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傳小說:黑與紅(23)

作者:李科林
font print 人氣: 45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8年03月26日訊】慰問團結束了在朝鮮的慰問演出。熱鬧的氣氛過去了,一切又歸於平靜和正常的學習,開會,排練演出。

在一次政治學習小組會上,組長(延安來的老黨員)說:「李科林同志,這次在朝鮮英勇無畏的表現,說明你已具備了一個合格的共產黨員的基本條件,希望你在這個難能可貴的基礎上,嚴格要求自己,極積靠近黨……黨的大門隨時都會向你敞開的。」入黨?成為黨員?我想都沒想過,也不敢想。我滿腦子的資產階級,小資產階級思想,出身又不好,還當過國民黨的遠征軍,就因為我在朝鮮前線山頭上,為戰士拉了個雄糾糾,氣昂昂的曲子,一夜之間,就扶搖直上,變成了有資格參加共產黨了?我腦子一下全懵了,怎麼也轉不過彎來。

當晚,小組長和另一位老黨員,到我宿舍來找我,還是繼續上午開小組會的話題。我向他們表示,我一點精神準備都沒有,而且覺得自己的出身,經歷,思想……差得太遠了。他們倆輪番地做我的思想工作,什麼出身不可選擇,重在表現,入了黨,在黨的教育下,你在樂團發揮的作用會更大,對改造你的資產階級思想,會更有利等等……然後他們拿出一張申請入黨的表格,交給了我,臨走,一再的要我好好想想,有什麼問題,隨時去找他們。

我這一輩子,還從來沒有遇到過這麼使我為難的事。抗戰時,申請參加遠征軍,去朝鮮報名慰問志願軍,都沒有令我為難過,而這次申請入黨實在是讓我為難……思前想後,決定第二天將申請表填好,交給黨支部。我一早就起身,在申請表上填上我的大名,年齡,出身,經歷以及原因。早上,書記一進門,我就將申請表交給了他,他笑著和我說:「想好了?很好!你耐心等著吧。」

回到宿舍,各種想法又一湧而上,書記要我耐心等是什麼意思?等支部開會討論?等上級批准?半年?一年?如果我被批准成為黨員,我就必須去掉「小資產階級」的人性……想來想去覺得太沒譜了,甚至有些後悔遞交了申請書,但又不敢撤回申請。每天就處在一種惶惶不可終日的心情下,有時甚至希望黨支部討論時通不過,或者上級黨委不批准。

 22    初婚

1956年,是我的第一次婚姻,當時我已是年過三十的大齡青年了,擔任個什麼共青團宣教委員。有一位小我五歲的我們樂團的小提琴手,曾表示對共青團的響往,但年齡已接近共青團年齡的上限,二十五歲。有一年夏天,我和她應工人文化宮的邀請去輔導工人學習小提琴。每次,我們從樂團步行到文化宮,大約需半小時,一路上,我們聊天的內容,都是有關共青團的組織,活動等。當我知道她曾有加入共青團的願望時,我呢,使出了渾身解數,「我想團組織也一定會根據你的表現和良好的願望,實現你的理想的」,我極力支持她提出申請。我這一通說教竟打動了她以前自卑的心理,同意好好再考慮考慮。

從此,每當去工人文化宮的路上,我們都是離不開入團的話題。好像當時只有談這件事,兩人才能滔滔不絕,從未想過換個話題,談談彼此的過去和感情方面的事,更不用說談自己交友和愛情方面的事了。那是禁區,一談這些就有資產階級和小資階級情調的嫌疑了。

兩週後,她遞給我一份入團申請書,我感到無比的興奮,一是她終於下定決心要求入團了。二是對我自己的思想工作所得到的成效感到很滿意。我答應她立即送交團支部,並向她許願一定會很快批下來的。我們還是照例每星期六,到工人文化宮去輔導,談話的內容是入了團以後……

一個月後,團支書讓我通知她,下班後在會議室召開團支部大會,討論她的入團問題。下午,團支部大會準時在五點開始,支部書記首先發言討論樂團黃琳申請入團的事。支部書記說,黃琳在一九四九年,就毅然決然地拋棄在香港豪華的生活和待遇,參加革命的文藝工作……她在樂團的演奏工作中,表現了高度負責的精神,下廠礦及到外地巡迴演出,不怕累,得到領導,指揮和團員們的肯定和讚揚……「在宣教委員李科林同志耐心的幫助和啟發下,她終於決心提出申請加入共青團的要求,這是非常可喜的事。現在請黃琳同志談一談自己要求入團的想法和思想過程,根據她的談話結合她各方面的表現,大家再發表意見」。

黃琳談到她剛由香港回到大陸,對她這個長期生活在外面的人來說,的確是一次不小的變化和考驗,從生活到思想都要經過一番徹底的適應和改變。有時很矛盾, 有時甚至很煩惱,對「革命,社會主義,共產主義」,既不了解,又沒有一個自己要追求的目標和方向,每天只是練琴,排練,演出,回到宿舍,然後就是吃飯,睡覺。自己常常反問自己,難道這就是參加革命?那和我在香港時,練琴,排練,演出,又有什麼區別呢?

「這些想法又不便去找人談,怕別人笑話我,說我幼稚,無知。自己悶在心裡,感到很痛苦。尤其是看到黨團員們,每週開會,過組織生活,有時我路過會議室聽到他們熱烈的討論聲,使我感到我好像是這個革命隊伍裡的局外人,更增加了自己的孤獨感和自卑感。自從李科林同志給予我耐心又無私的幫助後, 使我開始明白了這些……請同志們和團組織給與我批評和考驗」。在沉靜了片刻後,團員們紛紛開始發言。絕大多數的發言都是對她要求加入共青團的願望,給以鼓勵,但也有團員提出對她的生活品味,穿著和嗜好,有香港小姐的小資產階級的派頭等等。(待續)#

責任編輯:馬鑫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同學們的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不到十分鐘,憲兵的吉普車呼嘯而去,接著緊急集合的哨音吹得又響又急,我們都懷著大禍即將臨頭的感覺,迅速集合完畢。
  • 孫立人與作戰參謀乘吉普車到達英軍第一軍團指揮所。軍團長一見孫立人,像遇見了救星:「如果中國軍隊,再不趕去達羅援救英軍,他們就可能全部被俘。」
  • 解救英軍取得勝利的消息,不脛而走,傳遍了緬北的大街小巷。中國遠征軍的身價一下就提高了。
  • 我心不在焉的聽著,我一點沒有因為她的進步而感到高興,像她當初考取學院那樣興奮地祝賀她,反而有種說不出的感覺。革命隊伍對改變一個人個性的力量,真是神速。可我這個「資產階級」家庭出身的人,怎麼也甩不掉身上的小資產階級情調呢?我感到我和她之間,已拉開了距離。
  • 郭晶是位社工,她以社會工作者獨特的眼光,在封城後有意識地持續書寫、思考、細膩的記下自己的日常生活,寫出了城裡人們的恐慌、懼怕、焦慮和堅強……
  • 我不解為何眼前世界如此單純的狀態無法持續永恆?清醒後人們終究會以領土、種族、宗教、國籍、語言,或生存作為藉口,持續爭執甚或戰爭……
  • 北方山區土耳其戰機不時針對藏匿在伊拉克山區的庫德斯坦工人黨(PKK) 土耳其籍的庫德族民兵進行轟炸,郊區婚宴廳裡開心慶祝的亞茲迪難民們正將音量開到最大,通宵跳舞不只是慶祝婚禮——還有活著的那個當下,沒有人知道,明天究竟是否會與今天一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