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缘笔记:转世奈何桥

作者:尘埃
    人气: 322
【字号】    
   标签: tags: , , ,

世世相传,阴间有座奈何桥,那在东方文化中归属于地界。桥的那头有位孟婆,在那儿为即将转世的魂儿送上一碗孟婆汤,孟婆汤洗去了魂儿们生前的铅华与记忆,忘却了一切,纷纷行过奈何桥,转生,再回到那如同客栈的世间,想不忘也奈何。

一日,阴间差吏将一位七、八十岁的老妇人带至,使其喝了孟婆汤,将行过奈何桥,翻查此魂,喃喃自说:“此魂负使命,借此转世,教化苍生;天宇之令,化转人间。”

老妇人记忆已空,苍苍茫茫行过奈何桥,飘然而去,在灵魂转生回世间的下一个驿站中,接受天宇的安排,启悟世间的另一位亲人。

故事的场景转至世间,在那世间的某一角落,诞生了一位名为涵儿的女孩,涵儿从小就是被打的命,少得父母欢心,唯一护她的是她的奶奶。人说缘深缘浅,缘好缘坏,虽在父母之缘上有欠缺,却是奶奶最疼的孙辈,只是,这仍无法为涵儿除去她一生该经历的苦难,即使感情再深,亦也是聚少离多。人的一生中总需面对孤独的试炼,其实在天宇中、众人间,你并不真的孤独,那寂寞与孤独将成为寻找天梯的奠基,渐渐在那天地间虔敬的信仰中沉淀与平静了心灵。

或许您曾经听说过,在历史上的某某时代,曾经发生过对信仰的迫害,而在涵儿生活的这时代亦是。国家的主事者毫无缘由的发动对信仰的迫害,致使国中冤狱增加,无数人流离失所,失去生命。

当镇压的消息一传来,涵儿不可置信,为何要阻挡人们心中的平静?!

当镇压的消息一传来,一股强大的害怕涌上涵儿父亲心头,蔓延著缠绕着,在这害怕的驱使下,以为维持家中生意为由,将涵儿赶出家门。

接连而来的事情,犹如青天霹雳后,再补一声响雷,不偏不倚的打在涵儿身上,经历了无家可归,走过吃了这一餐不知下一餐在哪儿的窘境,涵问:“这一切是真实的吗?”

心里深处的回音答道:“不!这一切都不是真实的。”

“那为何如此荒诞?”

“你要相信乌云过后有晴天,黑夜终将过去,阴霾总有消逝的一天,而黎明终将到来。”心里的回音答道。

接下来的日子是时间、耐力与承受力极限的考验,没有专长的涵儿,加上压在心头的压力,之后许多年,只得勉强维持温饱,甚至每年年节将至,几次回去探望奶奶的路途上,却连车钱都没有,奶奶生病时,也无法帮忙分担医药费。而这一切波及到了奶奶,奶奶得病直至去世前,口中时时念著涵的名字,却几乎没什么机会再见到此生最疼爱的孙女,而这件事,成了她与涵儿心中最大的遗憾。谁不希望在人生的最后能有自己心爱的晚辈在旁伺候。而命运却是如此的弄人,直至奶奶去世数年,离开家中的涵儿才在苦难中渐渐的稳定了财务,慢慢地持续不断与其他一样对这场突如其来的镇压,感到错愕的人们一同努力,慢慢得到世间许多人的同情与支持,渐渐地人们也开始反对这场迫害,但无奈自己的父亲总是属于比较慢的那一群,以致涵在自己亲弟弟的大女儿翎渝出世直至周岁,都未曾见过翎渝。

十多年过去了,人老了会变仁慈,父亲也是,心疼孩子受的苦,许多事情渐渐有了弹性,加之涵儿的母亲年迈,亦开始思索寻求生命之意义,使父亲突然觉得,其实有信仰并不坏,于是,和涵儿的来往日渐颜繁。

第一次见到翎渝时,翎渝怕生,几次之后,这才周岁多的孩子,和涵儿玩开。翎渝学语言有着天生的才能,特别快且流利,两岁多,只要知道姑姑将要回家来,即缠着大人直问:“姑姑什么时候回来?”

一次,回家途中,涵接到一通电话,电话那头,是翎渝,翎渝缠着她母亲帮忙拨了这通电话,而电话那头童稚的声音竟是流利的问著:“姑姑,什么时候到家?”令涵儿心头一惊。

多么熟悉的语调、口吻与声音啊,恍如穿越时空而来,是否是……

翎渝叫着爷爷的名字,发音特别准,而有天父亲充满疑惑的问涵儿说:“奇怪,翎渝小小年纪,睡觉怎么会打呼呢?”而且那感觉很熟悉吧……像是小时乡村夜里谁熟睡的呼声。

一日,闲聊中聊起翎渝,说她上次电话中,那语调像极了逝世已久的奶奶在生时对涵说话,而这话一出口,仿佛时空在那瞬间凝结,父亲与涵同时呆愣住,仿佛她说对了,而这真实从没人敢说破。

涵的父亲呆愣地望着自已的所谓“孙女”,种种相似与巧合,令他不禁有些怀疑,翎渝的生命来自何方,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对待,当翎渝哭闹时,本应站在长辈立场的父亲,此时却有些不敢顶嘴的意味。

好久不见了,那熟悉的你,现在却锁在这小小的身躯中,还在学着怎么自己吃饭。

重逢后再相认的喜悦,却因着身份的转换,再也说不出口。

“小时,你陪我玩骑马打仗,现在,换我背着转世的你,玩着骑马打仗。多么熟悉的场景,只是角色互调了。”

“原来,人真的什么事情都是为自己做的,今生对你好,来生你对我好,用同样的方式。”

“你知道因残酷迫害造成的分离,是我今生最大的遗憾。再见转世的你,这一切遗憾终将消逝。”

记得翎渝曾望着她说:“姑姑我认得你!”那阴间的孟婆汤,即使洗去了记忆,也洗不去灵魂间熟悉的感觉。

当然认得了,只因前世,你是…。

翎渝不知自己在几个大人们心中激起的涟漪,现时她只是个小小孩子,同样需要教导,已然忘却人间一切生活技能与知识。大人们教得好将来就好,教得不好,以后也会犯错,且对人间造成影响。果然下一代人如何,责任在于上一代人。人间的戏就这样一幕幕的演下去。

如是那么真实的,今生你对我好,来生我对你好,那么,那发动迫害的国家主事及这么多年来,追随主事一起迫害广大手无寸铁人群的随从者们,对那么多人不好,以后将如何呢……涵儿不禁倒抽了一口气。

这些年来,经过不懈努力,同情与支持停止迫害的人们愈来愈多,如是那黑暗中一道愈来愈光明的光芒,不停驱散暗夜。这一切仅仅是为了帮助被迫害者本身吗?不,不是的,绝对不是的。如果我们会成为我们的下一代,如果你对我好,将成为来世我对你好的回报,那我们又何尝忍心看着那些对人不好的施暴著者们,为自己旳未来自掘坟墓般的不断增添苦难与悲伤?而谁才是世间最可怜的人呢?涵儿于是觉得,持续以恒的让身边还不明白的人们理解及同情,进而支持停止迫害是意义深远的,意涵远比自己最初想像的深邃与珍贵。无论是对被迫者、施暴者及随从施暴者的人群,以及广大还不明白的被蒙在鼓中的人群,或是已在同情被迫害者的人群们,都是对他们生命永恒的尊重与珍视。

涵儿的父亲感慨地对她说,离开那么多年,别觉得不好意思回来,他现已对人的生命有了不同的想法,毕竟,“谁知道自己的下一生会是什么样呢?”父亲说。

从多年前涵儿离家起,家中生意经历了全世界金融风暴后交棒第二代,虽仍有实力,但第二代一直埋怨父亲撇下了个烂摊子给他,直至涵儿逐渐回归家里,家中生意突然多了个洽谈成的新客户,下了个大单,第二代执掌生意的晚辈向父亲说:“我已有许多年没见过这样的订单!”即便还有些品质问题待解决,至少是个好的开始。

是巧合吗?不过这世上总有许多神奇的巧合总是恰逢其时的在适当时机出现,仿佛浩瀚的天宇对人无尽的鼓励。

如同翎渝为何被取名为羽令之翎的原因,似乎是天宇,以同音字,暗吟了老奶奶将行过奈何桥时,阴间差吏对她的注解——天羽(宇)之令,化转人间。而天宇之令,今已化转人间。

涵至此对孩子有了不同的看法,那些和翎渝一起玩在中庭的小朋友们,是否其中也有些是过去乡村中,曾经抱过自己的,邻家的奶奶与爷爷?天宇似是以这种轮转的方法,洗去灵魂记忆的同时,也洗去了他(她)们生前因环境影响,逐渐长大中所养成的多多少少的心计与沧桑,再以孩子的身份回归世间,以纯真之姿,唤起大人们心中的童心,协助天宇,净化人间。

和翎渝相处久了,涵儿对奶奶的记忆逐渐淡去,取而代之的是翎渝纯真的笑靥。她所要经历的一切此生该经历的喜怒哀乐,涵儿无法为她承担,如同奶奶当年,无法为涵除去一生该经历的苦难。而前世,就让它留在风中,除非她自己主动忆及。

而此时涵又见到信仰的力量,一种纯真而令人平静的信仰相伴,生命就较不容易在漫漫一生中,因着喜怒哀乐在不经意中对人不好,从而在更远的未来中也得到被人不好对待的回报中。

一日,涵的父亲与友人搬了一截杉木树干回来,香气袭人,据传树龄已有数百年历史,短短的一截杉木树干需两人合抱,上可坐人。家人轮番欣赏过,孩子也不时爬上去玩,父亲转身对涵说:“有空你就在这上面打坐吧!”

奈何桥旁依然站着孟婆,为来到的魂儿们,送上一碗孟婆汤,转世奈何桥,生生轮回转,一生又一生,能否不轮回呢?

仰望苍天,答案早已存在于天宇之中,那在正信中修炼的灵魂,无论遭受任何魔难依然能宽和待人,不被忧伤仇恨蒙蔽,依然纯善,不生机心为人着想,就慢慢能靠近这希望,即便困难,却是一条不需要再让天宇以轮回这种方式净化自己的路,一条许许多多的人们都在寻找的路,千百年来,许多人们寻找著,从来不曾停过,且人们听说过,在末世时将有万古不遇之法流传着,届时,请不要错过。@*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直到散场后,还是想到就流泪,众所周知,神韵艺术团巡回世界,乃世界第一秀,以复兴正统中华文化为宗旨,所有演出题材,都取自中国五千 年仁义、善良的价值,这首歌曲能被选中且于舞台上加演,一定不是件简单的事情,代表了世界,乃至苍穹,承认中华民国文化之精神,代表了中华民国,是继清朝以降,真正继承中华道统的时代,而这道统始于轩辕。无论谁谁谁表面看似再强大,也只是个空壳,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 任何事物均得有益于他人与自身心灵的提升才能长久不衰,历久弥新,在这个论点下,真诚的相信古老的东西会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回归。
  • 很多时候,习以为常的事,都得等到不再拥有,复还时才知道珍贵。
  • 绘图人想起多年前那似梦境的一切,什么都明白了,他的生命,是主佛帮他延长,只因他的善念,现在他的每一天,都是被安排出来的,让他帮助他人的同时,又反过来建立自己的威德,他自己真正的归期,得主佛说了算。
  • 如果能真心按照“上天银行”的教导,合理分配时间,如履薄冰的去自己的执著,等到上天认为我达到标准了,就会将我的存款折下来做为我的世界,在那里生生不息,什么都有,永脱轮回之苦。修
  • 吃苦受难是将借来的人生还给上天的一种方式,那么,现在还得愈多,将来就愈好,也是要有能力,信用好,愿意提早还的,说白了,就是──要是一个好人,才还得起。
  • 多年没有在中秋节回乡了,将近有七年的时间,我的上班时间和别人不同,每逢节日就是我最忙的时候。
  • 缘际会买了间小房子,虽然当初买房子的理由虽著时间的推移已荡然无存。
  • 一直好奇著,您所说的曾经的身份为何会造成让人感觉极深的心机?那并不是您口述的曾经的身份会有的,我总是放着音乐,尽量自以为是的去拆开您的心结,“纠正”自认为您不够正直的行为,或将您精心设的局在不经意间拆掉。
  • (shown)苦难铺垫了一张进入天国的门票,那是所有富豪都想做的交易,所有人想得都得不到的机会,神安排了路,可自己得坚忍的走到最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