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想浪費一次的風景

作者:蔡傑曦
一起旅行的時候,把現實打包成行李,拖到未來寄放,現在就專心快樂。(Fotolia)
  人氣: 14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擁抱後我們會分離,請你一定要繼續前行, 會有很難熬的時候,但一定也會有溫柔的風景。

 成長痛

偶爾回家,總喜歡和弟弟妹妹待在一塊,剪剪紙、畫畫圖;我們可以一起完成很簡單的事,如果有風,我們就去旅行。近則是家附近的市場、巷口的冰店;遠一點的話,我們可以去搭公車前往需要三十分鐘車程的夜市、或開車一個多小時的海邊。

在他們身上能看見一種可貴的無知,是一種成熟後逐漸遺忘的單純。心無旁騖地做好一件事,並不是不會分心,而是不去過度在乎他人的眼光,覺得這是件有趣的事,只因為真心喜歡,便執著地去做。

一起旅行的時候,把現實打包成行李,拖到未來寄放,現在就專心快樂。如果願意繼續擁有一雙清澈的眼睛,感覺長大好像還是很遠很遠以後的事情。

有一次早上醒來妹妹跑來拍拍我,和我說昨晚睡覺時腳的肌肉會痛,我記得小時候也問過媽媽同樣的問題,她都說那是「成長痛」。媽媽沒和我說的是,成長痛除了身體物理上的變化,也包括了開始學會面對世界和更大的群體的痛。

成長痛是個必然的過程,然而形容為「痛」並不是全然地污名化,而是權衡取捨的過程難免會不捨,就像童話故事裡用聲音交換雙腳的人魚,我們丟失了單純只為了去換取更多的選擇和平衡的機會。

妹妹又跑去畫圖了,知道她也會有開始困惑的一天,但希望那天到來時,她也能自己去尋找答案。我們不停地丟失、卻也不停地拾獲,成長是一種痛,但痛過留下的記號,卻是後來才能看懂。

上帝的演員

二十歲之後,時常跟母親有價值觀上的衝突;當我們談起同婚議題的時候、當我們談起政治的時候,當我們談起人生規劃的時候。

當我們不再住在同個屋簷下,其實掛上電話就聽不到對方的消息,這一年在太平洋的另一端,物理距離更是讓親密顯得遙遠。好幾次想掛掉電話,溝通是有代價的,但就是因為我們在乎彼此,所以願意負擔這個成本。長大後逐漸明白父母也是人,總是有其極限,而父母也接納了兒女是獨立的個體,擁有獨立的思想和獨立的人生。每次爭吵過後,我們總會一再確認、縱使我們有相違背的立場,每個階段也有不一樣的追求,但並不影響我們能夠相愛。

我時常看著弟弟妹妹,心想父母要放手讓兒女去成為他們自己人生裡的樣子,是多麼困難的一件事。母親是個念舊的人,時常回顧以前陪伴我們成長的時光,有時我也會懷念那個曾經把父母當成天的自己,躲在父母的翅膀底下,雖然偶爾不服,但能很完好地被保護著。母親也很無奈吧!那個天真善感的小男孩,一眨眼就跑到這麼遠的地方。

家人是相互虧欠的靈魂,掉在人世間、必然相遇的塵埃,我們相愛卻也互相傷害。但當有陽光灑進來的時候,仍然能看見映照在彼此身上,好看的影子。

母親總說,我們都是上帝的演員,只是她剛好被分配到要扮演母親,而我們扮演兒女,她沒有辦法為我們的人生負責,只能盡可能地扮好一個母親的角色。

「直到謝幕的那一天前,我都不會卸下這身裝扮。」

已經五十多歲的她,仍然義無反顧地試著理解和愛。

「原諒我的有限,我也仍在學習。」

我明白很多時候之所以能放心地去闖,是因為家庭給了我足夠的安全感,而信仰則給了母親源源不絕的愛。小時候母親都會要求我背聖經經文,她總說,有天沒辦法閱讀了,還是可以在腦海裡複誦這些話。雖然我已經不太讀聖經了,但仍然想起小時背誦的羅馬書:

「凡事都不可虧欠人,唯有彼此相愛,要常以為虧欠。因為愛人的,就完全了律法。」

發現那些倖存下來的句子和母親的價值觀,仍在冥冥之中祝福著我。◇

——節錄自《還想浪費一次的風景》/ 悅知文化出版公司

(〈文苑〉)

責任編輯:李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路衝鋒陷陣,鑽過人群的縫隙,突圍而出,我的目標十分明確,每一次從這個城市甦醒的第一份早餐,正在召喚著我。
  • 每個人生命中都有100分的愛,只是從不同的地方得到。
  • 欣喜地來到海邊,在這樣的炎炎夏日。 此時,海邊極為熱鬧。海灘上,有人在遮陽傘下閒聊,有人在拾貝殼…
  • 一望無際的海,開啟了人們在擁擠城市裡封閉許久的心,在你覺得憂鬱、覺得煩悶時,不如就到海邊走走吧!靜靜聽著海潮聲,難解的問題,也許就迎刃而解了。前提是,你得不嫌煩地先越過人們畫地自限的重重障礙。
  • 身為海島民族的我們,血液裡其實都流著不可抹滅的海洋DNA,面對四周包圍著的海洋,處處都是機會,充滿著各種可能性,只要我們像鯨魚、像我們的祖先一樣,不冀望陸地,往最深最廣的海游去,充滿希望驚喜的未來,就在前方。
  • 京都的歷史已經超過1200年,「錦市場」是維繫京都飲食傳統文化的廚房,市場裡販售京風味的蔬菜、漬物、湯葉、豆腐等特色食材,充滿了季節感的旬之味與生命儀禮、歲時祭典,交織成一首風物詩。
  • 一位先生和一位女士從唐橋出發,前往黑斯廷斯和伊斯特本之間的薩塞克斯海岸。因為有事待辦,他們決定離開大路,改走一條十分崎嶇的小徑。他們在半是石頭半是沙的漫長上坡路上艱難前進,結果翻了車。
  • 旅行時滿載的夢想,卻總在回到自己家中打開冰箱看到空無一物的那一瞬間,回到了現實。那些被盈滿的靈感和經驗,總能讓自己決定勇敢地丟棄現實生活中的一些什麼,掏空後,重新再來。
  • 一段追尋智慧、真心(愛)、勇氣與家的奇幻旅程……
  • 比賽結束了,但故事仍在發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