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才女”系列十二:栊翠摇红千重雪 槛外幽香一树梅

【红楼才女】金枝玉叶的修行者 妙玉

柳笛

清代孙温绘制《红楼梦》之一。凹晶馆图画(公有领域)

  人气: 374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姑苏人士,出身诗书仕宦之家,模样极好,文墨极通;年幼多病,入空门修行方能痊愈;今年十八岁,父母俱已亡故,客居贾府,只有老嬷嬷和小丫头服侍。若不道姓名,她会让你想到谁?这般家世、际遇、才貌,莫不是草木化身的林妹妹?

这位妙龄女子,却是带发修行、栖身大观园栊翠庵的妙玉小姐。“妙玉”是她的法号,真实姓名已不可考,而“妙”字拆开为“少女”,又具玄妙、美妙之意,暗道此女正值青春韶华,品貌非凡;那枚“玉”字,却将她与黛玉的命运联系在一起。因而有人说,妙玉是佛门中的黛玉。

大观园内充溢着黛玉的才情与眼泪,关于妙玉的故事却是云遮雾绕,扑朔迷离。从她出场便在他人的对话中一带而过,此后一直幽居佛庵,极少显露真容。身在红尘喧嚣的中心,她总是深掩院门,自扫花雪,宁愿做一位隐世的神女,孤介自守,也要维系着心灵的洁净。贾府这座繁华地、温柔乡中,上演过一幕幕人情冷暖、悲欢离合,似乎热闹不属于她,衰败亦不属于她。究竟是她抛弃了俗世,还是俗世容不下她?

清朝改琦所绘妙玉(公有领域)

当才女们吟诗作对,嬉笑雅谑时,妙玉在做什么?诵经、礼佛、打坐便是她每日修行的功课。她也曾道自己五更须得打坐一回,可知妙玉虽然娇生惯养,亦不肯落发,晨昏功课却是决不肯放松。参禅久了,心灵的境界不断升华,反观大观园变成了浊世,园中的人或事也大多纷扰违心愿。

幸而园中还有黛玉、宝玉,妙玉惜字如金的故事总与这两人相关,可知曹公为笔下人物取名,也颇费一番心血。通过与二玉的互动,我们可以窥知妙玉真实的生活远比世人想像得要丰富、精致得多。

品茶一节,是妙玉首度正式出场的重头戏。彼时刘姥姥二进大观园,贾母欢喜,邀她一同游赏大观园,至栊翠庵。众人见院内花木繁盛,顿时心旷神怡,飘然欲仙。贾母笑赞修行之人清静闲适,得以时常修剪花木,园中景致自与别处不同。这倒教人想起,在冬雪漫天之际,庵里分外精神的红。宝玉因在诗社中联句落第,被罚去讨枝红梅供大家赏玩。一枝二尺来高、五六尺长的红梅,小分枝如蟠螭、蚯蚓,旁逸斜出;花朵吐胭脂、欺兰蕙,嫣红娇娆。

清代孙温绘制《红楼梦》图画(公有领域)

更有一首《访妙玉乞红梅》咏叹妙玉,“不求大士瓶中露,为乞嫦娥槛外梅”,那股清冽、冷艳的氛围跃然纸上,正是妙玉与梅的诗意写照。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一草一木皆有灵性,深居简出的妙玉将一方佛院中视作自身的外化,将其精心照看,赋予它们脱俗超然的风度。

而这时,宝玉初见妙玉风采,怀着欣赏与敬意细细观察。贾母等人入了禅堂,想讨杯茶吃,妙玉便含笑去烹茶。不多时,只见她捧了“一个海棠花式雕漆填金‘云龙献寿’的小茶盘”,里面“放一个成窑五彩小盖盅”,奉于贾母。我们不见她眉目体态,衣饰妆扮,但见到如此别致罕见的茶具,亦可遥想妙公其人了。

清代孙温绘制《红楼梦》图画(公有领域)

贾母说自己不吃六安茶,妙玉答是老君眉,以旧年蠲的雨水煮成。短短几句互动精妙传神,道出一老一少俱是茶道高手。六安茶属绿茶一种,若腹中油腻太重,饮此茶容易停食、腹泻;贾母才吃了酒肉,故不饮六安。

经后人考证,老君眉应属红茶或乌龙茶一种,乃是消食、解腻的佳品,妙玉留心贾母言语,故提前择了好茶、养身茶送来。况且,老君眉有福寿延年之寓意,堪配贾母。

随后,妙玉又呈上一色“官窑脱胎填白盖碗”,仍是当时名贵的茶器。无怪乎贾母要携刘姥姥赴栊翠庵讨茶,妙玉的茶既通医道,又懂人心,更能带人历经一场艺术之旅。

妙玉侍奉贾母等人饮茶不过是行宾客之道,尽了本分之后,她便邀黛玉、宝钗入耳房饮体己茶,引得宝玉也来一探究竟。她亲自煮水沏茶,为黛玉、宝钗奉上旧时名人珍藏的茶具,也为宝玉斟来一杯常日所用的绿玉斗。

宝玉在惊叹妙玉所藏的珍奇茶具之余,也了解到妙玉将金银玉宝之流贬为俗器的心性。妙玉欣赏他是知音,更拿出一只“九曲十二环一百二十节蟠虬整雕竹根”的大盏与他。

更为奇绝的是,这壶茶竟是用埋藏五年之久的梅花树上的雪煮成,因而茶味清淳雅淡,回味无穷。在饮茶过程中,妙玉更道出“一杯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饮驴”的茶论。宝玉曾说,女儿是水做的骨肉。若说黛玉是泪,湘云是酒,宝钗、宝琴是雪,妙玉则非茶莫属。香茗、好水、名器、妙论,妙玉在茶艺上的修为已臻极致,真真教人叹为观止。

关于茶的故事,还有更具诗意的一节。中秋夜间,妙玉偶然被皓月、笛韵吸引,出寺一游。不意间,她在凹晶馆附近,聆听两位最是诗才的少女联诗,顿觉清雅异常。当听到“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之句时,忍不住出面评赏,并指出黛、湘固然做得好句,只是过于颓败凄楚,对命数来说恐非吉兆。说罢,她第二次请人至庵中吃茶,亲自取来纸笔,将两人的诗句誊写出来。

黛玉听过妙玉的诗论,又见她有此雅兴,便虚心请她指教。妙玉也直言相告,有心续笔,共同完成这首律诗。她还说,收束诗歌,最终还要回到本来面目上去,若一味搜寻生僻险怪之事,一则“失了咱们的闺阁面目”,二则“与题目无涉”。

这时的妙玉俨然一位才华横溢的淑女,提笔微吟便一挥而就,续成《中秋夜大观园即景联句三十五韵》。她用清灵虚淡的笔法寄予一片佛心,将黛玉、湘云的凄楚之句翻转过来,恰似《赤壁赋》中的苏子化解骚客悲思,最终将诗歌达到融于天地、宁静喜乐的境界。

常年修行的妙玉,对诗文的偏好更是蕴含无尽禅意。岫烟向宝玉解读“槛外人”拜帖时说,妙玉心中认为古人中自汉、晋、唐、宋以来,只有两句诗最好:“总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故自号“槛外人”,以示超越名利与生死执著的世外之人。

文章中她最爱庄子,又自谓“畸人”,即与世俗不同、又能通晓天道的畸零之人。妙玉的园艺、茶道、诗意、禅心都体现在这两个名号之中。或许是她品性太过高洁,凡人多半难以体悟,便与红尘渐行渐远。不足与高人共语,亦是知音难觅的无奈。

“气质美如兰,才华阜比仙,天生成孤僻人皆罕。”妙玉是尘世最意外的存在,是大观园最接近神仙的女子,只可惜红楼半残,下卷散佚,竟不知她最终结局如何。但从其判词来看,多半也是悲剧收场;而历史安排妙玉,永远停驻在修行途中最美好的时刻,最符合她带发修禅的闺阁面目。或许,这就是最好的结局。@*

责任编辑:谢秀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岫烟,或许是红楼女儿中最别致的芳名吧。岫是通幽的岩穴,烟是风送的流云,如此空灵澹宕的意境,可是陶渊明笔下“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的诗意重现?闻其芳名,只觉眼前青山隐隐、岚烟袅袅;再观其人,举手投足皆成清淡玄远的风度。
  •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大雪如席,把大观园妆点成一座琉璃世界,也迎来出一位神仙般的人物。她着一袭金翠辉煌的凫靥裘,泠然独立于粉妆银砌的雪坡上,身后的侍女为她抱一瓶胭脂一般的红梅花枝。素净的底色,点翠摇红,因为一个曼妙的身影,化作一幅天然的水墨丹青。
  • 还记得金陵十二钗的判词上有句话:“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说的正是诗才不分伯仲的钗黛。“咏絮才”一句虽然喻指黛玉,但柳絮实际...
  • 除了首联直接写月,其余几联不着意写月,意境却句句与月相关,由于她在创造情境时融入身世凄寒之感,借咏月抒发离愁别恨之思,更传达出悲怆高远之感。
  • 正式进入园子前,英莲已更名“香菱”,童年旧事都忘了大半,只一心在宝钗家中尽心服侍。唯有眉间一点胭脂记和姣好的容颜,依稀是那粉妆玉琢的可喜模样。直到丈夫薛蟠离家远行,她才有了伴随宝钗进入大观园的契机,得偿暂离苦海、走近雅贤的心愿。
  • 有宴无酒,不可谓尽兴;有酒无诗,不可谓风雅。因湘云起社而成的螃蟹宴,不仅为贾府女眷带来一番天伦之乐,而且成就了两组题诗,“菊花诗”与“螃蟹咏”。菊花诗自不必说,乃是海棠诗社精心筹划的闺阁雅事,而螃蟹咏,竟是宝、黛、钗三位主角缘事而作、缘情而发的神来之笔。
  • 这场梦黛玉作得雅致,独卧东篱,醒来时微云清辉,又似一个仙境。这疏放的意态倒教人想起湘云醉卧芍药裀的情形。一处是碧影朦朦,一处是红粉夭夭,一个清玄淡远,一个秾丽重彩。更巧的是,黛玉秋酣是诗中虚景,湘云醉眠是众钗亲眼所见,这实与虚的微妙区别正将二人内敛与奔放的性情表现出来。
  • 如果说海棠咏是一次自然无为的写意小品,那么菊花题应是精雕细琢的锦绣华章。可知宝钗不仅懂菊花,更懂人心。 湘云一句笑言,宝钗从旁暗助,将海棠诗社的活动推向兴盛的高峰。
  • 在《红楼梦》钟灵毓秀的少女中,钗黛可谓“双峰对峙,二水分流”,而湘云则是最绚丽的霞光异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