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墨傳奇:紅樓夢系列(十二)賈寶玉(下) –落了個白茫茫大地真乾淨

原文/李敬, 改寫/道子
font print 人氣: 74
【字號】    
   標籤: tags:

很高興在「筆墨傳奇」中又見面了!今天我們還是要緊接著上集,跟
各位繼續來談紅樓夢中的寶玉,今天的主題,就是「落了個白茫茫大
地真乾淨」。

(一)
我們接著再來看幾個寶玉的故事吧!寶玉雖然喜歡整天在姊妹、丫鬟群裏混,願為她們效勞,愛吃她們擦的胭脂。但是賈寶玉也交男性的朋友,而且上至「北靜郡王世榮」(14回),下至與他同齡的頑童都有。他們之間真誠相待,寶玉曾說過,為了他們,就是死也情願的。

先來談談寶玉與秦鍾吧!他倆堪稱是莫逆之交,極為親近。

秦鍾有一個紅粉知己,是水月庵的徒弟智能兒,他們情投意合,兩人好上了。有一次秦鍾從水月庵回來後受了些風寒,又因與智能兒幾次偷情繾綣,未免失於調養,便咳嗽、傷風、懶進飲食,身體非常的虛弱。智能兒知道後,就私奔進城,探視秦鍾。不想被秦鍾的父親發覺,大怒之下,將智能兒逐出,又狠狠的打了秦鍾一頓,然後自己氣得舊病發作,只有三五日的光景,就嗚呼死了。秦鍾本來身體就弱,病還未好,又被狠打了一頓,今見老父氣死,痛悔莫及,又添了許多症候。(15回)

寶玉為了秦鍾,整日若有所失,悶悶的不理人。這天一早兒,茗煙來報說:「秦相公不中用了!」寶玉聽了,忙來到秦鍾家。進到內室,大喝一聲:「寶玉來了!」秦鍾那時早已魂魄離體,只剩悠悠一口氣兒未斷,卻看見許多持牌提索來捉他的鬼判,聽見「寶玉」二字都慌了手腳,只得暫時放他回來。秦鍾微開雙眼,寶玉握住了他的手,流淚問:「有什麼話留下兩句。」秦鍾道:「並無別話。以前你我自以為見識高過世人,我今日才知道是誤了自已了。以後還該立志功名,以榮耀顯達為是。」說畢,便長歎一聲,溘然長逝了。(16回)

看來這小小的秦鍾,來人世間不過十幾年,卻與秦可卿負有同樣的使命,是用情色來警醒寶玉的。可是癡頑的寶玉還是不醒,他死去又活來,好像為的就是向寶玉說這句話。可惜啊!賈寶玉仍然沒知覺。

(二)
寶玉大些了以後,與薛蟠、馮紫英這些紈絝子弟,也有吃吃喝喝的來往,但那還稱不上朋友。有一天,寶玉被馮紫英請去吃酒,在混亂的酒席中,大家行起酒令來了,當蔣玉菡唸了一句詩:「花氣襲人知晝暖」時,大家就嚷嚷起來了,說「襲人」是寶貝,是寶玉的屋裡人,蔣玉菡忙起來陪罪。

過後,寶玉和蔣玉菡兩人,又攜手來到外面走廊下,蔣玉菡又陪不是,寶玉緊拉著他的手,說:「閑了到我們那裏去。還有一句話借問:也是你們戲班中,有一個叫琪官的,他在哪裡?如今他名滿天下,可惜無緣一見。」蔣玉菡笑道:「就是我的小名兒。」寶玉一聽,大喜過望,兩人惺惺相惜,互贈表禮,以為紀念。琪官將自己一條大紅汗巾解了下來,遞與寶玉。寶玉喜不自禁,也將自己一條松花汗巾解了下來,送給琪官。

後來寶玉回到園中,寬衣吃茶時,襲人見他腰裏改繫了一條大紅汗巾子,己猜出了八九分,就要寶玉還她汗巾子。寶玉聽了,方想起給蔣玉菡的那條汗巾子是襲人的,不該給人才是,心裏後悔,只得笑道:「我陪你一條吧。」第二天天亮時,襲人醒來,只見昨日寶玉繫的那條紅色汗巾子在自己腰裏呢,便知是寶玉夜裏幫她換了,算是賠她的。(28回)

有人或許會奇怪,不就是一條汗巾子嗎?何以囉嗦這麼多話呢?是啊,汗巾子本身,微不足道,但是,由這條汗巾子引出來的兩件事,對寶玉來說,可是非同小可。下邊只好借用說書人常用的一句話:「花開兩朵,各表一枝」啦。

(三)
先說「寶玉挨打」的事吧,在前幾集裏,只提到寶玉挨打過後,賈母、王夫人怎麼心疼;黛玉怎麼哽咽落淚,把眼睛哭成核桃兒一般;寶釵怎麼趁機提醒寶玉聽人規勸。可還一直沒顧上,說他挨打的原因。其實,賈政那麼心狠手辣,親自掄起板子來打他三四十下,恨不得把寶玉打死。可以說,氣不打一處來。但主要的,還是那條汗巾子惹的禍。

那天是怎麼情形呢?就是忠順王府的內務總管求見賈政,開口就說道:要找他們府一個做戲的琪官兒,但到處都找不到。眾人說,他近日和令郎非常要好,請轉告令郎,將琪官放回。賈政聽了這話又驚又氣。即命喚寶玉來!寶玉一聽,嚇了一跳,趕忙說並不知此人,說著便哭了。那總管用手指著垂向寶玉膝頭的紅汗巾的穗子。說:「既說不知此人,那紅汗巾子怎麼到了公子腰裏?」寶玉聽了這話,當場目瞪口呆,想著:「這事兒他如何得知的?」看是瞞不過去了。於是說道;「聽說他在東郊買了幾畝地 ,幾間房舍。想是在那裏也未可知。」那總管笑道:「我且去找一趟,若有了便吧,若沒有,還要來請教。」說著,便忙忙起身走了。

賈政此時已經氣的目瞪口呆,命寶玉說:「不許動!回來有話問你!」忽又見賈環帶著幾個小廝狂亂跑過。被賈政喝住,問他有什麼事。賈環嚇得跪在他父親腳邊,小聲說:「我母親告訴我,寶玉哥哥前日在太太屋裏,拉著太太的丫頭金釧兒強姦不遂,那金釧便賭氣投井死了。」未等他說完,賈政早已怒火沖天,氣得眼睛都紅了,也沒空再去問寶玉,他怎麼樣的在外結交戲子,互贈表物,在家裡荒疏學業,逼淫丫鬟。只是連聲大喝:「快拿寶玉來!」邊進書房,邊喝令:「今日再有人勸我,我連老命也交給了他!」眾門客僕從看了,知道是為了寶玉,連忙退出。那賈政喘吁吁直挺挺的坐在椅子上,滿面淚痕,連聲喊著:「拿寶玉!拿大棍!拿繩子捆上!把各門都關了!有人傳信往裏頭去,立刻打死!……」眾小廝只好齊聲答應。一面找來寶玉。(33回)這一次,可真把寶玉打慘了!

(四)
再說那汗巾子引發的第二件事情。更是誰也料不到的。那天,在馮紫英家裏喝酒時,寶玉把襲人的汗巾子換給了蔣玉菡。回到家裏,因受襲人埋怨,又用蔣玉菡贈的汗巾子陪給了襲人。看來這一切都是無意中所為,都是偶然發生的事情,可真是天緣湊巧,就這樣成就了一樁前世姻緣。不怪在《紅樓夢》第五回裏,有關襲人的宿命,就寫著這樣幾句判詞:「枉自溫柔和順,空云似桂如蘭;堪羨優伶有福,誰知公子無緣!」那麼,這個性格溫柔和順,相貌似桂如蘭的襲人,何時離開了賈寶玉?怎麼嫁給了蔣玉菡呢?曹雪芹先生給後人留下了充分的想像餘地。據「脂胭齋」批註:襲人出嫁,是在賈寶玉出家之前。而高鶚的續本,卻寫的是在寶玉出家以後。當初只說娶的是賈母的侍兒。成婚後,按照習俗,第二天開箱,新姑爺看見了那條猩紅汗巾子,方知娶的是寶玉的丫頭,更想不到是襲人。這時,襲人才相信「姻緣早前定」了。

(五)
寶玉的好朋友們,如秦鍾、 蔣玉菡、 以及北靜王世榮等,都是人才俊美,風流倜儻而不入仕途的人物。他們雖不是水做的女兒,但也都具備有女兒們很大的一個特質。什麼特質呢?

寶玉曾說過﹕「女兒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我見了女兒﹐我便清爽﹔見了男子﹐便覺濁臭逼人。」但是,他這裡所說的「女兒」,又不是指所有的女性。在《紅樓夢》中出現的衆媳婦、婆子、姫妾、太太們,多得數不勝數。但常見寶玉批評她們的粗俗、昏庸、勢利、奸滑,並且維護那些年輕的姊妹及丫鬟們。而在五十九回中,寶玉更發出驚人之語,他說,女兒未出嫁時﹐是顆無價的珠寶。出了嫁不知為什麼,就變出許多不好的毛病來﹐雖還是顆珠子﹐卻己沒有光彩寶色﹐是顆死珠了﹔再老了﹐更變成魚眼珠了。分明是一個人﹐怎麼變出三個樣來呢﹖

所以,他心目中的「清爽女兒」,大部分指的是那些未出嫁的年輕姑娘們。平常,寶玉對她們是極好的,盡心盡力,呵護備至,但是當這些女孩兒,跟他談到一件事情時,他的反應通常是極其強烈,而又毫無掩飾的。譬如說有一次,湘雲勸他「也該常常會會這些為官的人們,談些仕途經濟的學問,也好將來應酬事務,日後也有個朋友。」寶玉聽了後馬上說道:「姑娘請別的姊妹屋裏坐坐,我這裏仔細污了你這知經濟學問的」。襲人趕快在旁打圓場道:「上回也是寶姑娘說過一回,他也不管人臉上過的去過不去,他就咳了一聲,拿起腳就走了。寶姑娘見他走了,登時羞得臉通紅,但過後還是照舊一樣,真真有涵養,心地寬大。那要是林姑娘,還不知得賠多少不是呢!」寶玉道:「林姑娘從來說過這些混帳話不曾?若她也說過這些混帳話,我早和她生分了。」

(六)
所以,他喜歡的是,女兒們某一種非常特殊的特質,就是她們那種不沾染世俗的「真」。這種東西人人皆有,與生俱來,但是在後天的生活中,卻很容易就被遺忘掉,變成圓滑、市儈、世故了。女兒在沒出嫁前,她的生活是被保護的、理想化的,充滿憧憬的,是不染塵俗的,所以清爽純真得像「珍珠」一樣;出嫁之後,在生活的壓力下漸漸變得計較、厲害、俗氣了,所以那珍珠也就漸漸的,失去了光彩寶色,變成「死珠」了。再過來等而下之,就變成「魚眼珠」了。而男人們呢,需要餬口、需要從事仕途經濟之事,需要應酬事務,成日裡講一些違心之論,與世俗打交道﹐所以紅樓夢中所描寫的男子,大部分就像賈雨村、賈璉、薛蟠等等,真是濁臭不堪了。但也有幾個例外的,就是這裡所談到的秦鍾、蔣玉菡等,他們特別是另式另樣的。

(七)
寶玉的一生,除了在如同世外桃源般的大觀園裏,和姐妹、丫鬟們廝混,此外所結交的也只有這幾個大不相同的朋友。不管是誰設法,不管是他的祖先,榮寧二公在天之靈設法也好、父親打駡、警幻仙姑點化、姊妹規勸、賈母和王夫人的期待、寶釵和襲人的眼淚等等,軟硬兼施,都難以改變寶玉先天的本性和命運。有人會對他不解,有人對他不屑。也有人會羨慕他,在這道德日益下滑的濁世,在這除了石獅子以外,沒有一個東西是乾淨的賈府 ,「寶玉」獨能保留住他先天的「真」,是多麼的幸運!也因為本性未失,所以他在温柔鄉中,一旦澈悟後,就跟著那一僧一道走了,回歸到他原來的地方,這本也是他下世時,所安排的宿命。

至此,再回頭來看《紅樓夢》,真的是應了「飛鳥各投林」中所說的:「為官的,家業凋零;富貴的,金銀散盡;有恩的,死裡逃生;無情的,分明報應;欠命的,命己還;欠淚的,淚己盡;冤冤相報自非輕,分離聚合皆前定。欲知命短問前生,老來富貴也真僥倖。看破的,遁入空門;癡迷的,枉送了性命;好一似食盡鳥投林,落了個白茫茫大地真乾淨。」

《紅樓夢》「太虛幻境」裡,大石牌坊兩邊的對聯,那上聯寫的是:假作真時真亦假,下聯是:無為有處有還無。

這真和假,有與無,倒不是曹公有意戲弄我們,因為好多事情,作者明明白白寫在那裏了,但我們往往視而不見;甚至有一些故事,作者描寫得,讓我們身歷其境,但是我們偏偏看不懂。

其實,這裡所說的「不懂」,說白了就是「不信」。

不信人有前世有來生,

不信前世有恩就要報,有債就要還,

不信在我們的這個空間外,還有另外的空間存在。

不信人在出生時,他一生的宿命,在另外空間裡已經同時存在了。

就因為「不信」,所以人們才很難找到,「紅樓夢」中的那些難解的答案。所以研究了幾十年,甚至一輩子,只能對書中複雜的現象分析、歸納、考據,卻始終難以分辨什麼是真,什麼是假。

所以作者曹公才要說:

「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都云作者癡,誰解其中味」了!

我們「筆墨傳奇」中「紅樓夢」這個系列,到這裡就結束了,謝謝!@*

——新唐人電視台節目.筆墨傳奇〔紅樓夢系列〕第十二集——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今天我們還是要緊接著上集,跟各位繼續來談紅樓夢中,「平生遭際實堪傷的香菱」。

    (一)
    在上一集的最後,談到在眾丫鬟中,香菱是與眾不同的。提起香菱的不同,在薛寶釵,把她帶進大觀園的那段日子裡,倒是特別值得一提。

  • 在《紅樓夢》裡有一個人,是從頭到尾貫穿全書的,而書中所有的富貴溫柔,繁華落盡,和他都有關係。這個人還有一個與眾不同、令人稱「奇」的地方,就是他出生時,嘴裡竟然含著一塊玉,據說,那玉上,還有「通靈寶玉」幾個字。因此,他的名字也就叫做「寶玉」了。
    寶玉、寶玉、我們今天要探討的,就是這個「掙不斷命運枷鎖的賈寶玉」!
  • 原來這饅頭庵就是水月庵,因他廟裏做的饅頭好,就起了這個渾號,離鐵檻寺不遠。當下和尚工課已完,奠過茶飯,賈珍便命賈蓉請鳳姐歇息。鳳姐見還有幾個妯娌陪著女親,自己便辭了衆人,帶了寶玉,秦鍾往水月庵來。原來秦業年邁多病,不能在此,只命秦鍾等待安靈罷了。
  • 話說寶玉見收拾了外書房,約定與秦鍾讀夜書。偏那秦鍾秉賦最弱,因在郊外受了些風霜,又與智慧兒偷期綣繾,未免失於調養,回來時便咳嗽傷風,懶進飲食,大有不勝之狀,遂不敢出門,只在家中養息。寶玉便掃了興頭,只得付於無可奈何,且自靜候大愈時再約。
  • 在《紅樓夢》裏,賈寶玉這個人物出場之前,我們就聽到了關於他的幾個傳說,這在上集便已交待過了。第一,榮國府裏政老爺的夫人王氏,又生了一位公子,一落胎胞,嘴裏便啣著一塊五彩晶瑩的玉來,還有許多的字跡,因此取名為寶玉。第二,傳說寶玉過周歲生日時,政老爺要試試他將來的志向。便擺了無數的東西,讓他抓取。誰知他什麼都不要,只抓些脂粉釵環來玩。政老爺便大怒了,說:「將來是酒色之徒耳!」第三,傳說他長到七八歲時,雖然淘氣異常,但是聰明絕頂,說起孩子話來更是令人驚奇,他說:「女兒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我見了女兒便清爽;見了男子,便覺濁臭逼人。」(第2回)
  • 鴻篇巨著《西遊記》中,第一回就出場的樵夫只是閃了一個身影,就徹底消失了。他是凡夫過客,還是洞見前緣的神者?在很多人的心中留下了不解的懸念。重新品讀原著,方覺字裡行間含蘊的又一新意。
  • 無法想像,沒有芭蕉的東方庭院,也無法想像,沒有芭蕉的古典文學。沒有那一簇簇葉面舒張,深碧漫展的芭蕉葉,開在白粉牆邊,湖石畔,生在三月的薰風裡,長夏的庭院中。古老的文學,沒有那一襲輕碧濃綠的芭蕉,千年來,那夜夜夜夜的雨,竟落向何處呢?那夜雨裡,那孤獨的,冤屈的,寂寞的,抑鬱的,在人世間受遍磨難的孤苦靈魂,又與誰共鳴?
  • 今天我們要給大家介紹的故事是「圯橋進履」。這個故事啊,涉及到二個主角,我們逐一給大家介紹一下。
  • 唐朝時期,詩人賈島騎驢而行,忽然想到了一句詩,為了確定一個字,重複做著「推門、敲門」的動作,引發了怎樣的趣聞?范仲淹寫了一篇記文,歌頌東漢先賢,友人為他改了哪個字?一字之師的故事,談談古人在文辭翰海中各留風采,各有千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