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观止】魏晋 曹丕:与吴质书

曹丕

(图/clipart.com)

    人气: 115
【字号】    
   标签: tags:

二月三日,丕白:

岁月易得,别来行复四年。三年不见,东山犹叹其远;况乃过之?思何可支!虽书疏往返,未足解其劳结。

昔年疾疫,亲故多罹其灾。徐、陈、应、刘,一时俱逝,痛可言邪?昔日游处,行则连舆,止则接席;何曾须臾相失。每觞酌流行,丝竹并奏,酒酣耳热,仰而赋诗。当此之时,忽然不自知乐也。谓百年己分,可长共相保;何图数年之间,零落略尽,言之伤心!顷撰其遗文,都为一集。观其姓名,已为鬼录。追思昔游,犹在心目。而此诸子,化为粪壤,可复道哉!

观古今文人,类不护细行,鲜能以名节自立。而伟长独怀文抱质,恬淡寡欲,有箕山之志,可谓彬彬君子者矣。著《中论》二十余篇,成一家之言,辞义典雅,足传于后,此子为不朽矣。德琏常斐然有述作之意,其才学足以著书,美志不遂,良可痛惜!间者历览诸子之文,对之抆(音:问)泪;既痛逝者,行自念也。孔璋章表殊健,微为繁富。公干有逸气,但未遒耳;其五言诗之善者,妙绝诗人。元瑜书记翩翩,致足乐也。仲宣独自善于辞赋,惜其体弱,不足起其文;至于所善,古人无以远过。

昔伯牙绝弦于钟期,仲尼覆醢(音:海)于子路,痛知音之难遇,伤门人之莫逮;诸子但为未及古人,自一时之隽也。今之存者,已不逮。矣,后生可畏,来者难诬。然恐吾与足下不及见也。

年行已长大,所怀万端,时有所虑,至通夜不瞑。志意何时复类昔日?已成老翁,但未白头耳。光武言:“年三十余;在兵中十岁,所更非一。”吾德不及之,年与之齐矣。以犬羊之质,服虎豹之文;无众星之明,假日月之光;动见瞻观,何时易乎?恐永不复得为昔日游也。少壮真当努力,年一过往,何可攀援?古人思秉烛夜游,良有以也。

顷何以自娱?颇复有所述造否?东望于邑,裁书叙心。丕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注释】

吴质:字季重,三国魏济阴(今山东省定陶县)人。才学通博,为五官将,文帝时官至震威将军,督河北诸军事,封列侯。与曹丕交谊独厚,时有书札往还。
东山:晋人谢安隐居东山,不肯出任官职的故事。典出《世说新语˙排调》。后比喻隐居不仕。
劳结:烦恼、郁结。
连舆:轿子相连。
觞酌:觞、酌,盛酒的礼器。觞酌指杯中的酒。
丝竹:琴瑟与箫管等。泛指乐器。
顷:最近;刚才。
不护细行:行为不检点、不端正。
伟长:徐干,三国魏北海(今山东省寿光县东南)人。博学能文,恬淡不仕,著有中论二十篇,及橘赋等数十篇。为建安七子之一。
箕山之志:相传尧欲将天下让给许由,许由不受而避居箕山。故后以箕山之志指隐居避世,不慕虚荣的高尚志节。
德琏:应玚,三国魏汝南(今河南省汝南县东南)人。有文才学识,曹操曾召为丞相掾属。为建安七子之一。
斐然:有文采的样子。
抆泪:擦眼泪。
孔璋:陈琳,三国魏广陵(今江苏省江都县)人。尝为袁绍掌书记,后绍败,归魏任记室,军国书檄,多出其手,为建安七子之一。
公干:刘桢,三国魏东平人,建安七子之一。性格刚烈,善辞令,有逸才,以文章见重于曹操,并举用为丞相幕僚。刘氏长于五言诗,诗风劲挺,不重文辞雕饰,似古诗十九首。曹丕曾赞美其诗为“妙绝时人”,钟嵘诗品亦列为上品,惜作品流传甚少,仅存十五首诗。
遒:刚健、强劲有力。
元瑜:阮瑀,三国魏陈留人(今河南省陈留县)。善于章表书记,与陈琳齐名,军国书檄,多出自二人之手,为建安七子之一。
翩翩:形容文采风流的样子。
仲宣:王粲,,三国魏山阳高平(今山东省金乡县西北)人。东汉末避乱,依刘表于荆州,后仕魏,官至侍中。擅长辞赋,所作慷慨悲凉,深刻感人,为建安七子之冠冕。
仲尼覆醢:孔子因子路在卫被剁成肉酱,从此见到肉酱便叫人把它倒掉,不再食用。
莫逮:比不上。
犬羊之质:比喻自己才能低下,德才不足。
服虎豹之文:比喻处在很高地位。
动见瞻观:一举一动都被受到注目。
后生可畏:年轻人每每能超越先辈,令人敬畏。
易:改变。
攀援:抓住。
于邑:郁抑烦闷,胸中之气不得舒展。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自董卓已来,豪杰并起,跨州连郡者不可胜数。曹操比于袁绍,则名微而众寡,然操遂能克绍,以弱为强者,非惟天时,抑亦人谋也。今操已拥百万之众,挟天子而令诸侯,此诚不可与争锋。
  • 风烟俱净,天山共色,从流飘荡,任意东西。自富阳至桐庐,一百许里,奇山异水,天下独绝。水皆缥碧,千丈见底,游鱼细石,直视无碍,急湍甚箭,猛浪若奔。夹岸高山,皆生寒树,负势竞上,互相轩邈,争高直指,千百成峰。泉水激石,泠泠作响,好鸟相鸣,嘤嘤成韵;蝉则千转不穷,猿则百叫无绝。鸢飞戾天者,望峰息心;经纶世务者,窥谷忘返。横柯上蔽,在昼犹昏,疏条交映,有时见日。
  • 汉季失权柄,董卓乱天常,志欲图篡弑,先害诸贤良。逼迫迁旧邦,拥主以自彊。海内兴义师,欲共讨不祥。卓众来东下,金甲耀日光。平土人脆弱,来兵皆胡羌。猎野围城邑,所向悉破亡。斩截无孑遗,尸骸相撑拒。马边悬男头,马后载妇女。长驱西入关,迥路险且阻。还顾邈冥冥,肝脾为烂腐。所略有万计,不得令屯聚。或有骨肉俱,欲言不敢语。失意几微间,辄言毙降虏:“要当以亭刃,我曹不活汝!”岂敢惜性命?不堪其詈(音:力)骂。或便加棰杖,毒痛参并下。旦则号泣行,夜则悲吟坐。欲死不能得,欲生无一可。彼苍者何辜,乃遭此厄祸?
  • 虎丘,中秋游者尤盛。士女倾城而往,笙歌笑语,填山沸林,终夜不绝。遂使丘壑化为酒场,秽杂可恨。
  • 光绪十六年春闰二月甲子,余游巴黎蜡人馆。见所制蜡人悉仿生人,形体态度,发肤颜色,长短丰瘠,无不毕肖。自王公卿相以至工艺杂流,凡有名者,往往留像于馆。或立或卧,或坐或俯,或笑或哭,或饮或博,骤视之,无不惊为生人者。余亟叹其技之奇妙。
  • 余尝寓居惠州嘉祐寺,纵步松风亭下,足力疲乏,私欲就床止息。仰望亭宇,尚在木末。意谓如何到得。良久忽曰:“此间有什么歇不得处?”由是心若挂勾之鱼,忽得解脱。若人悟此,虽两阵相接,鼓声如雷霆,进则死敌,退则死法,当恁(音:任)么时,也不妨熟歇。
  • 韩子曰:“儒以文乱法,而侠以武犯禁。”二者皆讥,而学士多称于世云。至如以术取宰相卿大夫,辅翼其世主,功名俱著于春秋,固无可言者。及若季次、原宪,闾(音:驴)巷人也,读书怀独行君子之德,义不苟合当世,当世亦笑之。故季次、原宪,终身空室蓬户,褐衣疏食不厌,死而已四百余年,而弟子志之不倦。今游侠其行虽不轨于正义,然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诺必诚,不爱其躯,赴士之厄(音:俄)困,既已存亡死生矣,而不矜其能,羞伐其德,盖亦有足多者焉。
  • 近腊月下,景气和畅,故山殊可。过足下,方温经,猥不敢相烦。辄便往山中,憩感配寺,与山僧饭讫而去。
  • 台湾固无史也。荷人启之,郑氏作之,清代营之,开物成务,以立我丕基,至于今三百有余年矣。而旧志误谬,文采不彰,其所记载,仅隶有清一朝;荷人、郑氏之事,阙而弗录,竟以岛夷海寇视之。乌乎!此非旧史氏之罪欤?且府志重修于乾隆二十九年,台、凤、彰、淡诸志,虽有续修,局促一隅,无关全局,而书又已旧。苟欲以二三陈编而知台湾大势,是犹以管窥天,以蠡(音:离)测海,其被囿也亦巨矣。
  • 吾今以此书与汝永别矣!吾作此书,泪珠和笔墨齐下,不能竟书,而欲搁笔!又恐汝不察吾衷,谓吾忍舍汝而死,谓吾不知汝之不欲吾死也,故遂忍悲为汝言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