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烟,臭烟。戒烟大作战

缘起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我从小因恼爸爸抽烟把我搞成个气喘又过敏性鼻炎的药瓶子,最恨之物为香烟,最恨之味便为烟味,自四岁以来不时想办法让阿公和爸爸戒烟。2001至2002 年暑假期间还和两个弟弟组成”跳绳特攻队“(以跳绳为武器,我是队长),专门来治家中两个烟斗─风光时期还曾使出一招狠辣的”威胁法“(戒烟特攻十大法之一),把爸爸压的死死的,并且连声答应往后会到外面抽烟。可惜后来因移民等因素无疾散队。

而就在跳绳特攻队散队不久,来美国几个月后,一夜台湾忽然传来一个可怕的消息─阿公得肝癌了!我们接到消息不由得惊慌失措,悲伤的气氛从台湾到美国,沉落了全家上下每个人的心。那段时期这里正好碰到个狮子座流星雨,还记得那个晚上,我不管有没有流星,毫不犹豫地许了“阿公身体健康”的愿望,深信在无数次许愿之际,一定有一次流星同情地划下。总之,阿公就这样地戒掉了将近四十年(爸爸猜的,没有打电话问阿公)的烟瘾。

我常以此来戒告爸爸,但他是顽固的出名,一定要用些狠手段才行得通。至于藏烟这招是他最恨的了,上次圣诞节弟弟把烟藏在储藏室椅子后面的塑胶袋,结果他回去后爸爸发现烟不见,马上打电话回台湾威胁弟弟,逼问他到底在哪哩,结果最后弟弟还是说出来了─唉唉,我不好藏烟是怕爸爸在这里打我,爸爸又打不到弟弟,弟弟何必说呢?总之,自从会上网后,我又找了堆关于烟的资料,耗费了一个礼拜的时间,做出一本叫做《抽烟烂东西二》的报告(《 抽烟烂东西一》是两年前做的),看看爸爸会不会有些改善。没想到他看完序后就把它丢在一旁,说:“这种东西我不想看,哼!封面的烟还写错。”,害我一气之下把报告剪成碎烂丢到回收箱。再看爸爸一眼,没想到他竟然若无其事地在看电视。那晚我几乎气得快昏倒了。

去年暑假到姑姑他们家玩时,我不停地抱怨爸爸有多么地爱抽烟,多么地不把家人和自己的健康放在心上。说了一大串,姑姑和姑丈也很生气,但他们告诉我的方法却是─“祷告”。我忘了说,他们全家都是虔诚的基督徒,我听后虽然半信半疑,但总是一个方法,可惜回来后没他们的督促就忘记了,爸爸也不会带我去教会。

还有一次妈妈叫我父亲节时写一封信,以柔和的口气劝爸爸戒烟。看来是不错,但可惜,我最讨厌这种方法了,妈妈也忘了帮我写草稿,那次父亲节就这样在烟味中度过。

最近我又和阿嬷讨论出一个方法:这次暑假回台湾时请做医生的叔叔假装帮我检查,结果发现我得肺炎(还是癌),唯一可以让我不再恶化的方法就是─爸爸戒烟!

纵使这是条艰难的路,我还会再努力奋斗的。(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陆东北“黑龙江”省的“鸡西”地方,日前发生一起悲剧,有一个八岁的小女孩,她继母趁小女孩的爸爸外出打工的时候,连继好几个晚上,罚小女孩站在冰天雪地之下,结果小女孩因为双脚冻伤严重,搞到必须得截肢的地步。
  • 〔自由时报记者叶文正╱台北报导〕  为了替小祯造势,胡瓜昨天亲自带女儿上通告,想不到胡瓜一想到小祯求学过程,忍不住“老泪纵横”,但小祯却不太给老爸面子,不但吐槽老爸爱美容,连胡瓜自豪地炫燿“爸爸在外面很红!”小祯都毫不留情地回他“屁啦!”
  • 小时候学骑脚踏车每个人的经验都大同小异,大人总是说多摔几次自然就会骑,偏偏有三个爸爸不信邪,明甸行的这个研发团队,因此研发出〔学骑车〕的脚踏车,还实验证明,即使是三岁小孩,也能在五六个小时就能学会骑单车,轻松上路。这项产品,因此获得今年台北国际自行车展的创新研究奖成车类冠军。
  • 郭先生从小家里就很穷,同学们都是穿鞋上学只有他打着赤脚;过年时同学穿新衣他却还是那件别人给的破衣裳。同学们常会嘲笑他的衣服破旧,而他也在内心里默默告诉自己将来一定要成为有钱人……
  • “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这个对联曾威力无比,横扫一切,即便文革后的人,很多也颇听说过,但没见识过。好,现在就请大家见识了!
  • 妈妈爱栽花,
    爸爸爱种瓜;
    妈妈栽桃花,
  • 德国一名国中生经常逃课,法院以〔管教子女不当〕罪名,把学生爸爸关进监狱。
  • 德国一名国中生经常跷课,法院以〔管教子女不当〕罪名,把学生爸爸关进监狱。 这件事发生在德国首都柏林。国中女生〔桑妮雅〕经常跷课,上学期一百二十天,她只上了六十天课,另外六十天没有露面。校方联络〔桑妮雅〕爸爸,希望跟他讨论〔桑妮雅〕旷课问题,但〔桑妮雅〕爸爸避不见面,于是校方报警,警方通知法院,法院以〔对子女疏忽管教〕为由,对〔桑妮雅〕父亲罚款五百欧元,并要求立即将他逮捕,让他坐牢。 法官说,他希望透过这种做法给〔桑妮雅〕一个教训,让她不要落得跟她爸爸一样下场。
  • 山姆或许不是世界上最棒、最完美的爸爸,但他至少拥有每个为人父者应该具备的特质,那就是真心与无私!
  • 父母都出生在农家,爸爸的军旅生涯使我们家跳出了“农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