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河边的小兄弟(二)

作者:宋唯唯
    人气: 204
【字号】    
   标签: tags: , ,

“你往后记得,莫要给老姨婆说,爸爸来信了。”霄霄对乔乔教育道。

“明明来信了呀,昨天,潘清波,邮差从广州送到家来的!”乔乔很是愤愤,口齿便少有的伶俐清晰。

“她郎的儿子又没写信来家,连人去了哪里都不晓得。你一说爸爸来信了,不是引得她郎又要哭一场么?”霄霄耐著性子,循循诱导地开启乔乔的小脑瓜。

走到木桥边四黑子的小卖部,五角钱买了两根奶油提子雪糕。四黑子问道:“黑狗跟你们写信来没有?”说着拉开冰柜的玻璃门,他给他们取冰棍,又发问道:“他在外头混的么样唦?最近吃得上饭么?”

冰柜里雪白的霜雾迎面扑来,带着草莓奶油的香。兄弟俩个抢著迎上脸去,深深地呼吸一口气。“啊?”——他还在殷切地发问。

就不跟你讲!两个小孩一声不吭地撕冰棍纸。四黑子是个眉眼弯弯涡涡的男人,表情丰富得很,嘴巴也很少闭上。小孩子看见他,又喜欢他逗他们,又要不讲理地惹惹他。

四黑子又说:“即日夜里你们早点睡,叫玉娥记得留门。”玉娥是霄霄乔乔的妈妈的名字,四黑子的好朋友的堂客。小卖部的桑树底下坐着一圈从稻田里上岸来歇的妇女,一个个浪声浪气地笑了起来:“不成腔调的四黑子,台上个个婆娘你都要搭信,个个都要给你留门。一夜忙到亮,也不知你忙了几家?怎么从开春到如今,我夜夜留门,也没见你忙到我户头上来?”

四黑子嬉皮笑脸地:“叫你们留门,你们就听话唦,心急么事呢?我总是要一户一户地忙过来,漏不了你的,不要着急。”桑树下的笑声像一片跌宕明亮的浪花一样,被热风哗啦啦地掀起来。

四黑子扶著腰,点了一根烟,体态倜傥地站在妇女们的外围,告诫说:“三伏天嘛,牛都要歇暑的,你们也要允许我歇一歇。一台子人家,用得上的男丁也就我一个。我扶老携幼,耕田犁地,安抚堂客,作用是不可缺少的。不能把我累得倒下了。”

那些妇女们,汗湿的衣襟敞开了两颗扣子来透风,裤管挽得高高的,一只巴掌拍着白生生的小腿肚,个个都笑得花颤颤的。许多时候,玉娥也在这里笑。

兄弟两个走了,一人举著一根雪糕,一口一口地,很爱惜地舔。他们往家游荡去。霄霄说:“四黑子讲话真难听,等爸爸回来了,我要告诉他。”

乔乔满不在乎地道:“算了,算了,四黑子就是喜欢开个玩笑。”

他们回到家,隔壁的丫头念珠儿蹲在她家菜园里缛草,篮子里装满碧绿的刀豆。太阳晒得她一身的油汗,小脸埋在瓜藤的大叶子里。头上缠绕的红绿色的绒线,乍看以为一朵花开,再看才知道是那个丫头的辫子。乔乔喊道:“你摘了那么多刀豆要干嘛的?”

念珠儿缛草缛得很入迷的样子,不予理会。

霄霄说:“刀豆摘回去当然是吃的。”

念珠儿反驳道:“一篮子的刀豆,你一餐吃得完?我摘回去腌到辣椒坛子里的。”念珠儿有一个宝贝哥哥,在读高中,明年就要考大学了。全家劳作都是为了供他一个人,家里的蔬菜,鱼肉,每一厘钱,都为哥哥准备的。她家还喂了一棚鸭子。花花的一大群,每天被她爸爸铺天盖地赶下河。鸭蛋卖钱,也是留给那个宝贝哥哥读书用的。

乔乔弯腰看一看篮子,明知故问地:“这是谁的一个香瓜呀?放在一个篮子里头。”

念珠儿扬起脸来:“要是想吃香瓜的话,就要帮我扯草。”她眯起眼卖弄地说:“我的香瓜可是又面又甜的哟。”

夏天的菜园里有一种草名叫“回头青”,势头比瓜果还旺。必须在太阳最烈的时辰里连根拔起,晒干。不然夜晚露水一重,草一沾地气,连夜就又活了,哥儿俩就蹲下身来开始扯回头青草。念珠儿叮嘱道:“不要把我的瓜秧子当草扯去了呀,错了我是要找你们妈妈扯皮的。”

小兄弟俩懒得和她讲理,谁会稀罕她的一个香瓜呢?不知好歹的丫头片子!他们埋著头在垄上扯草,碧油油的回头青摊在暴烈的阳光下,一束一束地飞快变成了枯草。晌午的太阳白花花的,树上的枝叶也仿佛变成了回头青草,蔫巴巴的。聒噪的知了似乎也热得噤了声。长河边的潘渡一片寂静,静谧得像一把老蒲扇。扇柄和毛边都缝一圈旧棉布。

孩子们歇在一颗梨树下,一个个黑发红脸地发亮,汗水嘟嘟的。乔乔抱起篮子里的香瓜,去水井边象征性地泡了一秒,扬起胳膊,手捏了一个拳头,使劲地擂下来,“嗨呀”!几下,瓜裂开了。三个孩子像歇暑的农夫,啃瓜拉闲话。

念珠儿问:“乔乔,9月1号你去小学报名么?”

乔乔说:“我去呀,你去不去的?”

宵宵得意地说:“我都上了三年学了,这回该读四年级啦!可是你们才读一年级。”

念珠儿可怜巴巴地说:“我妈妈说,让我在家还放一年鸭子,明年再去。”一年在孩子们的眼里,简直漫长得不可思议。

“你叫你爸爸白天放鸭子,下午放学了你就去接手呀!”霄霄出主意。

“我爸爸要下田干活的。他没有空闲天天放鸭子。”

“那就把鸭子全杀了吃肉!”乔乔出了一个干脆的主意。

“鸭子每天都会下蛋,我爸爸挑上街去,卖钱了供我哥哥考大学的。”念珠儿说。

“那先杀一只吃吃好不好呢?我这就挖一个土灶。你们回家去偷锅和辣酱。”乔乔很是兴头。

霄霄说:“明年去上学的话,你在一年级看起来就像个留级生了,比全班同学都高。”

“羞都羞死了。没脸没皮的。”念珠儿愈加忧愁,她为了上学,已经攒下了许多绒线头花。

“叫我上学是可以的,我就是怕老师会打我。”乔乔也觉得自己有些发愁。

“你们一年级的老师,应该是碧老鼠。”霄霄说。碧老鼠是一个老师的绰号。

“碧老鼠长得真像一只老鼠在啃谷,脸上两撇胡子,怪里怪气的。”

“他爹也长得很怪气,嘴巴上也有两撇胡子。”

霄霄冲着地里的瓜果,含蓄地笑了起来。

“碧老鼠的老婆跑了,听说在东莞做鸡婆。“念珠儿扬扬眉,又叮嘱:“你们莫要随便讲给别的伢儿听哦,这个话可是不好听的话。”

小兄弟俩张大眼睛和嘴巴,点点脑瓜。碧老鼠的老婆跑了,她居然不怕老师?每个人都应该很怕老师的呀。

“所以,碧老鼠脾气肯定不会好。”念珠儿推理道。

“老师都喜欢打人。”霄霄说:“他们每个人都有一根教鞭,光溜溜的,专门打不听话的那些差学生。”

“这么讲来,你还是个好学生嘛。”两个小的不约而同地翻翻眼,撇著弯弯的嘴角讽刺道。

责任编辑:芬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贝肯斯菲(Beaconsfield)位于著名自然风景区奇尔特恩丘陵(Chiltern Hills)之内,周围星罗棋布著美丽的集镇、诗情画意的农舍和宏伟的乡间别墅。由于该镇有着实力雄厚的教育资源、高效的交通连系、精致优雅的文化氛围,而且靠近伦敦,便于通勤。因此吸引了各界名人定居于此,并成为“英国最富有的小镇”。
  • 法国总理瓦尔斯近日宣布了一系列新措施来改善乡村生活的质量。同时承诺政府将出资十亿欧元作为后盾支持。对此社会各方反响不一,在省级选举在即之时,瓦尔斯“讨好”乡村的举动未尝不是为选举而蓄势待发。
  • 一号公路向东而行,大约半个多小时的成车程,就来到了Lanley市,从66号出口出来,沿72街而行,才仅仅从温哥华市区开出半个小时,风景完全不同,道路两旁是郁郁葱葱的树林和各种农场。
  • (大纪元记者刘美兰台湾云林报导)位于斗南火车站旁的文化园区-“他里雾生活美学馆”为落实生活美学赏析,经过一段时日整修后,于7/11举行“他里雾艺文沙龙”说明会,由洪寅洲博士师生二重奏演出两首小提琴著名乐曲“爱的礼赞”、“卡农迎宾曲”开场,希望透过系列艺文活动,让民众从生活中发现美学,从美学中体验生活。
  • 山东东平县斑鸠店镇日前曝出多名女生遭地痞性侵,涉事女生从11岁到15岁都有。随后,当地警方作出回应,承认有强奸行为,但,更多还是在强调涉事女生年满14周岁,或是声明双方彼此自愿,还表示女生受侵害后未保留相关证据给办案上增加难度。
  • 比起普通房产来说,购买马术房产需要考虑更多的因素。在本期中,Fine & Country 房地产公司St Neots分部的Simon Bradbury向我们介绍了购买马术房产所需要注意的因素。
  • 手感风格很适合运用颜色,即使你只使用了一点点颜色,也可以有很大的效果。白朴背景仅配上鲜花与二幅简单的画作,槽壁面板则为苍白的墙面添加了一些表情。
  • 扶手椅套上抢眼的混合布料软垫,让这个原本看来中性的生活空间添上手感风格。地板未加以修饰,只以剑麻地毯增添自然纹理。
  • 如果你可以想像房间空无一物,或者至少把它想像成没有任何家具,你就能让这个房间发挥最佳功能。每一个生活空间都可以有自己的个性,例如,可能有个惊人的壁炉或大窗户。而光线也可能以一种有趣的方式洒入,并影响你的设计选择。你也可以利用房间原有的特色,如角线、墙裙或漂亮的镶板等等,这些都值得你留意。
  • 谈到放松功能,客厅应该是放在第一位的。 现代客厅的目的不是正式聚会场所,舒适才是正途。 这是一个家人分享的休息空间,色调温暖、触感柔和的沙发会给人亲切的感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