯坐冷冷观看自我,方觉“庆生”固是事实,然自己距离“人生终站”已越来越近,庆生一次就将少一次时,涌上心头的却是心底另一份不愿说口的落寞与近忧远虑。

有人不注重庆生,认为平常日子好过,远远重于“生日”当天的风光欢乐;有人是感念亲人,认为庆生的同时也是“母难日”而不愿张扬;有的年长者拒绝庆生,是深怕有了夸张的动作之后,会引起上苍的格外关注,在生死簿上被点名圈中。同样是庆生,因不同人生历练而有所取舍,因不同生命阶段而有所差异,真是一样庆生多样情!@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慢慢的压实,轻轻的浇水,来来回回的忙碌里,我们像在呵护生命,也像在栽种“希望”…
  • 我常常在公园边驻足,远望巷口的那父子三人。早上约七点半左右,总是有一位中年的全盲父亲,左手持着导盲杖,右手轻轻搭在背了书包的哥哥肩膀,旁边跟着一位也背著书包的弟弟,准时的从三百公尺远的巷口出来。
  • 桃园县文化国小5月1日上午,结合亲职教育日办理“文化艺术季”系列活动。戴振浩校长表示:该校自创校至今,每年都举办此项“艺术人文”传承活动,希望呈现孩子在学校本位课程的学习成果,是一场充满艺术与人文的飨宴。
  • (大纪元记者李黛娜台北报导)有“校长中的校长”之称的国小校长戴振浩与夫人,2010年3月20日观赏神韵纽约艺术团在台北的第三场演出,戴校长传来一封“观神韵‧享神韵”信件,将神韵带给他的心灵感受,化成文字,赞赏神韵艺术团带来让人惊艳的艺术飨宴。
  • 犹记得枯叶飘零在瑟缩的冬季时,清扫的孩子们常仰望树梢,纳闷的想为何会有那么多掉不完的落叶;但曾几何时,当薄薄的轻雾笼罩大地,慢慢散去时,换来的已是浓浓的无边春意。
  • 并不是我的血液里凝聚太多流浪的因子,也不是毫不恋栈故乡的昔日情怀,当时会远离故乡,只是在那个年代,故乡没有我梦想着床的落脚处。心里浓浓的思乡情怀,即使客居异乡多年,故乡的种种仍然常常入梦…
  • 走过岁月,见过许多大树,有的留在记忆里,有的活在生活里,有的珍藏在心底深处。
  • 有人编织梦想,有人实践梦想,有人回顾梦想。一样的时空,一样的因缘际会,却上演着不一样的心情故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