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寒食日

作者:廖志峰

《苏东坡诗.寒食雨》 二首(摄影:廖志峰)

  人气: 9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在我阅读的古中国作家和经典作品中,有几个神人一般的名字,充满了光环,像庄子,像李白,像苏东坡。那时喜欢朗读,却不太明白个中道理,现在比较清楚了,是作品的想像和高度,以及作品里飞扬的生命气息流动,应该再找时间好好重读。

在我看到苏东坡那传世不朽的“天下第三行书”,“宋书第一”的寒食帖时,我已先读过了康熙年间的木刻版原诗《寒食雨》二首,当年在大学课程里开《苏东坡诗》的是龚鹏程老师。修习苏诗是个全新体验,因为和他温柔多情的词作相较起来,他的诗雄放直白,生气勃勃,这种生气其实也是一种遭谗流放的怒气。如果抱着读李商隐诗的心情来读东坡诗是会觉得失望的,诗中没有华丽的词藻和婉转缠绵的情思。苏东坡大学士是以诗来记录他的所读所思所感,以诗的形式来进行一种文化活动的批判,现在回想起来,实在是精彩。或许也是如此,苏诗之后,我不再停留在美丽字词的表面,转而去体会一种宋代文人的心情。当然那时是没有这样深刻的认识的。

1995年的4月6日,交通部的邮政总局发行了“寒食帖首日封”,我不知怎么,突然心血来潮地跑去买了首日封和大小全张,我没有集邮习惯,这一偶然动念,全因苏东坡寒食帖的魅力。这邮票让我想起当年读苏东坡诗的情景,尤其在阴雨不止的清明节前后,读着:

自我来黄州,已过三寒食:年年欲惜春,春去不容惜;今年又苦雨,两月秋萧瑟……,春江欲入户,雨势来不止;小屋如渔舟,濛濛水云里;空庖煮寒菜,破灶烧湿苇;那知是寒食,但见乌衔纸……。

让人为知识分子和文人的遭遇,低回不已。

寒食帖的流转收藏充满许多传奇的故事,但更传奇的是寒食帖上的“破灶”二字,能量强大,就像直欲破壁飞去的神龙态势,让整幅法帖也要飞扬了起来,既沉痛又灵动。神来之笔。

日前重返淡江校园,也勾起无数往事,聊写寒食二诗,应景抒怀。

( 文字及图片版权属作者)@#

7_n 8_n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她们总是在黄昏里来到。西天的红云薄了,田野远远的,温柔,寂静得像一方晾晒在风里的绢。
  • 一个暮春的三月,孔子使弟子言志,大家高谈治国之理,唯有曾点,栩栩然说道:“此暮春之时,春服既成,与冠者、童子们,一起浴于沂水,风乎舞雩,歌咏而归。”曾点的这番话,也真如彼时之节气——气清而景明,难怪夫子要喟然叹曰:“吾与点也!”
  • 清明节既是一个节气,也是一个节日,“物至此时,皆以洁齐而清明矣”。清明祭祖自周朝开始,到唐朝成为官方节日,宋朝极盛,元朝多从本俗,明朝把清明列为“时享”,历经清朝、民国,一直到今日,一直保留着清明祭扫,怀远追祖的传统。
  • “文革”时,我上中学,学校三天两头搞运动。我们这些半大孩子也像中了邪,满脑子“斗争”的想法,天天想着开忆苦思甜会、批斗会看热闹,哪里知道学习。
  • 德宗时,有位诗人韩翃,因久试不第,而忧闷在家。一日夜间,忽闻文友韦生,急急敲门,大声致贺:“恭喜老兄,贺喜老兄!”韩翃迷惑不解,开门连声追问:“喜从何来?”
  • 大家知道发明太极拳的张三丰,他写过一篇文章叫《天口篇》。《天口篇》是什么意呢?就是圣人的话。大家知道“天地行不言之教”、“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就是天地不说话,他用自身的行为来教育大家,厚德载物,自强不息。
  • 皇帝在文上写道:“春城何处不飞花,寒食东风御柳斜。日暮汉宫传蜡烛,轻烟散入五侯家。”说:要写这首诗的韩翃,这不正是你的诗吗?”
  • 担酒携食奔荒塚, 杏花雨伴杨柳风。 纸蝶化岚通幽冥, 遥寄阴阳亲友情!
  • 清明节是中华民族重要的传统节日之一。清明本是二十四节气中第五个节气,逐渐变成祭祖和扫墓的重要节日与寒食节有关。清明节有对祖先的悼念和感恩,也有对严冬过去,春天来临、迎接新生的喜悦,清明节将死亡与再生、欢乐与伤情融为一体。
  • 国立故宫博物院186件文物在东京国立博物馆展出“神品至宝展”,明天起进入后半段,6件限展国宝将登场,其中苏轼的“寒食帖”与日本渊源深厚,日本书法迷引颈期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