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实人讲真话 13年牢狱等着他

李文华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1月4日讯】何明礼是我十多年前在重庆医药工业研究所的同事﹐最近突然得知他被重庆市九龙坡区法院刑事庭判处13年监禁。震惊之余﹐往事像流水一样淌过我的脑海﹐这么老实的人怎么会犯法呢﹖

何明礼90年获厦门大学硕士学位﹐毕业后一直在重庆医药工业研究所从事新药开发工作。他为人忠厚老实﹐温文尔雅﹐少言寡语的。那时我们一帮年轻人喜欢聚在一起聊大天﹐可他总是一个人默默无闻在那头做实验。领导安排什么活从不挑﹐让干啥就干啥。有时别人设计的实验方案不太好﹐他也照做不误﹐等实验卡壳了﹐事实证明原方案行不通了时﹐他就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往往他的主意还真不错。要换上别人﹐可能早就觉得怀才不遇有怨言了﹐可他从不说长道短的。我们有时在一起评论这个领导那个干部或东家长李家短的﹐他也从不参与。

在我们印象里﹐他老是笑眯眯的﹐说话也一板一眼﹐慢条斯理的﹐从没见过他生气发火﹐更别说跟人吵架闹矛盾了。他的表情总是那么安详宁静﹐跟他相处﹐让人感到很自然﹐很安全﹐也很亲切。他笑起来的那个样子很特别﹐祥和厚道中还带有儿童特有的那种天真﹐所以尽管他比我们年长﹐我们也依然亲切的叫他小何。

要说那时小何有什么与众不同﹐因此而“出名”的事﹐那就是他在所里举办的义务气功培训班﹐他站在讲台上教大家练气功。当时91﹐92年社会上流行的是中功﹐按理办一个班是要收费的﹐收来的费用一部分上缴给当地辅导站﹐一部分作为教功者的报酬﹐可小何办班不收费﹐他不但自己不挣钱﹐还倒贴钱上缴给辅导站。

由于我也是个气功爱好者﹐跟他交往自然就多些。后来才发现﹐他的这些优点是由于他修佛修出来的。那时在家里他经常抄写佛经﹐打坐练功。记得一次午休时﹐我见他在本子上划“正”字记数﹐原来他在默念“南无阿弥陀佛”﹐每念完十遍就划一横。空闲时他经常这样上千遍上万遍的念﹐据他说﹐念到最后脑袋都念木了﹐什么都不想了﹐人也就清静了﹐什么烦恼都没了﹐就能笑得像孩子一样开心了。真正遇到具体科研难题时﹐由于心静﹐往往能想出别人想不到的好主意。佛法能使人开智增慧嘛。听他这么一解释﹐我从心底里羡慕他﹐同时也很佩服他的毅力。于是那时我就常去找他探讨修佛的事。

有个小故事我至今还记得。由于小何修佛﹐经常去庙里﹐跟那的和尚也熟了。一天一个和尚去他家作客﹐我也去了。只见年轻和尚从衣服兜里掏出一个包得很结实的小袋﹐神秘的问我们里面是什么。我随口说道是头发。和尚大吃一惊﹐里三层外三层的打开来看﹐里面果真是头发﹐一位气功大师的头发。于是他介绍我们去跟那位气功师学功。临走时和尚很慎重的对我们说﹕你们两个人很有来头﹐今后肯定能比那个气功师修得还高﹐当时我心想﹐这怎么可能呢﹖人家那个大气功师可是修了几十年啊。就这样在求道之心的驱使下﹐我们一起学了很多气功﹐包括什么“中微子功”等等﹐总之上下乱求索吧。

93年初我就离开重庆来到了北京。由于我们都不善于交往﹐不喜欢打电话﹐加上后来我结婚生子忙于生计﹐大家联系就少了。直到97年春天﹐我突然接到小何一封信﹐信中说他正在学炼法轮功﹐一个神奇的功法。当他第一次读<转法轮>﹐读到师父讲抽烟问题时﹐原本一天一包香烟的他﹐读过那一段文字后﹐拿起烟抽就真的不是味了。他当时就觉得法轮功太神奇了﹐于是写信告诉了我。他说以前修佛多年﹐可还是很多问题明白不了﹐现在学了法轮功才如梦初醒。<转法轮>才是真正的宝书天书啊。接到信后我就去书摊里买了本<转法轮>﹐当天晚上读完后﹐我就记住了师父讲的一句话﹕人活着就是为了返本归真﹐从那以后我就明白人活着的意义了﹐从此我就走上了幸福的归程。现在想来﹐我是多么感激小何把法轮功传给我呀。

一起修法轮功后﹐我们交往依然很少﹐我只知道小何比以前更优秀了﹐是个更好的好人了。等98年我出国后﹐联系就更少了。99年7月我回北京探亲﹐正好赶上720。记得20号那天从石景山体育馆回来后﹐我突然接到小何母亲从四川打来的长途电话。伯母叫我劝小何不要去北京上访。她说﹐作为一名人们教师﹐她一辈子都在教学生要遵纪守法﹐怎么能让儿子去跟政府作对呢﹖我跟她说我们只是想找回自由练功的权力﹐我们不反政府。由于当时我也在丈夫的监控下﹐没说几句就挂断了电话。后来听说由于家庭的坚决反对﹐小何那次未能去到北京。

小何的妻子是名优秀的人民教师﹐她为人忠厚善良﹐热爱生活﹐很重感情﹐我们都尊称她为大姐。可大姐对修炼之类的事不太相信。当时在我们学练气功时她就经常出来干预﹐他儿子好像也不喜欢气功。据说后来由于重庆610搞株连﹐要剥夺大姐教书的权力﹐迫于无奈﹐大姐和小何离婚了。得知这消息后我很难过。经历了这些年的迫害﹐我们的亲人都或多或少﹐或主动或被动的承受了很多苦难。人啊﹐难免有时会走错路干错事﹐我真希望他们能有破镜重圆的那一天。在此我也想对大姐问声好。

99年720时我很糊涂。我觉得国家不应该禁止法轮功﹐因为法轮功根本不像他们说的那样坏﹐相反﹐法轮功非常好﹐要是不好﹐我怎么会去练呢﹖我又不是傻子。难道世界上这一亿多人都傻了吗﹖所以我觉得我应该站出来去为法轮功喊冤。可我先生说﹐你们老师不是教你们做到“先他后我”吗﹖你怎么能把你自己修炼的事放在我和孩子之上呢﹖修炼人怎么能自私呢﹖先生这么一问﹐真把我给问住了﹐两种说法好像都有道理﹐我就不知该咋办了﹐于是我停止了上访﹐跟先生一起又到了国外。

大概是99年11月左右吧﹐我收到了小何的另一封信。信中他谈了自己对当前形势的认识。通过他的信﹐我终于明白了﹐我先生说的先他后我是站在他个人的基点上﹐从我们小家庭的角度﹐从他个人利益的得失出发的﹐而我们师父教我们的是站在全社会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是从社会全局﹐从每个人的社会责任感社会使命的角度上谈的﹐两者基点不一样。就好比当年的革命英雄们﹐比如彭德怀张志新等﹐他们站出来说真话﹐不是为了他们自己﹐而是为了天下百姓。假如真善忍在中国都被禁止了﹐那我们国家提倡的是什么呢﹖我们上访不是为了我们法轮功自己﹐而是为了普天下的百姓。就好比国家突然说这个苹果有毒﹐不许吃﹐那我们吃过苹果的人就应该站出来告诉大家﹐这个苹果没有毒﹐让大家也能分享到苹果的益处。你能说把苹果拿出来分享的这个人自私吗﹖

后来我才知道﹐这么老实厚道的小何被抓﹐是因为他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他想让更多的人分享苹果的营养。据说2000年9月﹐小何被绑架到重庆市南岸区看守所﹐关了四个月之后由单位保释出来﹐可出来后610还是三天两头不断骚扰他的单位和他妻子的单位。2001年底﹐南岸区法院又想判他徒刑﹐万般无奈下小何离开工作单位﹐被迫流离失所。

这次小何被判13年监禁﹐是因为他帮助揭露魏星艳被警察在派出所当众强奸一事﹐给重庆丢了丑﹐才被重判的。魏星艳是重庆大学高压输变电专业三年级硕士研究生﹐她因讲述法轮功于2003年5月11日被警察抓捕﹐两天后她被抓到沙坪坝区白鹤林看守所﹐警察叫来两个女犯人强行扒光她的衣服﹐然后当着两个女犯人的面强奸了这位女学生。因魏星艳事件被判重刑的还有陈庶民﹐卢正奇﹐袁湫雁﹐黎坚﹐殷艳﹐马世芳﹐尧荣宣﹐魏晓均等人。

我真不明白﹐到底是那讲真话的人还是禽兽不如的警察给重庆人丢了丑﹖为什么不严惩恶警﹐反而要严惩受害者的朋友们呢﹖天理何在﹖重庆人的良心何在﹖据初步估计﹐重庆十万法轮功人在610的迫害下﹐三百多人被迫害致死﹔上千人因洗脑班﹑看守所﹑劳教所的折磨而身体严重伤残﹔一千多人因不准修炼法轮功而导致身患重病死亡﹔两千多人流离失所﹔三千多人家庭破散。重庆市在打压法轮功问题上走在了全国的前列。我真不明白﹐难道故乡重庆就只能以昔日渣子洞白宫馆﹐今日的强奸迫害而闻名于世吗﹖

这么好的人被判这么重的刑﹐我只能懮叹﹕天无道也﹗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每天例行要到众多网上媒站流览一番。今天法轮功明慧网有篇报道吸引了笔者的注意。题目叫:南非学院抵制中领馆压力 支持中国学生教授法轮功(图)。
  • 我是美国普度大学婚姻与家庭咨商博士班一年级的学生。说起和法轮大法结缘的过程,仍难掩心中的激动。
  • 2004年10月5日,在沈阳龙山教养院被警察唐玉宝毁容的法轮功学员高蓉蓉设法离开了沈阳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简称“医大”)0533房间,摆脱了遭毁容后近五个月的监禁。
      
    明慧网引述大陆消息来源说,高蓉蓉目前头脑清醒,能自己坐一会,但身体较虚弱、人很瘦,左腿不能动,但她很坚强。
      
    消息透露,高蓉蓉成功出走一事很快惊动了北京高层。中共政治局常委主管迫害法轮功的罗干亲自做批示,从省市到县区为此层层开会传达布置搜寻迫害。
  • (大纪元记者文怡、伊虹纽约报导)11月1日﹐周一﹐法轮大法信息中心发出题为“不畏恐吓的纽约曼哈顿国家艺术俱乐部”的声明﹐指出纽约曼哈顿国家艺术俱乐部在法轮功学员作品展出前﹐曾收到恐吓电话﹐威胁如允许画展在艺术俱乐部举行﹐俱乐部将面临严重后果﹐声明赞扬国家艺术俱乐部面对压力﹐支持正义﹐毫不屈服的精神。
  • 一个偶然的机会,就在数天前,我获得了一个讯息:在中国大陆,一个自发的但是颇有震慑力的行动在悄然展开,那就是“受迫害法轮功学员与亲属索赔行动”。
  • 南京大学校友、38岁的陈光辉,原是江苏省连云港市建设银行分行部门经理。2001年9月因炼法轮功被判刑8年,投入苏州监狱。2004年7月29日陈光辉在监狱大脑严重受伤,送到苏州医院抢救。8月4日狱方才通知家属。
      
    9月初 ,记者打电话到苏州医院。医生对记者说﹕(陈光辉脑部)伤的太重,右膜气肿,左右都有外血肿,人还是昏迷,昏迷指数为3。另外,陈光辉的左腿骨折 。
      
    据了解,因为陈光辉受伤的消息传到海外,公安局还威胁家属,说消息是家里传出去的。
  • 炼法轮功以前,我体质过敏非常严重,而且不知道过敏源是什么。有时是因为吃东西,有时是因为灰尘,有时甚至一阵风吹过,满身满脸都会发出红红的疙瘩,又热又痒,非常难受。用手一抓,马上蔓延开来。只好吃大剂量的“扑尔敏”,卧床昏睡几天。给生活和工作都造成极大的麻烦。
  • 位于费城西郊的长木公园(Longwood Gardens)是世界著名的园林公园﹐每年吸引近10万参观者。10月30日到11月21日是长木公园菊花节(Chrysanthemum Festival)﹐期间还伴有亚洲传统文化--音乐、杂技、舞蹈和武术等表演。10月31日的法轮功功法表演和华夏中国舞蹈团的表演吸引了很多观众。
  • 中国新一代领导人的最终选择,全世界人民都在密切注视着。我们也知道,美国国会2002年7月24日一致通过了188决议案,敦促中国停止迫害法轮功。瑞典副首相琳娜·瓦琳女士声援法轮功,要求中国政府立即停止对法轮功的镇压迫害。国际教育发展组织在2004年8月6日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促进与保护人员分委员会第56届全体会议上,对法轮功学员海外诉讼案的行动表示支援。在加拿大,江泽民及追随者共45名中国高官、“610”负责人,被列入皇家骑警的监视名单,这些人随时可能会被加拿大被拘捕送上法庭。在国际社会及法律界,一些著名人士纷纷加入支援诉江的行列。前美国驻匈牙利大使马克·帕尔默,日本众议员牧野圣修,澳洲纽省上议员Ian Cohen先生、澳洲公众支援法轮功信仰权利协会哈桑·古纳兰先生等相继全力支援诉江案。美国著名人权律师莫顿·斯凯勒教授明确指出,“江泽民的酷刑罪和群体灭绝罪不仅违反美国法律,违反基本的国际法,也同样违反中国政府的法律。” 何时中国才能真正走上国际民主社会的轨道?何时中国人民才能真正享有人权,走上幸福之路?我们也许不得而知。但是,就中国目前最严重的人权问题——法轮功问题而言,有个声音在全世界已经越来越强烈,并得到越来越多的回应:那就是已进行了整整5年对法轮功的迫害,必须迅速的坚决的为之正名平反,结束这场震惊整个国际社会的人权灾难,已经是刻不容缓了。
  • 几天前,一个消息灵通的朋友打来电话,告诉我一个听起来惊人的消息:法轮功要求※法办江泽民、罗干、刘京、周永康§,几年来,法轮功学员已收集了从首恶江泽民及其帮凶,直至各地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恶警的罪恶行径,记录在※恶人榜§上,昭示天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