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俗手札】老友重逢

文/杨纪代

(clipart.com)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看看新闻报导,似乎这个台风有肆虐本岛的可能,今天起了个早,上楼顶瞧瞧,半年多没打扫了,两个排水孔四周,留下了不少随着雨水冲刷下来的盆栽泥沙,蜿蜒曲折的被艳阳晒成了片片龟裂了的黑色土块,四平八稳的瞅着你傻笑!

趁著阳光还不太嚣张,赶紧拿起了扫把努力清扫,再将那些尘土一畚斗一畚斗的倒入角落里矗立着的报废了的浴缸中。随着来回走动次数的加多,那额头、脸颊上汗水滴落的频率与速度,更是有增无减,而一侧的腰际上下与裤管,针扎、痛痒的感觉,越发强烈,不得已,七手八脚的收拾完毕,草草了事,抬腿下楼,心中了然……

我又再次与童年时日日为伍的“鬼针草”重逢、相遇了!老友见面,当然特别热情与欣喜哪,于是扎得你一侧的短衫、长裤满满是,这个“见面礼”最特别,也最有目的──“别忘了替我散布种子,帮我延续生命喔!”

开上冷气、坐下来、换下那身衣裤、找来垃圾桶,气定神闲的开始了细致的拔除工作!那干透了的黑色针状种子,大约一公分长,一头长著更细的几根开岔倒刺,这就是它对人的致命武器啦。只要一接触,那细岔倒刺立刻扎入布料纤维缝隙里,牢牢的、紧紧的钳住不放,任你怎么甩、怎么拍、怎么打,就是无法撼动分毫!最后你只得采取我这种心态与做法:平复急躁、定下心来,不紧不慢的审视它,好好的对待它,温吞吞的寻找、慢腾腾的摘除,仔细的观察、研究,脑子里开始了天马行空般的思索……

别看它只是大千世界里,毫不起眼的一株植物,可“造物主”却为它花了不少的心神哪!它有白色舌状花瓣5-7枚,娇娇怯怯的在短短的枝头开放,静静的顾盼著,吸引著那些小蜂儿、小蛱蝶的驻足、采蜜与附带的传播花粉。成熟后的果实为黑色线形瘦果,先端具倒刺,为延续后代子孙而设。

人,你到处走;风,你四面吹;雨,你满地洒!那就借个光、沾点儿亲、带些故,发发善心、帮个小忙──替我广传种子、为我延续物种!

你瞧,上天从没亏待它:赋予它洁白小花儿,不惹眼,不会招致被采摘、损毁的噩运;赐给它纤细瘦果前端特殊的倒刺,不管有意还是无意,任谁都会不由自主的替它带到四方、为它的后代找到落脚处,使它短暂的一年生草本植物生命,绵延久久远远,超越365天之外啊!

仔细想来,天下万事万物,虽然没有十全十美的,可你用心观察、仔细体会,你会明白,万能的上帝都会给予补偿、都能均衡一切的!所以,别为缺陷烦恼,不可因挫折而丧气,老天会为你打开另一扇窗,上苍会为你铺就别的路的!

人,别太注重那身旁的名利与权势,眼光不要总聚焦在那些钱财和私欲上,那些都是有定数的,老天早已安排好了的,多放眼自然的花草树木、山水泉石、云天鸟虫……,那是造物主的精心杰作,那是万能的上苍无量智慧的结晶!

怪不得古人,有很多在生命的中途,踏上修道向佛之路,他发现徜徉自然的机会越多,越能体会出人生存的意义;在广袤的穹宇中,能够寻觅到超越红尘的真理,指引你摆脱名利纠缠、卸尽人情枷锁,返回先天本性的另一条人生大道!@*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透过窗楹与翠松四时相对,倾听因季节变化而有不同乐章的“松涛”以及“山林天籁”,不用冷气、不惧严寒,有自动调节的天然环境;月白风清,移步屋外,枕石安眠或和苍穹私语…
  • 一株兰花是要借着怎样细心的照顾和用心,才能让它日益茁壮、碧绿有神,你知道吗?而要等到开花,又是要经过多么漫长的等待和专注,你了解吗?
  • 我常常在想,一个看尽人间百态,历经半世沧桑的老者,都能在一件好平凡的事中,寻找到属于他的满足和快乐,那为什么却永远有些人,在不停的追求无穷的物质欲望呢?
  • 因此,万能的上帝,给每个人安排的人生旅程,总是不同,总有差别,所以每个人过起来,总是起伏迭宕、惊心动魄而感觉有滋有味儿!
  • 若改用远观纵览的方法去看山,才能欣赏到横的像古代贵妇的娥眉,矗的如宫廷嫔妃的罗髻,朝烟暮霭里,才能眺望紫翠嵯峨的绝美景象。
  • 个人的快乐其实是源于一种集体行为,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他们的朋友群是否快乐。他们还发现,一个人的快乐会像水面的涟漪一样,传播到三层社会关系以外…
  • “家”具有无法言喻的超能力:能抚慰你心灵的伤痕;能包容你错误的抉择;能温暖你冰封的心房;能纾解你僵硬的脊柱!“家”随时向你敞开大门;“回家”的触动,令你迈开沉重的脚步!这有形的家,在每个人心目中是最美好的向往;是最安全的港湾;给予每个人身心最有力的捍卫与拥抱!
  • “打扫应对进退”,是一门家居生活课业,佛门更有“扫地扫地扫心地”的格言。
  • 暮色苍茫,原本斑烂的彩霞也不得不随之隐没,而天地之宽广、辽阔,对照着世人的孤单渺小,不由得让人兴起人生在世,何去何从的迷茫;不由得让人升起滚滚红尘,何处是归程的感慨!
  • 历尽人事沧桑,看够红尘百态,在尔虞我诈里翻滚过来,方才体会到当年的无知与不懂天高地厚。
评论