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流浪心緒(三十二)夢

font print 人氣: 18
【字號】    
   標籤: tags: , ,

日有所思,夜有所。很多的匆忙,很多的失憶,很多的夜晚,欠缺的是能記起多少個曾經的紅樓遺夢或者南柯一夢或者黃粱美夢或者春秋大夢。流浪者幾乎都以不曾發生過的感覺把他們都拋棄到深層的記憶空間而再也難以尋回。

心痛了,心就在想。鼻子酸了,引動腦子的迷轉。肝膽忠義,也會照應夜雨裡的起航。魂魄反覆往來了流浪者必須的意念之想像。層層的幻,如同盜賊入室打劫,把虛假的面罩變幻了各種角色,演出一部部盜夢空間,最終把最深沉的愛戀留存在根本不存在的因緣聚散裡,使得流浪者繼續流浪。

有些不是發生在夜晚裡的,而是發生在白天裡的,但也不是白日做夢,而是憧憬的意念。清醒的狀態也在做夢?做現實生活的夢想,行走的步伐超越了想入非非的虛幻睡眠。然而,誰會想到,這也許照樣重複睡眠中的一場可笑的春夢呢?因為,流浪者的步伐前行著流浪,而不是前行自我的神聖昇華。

多少恆河沙,多少天地涯。越過漫漫人世虛幻的夢,觀照了十方的粒粒世界,細微如洪荒,洪大如鏡照,是否可解脫流浪者次次永世輪迴的凡情亂夢呢?難道不都一樣的和堅毅行走的行者過往滄桑幻化?@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話不多,也許一切盡在不言之中,沉默也是微風拂面,窸窸窣窣的歡唱內心的自由,流浪者邊走邊無聊,時而自言自語,時而螞蟻對語。
  • 每一枚硬幣都在瞬息萬變的算計了流浪者的名利遐想。而堅韌的行者如一切正常的使用者一樣,開出關於未來的尋找。
  • 身體的慾望變形著所謂的自我的誇張,使得自己隨著耳目口鼻膚的感觸,四處流浪,以為著自以為的事情在不斷的發生。神祕的神韻在對應著所有流浪者的舉手投足嗎?
  • 雖然不是力大無窮的大力士,搬不起一塊磐石,行者卻內心如穩固的磐石,行走天涯也無妨,令諸神讚歎不已。
  • 流浪者每個腳印,都在投射出自己的行跡,卻被陽光和雨滴消滅的無影無蹤。跟隨流浪者的影子,算不算他自己投射出的光陰呢?
  • 閱讀在鍛造自我,慢悠悠的把流浪的心緒轉成人世的滄桑和變幻。流浪者在用一無所有的一切閱讀著這個世界的時間。
  • 煩惱的思緒未能停止,那些屬不屬於想入非非的執著呢?對於任何瞬間的捕捉,必然徒勞無功。行者沒有失去任何耐心,而是飽飲天國降臨的主神的福音,心如止水,靜若明鏡。
  • 心的傷痕,依靠甚麼來治療和癒合呢?或許,疾病根本就沒有發生,只是自己在想得到而已。難道煩惱成了心緒的藥?
  • 行者卻無所執著,亦無所遺漏,呼應著圓滿的大有,囊括了天人合一的世界之巔,言辭不可盡,玄妙不能說。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