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流浪心绪(一)上岸

作者:梅花一点

(fotolia)

  人气: 71
【字号】    
   标签: tags:

远离了,那些起程的人们,祝福他们吧。

别离之际,有唱歌声,如钟声,醒来了一次又一次。我们知道,沉默是在守候,遥远的归来时,不写明白了该回乡的家信。

很快,上了岸,最先到达的不是你,也不是我,更不是他们,而是一无所有的无所不在。鲜花们傲慢的开放在广阔无垠的草原上。我说过,没办法,她们就是这个样子,用不着去解释。美丽的她们得意忘形的忘记了自己,因为,有来看望她们的稀客,是海那边坐船游来的流浪者。

开满鲜花的眼睛们惊奇了:花、草、石、木、水、云、天……,竟和自己心灵一样,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日出又日落的被遗忘掉了。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疲倦,以前的宁静是一片呼呼的鼾声,而现在却休憩的如此清楚、明白。领有神的旨意的天仙们在播撒仙花吗?那份灵气,闪跳着,飞翔着,飘忽无踪,捕之无影。

一个夜,流浪者舒坦悠闲的躺着,眼眸和这个十五的月轮一样明净。猫头鹰从身上掠过,无声无息。@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恰似音韵悠扬的笙箫声里,间或传出战鼓的隆隆;清雅温柔的琴瑟音中,时而传来洪钟的嗡嗡!——噫!这就是“笙箫夹鼓,琴瑟间钟”。我们的文学艺术作品,多么需要有这种相反相成的胜境啊!
  • 画鹰岂能似木鸡, 静态写真亦何奇? 须知丹青可贵处, 不在一毛共片羽!
  • 不过,无论如何,读书与写作二者之间的关系,还是密切的。一方面固然有借鉴的作用,而另一方面,还有继承别人的知识和经验,读书明理的作用。
  • 多读多写,应是古往今来著名作家取得成就的经验之谈。北宋欧阳修曾说:“文有三多:看多,做多,商量多也。”
  • (shown)读诗经,七月流火──是的,在沃野的深绿原野上,到处都流动着金色的火焰。
  • (shown)神话都是真的呢!这是我的祖母为我讲过的古呢。这祈雨的君王,钱婆留,首开吴越江山的一代君王,他的故事,祖母告诉给我听的。这是他写的祈雨奏折…
  • (shown)他的故事,都是祖母告诉我们的。我的祖父拙于口舌,我们家的那些旧事留痕,若无热忱的祖母,闲暇时的和蔼讲古,大抵,都无声无息地沉入了时光的深湖里了。
  • “我已七旬师九十,当知后会在他生。”千年以前的月夜,月光照耀着峰峦起伏的山谷,深秋的草木披着白白的霜意。
  • (shown)和厢房比较起来,在我的心里,我们的雕花围栏大木床,更加的像一间可亲的小房子。 在我童年里的夜晚,我和祖母躺在一只塞满菊花的粗布条枕上,祖父躺在我的脚头,床就像一条小船,从黑夜出发,慢悠悠载满了古老的传说...
  • (shown)它在这里等着我,在一个大风呼啸,阳光金黄的深秋日子。我八岁时的好朋友,我的长鼻子木偶匹诺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