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Scarborough Fair(英文毕业歌)

译者/苏凰

(摄影:姜昱有)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
如我君将去斯卡布罗市场

Parsel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那有芜荽、鼠尾草、迷迭香还有百里香

Remember me to one who lives there
请顺便代我问候居住那里的一个人儿

She once was a true love of mine
她曾我的真心爱慕过的姑娘

Tell her to make me a cambric shirt
请告诉她为我做一件麻纱的衣裳

Parsel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那有芜荽、鼠尾草、迷迭香还有百里香

Without no seams nor needle work
不需要有任何的缝接与些许针工

Then she will be a true love of mine
那么她将成为一位我真心所爱的姑娘
  
伴唱:

On the side of hill in the deep forest green
在山野深处之青色的森林

Tracing of sparrow on snow crested brown
而我前往雪峰去寻找寒鸟

Blankets and bed clothers the child of maintain
叹众山如盖毡毯不见踪影

Sleeps unawafe of the clarion call
长眠不醒却莫知战号已鸣

Tell her to find me an acre of land
又吩咐她为我经营几亩田地

Parsel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长出芜荽,鼠尾草,迷迭香,百里香的柔荑

Between the salt water and the sea strand
如此站在这碧海的浪坻

Then she will be a true love of mine
而我会将对她遥遥的相思并生出无限的欢喜
  
伴唱:
On the side of hill a sprinkling of leaves
山野的一旁飘有落叶的缤纷

Washes the grave with slivery tears
但何必以清泪葬我洗我孤坟

A soldier cleans and polishes a gun
因为作为士兵我需日拭长枪

Sleeps unaware of the clarion call
虽长眠不醒莫知战号已鸣

Tell her to reap it with a sickle of leather
再请吩咐她为我收割好稼穑

Parsel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那有芜荽,鼠尾草,迷迭香还有百里香的春色

And gather it all in a bunch of heather
如此将它们采集以石南紧紧收束故无遗于丘坼

Then she will be a ture love of mine
而我已经对她眷眷不忘所以消遣这乱世的萧瑟

伴唱:

War bellows blazing in scarlet battalions
战火炽烈,军营如血

Generals order their soldiers to kill and to fight for a cause
将军有令,忠君之事

They have long ago forgoten
所争者何?竟忘其名

Sleeps unaware of the clarion call
死者长眠,不闻号鸣

@*

<--ads-->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近日因为静处无聊所以出去游玩了几天,再次亲历了一些山水之胜,而此处景物与以前却大不相同,因此把这几天的经历写出来,我想或许还有一些意义,至于此山水之为淡远或与妖艳则在于读者的感受了。
  • 莲花郎,采莲房,
    秋水无痕奈如何?
    当撷白花如此玉,
    美人窗前述颜色。
    乌云不堪侍儿剪,
    愿结同心水明瑟。
  • 幼年的我有时爱在河边想一个古老而奇怪的问题——“我是谁,我到底来人间干什么? ”,对这个问题的思考最后让我否定了达尔文的EVOLUTION论,因为如果其说成立那么无论人类基因的ATCG的排列,在复杂的自然生态环境的演变下,作为现在“我”的这个意识有可能在若干年之前存在过,也甚至有可能现在也有另一个人感到与“我”是同样的一个意识与存在、感受,他可能就是“我”。但我们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譬如我们在一起交谈、饮茶、吃饭,甲与乙无论到底如何的类似与相同,可是甲还是感到自己祗是“甲”而不是乙,乙呢,也感到自己祗是“乙”而不是甲。
  • 幼年的我有时爱在河边想一个古老而奇怪的问题——“我是谁,我到底来人间干什么?”对这个问题的思考最后让我否定了达尔文的进化论(EVOLUTION)。
  • 现在的天气实在太酷热,我所住之山居因为没有空调,是以无以在屋内销暑,夜坐无聊翻开一些古画以消遣,无意得大宋道君皇帝的《文会图》,心眼为之一开,见其碧树葱茏杨柳青青士大夫歌宴嘉会,几忘山中酷热矣!
  • 我现在不太愿意再写冰与火类型的文字:一是因为天气的因素;二是评论中共的最高水平的政论已经摆在那里了,那就是《九评》,没有办法去超越;三是我以为现代的中国人,在文化方面变异的太厉害了,从学院到企业到个人,几乎都是在和糨糊,譬如余秋雨的文章,虽然他名声大,但他的文字对于我简直就是没有办法看,我耐下心来曾读了几页,如果这也可道之为大师,那麽中国文化也可以说是亡了,所以我甚愿意来做个补充,写点文化方面的东西,不知在香港的董桥先生能看到否?
  • 亚瑟王接受了女巫的邀请随她去了圣地阿拉贡,船头茫茫烟水,他舍下王冠,把那神剑放在了水中,一时感慨万千——我受不了眼前的红蜻蜓、黑蜻蜓、甚至蓝蜻蜓的诱惑,包括那一片青翠欲滴的浅水茅草根的招引,赤著双脚,缓缓走下了河水,顿时被那清凉的冰冷淹没了全身。
  • 在我故乡的三十年前,每到春天之后,就会飞来很多的燕子。它们一天到晚的都在飞,甚至在夏季的暑月,也仍然不停下来,它们轻盈的身段,有时浮现在西方黄昏的绯云中,浴着落日金色的光,一升一降的看来很有趣味,这也是不同于北国的一处风景,似乎有一种清灵的感触,而这感触从人间的芳草碧连天化来,沾有几分已去梦境的怀念。
  • 我之梦是青色的
    它滑入水里
    在透明的光中让我不能说它的秘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