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1979年夏天(16)

林良彬
font print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七、愛情與懺悔

  翌日早上十時,復秋準時來到徐雨家。John和婉如已在座,建南又未露面,這是不定時舉行的音樂聆賞討論會,近半年來已舉辦過五、六次。客廳正播放蕭邦著名的第二號鋼琴協奏曲,琴音如行雲流水,清脆悅耳。兩隻吉他倚在沙發旁﹐那座大鋼琴已掀開,上面擺著一本厚厚的樂譜。徐雨的母親不便干擾,躲到樓上去了。

  討論會一向由徐雨主持,他關了音響說:「再次強調我們搞這個討論會的目的。我們一不走重金屬搖滾,二不走煽情的silly love song,第三,也不走個人拿把吉他自彈自唱的方式,我們的目的,簡單說就是用我們成立的樂團來搞國台語抒情搖滾樂。我最近把一些西洋優美的曲子整理一下,等一下放給大家聽,請各人把對歌曲的感覺說出來,討論一番。如果能從中把握住抒情搖滾的經典之作受人欣賞的原因,也許可以吸收到咱們的創作靈感裡。」

  「我們應注意到,」John用不太流利的中文接著說:「在搖滾樂團成為超級巨星的除了要有獨特的歌喉、高明的吉他等樂器演奏外,還得能自己創作歌曲,甚至填詞。」

  徐雨點頭,接著很認真地說:「從貓王到現在,熱門音樂的歷史還不到卅年,真正能長期縱橫歌壇的只有少數幾個人和樂團,如Roy Orbison、披頭、滾石、Elton John、Bob Dylan等人。絕大多數是二流的歌星或樂團,只唱出一、二首好歌就銷聲匿跡的。目前看來,只有披頭和滾石才是天之驕子,迄今仍紅透半邊天。許多剛出道的樂團都想學披頭,因為他們的歌曲旋律優美、平易近人,但他們解散後,John和Paul各自創作出來的曲子就比他們合作時差上許多,反而George的成就要高一些,聽一下1972年的孟加拉救災演唱會就可看出。我想John的風骨是清瘦,Paul則濃濁,兩人合作作曲時卻能擷長補短的,消融掉各自的缺點,因此他倆的作品可說是『天作之合』,難怪會風靡整個樂壇。七十年代崛起的樂團如Pink Floyd、Led Zepelin、Eagles都有非常好的樂器方面的成就,我們在這方面一定要迎頭趕上,更重要的,我們還要能創作出本土風格的東西。老實說,我到最近才發現我們現有的底子都是西洋的,創作的東西非常洋化,很難在國內立足的。」

  「這方面我比你更差了,美國學校教的東西你們想也知道,我對本土完全外行!」John坦誠地說。

  「我自己也是外行,隨便說說,不要在意,」婉如輕聲說,「我覺得那首『我們』風格很獨特,就依這種形式去創作就好了!在演奏方面,多加一點吉他和打擊樂器的配合,應該可以開拓出一條嶄新的路來!」

  「這也正是我想過的,問題仍出在我們一向生活在台北,也只了解西洋的東西,對自己本土、鄉土的東西卻沒什麼接觸,也許像胡德夫成長在山地上,羅大佑在鹿港,可能機會好多了!看來我們缺少的正是這些東西……」徐雨說。婉如突想到故宮博物院就在眼前,於是又建議說:「故宮有許多傳統的文物,雖多是古代藝術品,仍可作為觀摩學習的對象。」

  「我老爸說他最喜歡聽日本的演歌,這裡面有著純東洋的東西,我多次看到父親在聆聽那淡淡憂愁的旋律中落淚﹐那音樂中夾帶著迷人的感情以及刻骨的相思!」復秋提出他的意見。

  「這就對了,我們就是缺乏本土和傳統的東西!」徐雨肯定地說,「我們還很年輕,要學得還多呢!我們既要走抒情搖滾樂的路,John你的樂隊必須在樂器上多下功夫,那天我們能彈出像「Hotel California」末尾那段吉他就成功了。我有機會要到處收集台灣和對岸鄉土民俗音樂和樂器,作曲的靈感可能要來自這些東西。接下來聽一些我選的歌曲,大家一起討論。」

  徐雨首先把不知那裡搞來的「梁祝」播放出來。優美的旋律繞樑,「這是古典音樂中西合併的佳作,我們搞流行音樂也要一樣走中西合併,才會有出路。」

  接下來,徐雨把他整理的一些流行歌曲挑出來一一放給大家聽,隨即進行討論。他先放的歌曲是披頭的「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Revolution #9」、「Say hello goodbye」以及「I saw her standing there」四首歌,大家對最後一首歌曲有共同的看法,都認為是非常熱情奔放,充滿青春活力。第三首也咸認是一首傑出的創作,風格比第四首更成熟,略帶抑鬱感。關於第一首歌曲,徐雨表示高度的讚賞,吉他的顫音悲天憫人,很強的感性,給人很「正」的感覺。至於第三首怪曲子,徐雨認為它是遊戲性質的實驗性創作,John等三人也認為是首怪歌,領悟不出任何意義。

  徐雨接著又放了Bob Seger不久前剛出來的「Against the wind」 專輯,他對裡面的好幾首非常欣賞,尤其是那首和專輯同名歌,不論旋律和歌詞都異常動人。婉如聽了也給予高度的評價。徐雨特別提到,這首歌的鋼琴彈奏部分很優美。John也提出了他對Seger一些歌曲的看法,他舉出另二首悅耳的歌曲「Still the same」和「Night moves」的主旋律說,它們其實和「Against the wind」很類似,因為是同一個作曲者所創作的,其節奏和旋律常出現雷同的部分,徐雨認同John的說法。

  徐雨播放了將近三十首歌曲,四人聽著感覺到大部分都是優美感人,充滿震撼力的作品。徐雨說他特別喜歡Pink Floyd的「Wish you were here」和Led Zepelin的「Stairway to heaven」,徐雨說Pink Floyd是一個很有潛力的樂團,聽說他們「Dark side of the moon」之後,正在製作一個叫「Wall」的專輯,勢必再度轟動樂壇。復秋覺得二首歌曲給他特別深刻的印象:「加州夢」(California dreamin’)和 Eagles 的「Your lying eyes」,婉如則對CCR的「Who’ll stop the rain」和Bob Dylan的「Posityvely 4th st.」、「Like a rolling stone」特別著迷。

  復秋正在吃午餐時,建南來電邀他下午四點到陽明國中踢足球,由於臨時缺少一個後衛,一定要復秋代踢一場,建南還託他找芷玲、怡芳去看球賽。

  四點還不到,復秋加入建南的足球隊練球。這是一支主要由高中生組成的隊伍,成員大都是建南在足球場上認識的朋友,除了成功中學外,還有建中、附中和復興中學的高中生。復秋見到張立誠,更驚訝的是老嬉皮也臨時被拉來踢後衛。全隊十一人,除守門員外,三個前鋒,三個中鋒,四個後衛。建南踢左前鋒,張立誠踢中鋒。

  對手一隊也是雜牌軍,成員都是年紀較大的大專生和社會青年。兩隊沒有正式比賽的制服,只在手臂上綁著紅藍兩色標幟以示區別。另有場內、場外裁判等三人。

  四點卅分開賽時,怡芳和芷玲各戴一頂大草帽,風姿翩翩的到來,三個小朋友也拖著一個西瓜緩緩跟在後面。建南一看,心頭大振,大球場的四周有近百人在觀看。

  「嗶」的一聲,雙方球員跑動起來。前十幾分鐘,你來我往搶球激烈,大太陽底下不久渾身是汗,建南粗壯的雙腿快速跑著,第廿分時半路抄到球,一直帶入敵方禁區,大約在十五公尺提腳射球,強勁的球直衝守門員,一下被牢牢接住。

  第卅分時,建南在禁區內靠張立誠一個精準的妙傳,頭錘用力一頂,從球門邊線上方應聲而入,獲得一分。芷玲、怡芳和小男孩個個大聲喊叫,掌聲不斷。對方球員速度較慢,搶攻機會不多,只有一次遠射踢出場外。上半場結束,建南這隊一比零領先。

  建南、立誠、復秋和老嬉皮跑回芷玲一行旁,全身熱汗淋漓,每個人氣喘吁吁,累極倒在綠綠的草地上。怡芳已切好西瓜等候。芷玲脆聲讚揚建南果然是足球健將。復秋躺在地上直說好累,滿臉通紅。老嬉皮也哀號著「老骨頭都斷了」,搞得怡芳和芷玲高聲尖笑。三個小朋友都追著足球亂踢一氣,復秋大口吃著西瓜說:「看電視足球轉播賽還蠻精彩的,踢起來卻沒什麼的,只是一味爭球,射門的機會不多。不過敵人攻入禁區時還是蠻緊張的!」

  「足球這東西,會踢才好玩,否則就會像今天這種球賽,不會太精彩的!」建南點頭說著。

  下半場開始,芷玲她們也換到另一邊加油。不到五分鐘,對方突然妙傳到禁區,復秋和老嬉皮奔去阻擋,卻接連被對方前鋒盤球接連閃過,只見對方用力射球,唰的一聲入網。建南一隊守門員連邊都沒碰著,觀眾給予熱烈的掌聲。

  一比一平手後,又進入搶球拉鋸戰,兩隊人馬在中場追著球跑。球員的體力逐漸耗盡,速度都慢了下來。踢到終場前五分鐘,建南在禁區外候球,右前鋒一個高球傳來,眼見敵員從左右兩側跑來,情急之下,建南來個倒鉤球,球竟碰上柱子反彈出來,張立誠抓住球勢,快速前衝,那球一落地,右腳瞬即踢出,球從球門左側邊緣快速滾進,漂亮的獲得一分。四周傳出震天價響的歡呼聲。復秋和老嬉皮相擁而抱,又蹦又跳的。到了終場,建南一隊以二比一獲勝,雙方球員很禮貌的握手,並約定下回再戰一場。

  復秋很高興讓芷玲看到建南勝過他的一面,故意在回家路上大談這次球賽,還刻意讚美建南的那計倒鉤球,精采萬分。然而他注意到芷玲對球場上的競逐並不起勁,倒是一直往自己身邊靠過來,剎那間覺得女孩子並不容易為這種事而動心。
(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從台北市中山北路一直向北走,繞過圓山就到了「士林」這個名字優雅的小鎮。在碰到總統官邸前的福林路後,中山北路略向左拐不久就碰上中正路,兩條大馬路的交叉口上有一家在鎮上很有名氣的福樂冰淇淋店,中山北路沿此再向北走不遠就是通往天母的福林橋,它是士林和天母的分界線。
  • 三人邊走邊聊,不知不覺中已走向芝山岩深處,來到一片綠綠的樹林下一塊巨岩上坐下。山下的天母、石牌一帶歷歷在目,幾隻白鷺鷥在天空自在的翱翔。望著眼前這幅景象,三人默不作聲,靜靜感受那優美的天地山光。建南心中為了某種不可明言的事而抑鬱起來,表情陰沉的。
  • 復秋沿著巷子走向文林路,經過廟口廣場,穿越往淡水的火車平交道時,碰到老爸的好朋友,一個長鬍鬚的黃姓怪人,他恰是建南的隔壁鄰居,水牛給他取了「老嬉皮」的綽號。復秋常見他和老爸在附近小吃店喝啤酒聊天的,也常看到他在婉如家出入。
  • 沉靜片刻,大家吃著盤中的蜜豆冰。「我們何不找出最貼切的形容詞或片語,來形容今晚這部電影呢?」一向愛玩的芷玲說。「這些男女主角們所作所為,用『無頭蒼蠅』四個字來形容,不錯吧?」建南想了想說,搞得大家都笑了。
  • 七月四日上午還不到十一時,建南手托著一顆黑白相間的足球,他的鄰居北投復興高中畢業的張立誠,攜帶一座有天線的搖控器和玩具汽車,兩人找了復秋出來,就在巷內玩起來。那輛紅色玩具小汽車在遙控下可快速溜跑起來,任意轉彎,只見它飛快跑起來,到達巷底才不到幾秒鐘的時間。
  • 徐雨等吃了幾個水餃後,John呼叫大家到屋頂上去玩煙火,口中還說:「人家披頭在屋頂上開concert,我們放鞭炮也不賴!」二、三十人立即爬上瀝青鋪的樓頂玩起來,這時天色剛暗下,正是放煙火的時候。有人立即拿個空瓶子,把火箭炮插在上面,用根煙點著火芯,「咻」的一聲像火龍一樣衝上天,煞是好看。
  • 復秋在店內幫忙登記出租小說,老爸一邊熟練地在天平上秤東西,一邊和一個主婦聊天,姊姊正在賣楊桃冰給路過的客人。小K和小睦坐在椅上看漫畫書,穿著在家中常穿的淺黃色衣裙的芷玲,輕聲打著招呼走近小說架。
  • 九時許,復秋剛沐浴出來,妹妹告訴他芷玲打過電話來。於是走到巷口,看見她正站在門外和另一女生聊天。見到復秋,芷玲立即和朋友說聲Bye的,輕盈地跑了過來。「我有話跟你說,有空去外邊走走?」芷玲有點靦腆地說﹐兩人於是走向中山北路。怡芳在後面望著他倆的背影,抿著嘴兒竊笑。
  • 下午三時許,大夥兒又鑽入池中游泳戲耍。芷玲這次學乖了,不敢造次。眾人突然聽到徐雨的說話聲,原來徐雨和John也到了,高高瘦瘦的二人站在一塊大石上,和大家打招呼。徐雨白皙的臉孔在太陽下曬得紅紅的,John原本黝黑的臉更是黑得發亮。
  • 三人談話時,倏見復秋老爸和長著長鬍鬚的怪人老嬉皮搬著一條長板凳走過來,後面不遠就跟著婉如和她的父親。他們走到三個年輕人身邊放下長凳,四人一排坐下來。老嬉皮點了一根煙,深抽一口,緩緩吐出長長的白煙。他的年齡五十出頭樣,那個亂亂的鬍鬚直垂到胸部,在空氣中抖動著。婉如的父親靜悄悄地坐著。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