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悲欢书写大人生

作者 : 云中君
  人气: 14
【字号】    
   标签: tags:

在世界之都--纽约,经历了两年多饱受风寒的岁月,这也许是我人生中难以躲避的一个大劫。每个星期工作七天,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食无定时,睡眠严重不足,每天昏昏沉沉。做出了一点小成绩,都是别人的功劳;忙乱中出了差错,全部是自己的责任。

然而,当我熬过了这段经历,回头看看那些折磨人的痛苦其实什么都不是,反而为我积蓄了更为广泛、深刻的写作素材。曾经有一位哲人这样对我说:“大磨难造就大英才,大风雨成就大风流,大悲欢书写大人生。”

经历磨难就像获得财富

细思之,出生为人,总是从平坦和富裕的生活中获益甚少,从炼狱般的磨难中获益最多;从顺境中获得的教益浅,从逆境中获得的教益深。一般人大多羡慕权势和富贵,但是唐朝的李林甫做了近20年的太平宰相,却没有留下任何显赫的政绩和文学作品。

一个人在人生中所经历的磨难,其实也是一种无形的财富,如能正确视之,端正心态,必能造就一个非凡的人格。一本钜作的背后必有一个动人的故事。每当我批阅古今中外的名人传记,必抚案叹之,感慨万千。

孟子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太史公司马迁在〈报任安书〉中说:“古者,富贵而名磨灭者不可胜记;唯倜傥非常之人称焉。盖西伯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抵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

在现实生活中,没有一个人的一生是一帆风顺的。越是伟大的人生,必定要禁受超出一般人的失败和挫折的磨炼,而禁受这样的磨炼就需要具有一种坚韧不拔的意志。人生的各种苦难与生老病死,可以使一般的人感到不幸,同时也能磨炼人的意志并造就高尚的人格魅力。

流亡在法国的诺贝尔文学奖高行健先生亲身经历了“文化大革命”所造成的苦难,才写出了像《灵山》那样震人心魄的名作。回首细望古今中外的风流人物,每一个辉煌的名人,背后都隐藏着巨大的辛酸与泪水。

司马迁 李白的苦难 造就人生辉煌

汉朝的太史公司马迁因为汉武帝向他询问看法时说了真话,为投降匈奴的李陵将军辩解了几句,结果遭致“上以迁为诬罔,欲沮贰师,为陵游说,下迁腐刑。”腐刑就是处以宫刑,这是一种极为惨无人道的刑罚。

尽管司马迁是一个意志坚强、胸怀大志的人,可是每当他想起自己受宫刑这一耻辱时,都仍然要发汗沾背,想“引决自裁”,不想再活下去了。然而,正是这个巨大的苦难使他发愤写成了《史记》,由此造就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伟大的史学家。

当世人阅读流传千古的〈早发白帝城〉一诗时,没有人想到诗仙李白刚刚躲过了一场杀身之祸。因为有当朝大将军郭子仪以自己的官爵力保,李白才得以免去死罪,遇赦而还。当然在此之前,也因为有李白的力保求情,唐玄宗才赦免了贻误军机的郭子仪死罪。

如果朝廷错杀了郭子仪,叛将安禄山从此就没有克星,朝廷再派不出得力的战将平定“安史之乱”,大唐王朝的历史可能会缩短150年。

宋朝名臣范仲淹两岁时丧父,随母远嫁,幼时读书甚至连一碗粥都难以吃到,生活的艰辛可想而知。宋朝的著名史学家司马光也出生寒门,累经苦难,最终写出巨著《资治通鉴》。

宋朝大文豪苏东坡的人生魅力,也在于对苦难人生的超越,才写出〈赤壁赋〉那样流传千古的名作。这些伟人创造辉煌成果的背后,都忍受过巨大的精神压力。因为他们承受的上天所赐予的一切苦难,最终都变成精神财富。

苏东坡饱经磨难 愈加旷达大度

苏东坡一生历经了北宋仁宗、英宗、神宗、哲宗、徽宗五个朝代,正是朝廷内部政局多变、党争不断的时代。苏东坡虽是旷世罕见的天才,可是他一辈子都受小人排挤,甚至连王安石、司马光等贤人也容不得他,让他在充满诋毁的谣言、极端的贫困中浪费人生。他甚至从宰相候补人选的高位上跌落下来,重过贫民的生活,这实在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人生苦难。

然而,苏轼不仅克服了这些磨难,还创造了丰富的精神财富。假如苏轼当时得君行道,当一辈子宰相,也许在历史上留下的也不过是一时的政绩而已,然而他没能从政,而将才能都发挥到文化事业上,给后人留下真正不朽的文化遗产,却更值得我们珍惜。

苏东坡的人生中经历过数次大起大落,年轻时入京科考,就得到欧阳修等朝中大老、大文豪的赏识,仁宗皇帝更是高兴地对其皇后说:“今科取士给儿子得到了一个可以当宰相的人才。”不过人算不如天算,苏东坡却一直当不成宰相,屡遭贬谪。

在王安石最初变法之时,苏东坡原来跟司马光一样主张变法,可是看到王安石激进而损害老百姓的利益去变法,导致国进民退的状况后,就走向了反对变法。

被贬官之后,幸免一死的苏东坡没有把写诗的爱好戒掉,一出监狱就继续写诗填词。几经波折待到宣仁太后死去,司马光等人被列为元祐党人,苏东坡再次被贬官,最后一次一直被贬到有“天涯海角”之称的海南岛。

然而面对这样前所未有的苦难人生,他没有埋怨朝廷,没有消极悲观,而是越来越乐观,越来越旷达大度,甚至自言,上可陪玉皇大帝玩耍,下可与悲田院的乞丐交朋友。

许多历史事实证明,古之圣贤者,皆是累经磨难、饱受痛苦,在逆境中禁受千锤百炼之人,坚韧的意志与强大的生命力,使他们创造出生命的奇迹。因此,大悲欢书写大人生。

人生中的悲欢离合,从另外的角度去观察,也可能是上天的恩泽。人在难中,如果能坚守心灵深处的高贵,磨难必能成为灵魂升华的阶梯。充满苦难的人生经历,最终都成为走向成功的垫脚石。

--转载自《看杂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孔子赞叹子贱:“子贱真是个君子啊!以仁德服人,以礼乐治世,遵守天命,百姓归向于你,而神明也会暗中助你。你所治理的地方虽不大,但是你所治理的方法却很正大,可以说是继承了尧舜啊,可以治理天下,又何况一个县城呢?!”
  • 《西游记》一书家喻户晓,其中主要人物孙悟空真我本色更是为人称道......
  • 《礼记‧乐记》中说:“乐者,天地之和也;礼者,天地之序也。和故百物皆化,序故群物皆别。”礼是天之经,地之义,是天地间最重要的秩序和仪则;乐是天地间的美妙声音,是道德的彰显,礼序乾坤,乐和天地,气魄何等宏大!
  • 马周,唐朝时清河茌平(今山东茌平)人,年幼时失去父母,家境贫寒,但他十分好学,精通《诗经》、《左传》等。他任博州助教后,时常喝酒,事情治理得不好,被人责备后便拂袖而去。从此更加沉湎于饮酒,不务正事。
  • 孔子绝口不谈关于怪异、暴力、悖乱、神鬼等事,那孔子是不信这世界有鬼神吗?
  • 清代江苏戏曲家沈起凤先生曾在他写的《谐铎》一书中记载了这样一件事:
  • 东晋大将军王敦死后,王应想投奔江州的王彬,王含想投奔荆州的王舒。王含问王应说:“大将军平时与王彬关系怎么样,你为何要投奔他?”王应说:“正因如此,我才投奔他。王彬在我们强盛时,能够和我们和平相处,但不奉承迎合我们。当我们身处逆境时,他们必有同情之心。而荆州王舒只会见机行事,做表面文章,这种人行事,怎么会可靠呢?”
  • 据《后汉书.羊续传》载:羊续,后汉泰山平阳(今山东泰安)人,为官清廉奉法。灵帝中平三年(公元186年),羊续被任命为南阳郡太守。在此之前,江夏兵赵慈反叛,杀死了原任南阳太守,并攻陷元县,一时间人心惶惶。羊续毫不畏惧,身边只带一个小书僮微服前往,他“观历县邑,采问风谣,然后乃进。”到任后,快刀斩乱麻,迅速平定叛乱,人民欢欣鼓舞,得以安居乐业。
  • 福,是杜林镇人,以往来贩运为生。有一天,他要争取时间,快点赶路,无意中便和土豪发生了争路的行为。那个土豪一惯蛮横霸道,他当即指使仆人,把张福推到石桥下。当时河水刚冻结成冰,冰棱像锋刃。张福摔下去后,颅骨破裂,奄奄一息。
  • 贾思勰,齐郡益都(今山东寿光南),生卒年月不详。他是中国北魏末期(公元六世纪)杰出的农业科学家。曾经做过高阳郡(今山东临淄)太守,到过山西、河北、河南等地,后来回到家乡,经营农牧业并研究农牧业生产理论。大约在北魏永熙二年(公元533年)到东魏武定二年(公元544年)间,贾思勰在总结中国古代劳动人民农业生产成就的基础上,结合实践经验以及自己的观察和试验,写成了著名的农业科学著作《齐民要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