虔誠奉獻的法國王后瑪麗‧萊什琴斯卡與她的品味

法國王后瑪麗‧萊什琴斯卡肖像,法國畫家François Albert Stiémart繪於1726年。凡爾賽宮國家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人氣: 42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11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洛林(Lorraine Ferrier)報導/紀安娜編譯 )法國王后瑪麗•萊什琴斯卡(Marie Leszczynska,1703~1768年)在位42年,是法蘭西在位最長的凡爾賽宮女主人。這位波蘭王室出身的王后忠實而虔誠,對法國的影響很大。她的影響不是政治上的,而是在法國人生活層面上。

瑪麗王后以身作則,無條件地獻身於丈夫路易十五世(1710~1774)、她的孩子們,和法國人民。她忠於自己的信仰,每天參加兩次彌撒,一次懺悔。巴黎議會主席、瑪麗的顧問查爾斯•讓•弗朗索瓦•漢諾(Charles Jean-Francois Hénault,1685~1770)在他的回憶錄中寫道:「她以自己的榜樣,把放蕩的宮廷變成一個遵守宗教儀式,同時又不減損其歡樂或威嚴的地方。」

每天下午,在宮廷履行王室職責後,瑪麗回到她的私人公寓,在那裡她與家人及密友相伴,她的密友小圈子中包括作家、哲學家和大臣。

王后寬敞的公寓裡有王后私人祈禱禮拜所用的講演室、綠色畫廊、浴室、休息室和詩人房間。詩人房間是瑪麗存放她的詩集的「一個非常小的空間」,呂恩斯公爵查爾斯•菲利普•達伯特(Charles-Philippe d’Albert)在回憶錄中寫道。

這公寓有不少掛著花環的露台和陽台。瑪麗喜愛有著鉛雕塑和假山框架,名為Monseigneur的花園庭院,這個小庭院以路易十四和瑪麗•泰瑞斯(Marie Thérèse)的兒子命名。

這私人公寓是她的避難所,她在此閱讀、休息、祈禱、縫製或繪畫。儘管她的波蘭國王父親被廢,但瑪麗受過王室教育,學習語言、舞蹈、唱歌、樂器、繪畫等。在綠色畫廊中,她繪製鉛筆畫及油畫,聆聽音樂和使用自己的印刷機進行打印。

亞歷克西斯·西蒙·貝爾(Alexis-Simon Belle),1725年繪製的法國王后瑪麗‧萊什琴斯卡(Marie Leszczynska)布面油畫。凡爾賽宮國家博物館收藏。(公有領域)

作為凡爾賽宮《瑪麗•萊什琴斯卡的品味:瑪麗•萊什琴斯卡,一位未知的王后》展覽展出的精選50幅畫作中一部份,我們有幸可欣賞到王后本人的作品和其它藝術品。展覽於4月16日開幕,一直持續到2020年春季。展覽由格溫諾拉•菲爾曼(Gwenola Firmin)和瑪麗•勞雷•德•羅奇布魯納(Marie-Laure de Rochebrune)策展,他們都是凡爾賽宮和特里亞農宮國家博物館的首席策展人,並由藝術史博士文森特•巴斯蒂安(Vincent Bastien)協助。

展覽作品中體現出瑪麗王后對家庭、上帝和美的熱愛。

全家福

瑪麗私人公寓中的許多畫作畫的是王后1727年至1737年所生的10個孩子。第一個男孩,法國王儲 (Dauphin ) 路易‧費迪南德(Dauphin Louis Ferdinand)出生時,王后委託瑪麗•亞歷克西斯•西蒙•貝勒(Marie Alexis-Simon Belle,1674~1734年)為他繪肖像畫。這幅畫掛在瑪麗的浴室裡。瑪麗王后非常喜歡這幅畫,後來又委託畫家把自己和王儲兒子畫在一起。

這幅母子肖像畫大概是在王儲路易出生一年後畫的。在這幅畫中,瑪麗正坐著並保持優雅姿態,體現了坎潘夫人所說的,瑪麗在年輕時的「優雅精神」。坎潘夫人是為瑪麗小女兒讀書的人。瑪麗的髮飾織有鑽石,與鑲在精緻的、像金屬刺繡的金色連衣裙上的珠寶相呼應。她輕輕地握住兒子的手。王儲路易還只是一個嬰兒,但面部表情與母親王室氣息相似,與他稚嫩的年齡不符。也許他知道他的命運,躺椅上的金冠標誌著他的未來。他坐在成為國王時用的、有鳶尾花圖案的披風上。

法國王后瑪麗•萊什琴斯卡和多芬•路易•費迪南德肖像。Alexis-Simon Belle於1730年繪製。布面油畫。凡爾賽宮國家博物館特里亞農宮收藏。(公有領域)

在法國王儲路易的父親——路易十五的一幅畫像中,可以看到類似的符號和服飾。這幅肖像畫由一位姓名不可考的畫家於1728年繪製。在畫裡可看見,路易十五戴著聖靈勳章的衣領,披著王儲路易與母親肖像畫上的斗篷。在他右邊的桌子上是國王的王冠、權杖和查理曼大帝的正義之手——這是一種法式權杖,以祝福的姿態展示上帝的手。

法國國王路易十五肖像,凡爾賽宮國家博物館特里亞農宮收藏。(公有領域)

瑪麗王后的藝術實踐

根據呂伊內公爵(Duke of Luynes)的說法,瑪麗王后並非天生就有繪畫天賦,但是她可以畫得很好。他寫道:「她從(繪畫)中獲得了很多樂趣。」

讓-馬克納蒂爾(Jean-Marc Nattier)於1748年繪製的瑪麗王后肖像。凡爾賽宮國家博物館和特里亞農宮收藏。(公有領域)

讓-巴蒂斯特奧德里Jean-Baptiste Oudry(1686~1755)是瑪麗王后最喜歡的畫家之一。瑪麗複製了他的一幅畫。在她的畫作《農場,瑪麗•萊什琴斯卡 根據 讓-巴蒂斯特奧德里作品的仿作》中,寧靜的畫面上描繪了鄉村豐收的景象和勤勞的農場主。據信,宮廷畫家埃蒂安尤拉特(Etienne Jeaurat)幫助她進行了這幅畫的繪製。尤拉特指導王后進行繪畫長達15年之久。

《農場》(La ferme),Jean-Baptiste Oudry 作品。(公有領域)

1761年,瑪麗王后和為國王國家公寓工作的5位畫家,畫了一系列中國風油畫《中國商會》。該系列是按照中國風格,以鳥瞰圖角度繪製的。畫面上有著精美的建築、服飾和景觀細節的系列畫,展示了各種場景,例如茶道、耶穌會傳福音和南京的集市。

凡爾賽宮於2018年購買了《中國商會》系列畫。作為王后的遺贈,這些畫自1768年起一直由王后的侍女諾埃爾小姐(the Comtesse de Noailles) 的家族保管。

《聖弗朗西斯‧澤維爾之死》

瑪麗渴望能減輕他人的痛苦。據記載,王后說:「我不需要(更多)衣服,窮人甚至沒有襯衫。」她支持招待所、診所和慈善基金會,致力於幫助有需要的人。她在凡爾賽建立了一個女修道院,以教育貧窮的女孩。王后去世後,被女修道院追授了職位。

瑪麗王后的宗教信仰在她的公寓中、她讀過的書,以及她所喜愛的藝術品中有重要地位。她偏愛有關早期基督教殉道者和耶穌會修道士的主題。當時,耶穌會修道士被法國驅逐。

瑪麗對聖弗朗西斯‧澤維爾 (St. Francis Xavier) 特別感興趣。 這位耶穌會修道士曾在印度度過一段時間,並於1552年前往中國大陸傳福音。可惜在傳福音前,他在廣東沿海的桑川島去世。王后委託查爾斯‧安托萬‧科佩爾(Charles-Antoine Coypel,1694-1752年)於1749年創作了《聖弗朗西斯‧澤維爾之死》。畫面上,地上聖弗朗西斯死氣沉沉的身體的暗色調,幾乎將畫面一分為二:死亡的黑暗迎上了天使召喚並歡迎這位耶穌會修道士進入天堂的神聖之光。

要瞭解更多有關《瑪麗•萊什琴斯卡的品味:瑪麗•萊什琴斯卡,一位未知的王后》展覽的信息,請訪問ChateauVersailles.fr ◇

責任編輯:方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曾讚嘆丁托列多神奇的透視與構圖,也對他那些粗糙未完成的畫作疑惑不解。恰逢他500歲冥誕,看了很多他的畫作,尤其是肖像畫與素描,讀了不少關於他的資料,知道他越多,越感受到他的掙扎與渴望的陷阱,看見他在藝術與所處的環境中拔河。
  • 伴隨路易十四一生的最大藝術事業,則非凡爾賽宮莫屬。這座集結王權意識與當代的藝術精英共同打造的華麗花園宮殿,立即成為歐洲其它王室競相效仿的王宮範本。
  • 霍爾班以肖像畫聞名於後世,但如同所有的文藝復興畫家,霍爾班是以宗教題材開始他的職業生涯的。霍爾班在巴賽爾的主要作品是宗教畫,這些早期作品顯示出來自杜勒、格呂內瓦爾德和巴爾登格里恩(Hans Baldung Grien)等德國畫家的影響。
  • 1785年,羅浮宮沙龍展開幕了,瑞典畫家維特穆勒焦慮中等待著。他繪製的一幅巨大的肖像畫,將會被展示在一個尊貴的重要位置;因為他畫的不是別人,正是當時的王后—瑪麗‧安托奈特!
  • 1781年10月19日,法國羅尚博將軍在約克鎮接受英國軍隊投降(Rochambeau recevant la reddition des troupes anglaises à Yorktown, 19 octobre 1781)。(維基公共領域)
    看看在240年前美國發表獨立宣言的那個時代,在舊制度末期的法國是如何作出決定,投入極大的熱情、勇氣和決心來支持新興的美利堅合眾國,以政治權力中樞的身份促進其獨立活動,最終幫助其贏得戰爭,建立了這個偉大的新興國家吧。
  • 拉斐爾.聖齊奧(意大利語:Raffaello Sanzio),本名拉斐爾.桑蒂(Raffaello Santi),畫家、建築師,1483年出生於意大利東北部馬爾凱省的烏爾比諾鎮。
  • 在寫這篇有關十七世紀巴黎的稿子時,發生了巴黎恐怖襲擊事件。人們把這一場前所未有的屠殺叫做戰爭。事實上,這不是文明和野蠻之間的戰爭,更不是宗教與宗教之間的戰爭。它的根源遠為深刻。
  • 1715年路易十四逝世到現在已300年。2015年9月1日,人們成群結隊來到金碧輝煌的凡爾賽宮,自發地紀念逝去的太陽王,以及隨之而逝去的偉大世紀le grand siècle。凡爾賽宮特地在城堡北翼布置了路易十四廳,並舉辦了盛大的化妝舞會。人們穿上十七世紀的華服步入燈火輝煌的凡爾賽宮,衣香鬢影、杯觥交錯之間,我們仿佛回到了那充滿了自信、高蹈的時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