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江湖风尘归真路(下)

文/王金丁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四、攀越破天峰

雪融初春,一路荒烟蔓草,已处处萌发绿意,时而微风吹过,只见一只鸟儿站在枝上,歪着头啄食。这破天峰既然险峻,缘何商贾侠客频频闯这天险,小箭子听着驴车里灵儿的天真言语,把这问题暂存了心里。驴车摇摇晃晃了几天,仍然在峻山丛林间盘桓,小箭子望着缓缓前行的队伍,前后有汉子们的马骑带路,奔驰护卫,心里也就放松了,抬头瞧去,一群雀儿噗噗飞入丛林里。

经过几个昼夜餐风宿露,村人脚步跟着蹒跚了,小箭子让驴子放缓了蹄子。此时,晨曦在原野远处微露,眼前仍一片濛茫,一群群雀鸟儿从驴车后面飞向天空,小箭子拉开嗓门逗着灵儿:“小灵儿认得这鸟儿是咱归德村来的吗?”恣意的问话,驴车里的灵儿却实实答着:“是从咱归德村飞来的。”小箭子讶异了:“可早先没恁多呀?”灵儿声音听着是天真:“穿山越河,一路招来的,沿路庄稼户也跟了咱来啊。”小箭子想笑出来,又觉着灵儿语气无邪,就把笑声咽回肚里了。

待到阵阵雀儿隐入薄雾里,不知从哪里又飘来了大片连绵云雾,小箭子霎霎眼,才瞧清楚是数以百计的鸟群横空而出,讶然中仍不忘调侃灵儿:“可这群鸟儿哪来的?”灵儿从驴车里探出头来,望向天空,答道:“咱归德村没见过这鸟儿。”灵儿阿娘开腔了,却是疑惑的声调:“这白鸠久已不见了。”小箭子好奇,视线紧紧追着这群白鸠不放,等到不见了白鸠,云雾也都散了,眼前霍然一座雄奇高山连着半边天,劈胸而来。

一阵风尘扫过,那虬髯汉子已勒马站在驴车前:“前边就是破天峰了。”小箭子跟着转身朝队伍呼啸了两声。虬髯汉子从马上跳下来,拉着辔绳慢步前行,小箭子也攥紧缰绳,跟着马骑走,几个牵着马的汉子来回照看着队伍。走了半天,队伍迤逦着随着小箭子的驴车爬至山腰,太阳从山脊斜照下来,小箭子让驴子歇在山壁阴凉处,往阳光里望,原来这破天峰后边,峰峰相连,却一峰比一峰低,直至尽头就瞧不着了。

队伍在山间鱼贯前行,此时,只能听到山风扫过的声音。忽然那领头的虬髯汉子拉住了马,停在崖边。小箭子站上驴车往崖下望去,发觉队伍已在深谷高山处。这时,虬髯汉子正小心翼翼的一手拉着缰绳,一手轻拍马背,亦步亦趋的登上两峰间的石板栈道,看样儿是熟车熟路了,像一阵春风,轻松的越过了山谷,上了另一座山峰。小箭子看着栈道不宽不窄,只容得驴车辗过,就拍拍驴腮子拉着缰绳上路,可那驴子却摇着驴须,尖声嘶鸣着,蹄子紧抓着地面不走,小箭子用尽了劲儿也拉不动。灵儿瞧见了,笑着说:“那驴子瞧着万丈深渊,跨不出脚啊。”小箭子想着也是,就将驴子眼睛用布巾儿幪上,一面拍着驴肚子,一面嘴里安抚着,一步一步把驴车踱了过去。

走过一个栈道,一峰越过一峰,跟着那虬髯汉子绕山盘旋而下,等到小箭子歇下来喝水时,往后望去,队伍已贴着山腰绵延几个山峰,仰头一望,那破天峰高高插向天际,此刻,阵阵急风从峰顶灌来,宛如从天而降,小箭子拉紧衣领,转身随风势望去,隐约可见旷野尽处的平畴绿野。

看着虬髯汉子又跃上马背,小箭子也上了驴车,才转过山腰,却见那汉子又停在崖边举起手来,似乎招呼着小箭子。小箭子停下驴车,跑了过去,那汉子手臂指向远处平原,说:“那市镇瞧着可不寻常,从没见过这景象。”小箭子眯着眼睛望去,只见一堆红绿屋舍,看来是个热闹的市镇,几辆驴车后面拖着长长的人马,开往市镇里去。小箭子看着那驴车眼熟得紧,正待仔细瞧去,一群大鸟儿扑着翅膀从眼前飞过,翻了身,展翅向山巅遨翔而去。“好热闹啊!”灵儿欢呼着,阿娘语气也是兴奋的:“这南来北往的大雁怎么也来了。”

又下了一个山峰,天空云雾蒸腾,隐约可瞧见那市镇车马来往,人员杂沓,一片繁华样儿。那领头驴车已进入大街,瞧着了车顶上旗子飘着“清风”字样儿,小箭子大字没识几个,这两个字可认得,心里不觉升起一阵惊讶,确定就是海二叔的驴车了,可怎把客栈旗幡也擎出来,难道七然爷也来了。

“黄鹤镇到了,大伙慢着走啊。”那虬髯汉子如释重负似的喊着,小箭子心里却如一卷交缠的丝线,寻不着出口。忽然,那群大雁又出现天空,展开翅膀向黄鹤镇上空飞去。

五、汇聚黄鹤镇

村人好不容易越过了破天峰,到了广阔的平原,只见一望无际的丰饶翠绿。此时,小箭子明白了为何人们愿冒险攀峰了。眼前矗立着高大牌坊,就是黄鹤镇了。小箭子让村人在原野里安顿好了,灵儿阿娘也下了驴车,见着虬髯汉子正骑着马儿兜圈子,就抱拳向虬髯汉子谢着说:“多亏好汉护着咱村人攀山越岭,总算现在到了平安境地。”虬髯汉子也抱拳回了礼;“大娘不用客气,可还得注意着呢。”灵儿阿娘望向黄鹤镇大街说:“方才进入市镇的大批人马,或许就是来接应咱来的。”一时,那虬髯汉子睁亮了眼睛,小箭子长“唔”了一声,正要说话,灵儿已脱口而出:“咱快去问问他们吧。”引起了一阵笑声,却把大家的忧心都化开了。

小箭子驾了驴车,那汉子骑着马,向大街走去,经过牌坊时,听见有人喊着“箭子哥”,小箭子惊诧着抬头望去,原来是晋州镇的二头子正蹲在摊上吃东西。望远瞧去,尧州镇的山老鼠高高攀在驴车上,还有五里坡卖山茶的汉子、清风客栈洗菜的婶子和小翠,都在那队人马里向他招手。他乡遇故人自然备觉亲切,心里却跟着生起一层讶异,小箭子挥着手拉高嗓门喊着:“好家伙,怎跑这远地来了?”那二头子也回了:“跟着七然爷去寻正法去了,箭子哥一块去啊。”霎时,小箭子心里的石头放了下来,回头兴奋的说:“大娘说的是,咱五里坡清风客栈七然爷来了。”

瞧着那辆竖着旗幡的驴车就停在大街人群中,小箭子一时雀跃,往驴屁股拍了几个响巴掌,赶了驴子跑过去,瞧见七然爷跟海二叔正坐在驴车上,就跃下驴车,喊着:“然爷,海二叔,小箭子来了。”。七然爷仍含着烟杆,望着小箭子悠然的说:“咱们正等着你呢。”这时,灵儿阿娘、虬髯汉子都来了,小箭子给介绍了,彼此行过了礼。七然爷从兜里掏出了丝绢儿交给小箭子,嘴里吐了口烟雾说:“你启程后十来天,那托事的人又来了,要我也走一趟,要求从江川一带绕过来,我说会赶不上你们的,那托事的却说时程恰恰好,我们就走燕子河,经过晋州、尧州几个庄镇,途上一些人都跟了来了,可真在这黄鹤镇碰头了。”“咱们也是刚刚赶到。”小箭子嘴里说着,心里窃笑着,那人还把在归德村耽搁的时程都算上了,一面接过七然爷的丝绢儿,一旁灵儿阿娘瞧着了,嘴里细声念着:“是个‘正’字。”三张丝绢儿拼拢了,七然爷却说:“这上头画的地理我可不熟了。”

虬髯汉子看了丝绢儿上的路线,向七然爷抱拳说:“江湖上传闻前辈侠义豪情,晚辈今日有幸得见,原本打算偿了这趟任务,兄弟们就还乡归业了,想不到前辈也来了,这位大娘还说后面有好事儿等着呢,咱们就不走了。从这里到古城关虽没有困难险阻,可这段路人迹罕至,没熟客带路是容易迷失的。”接着大笑一声说:“晚辈混迹破天峰一带多年,真是为了行这件好事来的。”说得大伙都笑了,灵儿还鼓着掌:“真好真好。”七然爷笑着说:“好汉客气了,往后大伙都是一路的,可得互相照看着。”吸了口烟,又补上一句:“那托事的说了,等咱们会合了得抓紧时间赶路,后头接缘的就要碰上了。”灵儿阿娘望着大伙说:“各位,咱们在这里吃饱了喝足了,备好了事物,两个时辰后就启程了。”

此刻,大街上正热闹着,乡客摩肩接踵,市声此起彼落,黄鹤镇上一派繁华景象,那海二叔驴车上的旗幡仍在空中随风飘荡。

六、寻访大道归真路

两路人马会合后队伍更长了,虬髯汉子仍然骑着马居前引导,海二叔驴车在前,小箭子跟随后面。一路上,果然时而出现崎岖小径,时而荒烟曲道,好不容易捱到了田园大路,小箭子瞧着绿野黄花,就迷糊着困着了。在驴车上摇摇晃晃的不知睡了多久,被灵儿的嘻笑声叫醒了,醒来时看着田野里矗立着一段断垣残壁,想着那可是古城关了。

忽地,听见旷野里传来一声唱曲儿,觉着熟悉,再仔细听去,像是梅姑的腔调儿,唱得可字正腔圆:“落入凡间深处,迷失不知归路,辗转千百年,幸遇师尊普度,得度得度,切莫机缘再误。”歌声歇处从空中飘来一串弦音,小箭子想起来,那不就是拉琴老者吗,一时兴奋,望大地里喊着:“前辈可得了大道了?小箭子候着您呢,大伙都来了。”“咱访了大法大道了,小兄弟您可来了。”老者的声音穿空而来,字字清晰。“前辈,您手上可有丝绢儿地图?”“小兄弟瞧瞧。”小箭子瞬时跃向空中,伸手抓住了老者抛来的东西:“前辈劲道拿捏得准,哪天得教教我功夫啊。”空中又传来老者的声音:“小兄弟还是调皮。”

小箭子将那丝绢儿交给灵儿阿娘,灵儿阿娘摊开瞧了,嘴里念着:“是‘法’字,拼着就是‘助师正法’了。”此时,拉琴老者又说了:“各位各位,人身难得,中土难生,正法难遇啊,咱大伙助师正法去吧。”

梅姑仍然不停的唱着,歌声飘荡旷野,灵儿在驴车里天真的嚷着:“小箭子哥瞧瞧,天上可比咱这里热闹呢,那神仙姐姐长长的衣袖儿好漂亮啊。”小箭子仰望天空,什么也没瞧着,看着旷野里汇聚的人群,骤然一股激动涌上心头,不觉在歌声里,落下了迸出石头以来第一滴眼泪。@*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橘黄色的太阳已染成了紫红色,眼看就要坠入山坳里了,小箭子一时想着这世界甚是奥妙,觉着自己一路走来似乎早有了安排似的……
  • 新唐人电视台在累积多年的文化底蕴及能量后,于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二日至十六日在台湾台北市花博争艳馆举办“穿越时空互动大展”,将古典艺术结合投影技术、动画、介面设计,以互动式感应科技,展开一场前所未有的穿越时空之旅,引领民众体验正统文化艺术。
  • 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五日,中央研究院嘉义地区研究驻站的张雅媚小姐在台湾嘉义县梅山文教基金会展场,被一幅“真善忍国际美展”里,题为《纯真的呼唤》的画作所感动,“她的泪水不会白流。”她指着画里的小女孩说:“这位小女孩皱着眉头,从她的眼神、汗水,还有她的泪水,我看到她内心无言的抗议。小女孩在自由民主的国家,纽约曼哈吨的街头,在雨中久久站着,那心灵悸动的眼神,告诉世人说,我们可以更努力一点,展现出世界和平的状态,她所表现出来的眼神让我非常感动,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幅。”
  • (shown)待到了天亮,大地正沾了露水,那时的菜儿最对味,花儿最娇美,竹笋子也正是肥嫩的时候。村哥哥们就从山上一路采摘下来。敏儿一面说着,只见一群汉子从前面山脚下向溪边奔了过来,雄浑歌声跟着一圈圈扩大…
  • (shown)恍惚中听到了一串小调儿,老者才从晕眩里醒转过来,发觉已进了一个村庄里,只见眼前红墙白瓦,村人悠闲来去,天空仍然稀疏下着细雪,也不沾身子,却有片片粉红梅花残瓣在空中飞舞,煞是好看,抬头望去,原来那屋后小山坡上植着一排梅树…
  • (shown)可我一生飘泊江湖,拉琴卖唱只是求个糊口,真为的是寻访正法大道,小兄弟喜欢武功,武功自有其精巧奥妙之处,岂知这正法大道才是人间至宝…
  • (shown)小箭子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粒碎银子,就朝拉琴的老者掷去,海二叔急忙叫着:“不要胡闹。”只见那碎银子已飞了出去,眼看着就要击上了拉琴的老者,还是软绵绵的坠了下来,看得海二叔惊呆了,手里的酒杯子停在嘴前,嘴里念着:“这是那门子功夫,这趟路可没白跑了。”…
  • (shown)早上三、四点钟,天未亮,侯加福已到赤兰溪、沄水溪去找石头。清晨的溪谷露水很浓,身体都淋湿了,他却感觉很好,能够找石头,还可以找灵感。侯加福创作石雕时都是用凿子直接在石头上打底稿,手工雕刻的作品给人的感受就是不一样。
  • (shown)阿里山茶风味、品质特殊,隙顶国小的茶艺课及小小茶博士的评鉴制度,无形中将乡土教学和品格教育融入其中。茶艺课就像是一门艺术课一样,为资源相对缺少的偏乡小学来说,注入一股活水。
  • 没等七然爷开口,那树下的老和尚已低着眉说话了:七然兄心里的事老衲知晓,您一向行事方正乡里尽知,既有老少英雄相助,就不必过虑了,人生戏梦一场,散戏前自会真相大白,恩怨也应了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