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有情

悠揚的一把吉他

默耕
font print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在吉他聲響起的那一剎那,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屏氣凝神地等待勇伯仔的歌聲,這種情景就像在國家歌劇院聆聽音樂的觀眾一般地專注

「彈一首悲情戀歌……」,一把吉他正被彈奏著傷悲的歌曲,一段感人的歌詞正從他的口中傳唱出來,雖然不是樂團的吉他手,但是那把音揚的吉他又加上富有感情的唱腔,將這些歌曲傳唱四處,每一個聽到的人莫不受到感動。吉他的主人是一位七十多歲的老先生,六十多歲才開始學吉他的他,現在已經能彈上一手好吉他了。「小時候,常常聽到大人唱一些台語老歌,當時的我常常跟著哼唱,也學了不少歌曲,但是都沒體會到這些歌曲的美,直到退休後的生活有點孤寂,才開始去研究這些歌謠,……」,他的唱歌生涯是從退休後才開始。「一開始是為了增添生活的樂趣,沒想到唱了一首、兩首以後,就深深地愛上它們了,一直到現在……」

午後的廟口,聚集了很多的老人,在這裡享受悠閒的同時,遠遠的地方走來了一位年邁的老阿伯,背著一把吉他,緩緩地走了過來。沒錯就是他,他跟我說過常到這個廟口來唱歌,希望用歌聲自娛娛人,今天我是特地來聽他唱歌的。「來啦!坐啦!你嘛是要來聽唱歌的吧?他在唱歌真正很有感情,阮攏是他忠實的聽眾……」,「對啦對啦!能夠聽他唱歌是一種福氣啦!」「少年ㄝ,阿你怎麼知道來這裡聽歌?」他們對我的到來感到相當的好奇,不停地詢問我。「沒啦!就聽人家講的,阿我就過來聽看看啊!」眾人此起彼落地討論著那位歌聲悠揚的老阿伯,這裡的人都叫他「勇伯仔」,勇伯仔的歌聲在這個村子裡受到相當的讚揚。

來到廟口的勇伯仔,迫不及待地拿出他那把陪伴他十多年的吉他。「你們今天想要聽什麼歌?」他索性地要大家點歌。「都可以啦!」「要不然我唱『黃昏的故鄉』好嗎?」「好好好!這首歌好聽,尤其是勇伯仔唱的特別感動人。」在吉他聲響起的那一剎那,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屏氣凝神地等待勇伯仔的歌聲,這種情景就像在國家歌劇院聆聽音樂的觀眾一般地專注;「叫著我,叫著我,黃昏的故鄉不時在叫我……」,當歌聲一出,所有人都陶醉在那種旋律當中。同樣也是熟悉吉他的我,對於勇伯仔吉他精湛的手法,真是自嘆不如。他的手指悠遊在每一條弦上,撥弦的樣子就像漁兒在躍動那樣的自如,不知是因為他歷經了時代的變遷,還是對歌曲背景的感同身受,這首歌從他的口中唱出特別深具那種感情。

「那想起故鄉,眼屎就掉下來……」,唱完一首後,勇伯仔又繼續唱「媽媽請您也保重」,在兩首歌之間,他用自編的間奏連結,彷彿是一首最完美的組曲;唱歌時候的勇伯仔從不將眼神投注在聽眾身上,整個人就好像融入每一首歌的意境當中,有時望著撥弦自如的雙手,有時則顯露出如歌詞當中所描寫的神情,每一瞬間,勇伯仔、吉他的聲音及唱出的歌詞就像是密不可分、連成一體。我看到在我身旁的一位老阿伯,不知是被勇伯仔的聲音所感動,還是正處於歌詞當中所描述的意境,不僅紅了眼眶、還滴下了淚水,閃閃的淚光與勇伯仔歌唱的身影交織成一幅極為動人的畫面。

勇伯仔說他沒有學過唱歌,這一切都是因為受到台灣歌謠的感動,潛心自學而來的;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阿伯,為了歌謠文化的傳唱,日以繼夜拼命地鑽研,年少的時候,曾經是一個音樂白痴的他,如今能夠用吉他奏出一首首動人的歌。很多他過去的摯友都難以置信,但是從他對於台灣歌謠所付出的心力與時間,他是一個腳踏實地用生命譜寫文化的傳承者,雖然時間會逝去,但是勇伯仔與他那把吉他合奏出的悠揚聲音會永遠傳唱下去。@(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2021年的宗教自由峰會上耿格接受採訪時,談到了她的父親高智晟先生在2017年再次被失蹤前與她通話時告訴她的一個夢。高先生是一位非常虔誠的基督徒,說那個夢是上帝給他的一個景象。
  • 那是2001年,我第一次來到了澳大利亞。 那一年,我是一個隨團旅行者,旅行的路線是武漢——上海——墨爾本——堪培拉— —黃金海岸——悉尼——上海——武漢。
  • 櫻桃正當季。昨天買到了今年最好吃的櫻桃,價格也很好,$1.49/磅。不由得想起十幾年前在北京的另一次櫻桃體驗。那是冬天,去崇文門的新世界商城地下超市購物時,看到了讓人垂涎欲滴的智利進口櫻桃。
  • 我叫耿格,我的父親高智晟是人權律師,他被關進監獄直到2014年。你們可以從網上看到很多關於他和他的工作的資料。但是,今天我不想談眾所周知的他,我只想說說只有女兒才知道的他。
  • 在人多的地方 我像個啞巴 我喜歡與花草說話 說著說著,愛情就凋謝了 說著說著,冰雪就化作了春水
  • 請允許我這樣稱呼你,真是非常幸運,在多如繁星的書籍裡,我寫的書能被你選中。在世界的另一角,我聽到你的聲音啦,接下來,你將收到一封來自仙女老師的回信。
  • 登上觀海樓望向大海,前面一片遼闊的綠黃水田綿延至西邊堤岸,緊緊接著天際,近處水田旁,一排木麻黃在風中搖曳。忽然發現,田裡有幾個白點跳動,從身邊的望遠鏡裡看得就清楚了,幾隻環頸鴴站在田裡
  • 這裏靜得出奇,偶爾的深夜,捨不得放棄那猶如遙遠星辰般的靈感,披衣起床,遙望窗外燈火注視下的村鎮
  • 在這個暮春初夏的時節裡,天地人間迎來了通透而明淨的五月。春風冷暖交替,春雲積聚數日,終於下了一場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