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俗手札】“餐桌”的今昔

文/杨纪代

(clipart.com)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食色性也”,连道貌岸然的孔老夫子,都承认“填饱肚子”可是人的本性之一哪。历史上的许多名人、文豪,都是讲究美食的,例如丰腴不油腻、入口即溶化的“东坡肉”,以及“素菜粥──东坡羹”就是出自苏轼之手,那真是名闻中外,千古以来都是名厨传授不绝的菜肴啊!再说啦,有清一代,就出了两位注重养生与美食的文人,前有兼戏曲家的李渔,后为“乾隆三大家”之一的诗人袁枚。可见历朝历代对美食的重视,上自天子,下至庶民都是一样的,只有环境条件的区别而造成口腹的需求有所差异而已。

大儿子结婚时,我们俩老也参与了新婚家俱的采购,大自冰箱、冷气,小至餐桌、茶几……等,一应俱全,不敢怠慢;接下来就开始了“含饴弄孙”的“凄惨岁月”,那真是焦头烂额、食不安寝的艰苦日子。

一晃眼,两个小家伙能自立了,送了托儿所,清闲下来之后,偶尔心血来潮,做些适合孩子吃的佳肴美食,巴巴的拎了一段路送去;却发现,孙子、女俩兴趣缺缺,或站或坐的窝在沙发上,两眼只顾盯着电视里变异的卡通剧情,随手抓起茶几上,下好的冷冻饺子囫囵吞枣……问问原因,回说太麻烦啦,得在餐桌前正襟危坐,拿起筷子夹食,筷子不常用,实在不好使,不如手抓方便,又无法看卡通……

听了他们的回答,我只能将那一声“哦”,硬生生的从喉管里猛吞下去,拣起那一袋“细火慢煨”的“清炖狮子头”,手足无措地打算缓步离开……

再一抬头,才猛然惊觉那饭厅与餐桌,不知何时即已废弃不用,成了堆放杂物的角落;餐桌上是杂七杂八的书籍、杂志、成叠的广告、传单,以及种类繁多的饮料、零食;那天花板上,我颇为得意的三盏长短不一、带着小灯罩的照明灯具,灰尘满布的耷拉着头,有气无力的黯淡光线,诉说着被遗忘的悲哀!

如今那沙发前窄小的条状茶几,成了餐桌的替代品,除了就近、方便之外,一无是处。一家四口,除了周休二日能团聚外,各自归家时间都不同,所以孙子、女俩,无形中也成了赶时髦的“钥匙儿”哪!

我真弄不明白,这种所谓的“科技挂帅”即是“幸福”与“进步”的象征,那么,咱们华夏老祖宗以往所承传的一切,全都是“落后”和“故步自封”的废物吗?那可未必!

回想自己的童年,每天的晚餐时刻最让人怀念!等齐了之后,一家八口在榻榻米上围桌而坐,幸福满溢!那时个个纯真、温厚,虽是粗茶淡饭,可就心满意足!那热闹劲儿,那狼吞虎咽的样子,一看就知:吃的是满满的爱意!喝的是浓浓的亲情!啃的是串串的关心!

其实,“天人合一”才是老天赋与人们的生活方式,你得劳动双手、辛勤付出之后,才能享有幸福,也才知道珍惜!这也就意味着,一般老百姓认为“吃”、“食”与“敬天”、“崇神”是等同的,是无分轩轾、不可忽视的,这也许就是“民以食为天”的原始内涵吧,摒弃了它,也就违反了神的意旨了呢,是吧!@*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人的生活层面不只限于物质面,还有精神面,如何去平衡?如何去充实精神生活?值得我们深思、发掘。
  • 不论是智慧的高低、财富的多寡,我们必须以“君子人”自我期许,不能依恃聪明、财富来坐享其成,这样才是正确的人生理念…
  • 幸福就是一段追求目标的过程,它躲藏在一个需要你去挖掘的角落。而那个角落就在你的心里。
  • 龙飞凤舞的书法、毛笔;幽深绵缈的水墨、意境;收放自如的筷子、折扇;温文儒雅的长袍、马褂;魅力十足的轿子、龙舟;清淡爽口的皮蛋、豆腐。对!这都是独一无二的中国味!
  • 当人们在仰望长空之余,会不由自主的回忆起过去的欢乐,延伸对往后的期盼,因而掀起探索生命来源的欲望,从而放大你的思绪范畴、扩充你的心胸容量、驰骋你的想像空间…
  • 人往往都是只羡慕别人的好,不见别人的劳——迷于事物的表象而忽略其背后的付出与努力。
  • 何妨随其自然,听天由命,该来的会来,该有的会有;是你的不丢,不是你的,争也争不来。狂狷潇洒、淋漓尽致地活出个人特色来。
  • 一颗本性宁静柔韧的心,是不易受伤的,它能轻盈的穿流在人间、世事里,且锋刃依旧,可这把崭新的刀刃,深藏在每个人的心中,正等著一个会持刀的人…
  • 从来自我的肯定,都靠通过“失去”的考验,失去自我认知的毛病与缺点,失去被人指责的恶习与观念,失去不当的习惯与作风…
  • 每样物品只有在需要时才有价值!多余的、无用的东西,即使它原本价值连城,最终也将发挥不了作用,一文不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