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牛畫──《平疇呼犢》賞析

作者:鄭行之

宋 佚名《平疇呼犢》軸‧ 絹本‧設色畫。台北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人氣: 93
【字號】    
   標籤: tags: , ,

平疇上正上演著這樣一齣家庭戲碼  ——

牛犢:慢點呀,等我,等等我啊!
母牛:快呀,走快點,快點過來吧!

秋天了,在生長著不知名小樹和開花蘆葦的荒郊中,一母一子兩頭牛,也不知是要回家還是想換個地方吃草,母子倆一前一後,在傍著經受長年風吹雨打,表面堅硬光滑的石塊的山路上走著。小牛腿短步子小,走著走著就落在母牛後頭了,眼看越走越後,小牛急了,不甘落後地抗議起來。這時母牛停下了腳步,有點無可奈何地回過頭來,看著牠、等牠。

這位不知名的畫家在畫這幅畫之前,一定做了許多功課,除了研究牛的體形外貎外,還把牛身軀各部位的比例,本身肌肉骨骼的組織結構都觀察清楚,更把牛在什麼狀態下,會出現什麼樣的動作和表情;在不同的角度下,體形會產生什麼變化,也都觀察得非常清楚。所以畫家描繪小牛在鳴叫時那種高高地昂起頭,伸長脖子,張著口唇,抬起一隻前足,弓著尾巴輕搖的模樣,畫得真是逼真傳神,觀畫者彷彿也聽到了小牛急促的呼喚聲。

畫家先以淡墨鉤出牛的身形體態,再依牛體各部位的結構舖染深淺不一的墨色,做出凹凸明暗效果,等牛的實體感出來之後,再以細線加勾各處細部變化,包括頭角、五官、四肢、牛毛等等,這時不但牛兒有了表情,栩栩如生的感覺也會慢慢地出現。

《平疇呼犢》局部。(公有領域)
平疇呼犢》母牛和牠的牛犢在荒野中對話。

畫家在構思這幅畫時,也許就想刻劃牛的心理狀態,把這對牛母子擬人化。他讓兩隻牛兒都往上抬起一隻前足,母牛是舉足揮向右前方,牛犢則是往後划,看起來是各持己見,要求對方聽自己的。作為母親,可能平日教導孩子的次數多了,不知不覺地,舉手投足都呈現指揮狀態,牠揮動前足可能是在說:快呀,走快點,快點過來吧!然而急壞了的牛犢卻用力扭動著身軀,同樣抬起一隻前腳,朝向後方划動,好像是在說:慢點呀,等我,等等我呀!

《平疇呼犢》牛犢 局部。(公有領域)
平疇呼犢》牛犢不甘落後地抗議著。
《平疇呼犢》母牛 局部。(公有領域)
《平疇呼犢》揮動前足的母牛正在和小牛對話。

這對母子牛所站之處是一方堅實的岩石地面,是個較為平坦的版塊面,看來就像一個舞台般,可讓牛母子演繹故事的空間。稍後方是一些隆起的岩塊,這些岩塊的側邊露出不知是風蝕還是水蝕的痕迹,畫家以小斧劈皴的手法把這些自然斷面處理得十分乾淨利落,這些岩塊層層叠叠,鑲著似乎是精心雕鏤出來的侵蝕面,靜默地退讓到這對動感十足的牛母子身後,形成了屏障似的背景。

《平疇呼犢》岩塊雜樹 局部。(公有領域)
《平疇呼犢》岩塊雜樹退到後邊成為背景。
《平疇呼犢》,墨黑的雜樹和牛母子遙望成三角布局,產生了穩定的結構。(公有領域)
《平疇呼犢》墨黑的小樹有穩定結構的作用。

而伴隨著這些堅實岩塊的是一些因秋深了而稍現枯黃的蘆葦草,還有荊棘、小樹、低矮雜樹等。蘆葦草那細長葉片有序地交織著,圓筆鉤勒的筆法使得這一片蘆葦草、蘆花顯得疏朗有致、柔細而具靱性;低矮雜樹是以雙鉤夾葉法來舖陳,而以寫意法並以濃墨畫就的小樹,雖然被荆棘給纒著,但它那一簇簇筆意自在、向上攀升的墨葉,卻把這稍顯疏淡的畫幅給注入了生氣,並且和畫中這對母子牛遙遙相望,穩穩地拉出了讓畫面相對寧定的布局。

《平疇呼犢》蘆葦草 局部。(公有領域)
《平疇呼犢》清朗有致的蘆葦草 。
《平疇呼犢》水岸一角。
《平疇呼犢》水岸一角。

最後,我們還可看到牧牛時不可或缺的水源,畫家把江岸的某個小小角落以坡渚起伏的方式給彎延過來,使得整個畫面環境更加完善多元,而在水岸周遭環繞著的是畫中主角──母牛和牠的小牛,還有植物、岩塊等等,它們都依自己的屬性井然地守在自己的位置上,彷彿在告訴我們,造物主在安排著這一切,讓所有這些不管是有機物、無機物,也不論是生物、無生物,只要是有緣分的,都能恰如其分地來走這一遭,來演這一回。@*

《平疇呼犢》
《平疇呼犢》

責任編輯:方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們所從事的藝術被污名化了。」紐約中央車站畫室創辦人、寫實畫家雅各布‧柯林斯(Jacob Collins)說。不過在今日藝壇,柯林斯的同道越來越多。當你注視他們的作品時,會無法移開目光,你只感到震撼驚歎。這些作品讓你放鬆、開心,這種感覺正是你期望從藝術中獲得的。
  • 這樣一來,一種看似無聲卻又有聲的東西,一種溶溶的溫馨感,一種天籟般的自然誦歌就在畫中的天與地之間輕輕迴旋,充塞了整個畫面空間,並且把畫中人、畫中牛甚至畫外的你我也都帶了進去。
  • 羅斯認為,現代派的興起、其對寫實藝術的巧言批駁,以及藝術鑑賞的總體萎縮,要歸因於「貪婪」。可以說,在拜金的作用下,對藝術的摯愛被拋棄了。「那些大藝術家作品的經銷商們一邊咬著指甲等著每一幅畫畫完,一邊想著如果畫作源源不斷能掙多少錢。……」
  • 在弗雷德里克‧羅斯(Frederick Ross)家中,每個房間、每道樓梯、走廊的每一面牆上,都掛滿了令人驚嘆的畫作,一幅挨著一幅,吸引著觀者駐足凝神。要快速看一遍,至少需要兩小時時間——羅斯是美國收藏19世紀藝術品最宏富的私人藏家之一。他的藏品一直在穩步擴展,主要是通過在買賣中增值,很少需要他再投錢進去。
  • 19世紀的歐洲學院派繪畫,在上個世紀很長時間裡都是保守的同義詞,只能以幾百美元的賤價賣掉;近年來,學院派繪畫重獲藝術市場肯定,屢屢拍出數百萬美元的高價。如果不瞭解學院派,就不能真正理解19世紀西方藝術。學院派藝術家們並不像後世人那樣看待自己的作品,且其內部也有流派之分,這正是本系列文章將要討論的話題。
  • 一位寫實畫家鼓勵我去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布勞耶新館看一個展覽「未完成:可見的思維」(Unfinished: Thoughts Left Visible)。由於特別渴望對古代大師們有更多瞭解,我聆聽了美術館的講解。意猶未盡的我,決定邀請寫實藝術家們來談談他們對大師未竟作品的想法,以及這些畫作對其創作會有怎樣的影響。
  • 《蘭亭集序》,又稱《蘭亭序》,是「書聖」王羲之的作品,素有「天下第一行書」的美譽。
  • 國立故宮博物院現正展出「典藏新紀元-近現代書畫名品展」,此展將展至4月30日止。本次展覽展出近現代時期位於京津地區書畫家的作品,此一期間正值中國由帝制走向民主,文化藝術呈現朝氣蓬勃景象之時期,書畫作品內容多元豐富,充分反映出歷史演變的軌跡,亦可視為民國歲月流變的縮影。
  • 溪岸一角,雜樹三株,盤根錯節,枝葉繁茂。一株葉已泛紅,為一秋天景象。二頭水牛在溪中游息,一隻牛犢正欲涉水。
  • 西元1864年1月1日,湖南湘潭縣南一個叫做星斗塘的地方,一戶貧窮的人家生下了一個乳名叫“阿芝”的男嬰——齊白石。清貧的家境,使這個體弱多病的孩子在念了不到一年的私塾後,就不得不砍柴牧牛,擔起生活的重擔。齊白石晚年有方印叫“系鈴人”,追憶的是他小時上山放牛,祖母和母親不放心,在他脖子上挂一銅鈴,歸家時即可遠遠聽見的情景——“祖母聞鈴心始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