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翔:太阳屋思魂 (2)

诗:今夜 遥远的星球上

诗歌辽阔的领土(诗歌篇-选自系列诗集)
黄翔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告别的尾声)

天空的夜云,岸边的树影,
骤然在水面上融成黑糊糊的一片;
蔚蓝的湖水变得又深又黑了,
寂静里忽然听出小浪的泥喃。

这声音似乎来自头顶很深的地方,
人仿佛退到一百年后,在另一个星球上──
同样还是她,披散的头发滴着水
赤裸的手臂,奇妙地润滑又冰凉。

柴火亮着,小锑锅反复唱着简单的歌,
一条树枝不时打在脸上,搔得人痒痒;
大地尽头依然是一棵被雷火击毁的松树,
那儿一只小兽嗥叫着,唤起人一种善良的热望……

啊,一阵又冷又潮的气息从灌木林涌来,
时间人又回来了,回到今世这美丽的星夜;
她忽然啜泣着,似恳求又似诉说什么,
刚才她也许听见了,小浪回响在遥远的星球上……

1977年4月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初冬的河水澄清又明
    水里面的云天又深又空
    林间河岸上一只空船
    被一条铁链子栓住。
  • 这儿远离沉默的麦田
    是褐色的河岸,倾斜的土岗上。
    一朵紫色的小花在风中摇曳,
    时而低下头来俯视我俩。
  • 一株枝条
    探入
    常年开着的
    窗户
  • 那少女
    在云衫树的
    黑景里
    皱缩成一个
    老妇
  • 他们说
    天体的黑洞中
    用千百万倍的放大镜
    也找不到我呢
  • 转身
    我返回那只大食尸鸟身上,张开露出大片黑斑的羽毛。
    我鲜血淋漓啄开古代的野兽的腐尸,
    血涂红了我的喙和我的爪。
    我的茹毛饮血的形象暴露远古的黑夜。
  • 我的身体
    向你们张开
    非存在的
    水穴。
  • 每一次
    我都从我攀沿的崖壁上滑落。

  • 自已朝自己
    下坠
  • 天安门广场宽阔到足以容纳千百万青春
    躯体的全部体积和重量
    却绝对容纳不下
    一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